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U艇,如同海中的钢铁鲨鱼,让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大海充满了血雨腥风。自从1914年9月5日,U-21击沉皇家海军“开路者”号,创下潜艇首次用鱼雷击沉水面战舰的纪录后,U艇就成为了所有盟军船队的噩梦。毫无疑问,北大西洋是U艇出没最多的海域,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U艇曾经出现在四大洋几乎所有的水域——除了南极洲附近的海域外。即使是印度洋甚至是更远的太平洋,也曾经有海上狼群活动的日子。
很显然,在遥远的远东海域派遣U艇是一个很费力的活,在核潜艇出现前,没有一艘潜艇能达到所谓的无限续航,燃油、食物、淡水和对空气的依赖使得潜艇难以长时间的远航。换句话说,如果U艇们真的想要在印度-太平洋地区顺利作战的话,那里得先有U艇基地和补给船才行。因此,在1940年-1941年这会,U艇们都在大西洋上猎杀商船的“快乐时光”里,远征太平洋是没什么意义的。不过,德国最后还是对远东的潜艇基地产生了兴趣,这就是下文需要讲述的内容了。

从“天鹰座”到“墨卡托”

在1941年6月“巴巴罗萨”行动发起之前,轴心国的物资供应完全可以从陆地上解决,第三帝国经常同远在东亚的日本进行交流,这其中包括物资、重要的战争原料,以及两国正在研制的新型武器。然而随着德军进攻苏联,陆地上交流的途径被阻断了。更重要的是,德国海军也没有多少水面舰艇能够逃过英国舰队的阻击进入印度洋,德国的补给线显然受到了威胁,解决方法势在必行了。
邓尼茨上将对东方的潜艇基地产生兴趣的原因还有一个。在“第一次快乐时光”里,U艇的猎杀场地不断扩大,很多U艇进入南大西洋,甚至是好望角附近寻找可供击沉的船只。U艇进入印度洋,甚至是太平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随着盟军在大西洋投入更多的反潜兵力,更多的护航舰艇,U艇也只能开拓大西洋之外的“第二战场”了。
另外,日本海军也曾数次请求U艇东进,驻扎在本来是欧洲殖民地的东南亚。虽然说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时候,IJN的潜艇技术并不落后,他们的潜艇种类要多于其他国家的潜艇,包括小型潜艇、中型潜艇、补给潜艇、大型潜艇几类,许多大型的舰队潜艇甚至可以携带水上飞机。另外,这些潜艇携带的95式鱼雷也非常先进,可以以45节的速度航行10000m的距离,是美海军的Mark 14鱼雷的三倍。然而总体来说,战争期间日本对潜艇的战术运用不佳,总是用这些潜艇去对抗航母编队而不是更容易得手的商船队伍,因此随着战争进行,潜艇的损失开始居高不下,而直到战争结束也只击沉了170艘(约合一百万吨)的船只。然而当邓尼茨的狼群在大西洋上享受着快乐时光的时候,他并不喜欢这些请求,因为那样会分散他本就不多的潜艇部队,但是现在他必须要认真考虑“U艇远征”这个请求了。
1943年2月20日,升任元帅的邓尼茨在写给他的元首希特勒的简报里提到,运输物资的远东船队损失居高不下,并且建议用庞大而不适合战斗的意大利潜艇作为远东输送任务的主力。这项计划代号“天鹰座”,位于波尔多的10艘意大利潜艇将进行6周的改装,改装后每艘潜艇可以携带150吨物资。然而由于其中的“阿基米德”号和“达·芬奇”号分别在巴西海岸和比斯开湾沉没,只有8艘潜艇接受了改装。
在1943年5月,三艘潜艇出发,6月份又有两艘出发,携带有大量的弹药、鱼雷以及建设U艇基地的蓝图。五艘潜艇分别是“雷吉纳多·乔里亚尼”号、“卡佩里尼司令号”、“路易吉·托雷利”号、“巴巴里格”号和“恩里克·塔佐利”号。1943年5月22日“塔佐利”号失踪,6月19日“巴巴里格”号也在亚速尔群岛附近沉没了,好在剩下的3艘安全抵达了新加坡。此时意大利已经接近投降,三艘潜艇被驻地的日本海军控制。

