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鬼泣》系列中那些超级花哨的武器介绍(剑与拳)

《鬼泣》系列中那些超级花哨的武器介绍(剑与拳)

升龙就是爽,一直升龙一直爽(本文有剧透内容)

药荚s

PC XBOX ONE PS4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如果不知道怎么玩,反正换上“剑圣”风格就对了

自从《鬼泣》初代开始,系列每部作品玩家对于武器获得的期待程度就十分高涨。不仅仅在于作为先锋级动作游戏来说,武器总是代表着更多新玩法和能力,还与这个系列总是喜欢以时髦值爆棚的方式重新演绎那些经典文学有关。

看着那些神话、文学名著中出现的名字重新以另一种状态出现,并被主角但丁在手中耍得虎虎生风,这种场景也算是鬼泣系列定番特色之一了。

按照游戏设定来看,“魔剑士”斯巴达最强大的能力是驾驭“魔兵”(Devil Arm)。这种武器是通过与被打趴下的恶魔达成某种契约,使用对方灵魂转化后而来的兵器,对于崇尚武力的魔界来说以这种方式来展现力量再合适不过了。

比起普通的锻造方式而来的武器,这些武器的坚韧程度超乎想象,并且往往能激发出强大的魔力。而游戏中斯巴达一家最珍贵的藏品自然都是刀剑类武器,它们也成为了游戏里从基础默认装备、到最终武器都有所涉及的存在。

而在剑术之外,斯巴达凭借着强悍的肉体也能施展致命的格斗体术。这个技巧同样也继承到了他的两个儿子身上,在装备了附着着恶魔力量的武器后,它们甚至能造成比刀剑更加可怕的伤害。

除了《鬼泣2》,格斗拳套在系列中是除了长剑之外的高出镜率武器。它们基本上都是以Capcom自家的《街头霸王》系列作为招式灵感,以强大的攻击,较慢的出招速度和可蓄力等特性著称。

虽然对于系列玩家来说对其性能应该早就了然于心,但毕竟鬼泣作品之间的时间差也有将近20年了。所以在通关新作后,我把1234都重新安装回去,试着对这些武器做一个大致的介绍,算是对恶魔猎人的征程以另一种形式做回顾吧。

力之刃(Force Edge)

——封印着斯巴达之力的武器,虽然强大,但是真正的力量尚未被解放。

当两千多年前,人类还蒙受着魔界的蹂躏时,斯巴达手持与其同名的魔剑击败了自己的同胞,并将两个世界的通道封印。

由于在封印仪式过程中需要庞大的魔力支撑,斯巴达消耗了大部分力量,并以爱剑作为媒介将魔力封印在其中。为了进一步确保安全,他还利用了一个护身符的力量使斯巴达之剑沉睡,化为一柄外观与人类武器更加接近的“力之刃”。

斯巴达有着无数武器收藏,但留给儿子的却寥寥无几

在此之后多年里,他将附身符交付给自己的爱妻伊娃,而后者又将其制作成两条项链。在但丁与维吉尔两兄弟童年的某一天,被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他们。

至于力之刃,则被保存在特米尼格之塔(Temen-ni-gru),和塔中无数被镇压着的恶魔一起沉睡着。直到后来阿卡姆利用维吉尔追求力量的执念,偷走了两兄弟的护身符,并唤醒了隐藏其中的斯巴达之力。

然而因为力量不足人品稀烂,阿卡姆很快就被斯巴达之力吞噬,变成了一坨丑八怪并被两兄弟击杀。之后但丁在与维吉尔的决斗中胜利后,便带着其中一半护身符和力之刃返回了人界,正式成为一名恶魔猎人。

按照使用频率来说,力之刃在系列里反而是与维吉尔联系比较多

力之刃的外形和普通的大剑并无二致。稍微比较有特点的是剑柄底端使用了骷髅装饰,并且有着让人联想到斯巴达恶魔形态双马尾的“W”字形剑格。

它是初代游戏里最弱的武器,攻击力和范围有限,也无法让但丁进行魔人变身。而在《鬼泣3》里,维吉尔会使用它配合阎魔刀发动独特的双刀流,但除此之外这把武器在系列里仍旧没有什么抢眼表现。

