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孤岛惊魂》里的“伊甸之门”:始于仇恨、终于仇恨

详解《孤岛惊魂》里的“伊甸之门”:始于仇恨、终于仇恨

我是你的爹,你是我的儿

樱花牌柴油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当玩家拒绝枪杀约瑟夫·席德之后,他跪在地上近乎歇斯底里的哭喊着“解放我!解放我!”此时的他是否听见了“那个声音”?过去自称“造物主信使”的他可曾想到自己的未来?

恶人是不会轻易死去的,因为复仇之神对他们的命运另有安排。
——《基督山伯爵》

当新的曙光照亮了蒙大拿的大地,照亮了所有幸存者之后,约瑟夫也如被驱散的阴影一般消失了。恩仇已泯,新的时代开始了。

这个人究竟是谁?他究竟何德何能成立了一支如此强大、强大到足以颠覆政权,称霸蒙大拿的邪教组织?而他最终又为何跪倒在地苦苦哀求得到解脱?

为此我们将从最初的地方开始讲起,根据约瑟夫之书我们可以一窥这位所谓“世上最后一位先知”的前半生。(如果约瑟夫之书所言皆实的话)。

苦涩的童年

在美国南部的佐治亚州的罗马市里,居住着贫困的席德一家五口人。老席德是一个酒鬼,却十分的虔诚——通过折磨、虐待席德家的兄弟来表现他对上帝的信仰。老席德常常因为儿子们触犯了某条戒律而惩罚他们,孩子们不被允许看漫画、没有电视、不允许进行任何的娱乐活动。甚至在约瑟夫与雅克还在小学的时候就让他们退学,在家中由他教育自己的儿子们读写。

……在佐治亚州,家庭教育是普遍并且合法的,只要父母中有一个能读和写。父亲这两个标准都符合。当局也不会理会他是一个酒鬼,并且经常殴打我们这样的事实。

——约瑟夫之书·第三章

老席德和他妻子唯一的正当工作就是去领取政府救济金,其余时间里老席德酗酒,孩子们的母亲则选择无视发生的一切。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子雅克身体里流淌着愤怒、次子约瑟夫沉默寡言、最年幼的约翰则被恐惧吞没。之后的某天,约瑟夫之书中声称当时正在被老席德虐待的年仅七岁的约瑟夫听到了“造物者之声”。

“我觉醒了。

——《约瑟夫之书》”

注:此处与约瑟夫本人的言论有矛盾,他曾在与玩家的对话时表示自己是在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时听到了“神的话语”。

听到“造物者之声”的约瑟夫决定反抗父亲,不久之后,约翰身上的伤痕被学校的教师发现。教师们选择报警,警车带走了老席德,社会福利部门的车则带走了席德家的三兄弟。之后,三兄弟来到了孤儿院。生活了一段日子之后,三人被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领养。

然而等待我们的人,比我们的父母还要糟糕。这对夫妇不需要孩子,他们只想要免费的劳动力。他们像对待牲畜一样对待我们。除去上学和睡眠之外的所有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干活,没有一天可以休息。我们要照顾动物、修剪花园。我们做饭、打扫房子、洗衣服,为我们的监护人,或者说我们的主人做一切他们吩咐的事情。

——约瑟夫之书·第四章”

一天,雅克在夜里叫醒了自己的两个弟弟。趁着养父母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他用汽油与火焰烧毁了养父母的一切。大火点燃了养父母的农场、汽车以及其他所有的财产。被火灾惊醒的养父母从屋里冲了出来,雅克则将手中的汽油桶换成了斧头。最终,养父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而养母则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一切。

警察到了之后,将身为主犯的雅克送往少年拘留中心。而约瑟夫与约翰则回到了孤儿院,三兄弟的命运从此变成了一条三岔路,各自走向了不同的人生。

三兄弟的命运

长兄雅克叛逆而又愤怒,成了少年拘留中心的常客。在拘留中心中他便展现出了与生俱来的领导能力,成年之后同其他前途未卜的少年一样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四等人日常背锅)从军队中退役后身患PTSD,被两个弟弟找回之前流落街头,在罗马市的贫民窟里苟且偷生。之后成为“伊甸之门”的教官,专门负责培养邪教的打手与狂信徒。

二弟约瑟夫变得越发的沉默,他被自己脑中的“声音”深深的影响。他沉默时不与任何人交谈,开口说话时却总是喋喋不休的说着他脑中的那些古怪想法,因此数次被领养他的家庭“退回”孤儿院。成年后,他离开了孤儿院,成为了美国社会中的底层人员。

这个时期的约瑟夫一边寻找自己的另外两个兄弟一边做着低端的工作,他居无定所、依旧沉默寡言。偶尔与其他同事开口聊天时则喋喋不休着所谓“神谕”之类的话题,因此在人群中显得极为不合群。