1943年9月9日,意大利投降,八艘潜艇中在海上的一艘“阿米拉格利奥·卡格尼”号随即在南非投降,此时只有两艘还在波尔多港口,即“约塞佩·芬奇”号和“巴格诺利尼”号,两艇已被德军实际控制。这样算上日本转交的三艘意大利潜艇,可以远征东南亚的意大利潜艇只剩下一半了。无论如何,运输还是要继续,五艘意大利潜艇被依次改名为UIT-21到UIT-25,行动代号被更换为“墨卡托”。
波尔多的两艘意大利潜艇再次准备出发,但是UIT-21(原“芬奇”号)的发动机出了问题无法离开,最后在港口内报废。剩下的UIT-22(原“巴格诺利尼”号)在1944年1月26日终于出发,取道好望角进入印度洋。但是在阿森松附近遭到盟军飞机轰炸,流失了大量燃油。为此,刚刚返回德国的U-178号(下文还会讲到)前去和意大利潜艇会合补给,并提供维修。不过此时英国方面已经能够破解德军密码。1944年3月8日皇家空军和南非海军攻击了U-178号但是未能将其击沉,11日,搜索U-178的一架“卡塔琳娜”水上飞机发现了UIT-22,在众多“卡塔琳娜”的攻击下,UIT-22沉没了。
至此,远东的意大利潜艇只剩下3艘了。1944年2月13日,UIT-23(原“乔里亚尼”号)离开新加坡前往U艇的新基地槟城,但是第二天就被皇家海军“猎狐”号(HMS Tallyho)发现并被击沉。2月8日,UIT-24(原“卡佩里尼司令”号)装满了德国急需的橡胶、锡和奎宁试图返回欧洲,在印度洋完成燃料补给。然而本来在印度洋等候的“夏洛特·史莱曼”号油轮却在3月11日被击沉,连紧急接替的“布拉克”号也在第二天被击沉了。倒霉的UIT-24最后只能返回槟城检修,而UIT-25(原“托雷利”号)则前往位于神户的第二个U艇基地。在8月之后,德国已经没有能力在印度洋上为U艇们补给,最后的两艘意大利潜艇只好承担起从东南亚运货回到日本本土的工作。1945年5月德国投降后,UIT-24成为伊-503号,UIT-25成为伊-504号,这两艘潜艇也是二战时期唯二先后挂过三个轴心国旗的潜艇。
1946年4月16日,两艘意大利潜艇在纪伊水道被美国海军凿沉,意大利潜艇在远东的奇遇也到此为止了。

