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大家好,我是栗子头,今天来给各位介绍一部“未来肯定会动画化,而且必定会成为黑马的漫画作品”《地狱乐》。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一直以来我都在推荐科普八、九十年代的漫画动画作品,很少会做这类新作的安利企划,何况还是正在连载中的,毕竟追连载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间隔太长没有连贯性,追着追着就忘记看到哪了,而且保不齐作品会不会高开低走,实在是很影响观看体验。所以我一般补漫画也会去选择那些已经完结了的作品。而之所以这部作品能映入我的眼帘,还是因为今年三月份的一篇《三浦建太郎跨杂志社,与漫画家贺来友治的对谈》勾起了我的兴趣。
那么就让我这个专业的三浦小迷弟(痴汉)来给各位解释一下:三浦老师很少会给其他漫画作品画贺图,他喜欢的作品很多,每次访谈的时候,都会提及一大堆自己喜欢,并学习借鉴的作品,比如《阿基拉》、《多罗罗》、《铳梦》、《风之谷》、《恶魔人》、《寄生兽》等等,可至今为止,这些作品有各种各样形式的新企划,三浦却从来没有给他们画过贺图,甚至连与自己喜欢的漫画家对谈企划都没有,能给个祝贺语就不错了。可见死宅三浦只要能打《偶像大师》就好了,是不需要社交的!
即便有贺图,也是同杂志社的几位美女漫画家羽海野千花、草凪瑞穗才有这个待遇,尤其是羽海野千花,是三浦送贺图最多的一位漫画家了,而且画的还超级认真。
甚至连他自己的好基友森恒二,和曾经的助手技来静也、久慈光久绘制新作品出道,都没给这个面子。可以说三浦重色轻友吗!?
而三浦难得跨杂志社对谈贺图的两位作者,也是与他同属于一个量级的怪物:《第一神拳》的作者森川让次和《北斗神拳》的原哲夫。
所以很难想象已经处于奇幻漫画金字塔顶尖的三浦老师,会与一位跟自己年龄阅历经验相差将近20年的新人漫画家展开联动对谈,甚至还画了贺图。贺来友治到底何德何能,让社恐的死宅三浦都放下了门面去与之交流互动,《地狱乐》的魅力与看点究竟是什么?咱就在接下来的内容中细细道来!
在推荐作品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作者。
贺来友治,出生年月日未知,今年应该34岁,儿时就非常喜欢看漫画,梦想过成为一名漫画家,也断断续续画了一些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觉得自己并不适合漫画家这份职业,逐渐放弃了这个梦想。
大学时期加入了人偶剧社团,着手进行各种人偶的设计工作,因此积累了许多角色设计的经验。大学毕业的时候,心想着虽然不能成为漫画家,可还是希望从事漫画相关的工作,毕竟自己太热爱漫画了,这么多年就从未中断过这个爱好,于是便决定成为一名漫画编辑,在秋田书店旗下的《周刊少年champion》编辑部就职。当时担任了浜冈贤次的责任编辑,也是为了彻底打消自己成为漫画家的想法。
贺来孤注一掷地给好几家出版社寄去了自己的作品,结果却意外的获得了出版社的好评,简直就是天命啊。于是为了重拾童年的梦想,贺来辞去了编辑的工作,还是决定要以职业漫画家出道。
2009年1月,贺来靠《回忆海关》(おもいで税関)获得了SQ漫画大奖的佳作,并于jumpSQ上发布。
2011-2012年绘制了短篇漫画《スペツナズ・トリグラフ》 和《BAD SWING》。
2013年8月—2014年连载了《FANTASMA》。
《FANTASMA》讲的是由于影响世界的魔王遭到暗杀,为了争夺空着的王位霸权,社会阴暗面的怪物们开始蠢蠢欲动,这个世界也被拖入到混沌的漩涡之中。男主尼禄是个孤儿,被酒吧的老板娘捡回来做童工,为了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决定攒下工钱,踏上旅行。可因为自身性格直爽的关系,总是给老板娘添乱,起到了反效果一直在赔钱,以至于工作到现在都身无分文,甚至还不够偿还赔偿金,只能在这里打白工还债。这时尼禄遇到了一个咒具,指的就是寄宿着武者灵魂,被诅咒的武器。从它口中得知了自己就是魔王子嗣的真相,从而开始被各方追杀,所展开的一系列战斗故事。
