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曜石聊世界观 |  译介 《天外世界》的宇宙

黑曜石聊世界观 | 译介 《天外世界》的宇宙

深入想象力与深度并存的背景设定

Ethan.B...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原载于Gameinformer,发布时间为2月18日,作者Matt Miller

原文地址

《天外世界》最令人激动的方面之一就是让我们有机会一瞥黑曜石的角色扮演游戏专家们在全新的设定中大显身手。尽管新作的玩法同其他的第一人称RPG形成了对比,玩家将探索的宇宙依然是前所未见的。

在那银河系遥远的角落里,《天外世界》构成了经典通俗科幻与玩世不恭的企业文化和资本主义的迷人结合体。你扮演的角色,在很多方面都和你自己一样是个局外人。作为新近被解冻的殖民者,你将被迫身处一片迥异的恒星系,并苦于应对这光怪陆离的文明。这样的背景显然令人印象深刻。

异于你的记忆

“这是一段架空历史”,联合游戏制作人Leonard Boyasky说道,“有那么一个关键点,从那儿开始时间线就产生分歧了,大约就是在爱因斯坦的年代。的确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但起因并不相同,然后就大概没有二战了。”

在这条全新的时间线里,让地球变得截然不同的决定性因素就是企业的本性,古典主义,以及挣票子的绝对重要性。想象一下现实世界中公司、银行和亿万富翁们就已然荒谬无比的权力,再把其扩大几个量级。“如果信托没有被打破会怎么样?”Boyasky自语道,“二十世纪之交的确存在这样的强盗大亨。如果几百年后,我们仍然拥有着这样的文化呢?”

在历史的转折中,随着人类开始遨游于星海之间,地球已经完全沦为了属于强有力的巨型企业们的疆土。比起那些无畏的开拓者和科幻小说式的外交官们,倒不如说是资本主义的臂膀将人类送入了茫茫太空,而银河系中的宜居行星正被分割为宛如美国旧西部时代的土地。

《天外世界》的这部分则集中于一个名为翠鸟星系(The Halcyon)的恒星系,以及联合收购她的十家公司。Boyarsky说道:“那些企业基本上接管了一切。但他们还是想更进一步,使这里变成属于企业的理想社会。当地球殖民银河系的遥远边疆时,他们买下了其中一个最偏远的殖民星球,并建立了自认为的企业乌托邦,一个他们可以控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地方。”

当与来自黑曜石的开发者交谈时,我们十分兴奋能够知晓这片全新的宇宙到底有多么辽阔。虽然翠鸟星系是重头戏也的确足够充实,但开发团队并不介意强调这只是人类跨越星海的庞大格局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罗列了其他殖民地的清单,” 联合游戏制作人Tim Cain说道,“而且他们拥有名字,以及主要的出产物是什么。有些企业和政府的规模足够庞大,因此他们可以独立买下一整个殖民地。我们的这个则十分与众不同,因为有足足十家公司,但这是因为翠鸟星系实在太偏远了,要花费非常多的钱。我们也说过的确有这么个人,很像是这个宇宙的比尔.盖茨。他富可敌国,一个人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殖民地。而且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里彻底封锁起来,百年来根本没有人踏足。”

但不仅仅是企业的贪得无厌将《天外世界》引向了不同的方向。黑曜石还花时间围绕物理和自然法则确立了不同的准则,但目的都符合一个核心的指导性原则,即糊逼的乐子胜过现实主义。

架空的科学本质也许就是星际旅行方式的最佳写照,以及关于它如何融入游戏的主线故事。“在这个宇宙里人们找到了一种间断加速的方式,” Cain解释道,“如果你能从一个速度到达到另一个,并跳过中间的加速部分,你就真的可以无限逼近光速,并最终越过光速屏障。他们就是找到了这么做的方法。奇怪的部分是当你的确跨越光速,你会身处一片怪异的空间,一切都是灰色的,你什么也看不见,无法动弹。”

结果就是意外会出现,这也正是游戏一开始发生在主角和其他数千名殖民者身上的事,他们身处第二艘航向翠鸟星系的殖民船希望号(The Hope)上。在过早地跳出跃迁空间之后,希望号花了额外的许多年来抵达目的地。于是这个全新的企业殖民地就对他们完全不管不顾了。

遥远的家园

翠鸟星系和其中的殖民地并没有按照董事会期望的那样发展。事情一开始看起来很靠谱,两颗宜居行星和一船最初的殖民者。但是在希望号出事之前,麻烦就接踵而至了。宜居世界之一,泰拉1号(Terra 1)是一颗名为奥林匹斯(Olympus)的气态巨行星的卫星,人类在其进行的地球化改造并没有成功。除了其他许多问题外,大部分本地的动物群发生了剧变,进化得更加庞大并对人类生命造成了重大威胁。游戏中泰拉1号被更名为帝王星(Monarch),这是个极其危险的居住地。董事会的无上影响力也遭到减弱,因为许多团体和个人都开始反抗公司。

对玩家而言,帝王星将满足对于开放世界的期待,但是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帝王星有较大的自由活动游玩区域,” Boyarsky说道,“上面有三到四座不同的城镇。因为是一片广阔的开放空间,你可以在其间自由行走,或者在解锁了降落区以后直接用你的飞船飞到那里去。”

另一颗环绕翠鸟星的舒适宜居星球被称为泰拉二号(Terra 2),她在董事会的支配下状态保持的要好得多。这里的大部分殖民者接受甚至认同了企业员工的身份,但随着城镇陷入动乱,那光鲜的外表正开始崩溃。放弃了公司身份的匪徒们在城外游荡,即使是在城内,家园般舒适的观感也随着预制建筑的逐渐分崩离析和工作岗位的空缺而变得摇摇欲坠,即便公司都在试图维持良好的表象。