工作之余的休息时间他在图书馆中学习宗教相关的书籍,逐渐掌握了成立邪教的方法——

……在我阅读了所有我能接触的书籍后,发现了一些东西:那些许下誓言不再开口说话的人,跳舞跳到精疲力竭的人,住在洞穴里隐士一样生活的人;那些斋戒的人,发誓独身的人,祈祷从不间断的人,摄入致幻植物与来世的灵魂交谈的人,以上帝的名义鞭打自己的人。他们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目标:他们正在乞求一些东西来填补内心的空虚。这些人知道他们缺少一些东西,一些无法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至少不是在现在的这个世界能找到的东西。他们是这个社会上最敏感的人,最痛苦,最激进,也是最疯狂的人。他们是被选中的圣徒和殉道者。我知道当那个时刻来临,我必须从他们当中选出能同我一起完成使命的人……

——约瑟夫之书·第五章

没错,他发现可以吸纳成为信徒的人往往内心空虚,只有内心空虚的人才会被他的思想蛊惑。

注:也是在这一时间他与一位不知名的女性结婚后生下一女,妻子因车祸不幸离世后,女儿被他亲手杀死。

寻回另外两个兄弟后,心中充满着对世界、对社会的仇恨的约瑟夫正式成立了“伊甸之门”。

三弟约翰是三兄弟中最好看的那个,因此很快便被富裕的家庭所领养。然而依旧没有逃过被养父母虐待的命运,心智更加的扭曲,出现了表演型人格的特征。

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进入了社会上层。靠房地产发家致富后,凭借个人的魅力在政客与富商间周旋,为日后“伊甸之门”的成立提供了经济与政治的基础。

伊甸之门崛起

三兄弟再度聚首后,约瑟夫成为了三人中的核心——雅克如一把没有目标的武器,约翰则空有财产与资源浑浑噩噩的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而约瑟夫既有着明确的目标——毁灭现有的社会——亦有行动力,因此理所当然的在三人之中成为了领袖的位置。

在自己的故乡罗马市成立“伊甸之门”之后,约瑟夫广泛吸收社会底层人员为信徒——入会条件极为简单:不交会费,只需承认“约瑟夫”为圣父即可加入——并依靠三弟约翰的人脉与财产在政府的眼皮子底下购买军火,让大哥雅克为邪教培养打手。约瑟夫的世纪末日论以及为无家可归者提供食宿的方式很快就吸纳了不少流浪汉和对当局以及社会制度不满的底层人民加入了“伊甸之门”。

然而随着“伊甸之门”逐渐发展壮大,人员关系日渐复杂,约瑟夫发现管理教会逐渐变的困难——有人甚至试图颠覆约瑟夫作为教主的地位。也因此,约瑟夫惹祸上身了:他杀掉了一个二五仔——书中称“那人被赶走后消失了”——警察因为这起凶杀案开始介入调查“伊甸之门”。虽然在多方运作下,警方的调查无疾而返,但是在此事之后,约瑟夫做了两件事:

1、提高入会条件的限制,需要通过约翰的试炼才可成为信徒。

“现在,约翰是我们组织中的告解神父,他让每个人都获得新生,将我的子民们从悔恨和秘密的重担中解放,于是他们可以重生,可以重新开始。他测试想要加入我们的人是否虔诚。他确保了他们的动机都是单纯的。多亏了他,我知道了我们大家庭中的每一个人都全身心投入到了我们必须完成的宏伟计划中,我们中间没有告密者。

——约瑟夫之书·第八章

2、“伊甸之门”全体人员离开罗马市,前往地广人稀的蒙大拿,并且以希望郡为据点。

在前往蒙大拿的路上,约瑟夫·席德继续吸纳着信徒——其中包括一位遗传学家,后研发了毒品“极乐”——等到“伊甸之门”在蒙大拿扎根之时组织内已有数百人信徒。

到达蒙大拿的希望郡之后约翰·席德通过他的资产买下了医用的研发设备,为约瑟夫研发出了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并且能够让人轻易被操控的毒品“极乐”。并且之后他从蒙大拿老农手里买下了越来越多的农地用来种植毒品“极乐”的原料。

“极乐”在日后被用来驯化野兽,以及被用来操控对约瑟夫提出异议的人。吸入“极乐”的人会变成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天使”,实为“伊甸之门”的农奴与打手。

“极乐”的管理之后被约瑟夫交给了遗传学家以及之后加入席德家族的瘾君子费丝

……我告诉她,在我们组织里毒品和酒精是严格禁止的。所以我们唯一经历过的快感来自我们的信仰。我说我不评判她的过去,因为我们之中的许多人也曾投身于酒瓶和针头来遗忘世界的残酷和重压在我们身上的孤独。但她必须明白,现在已经不同了:她不再是独自一人。在“伊甸之门”,兄弟姐妹们互相帮助。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最后也是最初的家庭。

