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I thought there’s another world out there.” “There’s only Sin City.”
在罪恶之城里,有个遍布着身材曼妙的性感女人的地方。不管你爱好清纯还是妖冶,明媚还是火辣,只要肯花上一些钞票并且遵守买卖规则,你就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所钟爱的类型,并且与经验丰富的她们共达极乐之门——这个地方就是老城。
老城里有数不胜数的美人,歌蒂就是其中之一。
歌蒂并不是这里第一个身陷囹圄的女孩,但是她是第一个找上马弗的人。这个长相凶恶身形硕大的男人似乎有智力上的缺陷,但是所有人都惧怕他那双能轻而易举的捏碎人的脑壳的双手,因此对他敬而远之。马弗的相貌是如此的丑陋,以至于他甚至不能通过金钱买到老城妓女的温存,只有美丽的歌蒂愿意靠近他,并且免费为他“提供服务”。
马弗对此感恩戴德。
然而在与大块头马弗一夜春宵之后,歌蒂死了。

是谁杀了她?

《罪恶之城》系列漫画第一册《艰难告别》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弗兰克·米勒用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黑白色线条为世界各地的读者带来了一部影响了整个漫画创作界的佳作,而2005年上映的《罪恶之城》更是为电影观众呈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感官盛宴。
这部由几个漫画故事拼接而成的电影就像漫画一样迅速变成了暴力美学爱好者的心头珍品,曾经执导过《杀出个黎明》的罗伯特·罗德里格兹与去片场串门手痒拍了几个镜头的老痞子昆汀·塔伦蒂诺并没有辜负弗兰克·米勒的期望,成功的将《罪恶之城》的画面从漫画搬到了电影之中,甚至在部分改编细节上较原作的精妙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同为导演的弗兰克·米勒本人,其执导电影的水准则有待商榷。尽管弗兰克·米勒在漫画领域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参考他于2008年所拍摄的《闪灵侠》,同样是注重视觉效果的作品,《闪灵侠》却并没有像《罪恶之城》一样深入人心,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弗兰克本人没有深谙好莱坞工业化电影流程的缘故。
漫改电影想要在表达漫画质感的同时大获成功,不能只着力于营造与漫画相似的视觉体验,还要结合故事本身的特点来叙事。就如同《蜘蛛侠:平行宇宙》和《罪恶之城》一样,在让人为画面大呼过瘾的同时可以更加深入的接收电影所传递的信息。想要做到这点,就必须要利用电影拍摄技巧来传情达意。
在《罪恶之城》系列电影中,将这点做的最好的是《罪恶之城》中的《艰难告别》。
《艰难告别》可以说是漫画还原度最高的一个故事。由于《罪恶之城》是直接按照漫画故事拍摄的,因此这里所说的还原度高是指它基本遵循了原作的所有台词,删改较之其他故事来说更少。
《罪恶之城》的漫画中少有色彩,基本以黑白为主,第一册《艰难告别》则是完全黑白的。然而在电影中,歌蒂是“彩色”的。这个金发美人有着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波光流转,顾盼生辉。她不仅仅点亮了观众的视野,也点亮了马弗的世界。
在他的世界里,歌蒂是唯一的色彩。当马弗把歌蒂的双胞胎姐妹温蒂错认成她时,那一刻的温蒂也是彩色的。但是当温蒂从阴影中走上前来,马弗发现自己又因为精神问题而认错人了的时候,温蒂身上的色彩瞬间褪去了,她变成了和其他芸芸众生一样的黑白。
在马弗的世界里,只有歌蒂是特别的,尽管他知道歌蒂仅仅是在利用自己而已。当他完成为歌蒂报仇的任务并最终受刑死去的时候,他的眼中出现的仍然是与歌蒂翻云覆雨过的那张床榻,而歌蒂安详的躺在了他的怀里。
现在他们团聚了。
撇开罗伯特·罗德里格兹的其他作品不谈,《艰难告别》通过电影传递的视觉信息来凸显情感张力的能力是无与伦比的,甚至可以说是具有大师级别的水准。而在《罪恶之城》系列漫画中,马弗也并不是唯一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男人。《罪恶之城》的男主角们或许有着不同的经历和遭遇,但是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有想要保护的女人。这些女人不幸的经历和含情脉脉的话语无一例外的驱动着他们,让后者甘愿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守护对方。
对于马弗来说,这个女人是女神一般的歌蒂;对于德怀特来说,这个女人曾经是蛇蝎美人爱娃;对于哈迪根来说,这个女人是小女孩南希。

