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导语:《血污:夜之仪式》(以下简称《血污》)在明天就发售了,这个五十岚孝司在离开 KONAMI 后开发的作品从诞生之初就备受瞩目,但期间的开发经历可谓一波三折。从公开到如今的发售,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本篇文章笔者就带你回顾这四年间《血污》的开发历程,助你在明天玩到游戏之前,可以重新体会一遍这四年来看到《血污》消息的情感,也让不曾了解这款游戏却想玩的同学,有一次快速了解认识本作的机会。
《血污》的诞生,还要从五十岚孝司(以下简称“五十岚”)从 KONAMI 离职说起。2014年3月,在 KONAMI 效力20多年的他做出了离职的决定,尽管他为公司创造了《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这样的不朽名作,以及监制了后续一系列的《恶魔城》作品,使之拥有了“恶魔城之父”的称号(事实上并不是全部《恶魔城》作品都出自他之手,称之为“伪恶魔城之父”或许更为贴切),但后期他在公司的地位日益尴尬——先是《恶魔城》系列在2010年的作品《恶魔城 暗影之王》转由小岛秀夫监制,五十岚失去了招牌系列的主导权,随后在2014年 KONAMI 开始大幅度削弱电子游戏业务,向其他领域进行转移。面对此等窘境的五十岚只好做出离开的决定,并在当时说道“长久以来,我收到了很多 KONAMI 的照顾,这一走还真是有点担心。”
从这句话你能体会到,尽管五十岚在公司最后的几年过的并不如意,但终归是对 KONAMI有感激之情的。毕竟在20多年来他在 KONAMI 制作的一系列 2D 《恶魔城》作品,让其开创了在当今游戏界非常热门的 Metroidvania (银河城)类游戏,并以此积累了稳定而核心的粉丝群体。这也让五十岚离开公司多了一份动力——去做满足这些粉丝的游戏。
但从 KONAMI 离职后,并没有投资商愿意为已经成为独立制作人的五十岚孝司的项目投资,迫于现实的压力,他加入了一家叫做 ArtPlay 的中国手游公司,同时 ArtPlay 也允许他继续推行自己的游戏。时间来到了2015年5月11日,由于有之前稻船敬二的作品《无敌九号》在 Kickstarter 上成功的案例,五十岚也在相同的平台开启了众筹,并以50万美元的资金作为众筹目标。结果告诉了五十岚,他当初要做满足粉丝的游戏的决定是对的,仅仅在四个小时内就筹齐了50万美元,在第一天内达到了100万美元,随后的延伸目标也很快达到,最后550万美元的众筹结果让其成为了当时 Kickstarter 上筹款最多的电子游戏。(两个月后被《莎木3》的630万美元打破纪录)
《血污》的第一个预告片由五十岚孝司亲自出演。在片中,他来到了一个哥特式的城堡,先是用扔酒杯的方式对之前不看好自己项目的发行商表以否定的态度,随后他便开始公开《血污》的设定图,以及选择在 Kickstater 上众筹的原因。游戏的女主角米丽亚姆 (Miriam)的形象公开于众,并且五十岚介绍道这是一款原汁原味的精神续作——探索巨大的城堡、击败各种强大的敌人和 BOSS 以学会新能力……这些原2D《恶魔城》、Metroidvania 类作品的经典元素都会融入到这款游戏当中,五十岚还称之类型为“Igavania”,这一切都听起来令喜爱《恶魔城》的粉丝们兴奋,《血污》就在这些人的疯狂支持下正式启动了。在当时,《血污》预计在2017年发售。
在随后的时间里,《血污》开始陆陆续续地放出游戏截图,以及一段由五十岚亲自演示的开发测试视频,但游戏的内容并不能看到太多。直到 E3 2016 上,《血污》放出了一段试玩,虽然在这个版本中流畅并不长,但最起码可以让玩家有了亲自上手的机会。此前在 Kickstater 上参与众筹的玩家也能玩到。在试玩影像中,我们能看到游戏的场景、基础以及稍进阶的小怪、女主角的攻击手段、小地图、装备界面…一系列元素。这算是游戏第一次将 GAMEPLAY 的部分亮相给玩家。然而,此时游戏的开进度只有10%,玩家开始为游戏是否能如期发售而担忧。
果不其然,时间来到了2016年的9月。五十岚孝司公布游戏将延期至2018年,在本次延期新闻中他说道:“从目前的游戏进度来看很难达到预期。所以我找来了一个新的开发团队协助进行开发,虽然还不知道游戏具体的发售日,但我们希望是能在2018年上半年发售。《血污:夜之仪式》要比我以前的作品来得更好。”这是自游戏公布一年来,宣布的第一次延期。愿意帮他们开发的工作室的名字是 DICO 和 Monobit ,在本次延期的新闻中,二者的高层也录制了视频向玩家说明将要帮助《血污》提供怎样的帮助。这则视频在《血污》的官方频道中也可以找到。
虽然游戏宣布了延期,但依然在紧锣密鼓的开发当中,这个时期《血污》进入到了很顺利的开发阶段。在2017年1月,《血污》放出了第八个更新日志,演示时间很短,却给玩家展示了新的场景。在一个类似于村庄的场景中,女主角米丽亚姆在其中移动、跳跃,期间还有地面崩塌的效果。3月份,任天堂新主机 NS 发售,《血污》也随即公开了游戏将会登陆 NS 版本,但随之而来的是 WII U 版宣布取消的消息。
