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背景音乐建议
这走向,超越你,超越我
披着迷幻的敲击与雾蒙的钢琴声, Thom唱到这句。他在一个上升的电梯中,升往何处?那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无力感经常是 Thom Yorke的创作感情根基。
If I cloud be,who you wanted,All the time,all the time——“Fake Plastic Tree” 我不属于这里、她又从我身边跑开——“Creep” 我会选择平静的生活,同一氧化碳握手交好 ——“No Surprises” Don't Leave——"True Love Wits"
若人根植在未来幻想中的乐观心态与自信心,因多次相似的失望经历枯萎,无力感的回响会是满屋子的。而 Thom Yorke的结尾歌词,会在你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伤痕。
所以当“这走向,超越你,超越我” 出口时,无可慰藉流出:
那是生活,后悔的事总是回过头来才发现,而更正的机会早已不在; 那是艺术,完美主义者编织,却永远无法并驾齐驱的完美梦幻;
那是 Thom口中,“超越了一个界限,便无法回头” 的,“永远也学不会”的梦想家们所身处的光景。
歌曲最后,Thom用倒放处理过的话语,既隐晦又直白地指向那段46岁的他结束的、与 Rachel长达23年的婚姻。
我的半数人生,我的半数人生
而同其他人的婚姻一样,版画复刻家 Rachel Owen与在音乐舞台上被众星捧月的 Thom Yorke的23年,并非全是婚礼和浪漫。我的半数人生,这使《月形池》这张专辑,多了一分属于 Thom的私人定位,而在专辑的部分歌曲中,年近半百的 Thom Yorke直视体内流过的时光,诉出了岁月留在他身上的真理。
在猜疑高高升起时,夫妻之间的氛围是Decks Dark.
于是一种黑暗进入你的生命 一艘宇宙飞船遮住了天空 无处可逃 你往后跑捂住耳朵 但那是你听过最响的声音 而我们的身体都同布娃娃般脆弱 我们无能为力 在我们最黑暗的时候 然后我们成为碎片 当你受够了我的时候 那些美好时光
塑造在对方认知中的粉饰总有一天会粉碎。有意无意之间撒下的一个个细碎的小小谎言,在被断断续续地生活节奏戳破时,那些真诚的部分也会随着时间推移,受到只增不减的猜疑。
于是光阴流转,现实里装的是受够彼此的夫妻,而透明玻璃瓶外笼罩的,是让二人都倍感无力的生活真相。
而后的 Identikit【(供证人辨认罪犯的) 人像拼片】 中,Thom承接了 Decks Dark中,对人的外在形象其本质的不安描述,唱道:
布娃娃般的人类的碎片 是我们没法创建的 布娃娃般的人类的碎片 是我们没法复原的
这两首歌,Thom在陈述人性的复杂易变。
时间会让任何一个人改变,从外貌到内心,自思维到记忆。原本的爱人可能会因此变得无从捉摸、无法信任。而半身虚幻、心向完美的“纯色”之心接受不了的便是赤裸事实的杂色拼片。
故事中不变心、永纯真的爱不过是想象中才存在的颜色,而在现实社会中,纯白的白色难觅。
Desert Island Disk(注1)陈述的便是爱的情感、人的感情皆可以变化。顺其自然、做出不吊死在一棵树上的选择是自然而美好的。
注1:题自BBC的一档节目,参加的嘉宾会选择如果要去荒岛会带的专辑。
现在当我要走自己的路时 就让我离开去走自己的路吧 穿过一扇敞开的门 穿过一个街道去过另一段人生 自窗子上捕捉到我的倒影 打开一盏灯(注2),我前所未知 醒来,从停止运转中醒来 自一段持续千年的睡眠中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不同种类的爱 皆是有可能的
注2:Thom的古典首秀曲的标题便是“Don’t Fear The Light”,这首由两架大钢琴演奏的乐曲十分新颖特别——如同另一个世界的音乐。可见 “灯” 表示的便是,可以选择性“打开”、发出自有“光亮”的新事物。
Creep流行之后一路走来的 Radiohead,金曲不断,乐队也一直在各地进行现场演出
Daydreaming里的这句:
我们只是乐于去服务你们
便是他们由此发现的真理。
每当这句歌词出口,现场观众总会欢呼,因为它是明指的、乐队与听众的直白联系。而这句歌词的出现,证实 Radiohead发现了他们自己人生中确实需要珍重的东西——听众对他们的喜爱。而那些成为乐队经典的歌曲中,伤感的情歌总有其一席之地。
(于是)在月形池中,Thom保留了那份永不改变的爱意。
这样偏执的纯爱,是永远不懂得变化的。
Thom用诉说式琴键代替了1995年那略显跳脱的吉他扫弦,True Love Waits被以怀念的色调放在专辑末。
我会放弃自己的信仰 来讨你欢心 我会穿得像你侄女般年轻(注1) 与你同甘共苦 只是不要离去 不要离去 我没有活着 我只是在消磨时间 真爱是会等待的 在闹鬼的阁楼 真爱是存在于 只有棒棒糖和薯片的生活上的 (注2) 只是不要离去 不要离去
有一个男人在那里强调自己会改变,却其实在隐隐要求伴侣永远不要离开自己。他用直述心绪、饱含承诺的文字,隐藏着一旦失去爱人便会成为脆弱易碎品的自我。
这样的病态之爱,听着浪漫,实质现实吗?