嗯~这个漫画我看了一话就弃了,故事设定太俗套,角色也没有什么魅力,实在是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动力,就不多讲了。而在贺来绘制《FANTASMA》之时,也是一直在迎合其他人的各种想法和口味来创作,并没有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塑造故事与角色。连自己都不喜欢的漫画作品,必然不会有观众粉丝买账,也就不会迎来好的口碑和人气了。
贺来为了提高作为职业漫画家的素养,选择先去当一阵漫画助手,通过这个职场来学习,历练自己。之后他成为了正在创作《炎拳》的藤本タツキ的助手,藤本タツキ也是现在很火的《电锯人》的作者。
可以说贺来真正的成长突破,也是这段时期开始的。
藤本老师非常好说话,刚接触的时候,贺来感到十分惊讶,没想到自己的兴趣能与藤本那么合拍,尤其是聊电影或漫画的时候特别投机,简直就是两个怪人在这一时刻偶然相遇了。二人在看电影的时候,藤本极度重视现实感,比起电影的主题和故事走向,他更关注那些小细节,比如冲咖啡时候的动作和声音,贺来也是从这方面学到了很多东西,并逐渐加到了自己的作品之中。
当时的贺来正在为自己的作家性而苦恼,是一段没有什么自信的时期。但当他遇到了和自己兴趣爱好一样的藤本,有什么好的电影漫画都一块看,有什么好的点子想法都一块加入到漫画之中,在互相交流协作辅助下,逐渐找回了自信。
在当藤本助手的同时,也在尝试绘制新的短篇漫画《脱獄姫》,是一部“较为标新立异,还有些阴暗”的作品。后来这也成为了贺来的固定风格。
那么开始进入本期视频的主题《地狱乐》。
这是一部在如今“全是死宅媚宅穿越异世界恶意卖萌故作内涵黑深残业界药丸”的时代里,剧情难得还原上个时代风格的漫画作品。
《地狱乐》诞生的企划初期,曾经还被编辑否决过,当然那时候的企划案与现在连载的地狱乐基础设定完全不同,不过“根本上”的东西是不变的,主角他们不是去蓬莱仙境参加死亡游戏寻找不死仙丹,而是去鬼岛除魔啥的。编辑部的人都觉得设定太土啦,你这是什么上古文案啊?对此抱有很大的意见。
后来贺来还在藤本的工作室一起举办了“遭否决的企划鉴赏大会”大家一起聊起了自己构思的《地狱乐》idea,有意思的点子层出不穷,在反复修改推敲后,《地狱乐》真的通过了编辑部那一关,正式连载作品于2018年1月,在《少年jump+》刊载,单行本第一卷发售后立刻重版,成为了《少年jump+》的人气榜首。
接下来介绍故事第一话的内容。
主人公画眉丸,是石隐村的一名的最强忍者,至今为止杀了无数的人,没有他完成不了的任务,经过高强度磨练直至抹杀作为人的感情,严格遵守命令,可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就是个杀人永动机。
而这样杀人不眨眼的画眉丸,却与村长的女儿联姻了。偏偏这个忍者村村长的女儿还是个不谙世事的深闺大小姐。画眉丸在与妻子的朝夕相处,日常琐碎的生活中,却慢慢被改变了,在执行任务中,也不想在对他人下杀手,逐渐恢复了正常的感情,甚至希望金盆洗手带着妻子离开忍者村,想找个平静的地方,过普通人的生活,结果却被村长和同伴当作叛徒,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被设计陷害关进了牢房。
女主佐切是斩首执行人,因为画眉丸被判处死刑,可官吏那边各种刑法手段都用尽了,也杀不死他,只能派出了幕府代代“专门执行处刑的山田浅卫门家”的武士来执行。可佐切的并不是来处决画眉丸,而是测试他有没有生存的意志。
她最终的目的是在死刑犯中寻找高手,派遣这些死了也不会有损失的犯人,执行一个难以生还的任务:去往彼岸的岛屿寻找不死仙丹,如果成功的话便能赦免死罪,而赦免死罪的人只能有一个,意味着死刑犯们在找仙药的同时还要勾心斗角,互相残杀。
画眉丸为了活下去与自己的妻子再次相见,也决定同其他的凶恶死刑犯、刽子手,去往这个被称为“极乐净土”的神仙乡,抢夺无罪的赦免机会,参加这场有去无回的死亡(生存)游戏。而这座岛屿看似没有痛苦和灾荒,是充满富饶和喜悦的桃源乡,可实际上却如同地狱一般的恐怖岛,这个岛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遍布在岛屿上的怪物生物又是被谁创造出来的呢?画眉丸与在岛上结交的同伴们能否一起逃出这个岛屿呢?这还得各位自己去慢慢看啦~
地狱乐在开始连载之前,编辑觉得贺来的画有点“程式化”。建议他要去寻找“属于本作所要完成的核心课题”。贺来一直都很喜欢剧画漫画中的连环画元素,觉得把这些加入自己作品中,会使得作品变得更加显眼,自《北斗神拳》之类的作品开始,连环画和漫画也开始紧密联系,不分边界了。既然以前两者就能结合起来,那现在为什么不行呢?