这里就包括玩家将造访的几个地点,翡翠谷(Emerald Vale)内的较小定居点埃奇沃特(Edgewater)和罗斯薇城(Roseway),就像在《天外世界》早期视频中所展示的。泰拉2号也是拜占庭城(Byzantium)的所在地,这是一座富贵之人的黄金之城,一个每位翠鸟星系殖民者都想居住其中的地方。拜占庭城将没有合适资格的人员拒之门外,她是真正的封闭社区,里面有着那些渺小的公司员工永远不会知晓的秘密。

虽然泰拉2号和帝王星是玩家将面对的最大和最复杂的两片区域,但这并不是玩家可以前往的全部地方。其他几个较小的目的地也随着游戏的展开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将殖民者们带到这个星系的第一艘船。“开拓先锋就是这艘殖民船,她停泊在泰拉2号的拉格朗日点,” Cain解释道。随着船只来往,这里就变成了星系的主要港口。“殖民地外的货船在这里卸货,货物再从这被运送到殖民地各处。”Boyarsky说道,“这个地方有些人过着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生活。”

除了和站上的犯罪活动擦肩而过之外,玩家还将飞往星系周围一些不太友好的星体。有颗名为斯库拉(Scylla)的小行星,包含着一些实验室和中转站。“那儿有许多废弃物品;斯库拉上没有城镇。” Boyarsky说道。

“ 还有塔耳塔洛斯星(Tartarus),类似于金星,但要糟糕的多,” Cain说道,“这就是个肮脏的行星。这是最大的安保监狱所在地,由联合防御勤务公司(United Defense Logistics)运营。太空客首选(Spacer’s  Choice)是它的全控股子公司。” 我们对于塔耳塔洛斯星和玩家在一颗监狱行星上将遇到些什么不甚了解,但这里的一种主要出口产品的确十分有趣。“有种商品叫塔耳塔洛斯酱( Tartarus Sauce),是用来蘸咸鱼棒的,” Cain笑着说道,“他们所做的就是弄来蛋黄酱然后把它们暴露在塔耳塔洛斯腐蚀性的环境中几秒种,再封上盖子。这使得蛋黄酱变得味道异常浓烈,毕竟它吸入了大量低度的毒素。对于企业的食品生产几乎没有什么限制。”

翠鸟星系的其他一些“天外世界”在游戏中就不是可以涉足的目的地了,但在未知的完整设定中可能仍然发挥着作用。有一颗名为提丰星(Typhon)的冰雪行星,在董事会决定如何处置前希望号就停泊在她的轨道上。黑曜石还同我们分享了正在被开采资源的气态巨行星厄里达诺斯(Eridanos),以及另一颗被命名为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的天体,她是一颗富含矿物的靠近恒星的小型行星。

黑曜石的想法是在玩家探索太空时为他们提供一片真实可信的空间,同时也意味着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造访。尽管这个宇宙的电浆步枪和火箭飞船带来了第一印象,你可以去的地方也不会提供那种平淡无味式的太空歌剧幻想。

超越期望值

《天外世界》首先是一次激动人心的外层空间探险,但就像Cain和Boyarsky创作的经典辐射一样,精彩绝伦的要素之一就是适度得体的社会评论(通常以幽默荒诞的形式表达)。任何脱离了这些而去理解的设定都是不完整的,关于这段架空历史如何试图揭露和资本主义,官僚主义以及乐于上钩的愚民有关的那些令人不安的真相。

“这些东西增添了乐趣,伴随着太空大冒险,尽管我们是从一个企业的城镇到另一座企业城镇,” Boyarsky说道,“我希望有足够多的星际探险和英雄主义来满足人们,并且不想让大家觉得这是一次形式至上的官僚主义之旅。这毕竟也只是一个方面。”

无论玩家造访何处,他们都会被提醒不仅是企业文化垄断了整个社会,同样重要的是那些对这种体制买账的人。殖民者们对失业人的恐惧甚于面对怪物——还有什么会比不为公司干活更糟糕的吗?他们无忧无虑地把公司口号挂在嘴边,宛如美好生活的座右铭。即便是宗教(科学秩序)也在进行这样的洗脑,每个人安分守己就是正确的,而偏离你的工作生活便是异端邪说。“有益于公司即为有益于员工,更为有益于全人类,” Boyarsky说道,“没有比给公司卖命更好的了。”

“如果你走进黑曜石的厨房,那里会列出雇员的权利。” Cain指出,“在我们的虚构世界里,你走进厨房,那里的单子罗列的却全是雇主权力。” 个人自出生起就被教育公司至上,并且意识到自己比工作时的机器更容易被替换。人们就像热爱自家球队一样对待公司,玩家将被迫与这种似乎癫狂的心态作斗争,并最终接受这种呼应了我们现实中企业效忠与集体意识的模式。

这样的设定导致我们感到不舒服,尽管它提供了在射线枪和太空飞船的世界里逃避的机会。冒险之外,《天外世界》嘲讽了这样一个社会的荒谬之处,并让一切变得足够可信来引人深思。“我们喜欢颠覆人们的期望,” Boyarsky说道,“我们被更深层次的社会评论所吸引,尽管并不是故作深沉或别的什么。我们就是喜欢这些。”

“我们并不是在做殖民模拟器,” Cain补充道,“我们只是试着让环境变得更加有趣。如果还能顺便搞些社会评论,那就顺其自然吧。”

Gameinformer相关阅读:

《天外世界》中最为狂野的武器

《天外世界》精彩概念艺术幕后

有关NPC同伴的一切

116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