5月京都独立游戏祭典 BitSummit 上,五十岚化身日本武士,公布了新角色“斩月”。这名角色手拿日本武士刀,右臂贴满咒符,在故事设定中的经历非常敌视女主角。在当时制作组决定要加入新角色时,五十岚原本是要加入圣堂武士,但导演说他的作品里还没有过日本人出现过,于是五十岚就随口答应了,斩月这名角色因此就这么诞生了。如今大家都知道了,斩月是小游戏《血污:月之诅咒》的主角,以及在最近公布了他将作为首日免费 DLC 内容,也是目前已知《血污》的第二名可使用角色。除了新角色,五十岚还向玩家报告开发进度是20%~30%,并且为了加快速度决定取消手绘背景,改为自动随机生成的算法制作。
6月的 E3 展上游戏公开了全新的 BOSS ,9月日版声优阵容公布,小清水亚美担任女主角,安元洋贵配音斩月,同时也宣布日版的配音工作已经全部完成。10月份五十岚来到了中国 weplay 展会,宣布游戏支持中文。此时他仍然向作者透露游戏会在2018年发售。12月开发日志中更新了日式风格的新场景。
2017年《血污》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当大家都认为在2018年可以玩到游戏的时候,没想到玩家等来的却是另一种结果。
2018年除了在一月份更新了一次开发日志后,《血污》的消息一下子就来到了五月。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这次公布的,竟然是当时在 Kickstarter 达到众筹目标后的兑现:一款叫做《血污:月之诅咒》的8位像素风动作游戏。这款游戏力图还原在《月下》之前,FC 时代《恶魔城》那样的横版卷轴 ACT 味道。更令人震惊的是,发售日距离玩家如此之近,在五月底即可玩到。
在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这份突如其来的甜点吸引时,吃的比较快的同学似乎已经回过了味:本体《夜之仪式》怎么没消息了?距离2018年结束还有七个月,难道要在年底选择发售么?此时玩家们,尤其是在当初参与众筹的玩家,已经开始有些急躁了。
6月的 E3 似乎做出了一些回应。在会展上展出的试玩,在随后对60美元以上的众筹者进行开放。这段试玩的内容还算丰富,可以体验多个场景,BOSS 战以及炼金系统。同时,游戏公布了故事的宣传片,交代了游戏一些背景设定,故事发生在1783年的一场悲剧,成群的恶魔从英国诞生并蔓延至其他地区,而在十年后当人们都快忘记这场悲剧时(片中并没有交代这场灾难是怎么平息的),一座巨大的城堡预示着恶魔们又回来了……
2018年已经过去了一半,但发售日依然没有准信。在大家都期待着五十岚能赶紧把发售日丢出来的时候,又一个不想让人看到的消息发生了:《血污》宣布取消 PSV 版开发,并延期至2019年。PSV 版取消情有可原,因为索尼在当时已经公布了停止实体游戏成产、以及在线商店的服务。但《血污》的再一次延期,理由只是冠冕堂皇版的“为了提高游戏品质”,实在是在考验期待已久玩家们的耐心。在不久后的 PAX 2018 上,五十岚解释道这次延期是因为外包开发困难,沟通起来需要很大的成本。不过向大家保证2019年肯定会发售了,这是他最后的死线。
12月,五十岚宣布取消 MAC 和 Linux 的版本,但是其他平台的开发进度一切顺利,已经进入到了排查 BUG 阶段。时间来到了2019年,2月份任天堂的直面会上比较意外的看到了《血污》的预告片,并在片尾公布 NS 版将于19年夏天发售。随后 PS4 版也确定了将在夏天发售,同时游戏的封面也放了出来。
今年的 PAX 展带来了新的试玩,5月份公布了最后一版预告片,除了有6月18日确切发售日的重要消息以外,片中还展示了这些年游戏经历的一些变化——老版本的画面质量受到了粉丝们的质疑,在片中也贴出了这些质疑的评论。而五十岚针对这些评论认真地进行了改善,并且放出了新旧版本的对比,你能很明显的感受到游戏在画面上的进步:
被玩家指责画面质量到回炉重做

结语:

《血污》在2015年最初公布时我刚刚入职,这四年来也发或看了不少关于《血污》的新闻,算是“看着它长大”的一款游戏。整理它的历程时也让我回忆起了这四年来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讲,除了游戏本身还有这样一份特殊意义。
《血污》的开发历程是艰辛的,两次大延期,多个平台的取消,前期 DEMO 被外界批评到回炉重做……这个本该在两年前就玩到的游戏,在又多做两年后,最后能交出怎样的一份答卷,能不能让等待四年的玩家们满意,这是我期待它的第一个点。
从《空洞骑士》、《死亡细胞》等一系列银河城独立游戏的新生代玩家,玩《血污》会是怎样的感受?
说回游戏本身,现如今“Metroidvania”(银河城)类游戏在独立游戏界已然有数量众多的名作,但真正缔造银河城的人,在今天的环境下,又是如何诠释银河城的呢?这是我在《血污:夜之仪式》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I
Hardy
Hardy

148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79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