太平洋海狼警报

就在意大利潜艇离开波尔多号不久,德国的U艇也开始向着更远的印度洋进发。1943年3月28日,U-178号离开法国前往好望角,1943年4月5日,U艇接到命令,前往马来西亚的槟城建立U艇基地。在印度洋接受油轮补给后,U-178在8月到达槟城,艇长威廉·多梅斯随即成为U艇亚洲基地的第一任指挥官。另外,在路上这艘潜艇一共击沉了6艘船只,分别是荷兰货船“萨拉邦卡”号、挪威货船“布雷韦根”号、英国货船“广州”号、美国自由轮“罗伯特·培根”号和希腊货船“迈克尔·利瓦诺斯”、“玛丽·利瓦诺斯”号,共计32689吨。
就在U-178号出发后不久,另一艘IX级潜艇U-511号也在5月10日离开法国驶向远东,只不过,U-511的最终目的地并不是槟城,而是日本的吴港。从1942年开始,日本海军非常想要一条U艇并于以仿制,因为舰队潜艇“伊”艇产量太小、价格昂贵。在1943年,邓尼茨终于同意将一条IX级U艇赠送给日本,这就是U-511号。在她的最后一次战斗巡航期间,U-511在抵达槟城前击沉了美国自由轮“塞巴斯汀·塞门诺”号与“塞缪尔·亨佐尔曼”号。8月7日,U-511在航行了90天后终于抵达吴港,在加入IJN后改名“吕-500”号。
在1943年5月,U艇兵败大西洋已经不可挽回。于是,一群U艇狼群计划被派遣到阿拉伯海发动攻击,预定在9月后行动。由于这个时候季风期刚好过去,因此这支狼群也被称为“季风艇群”(德语:Monsun Gruppe)。
第一波“季风”艇群包括9艘IXC级和2艘IXD2级,由于数量更多的VII级潜艇太小,无法承担起如此远距离的航行(更何况这些潜艇上还都装有一些必要的货物),只能由“远洋潜艇”IX级承担。虽然如此,IX级潜艇仍然需要进行两次加油才能到达目的地进行狩猎,首先一艘XI级补给潜艇U-462在巴西海岸提供加油,在狼群通过好望角后,再由一艘水面船只在印度洋提供加油,在这之后11艘U艇才能进入阿拉伯海猎杀目标。
这十一艘U艇分别是IXC级的U-514号、U-509号、U-188号、U-168号、U-183号、U-506号、U-533号、U-516号和U-532号,以及IXD2级的U-200号和U-847号。11艘U艇在7月纷纷离开法国和挪威,前往南大西洋。
然而“季风”艇群从一开始就不是很顺利。U-462两次渡过比斯开湾都遭到了盟军飞机的轰炸,被迫撤退。6月24日,航行途中的U-200号在冰岛东南被击沉,7月8日、12日和15日,U-514、U-506和U-509号也相继在没有取得战果时就被飞机击沉。7月13日,第二艘补给潜艇U-487号也被美国海军击沉,14日,前来补给“季风”艇群和U-487的U-160号(IX级)也在赶到之前就被击沉了。
“奶牛”们的全军覆没对于“季风”艇群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计划只能变更:同U-160一同赶来的IX级潜艇U-155负责给U-183、U-188、U-168加油,U-516给U-532和U-533加油,两艘潜艇在燃油耗尽后只能在8月返回法国。另外,在丹麦海峡被浮冰撞伤的U-847号也转为加油潜艇,在8月12日-24日先后给U-66、U-415、U-230、U-653、U-257、U-172和U-508加油。27日,U-847也被盟军击沉了。
至此,抵达印度洋的“季风”艇群只剩下5艘了。9月11至13日,“布拉克”号油轮在毛里求斯给这五艘U艇补充了燃油。接下了五艘U艇进入阿拉伯海展开了战斗任务。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日本海军的潜艇也在阿拉伯海有所活动(早在19425月日本潜艇就已经进入印度洋,甚至在马达加斯加和英军有所交手),因此U艇们被告知不能进攻任何潜艇(实际上在这一海域的IJN潜艇也收到了类似的命令)。在整个战斗期间,U-168击沉了一艘船只,U-188击沉了3艘但是遭遇了鱼雷故障(G7e的电池难以适应炎热的天气),U-532击沉了五艘船只,但是,U-533在10月16日于亚丁湾被击沉。战斗结束后,剩余的4艘U艇在10月-11月陆续抵达槟城,结束了长达四个月的远征,击沉6艘船共计33843吨,击伤两艘船共计15822吨。
由于“季风”艇群的损失过大,更多的U艇只能远赴印度洋作战。其中,U-219号在1943年10月22日从挪威出发前往开普敦海域布雷,中途转为给其他潜艇加油,并在次年1月1日返回了法国。U-848号在9月18日离开法国,11月5日击沉了4600吨的英国货船“森普尔男爵”号,之后被美海军的PB4Y炸沉。25日,另一艘U艇U-849号也被PB4Y炸沉,12月20日,“博格”号航母的飞机在亚速尔群岛附近炸沉了U-850号。不过,第二波“季风”艇群也不都是如此霉运,IXC级U-510号11月3日从法国出发,在次年5月到达槟城前一共击沉了6艘船,包括两艘油轮,三艘货船和一艘扫雷舰,共计41190吨,成为了战果最丰硕的“季风”U艇。