于是贺来便选择了小池一夫老师在剧画时代的名作《斩首之朝》去模仿和学习,在连载初期也特意模仿贴近剧画的笔触去创作,所以《地狱乐》初期才会不注意阴影什么的,看起来像是连环画质感。
另外,为了彰显自己作品的独特性,还参考了B.D.的风格(法语:bande dessinee,以比利时-法国为中心地域发展的漫画体系)最终《地狱乐》的画面就是呈现出了这样的年代感。
故事最初的构想是以“处刑人和死刑犯之间的封闭空间”的设定为出发点。但是为了避免变成“仅仅是在干巴巴的讲设定”的无聊漫画,才创作了其他更多的角色,让这些形形色色的角色,更好地糅合在设定和故事之中。
为了使故事一开场便吸引人们的眼球,在表述方式上也下了很多功夫,没有遵循常理的“起承转结”去展开故事,而是“转转转转结”这种让读者吃惊的走向来展开故事。这也是受到藤本的影响。
本来以为这些死刑犯上岛之后互相残杀就能水个好几卷,可没想到过了一话就死了一大半。看起来人物设定很下功夫,好像很牛逼的主要角色,却还没来得及装逼,活不够几张图就领了便当。这种迅速过猛的展开,实在是让人猝不及防。这简直浪费人设啊.....跟之前猜想的剧情完全不样啊喂!那种出乎意料的新鲜感,反而会吊足了人的胃口,让我们继续追下去。
因为前一部作品翻车的关系,在本作《地狱乐》中,贺来则是优先根据自己的喜好去进行创作,他在中学时代最喜欢的作品就是《恶魔人》、《剑风传奇》、《寄生兽》、《刃牙》、《剑豪生死斗》等等等等,可以说,那时候观看这些作品的体验、印象、风格,全部刻在了自己的DNA之中,尤其是《剑风传奇》对自己的影响最深,甚至喜欢到“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剑风传奇本身”。
好多人总觉得《地狱乐》作为少年漫画,表现过于残酷了。可贺来却觉得就是要这样,以那些作品为标准才行。只有让自己先去享受故事,喜欢故事,粉丝读者自然才会产生共鸣,选择了与前一部连载作品完全相反的路。
而刚好贺来有个做杀阵师的亲戚给《剑风传奇千年帝国之鹰》的游戏做了动作捕捉。当时向他请教了刀的使用方法之类的基础动作。那个时候他说了一句话:基本上,如果使用刀的话,一旦出鞘必定会有一方死掉。拔刀就像枪口对准了目标扣下扳机一样,但是子弹还是有可能不中的,用刀的残酷就表现在“一定有一方是无法从鲜血中逃脱出来的。” 把杀人工具放在眼前的时候就要做出决定了。人被砍了的话断面肯定要出血的吧,两个超厉害的家伙战斗,一定会打得到处都是血的,如果没有打得到处是血,就说明这场战斗根本不够激烈。
“想描写激烈战斗的话一定要到处是血”这是常识。
吸取了这些知识之后,贺来在对自己笔下角色下杀手的时候从不手软,但不手软并不代表不会心痛。他自己也说过有时候真的很痛苦,辛辛苦苦塑造出的角色下一秒就死了,至今为止杀掉的角色都是一边想着“要在这里死去了吗”一边动手去做的。特别是角色死的时候还要画跑马灯,感觉好讨厌啊。
但是这些跟《剑风传奇》之中的日蚀比起来就弱爆了,日蚀已经是伤害到精神的程度了,甚至还吐槽三浦虽然那是最棒的剧情,但作者也太可恶了吧,难道良心不会痛吗?所以与自己的偶像比起来,自己的表现力度还不算什么。
其实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啦......
