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无论你是不是剑与魔法这类奇幻作品的爱好者,世界之树这个词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这棵出自北欧神话中的老树被广泛引用到各类作品中。在北欧神话中世界之树叫做Yggdrasil,它并非仅仅只是一颗粗壮的老树,而是指的整个世界,等同于一颗星球,众神和人类以及各种生物都居住在这棵世界之树上,当这棵树倒下就是世界末日。
至于在北欧神话中世界之树为什么要被摧毁,我以前在诸神黄昏中专门讲过这其中的意义。末日神话的主题实际上和如今那些反乌托邦题材的作品具有类似的思想,而现代作者们似乎对这种剧情非常的喜闻乐见。所以奇幻作品中的世界之树有不少都从它的祖先那里继承了惨遭毒手的命运,要么被下毒、要么遭到腐蚀、或者耿直点的直接一把火给烧了。
世界之树在现代作品中更多时候是作为一种象征,而并非真的等同于整个世界,它可以真的是一棵巨大的圣树。也可以是两棵或者好几棵,比如精灵宝钻里的双圣树,魔兽世界里的多棵世界之树。
实际上现代作品中的世界之树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参考北欧神话里的设定,这类世界之树往往是比较抽象的概念,它不一定是一棵实实在在的树杵在那里,而是作为一种构建世界的法则或体系,很多时候就是那些反乌托邦题材里的整个世界构架,如果作品中不使用世界之树这个用语,你们甚至完全不会想到这方面。而这种概念型的世界之树并不局限于奇幻作品。比如:刀剑神域、黑客帝国、EVA、钢之炼金术师,星球大战这些作品中都含有这种世界之树的抽象概念。总之北欧神话这种类型的世界之树与驮着大象的乌龟是同一种意思。
而这另一种类型我们可以把它称作是用投石车就能打爆的世界之树,而这次我们主要讲述的就是这种类型的世界之树。这种类型可以说是托尔金起的头,魔兽世界和其他许多游戏里的世界之树就显然属于这种类型。这种类型实际上称作圣树比较合适,他更接近于奥林匹斯山这种世界中心的概念,而非整个世界。但无论是哪种,它们被作者写出来的目的,似乎为的就是等着让人去把它给砍了。
而说起世界之树在奇幻作品中有高出场率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受托尔金的影响,没有世界之树的奇幻世界就像看本子没有绝对领域。而后来的作者们多少都从托尔金那里借鉴了一些灵感,要不然为什么出场率高的是世界之树而不是驮着大象的乌龟呢?好吧,驮着阿昆达的乌龟,这个好像确实太沙雕了。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看奇幻小说一代目托尔金创作的世界之树是什么样的,以及对后来同类设定形成的影响。
托尔金在精灵宝钻中并没有直接使用世界之树这一用语,但维林诺的双圣树在故事结构上是等同于我们现在所说的世界之树的。在这个故事中,最初世界尚未完全成形之时,精灵和人类也还没有苏醒,众维拉驱散了魔苟斯的黑暗,塑造了海洋、陆地和山脉,又播撒了各类种子,然后造了两盏巨灯让光明充满世界。当魔苟斯看到由众维拉创造的美丽世界就心生憎恨与嫉妒,他从虚空中召来许多恶魔,他们在地下深处建造了庞大的要塞,邪恶的腐蚀流泄而出,维拉最初创造的世界遭到了邪恶的毁伤,巨灯被推倒黑暗笼罩了大地,世界天崩地裂,从此再也没能复原。
于是众维拉离开了中土世界,迁居到最西边的大陆阿门洲,它位于世界的边缘。他们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万神殿——维林诺,那里万物永不衰败枯朽,那里的一切都未遭玷污。当维林诺完全竣工之后,维拉又用歌声造出了双圣树,其中一棵有墨绿的叶子,叶背色泽银亮,他那数不尽的花朵,每一朵都有银色的露珠不断落下,飘摇的树叶在地面撒下无数斑驳的树影,这棵银色圣树叫做泰尔佩瑞安。另一棵有嫩绿的叶子,树叶边缘金光闪烁,她的花朵好似一串串金黄的火焰在枝条上摇曳,向地面洒落金色的雨滴,散发温暖,放出灿烂的光芒。这棵金色圣树被称作劳瑞林。两棵树会轮流发光,构成一天当中的白天和夜晚,驱散笼罩大地的黑暗。
接着我们再来比较一下魔兽世界里的世界之树,同样也是在天崩地裂的大战之后,由暗夜精灵和守护巨龙种下,他们希望能够以此治愈大地的腐蚀。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到这两者的关联性不言而喻,他们的特点和作用是在世界受到毁伤之后被种下,用于净化或治愈世界的创伤,虽然巨大无比但是却脆的一皮。这种在故事结构上的完全一致或相似性可以归为同一个类型。作为我们这些经验丰富饱读史诗的冒险者们,都知道这种类型的世界之树后来要么被毁了,要么也被腐蚀了,显然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世界之树的这种传统正如我们先前所说是从他们的北欧祖先那里继承来的,又由托尔金添加了一种凯尔特的忧伤,然后就这样被他写进了严肃奇幻文学中,同时也给人为损毁世界之树的剧情开了个头。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景,记者采访暴雪某编剧Q:为什么希尔瓦娜斯要烧掉世界之树?编剧A:在看到双圣树被魔苟斯破坏之后,可把我给难过坏了,毕竟那时候我才13岁。但另一方面我也受到了启发,史诗般的灾难总是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在初代目的笔下,维林诺的双圣树是如何被摧毁的。
当精灵在大地上苏醒之后,受到维拉的邀请前来维林诺居住,那些抵达阿门洲的精灵见到了双圣树的光辉,在那段时期,精灵所有的造物中最负盛名的一件问世了,那就是凝结了双圣树光辉的精灵宝钻。