与此同时,位于槟城的U艇也纷纷出动。第一艘离开槟城的U艇是U-178,剩下的4艘U艇也纷纷再度奔赴印度洋。1944年1月28日,“夏洛特·史莱曼”号油轮为U-178和U-510号加了油。本来U-532号也要前来加油,但是直到2月11日两船才会合,更糟糕的是半途中还被皇家海军的舰船发现,“史莱曼”号沉没,但是U-532逃脱了。在U-178号给U-532提供了一些燃油后,U-178开始返航法国,期间在好望角躲过了盟军空袭,受损后本来要去和前文提到的UIT-22会合,无奈UIT-22被击沉,最后U-178带着故障返回了波尔多。
剩余的5艘U艇继续在印度洋游猎,3月12日U-188和U-532和“布拉克”号会合完成加油,但是再次被盟军发现,“布拉克”号沉没,也掐断了U艇最后的生命线。在经过了协调燃油之后,只有U-188能够返回法国波尔多港口,剩下的U-168、U-532和U-183三艘“季风”U艇只能留在槟城了,U艇不甚成功的远东猎杀至此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季风”艇群的失败有许多原因,首先如此远距离的航行显然需要足够的补给船只,在这个时候,德国海军已经很难给远方的U艇提供持续的补给,XI“奶牛”潜艇的毁灭让远征印度洋的潜艇局势更加雪上加霜。此外,槟城的鱼雷质量不佳,因为在长时间的热带航行中,鱼雷的许多部件都可能出现故障,如果维修力度不够就难以为继。
为此,德国海军只能转变战术,派出专门的“鱼雷运输潜艇”(VIIF)奔赴远东。VIIF级U艇可以装载最多41枚鱼雷,共有两艘被派往远东——U-1059和U-1062。1944年1月和2月两艇从挪威启航,在前往远东途中,U-1059被击沉。1944年4月19日U-1062成功抵达槟城,卸下了满装的鱼雷,6月19日U-1062号返航,途中因为发动机故障不得不返回槟城。7月15日U-1062第二次启航,但是在1944年9月30日,U-1062在佛得角群岛沉没。
随着战争推进,少数装备通气管技术的U艇也加入了“远东艇队”,这些U艇包括U-180,U-195,U-219,U-863,U-864和U-234。在1944年上半年间,只有少数U艇在远东创造了战绩。其中,U-198在印度洋取得了有限战果,随后在8月12日被击沉;U-859在航行了六个月后终于取得战绩,但是在槟城附近被皇家海军潜艇击沉;U-852在进入印度洋途中,于大西洋击沉吨位4695吨的希腊货船“珀琉斯”号,随后艇长威廉-埃克下令扫射落海水手,这是二战期间,唯一一次有证据的U艇屠杀战俘事件。随后在开普敦附近U-852击沉了英国货船“达霍米安”号,这一次则是直接离开。最后这艘U艇在5月3日被皇家海军俘获,艇长和两位军官最后被判处战争罪。
除了上述U艇外,还有U-181、U-537、U-196、U-862和U-861在印度洋有所斩获,总体来说,U艇的远东战绩还是很低迷。为此,远东的U艇逐渐转为运输为主,其中,IXD1级的U-180和U-195因为柴油机的问题,被完全改装为运输潜艇,最多可携带252吨货物。1944年8月20日两艇前往远东,其中U-180号三天后沉没(疑似是触雷了),但是U-195成功在1944年12月28日抵达了雅加达,艇上装载了非常重要的货物。这些东西包括水银、光学玻璃、石墨、雷达和鱼雷的电子部件,甚至是V-1火箭的动力装置,此时日本帝国的军队也元气大伤,这些关键技术和资源无疑是救命稻草。1945年1月19日,U-195试图返航,但是由于发动机问题返回泗水维修。在德国投降后,该艇被重命名为“伊-506”,直到二战结束。
另外两艘大型XB级U-219和U-234也被改装为运输船,1943年10月22日U-219离开挪威,途中遇到了美国海军的TBF鱼雷轰炸机的轰炸,但是这一次反而是潜艇赢了,击落了TBF并成功逃脱,1944年12月11日她到达雅加达,向日方运送了不少货物。德国投降后,她也被日本海军控制并改名“伊-505”。至于U-234则更加绝密,这艘潜艇上装载了560公斤的氧化铀,是制作原子弹的原料,同时甚至还装载有可能的原子弹蓝图!1945年4月16日,第三帝国毁灭前夕这艘潜艇终于从挪威启航,试图前往日本,但是半途中就收到了邓尼茨的投降命令。这艘潜艇最后前往新罕布什尔州的朴次茅斯,在那里投降,也结束了轴心国最后的“末日武器”计划。
最后一艘奔赴远东的运输潜艇是U-864,这艘潜艇也装满了“末日武器”的部件和图纸,如Me-163截击机和Me-262战斗机。艇上还有数名不同的专家,他们掌握的技术对于这些武器的制造也是非常重要的。然而1945年2月9日,这艘潜艇在北海航行时被皇家海军的“冒险者”号潜艇发现,后者连发鱼雷将其击沉,这是二战期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两艘潜艇的水下交战。