除了战斗风格和角色便当被《剑风传奇》影响外,还有故事当中的真实感这一点。
在《剑风传奇》之中,三浦创作的最高境界,就是将想象力、作品风格与真实感,之间微妙的平衡点运用自如。在创作漫画时,想象力占据了绝大的重要地位,不过只有想象力的话,作品就会变得单一,如果没有超群的想象力,却偏要创作“大部分都是想象”的作品的话,这样是成不了一流作品的。
相反,过分追求真实的话,作品就会走向极端。所以要把握好“想象和真实”的平衡点。打个比方,简单来说就是《美国队长》。乍一看美国队长不过是比奥运会选手稍微厉害一点的普通人。这种程度的超能力是在人类可以共感的范围之内的,使他们觉得经过一定的改造锻炼,自己也可以做到。当然现实中是做不到的,可是在虚构的作品里却可以。
三浦在塑造格斯的时候就是遵循这一理念,按常理来说,斩龙剑这种超大尺寸重量的剑,现实中的人是难以使用的,想要挥动它必须要有超强的肌力,而且在挥舞的时候,也要留意脚步的位置与重心,还有与对方的距离和怪物的尺寸等等诸多细节。这种细小的设定反而会使漫画看起来更加真实,可以称为“看起来可行的谎言”。反观现在一大堆跟风模仿大剑的作品,角色都消瘦的跟小少爷似的,或者反差萌的小萝莉举着大剑轻松的乱挥,就完全体现不出作品的真实感。
而三浦在绘制魔法的时候,也是拼命的研究《我是魔法使》这类的相关书籍,但并不是去刻意模仿别人的形式,而是要学习魔法共通的审美意识,在这个过程中三浦明白了“在举行魔法仪式”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切换第一人称视角,这样便可以让读者代入到角色中,感受到“确实是在做着魔法”的感觉。
格斯的剑与史尔基的魔法,还有同伴们的心理描绘与塑造,都是为了虚幻的同时接近这种真实感,而一步一步细画的。角色塑造、人际关系都在以前的剑风科普视频中提过,就不多说了,做到现在偏题了已经。
而贺来作为剑风的死忠粉,自然也是承袭了时代的烙印,在虚构的故事之中,加入了真实的时代背景设定。
比如斩首,原理是割断脖子,也就是说将头和躯干分离。这种极刑并不是要造成受刑人肢体残缺,而是因为被截去部分相当重要,能导致立即死亡。纵观各种极刑的多样性和残酷性,斩首刑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简单”的死刑。斩首又是一门高超的技艺,固定的脊椎和累积的肌肉不是那么轻松就能斩断的,一刀落地也是难上加难,有时候甚至会砍上好几次,而技艺高超的处刑人,会在犯人本人还没察觉到自己被砍的前提下,让他们毫无痛苦和感情的上路。一刀下去,直到头部落地,才做收尾的动作,可谓一气呵成。
还有关于道、阴阳五行、属性这方面的概念和属性以及使用方法,阴阳学说产生于夏朝,它是我国古代哲学的源流和基础,阴阳学说原理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的每个领域,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应用。
而在这部作品中,贺来也把这些内容套用在了漫画之中,忍者也好,武士也好,他们都在有意或者无意使用过道,这本是谁人都有的力量,通过锻炼便可获得的超凡能力。每个人都有不同属性的道,在战斗的时候就需要相互配合,利用相生相克来牵制对手。如今这个时代,很少能看到这么严谨用心的漫画设定了 ,贺来在这方面做了很多考究。