她们不再是配角

在《罪恶之城》里,女人是至关重要的角色。她们可以是无条件的为男人提供爱意和避难所的天使,也可以是凭借美貌玩弄男人于鼓掌之间的恶魔。而她们不甘心只做受保护的一方,因为想要在罪恶之城里活下去,人们必须要用凶恶来武装自己——女人也不例外。
在老城,妓女们联合起来组成了自卫队。如果不遵守她们制定的规则,你很有可能就会死于她们的枪械刀刃之下。这些本该是弱势群体的女人成为了罪恶之城里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她们不仅在老城中守卫着自己和其他姐妹,甚至在同伴遭遇危险的时候还会自发的展开调查并策划复仇行动。
老城女人之所以成为自己正义的维护者,是因为罪恶之城里少有正义可言。
这个充斥着变态、渣滓、暴力狂的城市如同一滩深不见底的污水,高官富绅沆瀣一气,没有人会在意下贱的妓女的死活。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女人只是玩弄和杀害的对象罢了。如果依靠腐败的警察,这些权贵几乎永远不可能被扳倒,正义会一如既往的缺席。更为讽刺的是,在这座城市里,只有所谓的“卑贱的下等居民”才真正的在乎彼此的生命,尽管他们的生命对于当权者来说不值一提。
然而重情义通常不会带来好的结果。
在《艰难告别》中,歌蒂之所以遇害正是因为在调查女孩失踪案的过程中察觉到了是谁在捕食老城的女人;而为了这个与自己仅有一夜之欢的妓女,马弗在城中展开了一场屠杀,并最终杀死了坐着罪恶之城头把交椅的主教,他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在第四册《黄色杂种》中,把南希当做女儿的哈迪根把保护她当做自己的使命,因为无力推翻侵害南希的背后势力,哈迪根为了让她彻底安全而举枪自杀。
尽管代价是沉重的,但是老城里还是奉行着不言而喻的“有仇必报”的准则。在第五册《家庭观念》中,德怀特与老城杀手美穗合作干掉了误杀妓女卡门的黑手党家族。这个堕落的城市是如此的轻视生命,一幅高下对立的夸张图景跃然于纸,充满了血腥和暴力却并不让人觉得陌生。
这种熟悉感一方面是由于我们曾经在弗兰克·米勒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归来》等作品中见过类似的藏污纳垢的城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罪恶之城里那些钱权交易的刻画总是与现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部描写都市阴暗面的集大成之作中,一切都是明码标价的,只要你有钱有权,你就可以买断别人的生命。欺辱、残杀、寻欢作乐都只是生活的常态。而将这本就具有厚重哲学意味的一切升华的是《罪恶之城2》里的一句台词:“There’s only Sin City.”

There's only Sin City

这是妓女盖儿在得知德怀特曾抱有离开老城远走高飞的愿望后所回答的话语。
这段对话改编自《罪恶之城》系列漫画的第二册《红颜祸水》,原作中并未出现这句台词。《罪恶之城2》在评价上远不如《罪恶之城》,一方面是因为《罪恶之城2》在视觉效果上没有突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除了《红颜祸水》外,较为精华的部分已经在第一部讲述完毕。但是这句话无疑成为了神来之笔——这个世界上只有罪恶之城,只要你踏足过这里,你就永远不可能离开。这个地方就如同恶臭的沼泽一样,贪婪的吞噬着所有路过的灵魂。
又是燥热难耐的夜,罪恶之城一如既往的散发着潮湿腐臭的味道。老城的妓女还在接客,今晚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畅想:这部片子如果完全由昆汀·塔伦蒂诺导演会怎么样?欢迎在评论区进行讨论。
黑马官方微博@黑马漫画
黑马官方微信@黑马宇宙
I
黑马漫画
黑马漫画

1379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512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