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进入五月,南方的天气变得越来越诡异了,不知是否受此影响个人心境也变得越来越浮躁。模型本是修身养性的哀嚎,无慢工细活不出精品。于是很自然的这回我搞砸了。

由于时间所限(空闲的一个周六上午),这次制作基本没有多少空余拍流程照,请多多谅解。

为何你要作死

上个月霓虹突然兴起了名为《平成最后一作》的模型制作tag,恰好手上有现成主题的我怀抱着130%的热情开始了模型制作。本应完成的这台模型名为“滅侍”,是一台预计制作耗时三个月的小比例魔改模型。
这是去年11月我说过的话,彼时认为时间充足,很快就能把接着TAUTJA的滅侍做出来...然后...从立项到现在已经过了6个月...看了一眼时间表,大致算了一下制作进度,现在我的表情是这样的: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处于烂尾阶段的滅侍,包括具体制作计划和背景设定都已完成,抽不出时间完成它真的很绝望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与滅侍共享设定的TAUTJA,或许可以脑补出完成品滅侍的大致风格
平成再见,令和你好...我的平成最后一作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出于某种执念,也是为了填补无法完成既定作品的空虚内心,我把自己邪恶而贪婪的目光瞄上了面具...所以“平成最后一作”这个tag明明是模型制作相关,为什么最后选择的却是面具?我真的的不知道,我大概是失了智。

于是,我的打引号的平成最后一作居然是个半脸面具...

模型:我是如何作死的/从精通到入门/从高手到菜鸟

这次制作所使用的关键物品:包括淘宝爆款般若面具,淘宝爆款无毒喷漆,以及女士店里买来的diy金属材料。(我永远忘不了自己从女士店里走出来时,路过大妈那副鄙夷的表情)

当你看到两次淘宝爆款,应该就会意识到:这次制作从最开始就是以相当浮躁的心态进行的。
工具准备齐全,是时候确定作品主题了。我买来的这款面具是黑的,但据我所知,似乎并不存在黑般若,所以首当其冲必须改色。

根据传说(或者据我所知的传说),如果将般若分类则可以分成白般若,赤般若,笑般若和蛇。般若均是由心怀怨恨的女性变化而成的妖怪,白般若是由于嫉妒而发生转变,赤般若则是无理由之恶。依循个人爱好,打算将面具改为赤般若面。

然而单纯的改色并不能满足我空虚的内心,所以我想试试别的。用了10分钟思考,最终计划制作一张“被诅咒的活面具”,换句话说,用涂装技巧在死物上表现活物的特征。
step1:动刀子

这是这次制作唯一需要动刀的地方。为了方便透气,在原本完全封闭的鼻腔处钻了两个鼻孔,鼻尖处以及脸颊左侧的孔洞是为了后面串金属链而预先准备的。

照片拍摄于水补土喷涂完成后。在这之前我先用400号砂纸打磨了全脸,以制造出历经岁月磨损的粗糙感。原始面具的上獠牙实在过于圆润,于是用笔刀对獠牙进行了锐化作业,至少在视觉上让獠牙更为锐利。喷涂完成后我用铅笔大致描出面具的高光及阴影部位,方便之后喷涂上实色时进行参考。
上了金属链之后。

最初只是想装几个鼻环之类的以表现异物感,在视觉上令人联想到痛苦。然后做着做着就作大发了...最终的成果就是这条牵着脸颊和鼻腔的...额...金属链条,效果见仁见智。如果它能令你联想到痛楚,恶心之类的那就算是成功了,不过个人是感觉金属链有点过火了...
step 2:平常的喷涂

重中之重,喷涂。此次喷涂多是使用的所谓“无毒环保”爆款喷罐,仅在高光及过于细小的阴影处使用喷笔(懒癌重症10级不治)。

为了使视觉效果更为厚重一些,打底色使用了爆款喷罐的黑色,主色则是爆款喷罐桑塔纳红。有喷笔参与的高光部分是郡氏的红+黑+橙调配而成,阴影则是纯黑。

高光部分:鼻尖,鼻翼,上嘴唇,下巴边缘,苹果肌(是叫这个吗,好像是叫这个吧)

阴影部分:脸颊两侧,下巴底部,鼻子各处,眼眶

原始面具的牙齿是两排大金牙(淘宝爆款这恶俗的审美观),为了表现出“活面具”的感觉,最初尝试将牙龈涂成粉红,牙齿涂白。然而效果如下图...很明显不好,所以临时改了方案。中世纪的日本女性有用铁粉和醋染黑齿的习惯,一黑遮百丑,于是替代方案出现了。

黑齿:烧铁色
在完成黑齿的涂装后我对面具进行了渍洗,以突出之前400号砂纸留下的磨痕,并调和整体色调。

于是,悲剧开始了。渍洗我直接使用的渗线液,用溶剂稀释后就把渗线液和面具一齐拿到了客厅。把沙发当作桌子坐在凉爽的地板上,吹着空调,感受着生命的美好...直到我把渗线液碰倒了。现在我米色的沙发上浸染着一大块突兀的黑色,有如一名可人的花季少女在此处蜕变成了女人,唯一的问题在于这少女流的是黑血根本他喵的不是人。
step 3:特效处理

请开始你的表演

为了进一步突出这幅面具是活物的感觉,我在制作之初就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加上一层面部绒毛。至于如何实现这个想法则是难题所在,而我们这位亲爱的朋友,举世无双的至尊长毛宇宙无敌弱智GFKR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他喷消光...哈哈...他在厕所里开水龙头,把空气湿度弄到99%,然后喷消光...哈哈哈...

事实上,按照这位朋友的设想,是通过高湿度环境下喷涂消光,油漆表面会发白的特点来模拟面部绒毛。然后不负众望, HE FUCKED UP。最终呈现的效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只有在特定的光亮以及距离条件下,面具看起来才像是长了一层生物的绒毛。更多的,看起来像是丢在杂物间50年积灰积了50年的感觉。
终于跨过了最为悲痛的环节,真的相当发人深省(并不)。为了进一步突出活物的感觉,我打算让这幅面具分泌唾液。嗯...现在想想这个点子真的好恶心。

为了避免损坏下层漆面,我选择使用田宫珐琅系的高光清漆来模拟唾液。将清漆稀释到一定浓度(油漆/溶剂1:1.2左右,大概),用平头笔浸润大量清漆沾在嘴角处,让液滴自然流下以模拟真实的重力效果。之后为使蒙了消光漆的黑齿重回光泽,同样也用清漆进行了处理。

最后为了平衡面颊处金属链的体积感,在远距离用爆款喷罐的古铜色对面具进行了大出气量的喷扫。

最终成品照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原定要把文章投在”太屎了“,但看在成品照这么有氛围的份上,投稿前的最后一刻我局然不知廉耻的把分区改成了“显摆显摆”(天,我还要不要脸)

后记:经验教训,及反思


1.不能再犯懒癌偷工减料做模型了,你得把自己给坑死

2.即使自称是无毒喷罐,味道依然很大,特别考虑到所谓品牌漆却连盖子都是烂的...我为什么会弱智到轻信广告词

3.下回千万别地板当凳沙发当桌了...
I
GFKR
GFKR

27 人关注

显摆显摆
显摆显摆

47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