在众人登陆岛屿之后,贺来还画了一个酷似三浦自画像的小胖子山田浅卫门的汕汰君,他跟女忍首先加入了主角团的联盟小队,作为团队中看书最多的人,负责考据研究的工作。这个小胖从小就喜欢画画,可是因为家族规矩,男孩都要入山田家门下学习剑道,成为斩首执行人。小胖并不喜欢也并不想成为御用试刀人,可惜还是逃不开这层命运,为此一直在烦恼着,为了使杀人的行为正当化,于是读了很多书,了解了很多宗教方面的事,这样对自己撒谎便能感到安心,最终选择妥协封闭了内心,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
而这样的小胖遇到了谎话连篇的女忍,觉得她非常自由耀眼,就像强风一般吹散了小胖心中沉重的业障与常识,从此便恋爱了,即使被欺负也好,被欺骗也好,只要能在她身边看着她,便心满意足。
不过汕汰君的结局并不好。
我想说那个小胖喜欢画画和不擅长社交的性格,简直跟三浦一模样,连人设都跟三浦自画像一模样,这根本原型就是三浦吧?贺来是因为中学时期被日蚀虐过,再加上这厮更新太慢,所以才在漫画里报复三浦吧?也不知道三浦会怎么想。
而在这部作品中,你不光能看到《剑风传奇》的影子,你还能看到《恶魔人》的影子,这也是我吹爆《地狱乐》的第二个原因。
贺来表示永井豪老师在《恶魔人》中的人物,完全是自成一派的设计,无论谁来画,都会浮现出豪爷笔下恐怖帅气的要素,轴心也不会变,就算是少女漫画家来画也无一例外,整个设计中都充满着让人憧憬的感觉。贺来把这种叫做“强度高”的设计,以此为目标并当作自己的理想去逐步实行。
在漫画中期,天仙大人登场的时候,你甚至能看到神似堕天使撒旦的双性人,它们在一起交媾缠绵修行房中术,可攻可受,看的简直叫人鸡儿邦邦硬!这真的是少年漫画吗?而暴走后的天仙又瞬间变成了类似于使徒一般的巨大怪物。
天仙大人登场以后,岛上的众人本来勾心斗角互相敌对,也因为短暂的立场问题而相互协作,这种展开犹如《权利的游戏》一般热血刺激,不同性格的人聚集在一起,应该怎么配合战斗,也成为了地狱乐的一大看点。
那么科普到这也差不多了,再说继续下去都剧透完了,总共就没更新多少。最后再搬一个三浦对贺来以及《地狱乐》的评价:
贺来老师才30多岁,喜好却跟我们这些老家伙样呢,一开始都没想到会聊得那么畅快。我的助手们差不多都四十来岁,我却和他们聊不到一块去。 《地狱乐》的感觉,就好像是隔了很久的白土三平先生的风格,在现代复活了一样。没想到居然出了一个画起来像《忍者武艺账》和《卡姆依外传》的(怪物)新人,真是吓了我一大跳。以前还有一种东西叫“特摄古装剧”,像《变身忍者岚》之类的,只是现在已经从日本消失了,还请贺来老师多多加油,争取让这种风格在这个时代下复活,如果未来能动画化或者影视剧化的话,真是叫我期待啊!
各位看到这有没有对这部作品产生兴趣呢?三浦都给出这么高的评价了,怎么还能不去观摩一番呢!我也是看完了贺来的访谈与作品,才深刻的理解了“为何死宅三浦今次放下了门面,去与比自己小20岁的新人漫画家展开互动了”。贺来老师真是完美的传承了前者的精神,并呈现在了自己的故事之中。
也希望各位能喜欢这部“明明是忍者和古装剧的世界观,却有巨大怪兽出现,人类与怪物进行暴力对决”的限制级漫画作品。
最后本期内容的访谈翻译资料感谢微博好友空条年糕独自一人翻译了长达5页的《三浦与贺来的对谈资料》,之后也会在文章区发布完整内容,感兴趣的可以去文章区补完,还要感谢本人御用翻译村人c和三猫帝两位大佬的日语协力,几乎每次做科普都是他们协助外援才能完成的~还有感谢 混成連合會 各位翻译们的辛苦付出,再次感谢~
那么本期视频就到这里,下期更新还是会围绕《剑风传奇》相关、三浦相关,尽情期待~咱下期再见!
I
栗子頭
栗子頭

39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42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