另一幅画是 Present Tense(注1)中“一旦停下掩饰自己的缺点,便无法心满意足”的完美主义爱情观念:
注1:Present Tense 最早在2009年的Latitude音乐节上被Thom Yorke 表演,两年后,Jonny Greenwood 为《挪威的森林》所做配乐中的曲目Iiko Dakara Damattete 是其的改版。当然实际Thom 与Jonny 先谁后并无官方说法,但歌词让我想起《挪》的主角渡边一方面深受精神疾病缠身的直子的吸引,另一方面又难以抗拒活泼大胆的绿子的经历。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这支舞 像件武器 用来保护自己 用来对抗现在 我的舞姿永远不会变地笨重 灯不熄,舞不停 我正在做的,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当我的世界崩塌时 我会发了疯地跳舞 聋了、哑了、还瞎了 在你之中,迷失了我 我不会因硬币落地而转头 我不会停下,也不会松懈 不然的话我的爱只会投身虚无 能阻止我跌下矿井(Mine)的 只有我自己(Mine) 那便是我的爱投身虚无的地方 在你之中,迷失了我 在你之中,迷失了我 在你之中,迷失了我
这种交不出真心在爱慕对象面前扮演完美角色,以求保护自己的爱情不受损伤的心理观念,是无法得到回报、只有不断蚕食自身的黑窟窿。
他认为自己一旦转头、停止跳舞,对方便会永远离他远去。
专辑倒数第二首 Tinker Tailor Soldier Sailor Rich Man Poor Man Beggar Man Thief描绘了一个想要通过权力与影响力取悦意中人的“国王”。
我在这 奔向我 在一切太迟之前 而你需要说的只不过是一声答应
这语句有一点威胁意味,却又透露出他害怕对方就此离去。水笔勾勒的是艾里希·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所写的施虐、被虐待倾向的不健康爱情观。大概“国王”本人其实极度害怕孤身一人
偏执又主观的真爱之输出,若是有接收点,确实是美事。但不懂得变化、一味地随感情波逐流,懊悔的事也会渐渐增多吧。
“当你觉得足够的时候,请让我知晓。”——“Dawn Chorus” 
那些有着直肠子情感的人,需要的正是对方对此语的一声实诚的答应吧。
月形池
它是一张被设计好的优异专辑。
对于这整一张专辑,乐队为听众奉献的是以对比作主导,让人可以不受太大压力,持续、循环听下去的歌曲组合:
在由吉他拨片演奏的节奏弦乐+鼓机的 Burn The Witch后是令人流连、朦胧却又清晰的 Daydreaming,接着科幻电影 Decks Dark驾驭着令人应接不暇的电吉他和钢琴登场,随后 Desert Island Disk用木吉他直触人心……
从一个角度看,一整张专辑听起来就像是:一道门开了,你向门的后面走去,却又被关在了另一个房间里。
例如 Glass Eyes里的琶音,虽然走势是向着高音区,但更多的是低音区的重复,而且在几次高音的昙花现后,便开始攀不上去了。于是一股无可慰籍的感情缓缓流出。
专辑里的歌曲,并不一味地封锁,它们也可以释放能量。
如 Identkit中先抑后扬的电吉他,歌曲的深浅断续都被把控在了尺度限制之中,愉快的感情仅有一瞥。很快,牢笼降下,叫人无力,只得放弃。
这样营造的无力感也有对立面。
Desert Island Disk左声道有点延迟的电子和声,让听众顺着吉他预测电子和声的音符变得理所当然,也让结尾不再延迟的和声立到了听众惯性之外。
——Radiohead如此制造希望感和自信心。
专辑封面中间那样不规则的空白是什么?我认为那是通过想象去到达的地方,正对标题《月形池》,是能够拥有各样形态的抽象画。
不同的人听同一首歌可以有不同的感触,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自身的想法和对同一事物的态度也会变化,所有生活着的人潜下都是如此。而《月形池》这张专辑则是指出该隐秘真理的藏宝图。
1995年首唱的 True Love Waits、2006年 Thom 用钢琴弹了一节并承诺要带管弦乐团演奏的 Burn the Witch、以及2009年首次演出的 Present Tense.
真实与幻觉交织的岁月催使“月形池”的这份想象现实成熟。
“月形池”是对地心引力的承认,是对想象的俯首称臣——那片我们心中空白的形状,不是能够举杯共饮的。
Daydreaming MV 中, Thom从一个隧道快步走来,穿过商场、医院、海滩、厨房,一个个有家庭的生活场景,他推开23道门,每一次都逆着 “EXIT” 而行,最后爬上雪山、钻进温暖的岩洞。
生人数半的我
若是为了正序这段话,于是软件处理、倒放视频。
Thom能够关上他自己的人生之门、选择顺安全通道而行,到最后,回到一个他尚未存在的世界。
现实是那样地饱含悔意。
毕竟再怎么努力,时光也不能倒流。
乐队制作人Nigel Godrich之父 Vic Godrich逝于专辑首发“Burn the Witch”录制弦乐当天,遂《月形池》纪念Vic Godrich. Thom Yorke 之妻 Rachel Owen因癌症逝于2016年12月18日,次年发行的“OK Computer”20周年纪念专辑OK Computer OKNOTOK 1997 2017,纪念 Rachel Owen.






I
Ding_Jiazheng
Ding_Jiazheng

74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91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