费丝克服了痛苦而可怕的戒断期。她不止一次濒临放弃的边缘。但在兄弟姐妹们的帮助下,她挺了过来。在她最糟糕的时候,我们允许她使用一剂的东莨菪碱,那是一种能让她喘口气并忘记针头和注射器的药物……

——约瑟夫之书·第十二章

注:从约瑟夫本人的言论来看,似乎曾有数位“费丝”。

约翰除了负责组织内部的经济流通之外还打通了地方政府内部的关系,并且测试加入组织的信徒的忠诚也由他负责。而雅克则修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军火库,约翰为邪教购置的军火皆由他来看管,并且雅克开始使用洗脑以及用“极乐”驯化野狼等手段为邪教训练军队,其中出类拔萃者便被称作“天选者”。费丝通过“极乐”操控对“伊甸之门”的行事提出异议的人,并且管理着众多的“极乐”原料农田。

地方政府不但对“伊甸之门”睁一只闭一只眼,就连伊甸教信徒都渗透进了政府内部。而生活安逸、民风淳朴的当地民众更是由于对“伊甸之门”的危害一无所知而疏于防范。至此,“伊甸之门”在希望郡站稳了脚跟。

直到数年后“伊甸之门”在蒙大拿的行事过激,导致一位进行调查工作的警方卧底惨死,菜鸟郡警与警长前往“伊甸之门”总部逮捕约瑟夫,孤岛惊魂5的游戏部分也由此开始。而菜鸟郡警一行人的行动也成为了压垮一切、毁灭世界平衡的稻草……

曙光之后

众所周知,孤岛惊魂5的结局让所有人都觉得“震撼我妈”。隐藏结局以及离开结局都只会告诉你约瑟夫是一个过于强大的邪教神棍,并非一人或者乌合之众美国老农们就可战胜的对手,需要更强大的国家机器的介入。

而反抗结局之后的核爆以及新曙光中的伊甸教相关剧情则是育碧在告诉你——没错,约瑟夫·席德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后的先知,而且他所在一切都是在为保护自己的家人、“子民”。

  1. 他预言了世界末日——核爆结局
  2. 在世界末日前启动“收割计划”——劫掠资源为末日作准备
  3. 预言了将会出现一个摧毁伊甸教努力,最终会皈依伊甸教的人物——郡警
  4. 主动加入伊甸教且通过约翰试练的人便能成为信徒(用大白话说俗称“洗粉”),训练自己的军队来保护其他信徒以及劫掠资源,并且通过劫掠来的资源为自己的信徒制造了避难所而非满足自己的私欲。
  5. 不人道的方式——强行绑架蒙大拿的居民进入避难所,顺从的人将会成为信徒,顽抗到底的则会被使用毒品“极乐”成为农奴“天使”。(是不是看着眼熟?玩过MGSV的玩家们,想一想。)
  6. 不人道的方式——使用毒品“极乐”来抚平精神受到创伤的人,或许也会用它保护因世界毁灭而失去神志的人,让这些失去活下去的动力的人成为有用的劳动力。
  7. 预言了新曙光的玩家——保安队长将会前来寻求他的帮助。
育碧,你剧本tm真敢这么写啊

当蒙大拿核爆事件之后又过了约莫十七年,万物复苏、花鸟成群。法国人就是法国人,爆了颗核之后的艺术表现形式也跟别家不一样。在这十七年里,约瑟夫·席德带领幸存下来的伊甸教徒建立了他们的家园——新伊甸,顺便还通过饥饿与念经的方式让5代玩家所扮演的郡警皈依伊甸教了。

在约瑟夫的治理下,新伊甸的居民们自给自足,安居乐业,一副后现代伊甸园的景象。

同时,约瑟夫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伊森,老来得子的约瑟夫更是对这个儿子疼爱有加、充满期望。新伊甸在约瑟夫与郡警的努力下,挺过了绝望的寒冬,而新伊甸的居民们似乎全忘记了十七年前发生了什么。此时的新伊甸就仿佛上帝创世纪那般一样,唯有善男信女居住在这里。(没错,连农奴“天使”都不见了)

直到拦路恶霸们来了……军事实力已大不如前的新伊甸与繁荣镇同样遭受到了重大的打击,而正值新伊甸面临存续问题的时候,约瑟夫却决定离开新伊甸,前往北方群山之中等待他预言的保安队长到来。

