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翻译自2015年的文章"Paul Thomas Anderson on 'Inherent Vice,' Kubrick, and Hangovers",如有错误之处还请多多指正!
作者:Amelia Abraham
2015年1月13日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 性格随和,却是现今最具才华的电影导演之一。他是《不羁夜》《木兰花》《大师》等深沉复杂电影的幕后策划——这些电影皆因他,拥有了各自独一无二的特性——然而他的片场却被描述为“没有特别明确的目标”。此处坐着他本人——胡子拉碴、露齿而笑、会把脑袋探出宾馆都窗外抽烟——面对如此随性的他,对接下来的采访我不再感到紧张。
他的新电影《固有缺陷》,将于本月下旬在各大影院上映,片中时空置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故事讲述了一名瘾君子侦探 Doc Sportello(杰昆·菲尼克斯饰)被一起神秘绑架案纠葛的经过。电影开头,烟雾徐徐从菲尼克斯的口中飘出,将你吸入一场错综复杂但无法自拔的冒险之旅,你将在这曼森邪教杀人案制造的多疑云雾中遭遇新纳粹摩托车帮、黑豹帮以及恶毒的放高利贷者……
我和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聊了这部影片及其中的音乐,还有一些启发他创作灵感的电影。
VICE:首先,固有缺陷是什么意思?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无法避免的事。你懂的:鸡蛋易破、巧克力易化、玻璃易碎。我觉得所有事物都有内在缺陷——尤其是我们人类自己。
VICE:你已经告诉过我们,关于为什么你决心改编托马斯·品钦的同名小说。《固有缺陷》是本风格非常厚重复杂的阴谋小说,不容易读,你怕不怕观众在看这电影时完全懵掉——我说的不是一点点懵,是完全懵掉——虽然这好像正是品钦的本意。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有些人比我聪明多了,他们看了一遍之后就觉得自己懂了,这令我很震惊,因为我自己还在尝试努力跟上所有的信息。我认为电影可能是有些难懂。我们曾找过一些人来看这部电影,让他们只是跟着电影走、随着节奏来,不必去费劲思考那些线索的背后含义。结果,要是他们漏看了一些重要片段,他们就会看得一头雾水。
VICE:去体验这趟旅程本身才是重要的。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对,就是这样。就像你昨晚喝酒了,然后今天早上你醒来的那一刻,刹那间,你完全正常,接着你就突然开始转动脑子,你开始思索,“嘿!等等…我昨晚干了什么来着?”接着你就开始遭宿醉的罪了。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VICE:有啊,有时候宿醉的恶心感持续好几个小时很不好受。其实这部电影本身有就点像喝醉了酒一样。从 Can 乐队的那首歌开场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感到醉意了。这首歌是你亲自选的吗?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对,是我选的那首歌。谁不喜欢 Can 呢?选这首歌作开场很合适,听起来会让人兴奋,也带来了一股悬疑味,它像车钥匙一样发动了这整一部电影,用来给电影开场很好。Jonny [Greenwood,Radiohead乐队成员,为此电影配乐] 很早以前就喜欢这支乐队了。
Can - Vitamin C
VICE:你怎么看待尼尔·杨的音乐在这部电影中起到的作用呢?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我一直都有在听尼尔·杨,不管是写剧本的时候还是拍这部电影的时候。起的作用的话……这些歌给电影加入一种甜丝丝的忧郁。尼尔·杨的歌还有令人安心的作用;他的歌可以把你带回电影里的那个海滨,并让你得到一种熟悉感。
我们甚至试着把 Doc 打扮的像尼尔·杨;尼尔·杨的打扮挺有70年代味道,看那腮帮子和那头该死的秀发,还有那套帽子和军夹克的搭配。尼尔·杨的打扮太适合这片子了。
VICE:我有一点小疑惑。杰昆·菲尼克斯真的很适合这个角色,但我听说你原本打算让小罗伯特·唐尼来演的?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这是以前被报道过的…我们在谈一起做一部电影,或者一起工作,演出《固有缺陷》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性,只是恰好被媒体选中了。这真是件奇怪的事——像是,这件事完全没被非常严肃地讨论过,但恰好就被媒体选中然后被报道了。但小罗伯特·唐尼不会是合适的人选。他啥都好演,但这个角色,我觉得交给杰昆更好。(译者注:听说是因为小罗伯特·唐尼对于 Doc 这个角色来说有些老了)