魔苟斯对双圣树的光辉嫉妒又憎恨,同时又垂涎精灵宝钻。于是他找到蜘蛛形状的乌苟立安特计划一起毁灭双圣树。乌苟立安特编制了一张黑暗的斗篷遮住自己和魔苟斯,然后出发。在维拉和精灵举行庆典的时候他们潜行来到维林诺,由一团无光的黑暗蠕行到双圣树的树根前,魔苟斯一跃上了山顶,用黑长枪猛刺入两棵圣树的核心,重创了它们。圣树的汁液仿佛鲜血般喷涌而出,溅洒在山丘上。乌苟立安特将之尽数吸取,她又以漆黑的尖喙紧贴在双圣树的伤口上,将它们完全吸干。她体内那死亡的毒液则注入了它们的经络,令他们从树根、树枝到树叶都一一枯萎,最后死亡。
就这样,极大的黑暗笼罩了维林诺。那一天所发生的事迹,没有一则歌谣或传说能道尽继之而来的恐怖与悲伤。光明再次熄灭了,但接踵而至的黑暗,却不仅仅是丧失了光明。有种黑暗在那个时辰被制造出来,它似乎并非缺乏光明,而是拥有自己的生命——它其实是以恶意自光明中所造,具有刺透眼睛,侵入心灵和思想,直接绞杀意志本身的力量。
维拉来到毁坏的双圣树下,用泪水洗去了乌苟立安特留下的污秽,开口歌唱,为世间的苦难与世界受到的伤毁哀悼。在托尔金的作品中,世界的伤毁(Arda Marred)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因为世界原本尽善尽美,但因魔苟斯的恶行而遭到伤毁,这伤毁又给世界添加了难以言传的美感和哀伤。

相信这种悲剧美学对在座的各位冒险们而言不会感到陌生,大家对日漫里那种物哀的美学思想再熟悉不过了。但是托尔金笔下透露出的这种凯尔特式的忧伤,这与日本的物哀之美还是有些许的不同。物哀是一种很朴素的个人的感受,而凯尔特的忧伤带有一种集体的回忆与史诗感。如果要具体一点对比两者的不同的话,物哀就是:我,失恋了,难过。凯尔特的忧伤就是:我,光复艾尔,打钱。

如果带入一种架空的集体回忆中,作为在那个世界中的一员,还有什么能比世界之树的伤毁更加令人哀伤的呢?
I
巧克力与坚果
巧克力与坚果

189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78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