恶海孤狼

至于那些留在槟城的U艇,也仍然在战争的尾声坚持出击。只有少数远东U艇最后返回了远东基地,U-168、U-183和U-532在1944年初再次进行了一次出击。其中,U-183号在6月25日给准备返回欧洲的U-537号加了一次油,巡航期间只击沉了一艘船。U-181号在10月19日离开槟城,巡航期间也只击沉了一艘船,1945年1月5日返回雅加达。1944年11月18日,U-862号离开雅加达,前往澳大利亚附近的海域巡航。1944年12月24日在澳大利亚海岸附近,U-862击沉了美国自由轮“罗伯特·沃克”号,成为了唯一进入过太平洋的“太平洋之狼”。
此时U艇兵败印度洋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德国在远东地区已经不存在足够的补给,而法国港口的失陷也意味着U艇返航只能回到更远的挪威。即使U艇在克服了燃油问题后可以成功返回,还要面对数量更多的盟军舰艇和飞机的追杀。更重要的是,这些U艇也缺乏通气管、雷达和足够的防空火炮,燃油的质量也不是很好。
在第三帝国最后的一年里,只有极少数U艇能够回到欧洲。U-181号在1944年10月19日离开雅加达,最后在南非海域因为故障不得不返回,途中还击沉了一艘船。1944年11月26日U-510也离开雅加达返航,12月3日也因为故障回到雅加达。U-510的第二次返航是在1945年1月11日开始的,最后因为燃油不够,只能返回德占的法国圣纳泽尔,在4月24日抵达,并等到了战争的结束,2月23日她击沉了一艘7136吨的加拿大商船,这是U艇在印度洋的最后战果。 整个1944年只有三艘远东潜艇跨越艰难返回法国,即U-178和U-188和日本的伊-29号,而1945年也只有两艘U艇抵达挪威,即U-843和U-861,她们各自搭载了100吨锌,但是U-843在返回德国途中,被皇家空军的蚊式战机击沉。另外,U-532也在1945年1月13日从雅加达带着110吨锡航向挪威,在大西洋上击沉了一艘英国货船和一艘美国油轮,随后由于战争结束,在利物浦投降。而U-168、U-537和U-183则在半途中被盟军一一击沉。从战斗的最后结果来看,驶向远东的40多艘U艇,只有6艘成功返航,其中只有2艘携带有关键的货物。“季风”艇群最后的努力也在极高的损失和可怜的回报中,化为乌有了。
在德国投降的时刻,还有4艘U艇(U-181、U-862、U-219和U-195)和两艘意大利潜艇(UIT-24和UIT-25)留在远东没能离开。等待六艘潜艇的结局将会是被重编入日本海军,U-181成为伊-501号、U-862成为伊-502号、U-219成为伊-505号、U-195则是伊-506号。至此一切都已经注定了,随着日本投降,二战结束,最后的远东潜艇也被纷纷击沉,硝烟终于平息,印度洋从此再也没有U艇出没的踪影了。

参考资料

  •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https://monsun-uboats.blogspot.com/
  •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http://www.uboataces.com/articles-fareast-boats2.shtml
  •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sun_Gruppe
  •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https://www.quora.com/Did-German-U-boats-operate-in-the-Pacific?share=1

I
西米恩说
西米恩说

18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50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