VICE:来聊聊女主演之一的 Katherine Waterson 吧,你看过她演过其他的什么电影吗?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我看过她演的《三陪保姆》(The Babysitters) 。这部电影讲了三位女孩,不仅是保姆还当应召女郎。 这个设定听起来好像有些垃圾,但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的是一部有趣的电影。你该看看,她在里面演的很棒。
《保姆们》(The Babysitters)(2007)预告
VICE:你的电影里往往会有很多演员,像是《不羁夜》《木兰花》,还有现在的《固有缺陷》。其中有很多大牌。这对你的工作方式有何影响呢?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是啊,《木兰花》确实如此。但在那个时候——当然了,汤姆·克鲁斯是个巨星(译注:汤姆·克鲁斯凭《木兰花》获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当时我们才刚制作完《不羁夜》,所以有很多剧组成员是从那部电影的剧组里跟来的,其中有很多人也因为参与《不羁夜》的制作而变得小有名气。
《固有缺陷》很棒,因为许多演员在这电影里没有这么多戏份,他们只拍两三天,于是能全身心投入这部电影。除了杰昆,其他人都没多少内容要拍。杰昆要参与整部电影。Katherine 也要拍很多。和明星们一起工作很棒。你会了解那些有坏名声的人——也就是那些你该躲得远远的人。你尽量不去和那些人一起工作。
VICE:然后,显然的,你会同合适的人再次合作?像是菲利普·塞默·霍夫曼,或者杰昆·菲尼克斯?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显而易见,对。
VICE:作为一名电影制作人,什么样的电影启发了你?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追讨者》《散弹露露》《奇爱博士》《摇滚万万岁》…太多了。《摇滚万万岁》可能已经被世人解读透了,它大概就是那种被人们经常引用的经典电影吧?人们对这部电影已经非常了解了,却依旧喜欢回看它,并且不会感到疲倦无聊。它是真他妈的有趣。
我记得《摇滚万万岁》的宣传海报贴出来的时候。我和我哥住在加利福尼亚洲的西木区。那些黑底海报上印着用重金属字体写的大字,“这就是刺脊乐队”(译注:“这就是刺脊乐队”是电影原题的直译,《摇滚万万岁》是该片的通俗译名。此处为方便理解搬出直译),没人知道这是啥,但我知道,因为前一天晚上我看了大卫·莱特曼的脱口秀,并看到了这电影的片段,所以我知道:“这不是一部讲述重金属乐队的电影——它是搞笑片。”然后我就带着我哥去看电影了。
观众席里有一些人是重金属乐迷,是抱着来看一部,有关一支他们没听说过的重金属乐队的纪录片的心态进电影院的。他们没真被逗乐,但我和我哥却一起狂笑不止,我们知道自己看了部以后会反复反复再反复看的经典。
《摇滚万万岁》(This Is Spinal Tap)(1984)预告
VICE:《固有缺陷》里好像也有些搞笑元素,你对制造这些元素有多认真?你是否会一直去刻意理解电影里发生了什么?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固有缺陷》一样,《2001:太空奥德赛》也会让我有同样的感觉。每当我看这部电影时,我不明白电影里发生了什么,也不懂电影是关于什么的,但接着就会有像灵光一现的东西;像是有3、4个画面出现时,我能顿悟这部电影的内涵,但这种顿悟转瞬即逝——就这么匆匆过去了。 就算现在让我尝试,我也没办法告诉你电影讲的是什么,但当我看它的时候,当我沉浸于它时,我很享受,而这很棒。
VICE:啊,原来你是个库布里克粉啊。我还没看《奇爱博士》,但我知道这部电影是有关冷战的,对吧?《固有缺陷》也有微微提及共产主义。是你故意添加进电影里的吗?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是的,拿大男子主义造成的荒谬行为当笑料很有趣,你懂的,男人们在作战室里吵来吵去,俄罗斯人表现的像小孩一样,美国人表现的像自以为是的大人,以为自己比小孩更懂。《奇爱博士》里全是这种有趣的东西,你得看看这电影。你真他妈该去看看这电影。看着角色们真心实意着迷于对他们手握的政治权力,通常会有一些距离感,很有趣。这就是那部电影的精彩之处。
VICE:你觉得这些东西在你的电影里被体现出来了吗?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我觉得有一点吧,包括你刚刚说的一切。电影中的“金毒牙” [一艘迷一样的船/帮派组织/在《固有缺陷》中经常被提到的剧情元素] ,被一层迷雾笼盖着。“金毒牙”就像是存蓄你所有负面情绪的魔盒,你懂的,就是那种,你的电脑坏了,“金毒牙”就是该为此负责的坏人、新的气候变化法律没有被通过?一定是“金毒牙”在幕后捣鬼。就是它储存着所有会让你觉得气愤的事,我想。
VICE:有点像“固有缺陷”本身?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对。
I
Ding_Jiazheng
Ding_Jiazheng

7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77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