留下了他最后的预言之后,新伊甸由他的儿子与郡警(现为伊甸判官)一同保护。然而这个儿子——当他失去了四个亲人,牺牲了无数信徒才得来的儿子——性格却与他年轻时几乎相同:伊森极其刚愎自用,并且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而过去了的那十七年的时光终究改变了心中曾经充满怒火与仇恨的约瑟夫,他变得……心软了……十七年间,约瑟夫开始反省自己曾经所做的一切,他仅剩下的期望便是自己的儿子——伊森不会重蹈他的覆辙。

因此,约瑟夫父子的结局似乎已注定。

在约瑟夫静坐的瀑布边上,生长着一颗奇妙的果树,约瑟夫将它称作“上帝的礼物”。在绝望的冬天,整个新伊甸陷入了饥荒。就当约瑟夫失去了希望,失去活下去的动力的时候,这颗如同樱花一般盛开着的奇妙果树及时的出现了。可能是由于核爆再加上生长的水源里充满了“极乐”的关系,这颗果树的果实不但可以让人填饱肚子而且还能让人得到难以置信的力量(比如二段跳)。因此,新伊甸的人们再度重拾了希望,约瑟夫也将这颗果树称作“上帝的礼物”,并将胸前的纹身也改了。

但是它有着可怕的副作用——如果灵魂不纯净的恶人吃了,会变成失去理智的野兽。

发现了这棵树可能带来的危险之后,为了保护自己唯一的血脉,约瑟夫对自己的儿子说:“上帝的计划是不让你吃下它的果实。”

发现约瑟夫允许任何伊甸教信徒食用却禁止自己食用这种果实,年轻的伊森对此十分的愤怒:“等你死了,我亲手拿一个。”那时的约瑟夫已经看见了自己唯一血脉的灵魂中的黑暗,他痛苦的瘫坐在一旁,却无法再多说一句话——他已经似有似无的察觉到了——这唯一的独子伊森实在是太像年轻时候的他了。

数年后,因缘际会来到新伊甸求助约瑟夫出山的保安队长,再度成为了压垮一切的稻草。

最后的稻草

玩家——保安队长——作为天选之人自然是通过了约瑟夫设下的重重考验,最终吃下了苹果获得了神力,而伊森作为约瑟夫的儿子对发生的一切只感受到了羞辱与痛苦。当玩家最终完成了一切考验之后,伊森下定决心要毁灭他父亲建立起的一切:约瑟夫的圣经、新伊甸、伊甸的子民、所有与伊甸有关的一切。他悄悄的打开了新伊甸的大门,最终与拦路强盗里应外合将新伊甸送入了火海。而约瑟夫就站在那颗被称作“上帝的礼物”的果树旁,看着自己的心血、自己的子民、自己的一切被亲生儿子亲手毁灭。

一切都与十七年前一样,只不过十七年前约瑟夫已经预言到了一切的结局,却唯独不知自己的结局。当玩家接受了约瑟夫的请求,击败了伊森之后,约瑟夫痛苦的跪倒在了自己唯一的儿子身旁。他的儿子成为了《创世纪》中毁灭一切,引诱夏娃使人类被驱逐出伊甸园的蛇。

尾声

当一切结束之后,约瑟夫亲手点燃了“伊甸之门”最后的遗产,那颗被他与其他所有信徒称作“上帝礼物”的苹果树。在人生最后的时刻,他终于彻底醒悟——自己不过是个假借上帝名义散播苦难、绝望与恐怖的恶人罢了,为了阻止他,上帝先后派了两位使者前来——十七年前的郡警、十七年后的保安队长。

他在这十七年间的所作所为没有赎罪亦没有救赎,建立在世界的焦土之上的新伊甸也不是什么上帝命他建立的避难所。他请求玩家杀了他,解放他的痛苦,而无论你最终决定是否杀了他,延绵了整整十七年通过《新曙光》补完的人类最后的神话终于落下了帷幕。

阿育我求求你下次别再写宗教相关剧本了

最后一点点的个人私货

无论育碧曾经试图创作出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个尝试都可耻的失败了。沾上宗教相关的题材之后,育碧在整部《孤岛惊魂5》里仅仅是创作出了一个空洞的邪教神棍角色。

那么,如何让这个5代的结局能够自圆其说呢?YEAH!!他们把约瑟夫洗白了,干李良的育碧。但是在洗白之后,复归之后的约瑟夫这个角色变得饱满了一些。他开始反思自己曾经所做的一切,开始对牺牲自己的家人感到后悔,对儿子的所做所为感到担忧。而最终的结局——个人倾向于不杀——他最终被自己的罪恶感所吞没,恳求玩家给他解脱。

毕竟,基督教是不允许人自杀的,而一生都以教义而活的约瑟夫是否会自杀呢?

没人知道,反正无论如何再也没人可以给他解脱了。

59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