一直使用力之刃有点类似生化危机里小刀通关挑战

斯巴达(Sparda)

——传说中的剑士斯巴达所使用的武器,是力之刃的真正形态

也许是出于命运感召的仪式感,在但丁那么多武器收藏里,他却选择了携带力之刃前往马利特岛上讨伐魔帝蒙德斯。

面对魔帝的军队,力之刃显然不及其它魔兵有效。不过随着但丁战胜了被腐化为黑骑士的维吉尔并获得了另一半护身符后,力之刃的封印也终于是回到了斯巴达血脉手中。

严格来说,斯巴达之刃并不能算是纯粹的长剑,它更像是力之刃被某种有机物寄生后的姿态。它的剑柄部份基本上与力之刃无异,只是底端骷髅长出一对尖刺。而刀刃部份有一根脊椎连接着大块有机物,上面镶嵌着几块宝石状的物体,而其前端则长出了锋利的刀片。

当但丁挥舞斯巴达之刃时,这把武器会随着他的意志而改变形态。从强化切割效果的镰刀,再到突刺时化为长矛,其多种形态让斯巴达之刃成为了最适合但丁华丽风格的武器。

和力之刃一样,但丁平时也不是特别青睐使用斯巴达之刃。他平时会将其挂在事务所墙上,就算是猎杀恶魔时,多数也是将其借给翠西使用。而且看起来翠西对于这把武器也不是特别敬重,甚至在《鬼泣4》里将其借走当成潜入魔剑教团的工具使用......

作为见证着系列一路成长的武器,它在《鬼泣5》中获得了重新设计的外观、以及让许多粉丝唏嘘不已的命运。就和叛逆一样,斯巴达之刃也走完了它在鬼泣故事中的旅程,与但丁融为一体成为了全新的力量。

叛逆(Rebellion)

——父亲遗留的大剑,只有当沐浴了但丁之血后,才能释放出真正的恶魔力量。

虽然在2代才出场,并且设定直到《鬼泣3》才得被补充完整,但“叛逆”仍旧是系列长久以来与但丁联系最为紧密的武器。这把长剑是斯巴达在其童年时期就赠予的礼物,作为但丁潜在力量的符号而存在。

叛逆同样是与力之刃相似的双刃长剑,但是刀刃部分显得更为厚重。剑格采用了肋骨状的造型,并有着一个代表着自身状态的骷髅装饰。当持有者的力量觉醒之时,骷髅就会变成嚎叫的样貌,剑柄顶端尖刺也会展开。

它们各自代表了两兄弟力量的物理形态

在漫画中曾经提到过,叛逆需要时不时通过但丁的血来保持魔力活性。如果长时间没有战斗,叛逆也会再次进入沉睡状态。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什么所谓但丁最强时期的《鬼泣2》,叛逆的造型却是未觉醒的样貌吧。

从3代开始,但丁的剑术风格得到了统一。相比前两部作品强调大剑厚重的力量感,之后的几部作品里叛逆的特性就换了一种思路,以良好的操作性能与攻击速度著称。

叛逆往往是最好上手的武器

叛逆是但丁最为信任的魔兵之一,即便是与能够切割任意事物的阎魔刀对决也能毫发无损。它伴随着但丁走过了多年的恶魔猎人生涯,被斩于剑下的敌人不计其数——甚至包括但丁自己也多次尝过它的滋味。

然而这个辉煌战绩到了《鬼泣5》终于告一段落了。

与阎魔刀相反,叛逆能够融合两个不同的事物,这其中也包括半人半魔的但丁。当他(最后一次)将叛逆插入胸膛后,斯巴达之刃与但丁的力量被结合到了一起,让但丁觉醒了潜在的力量。两把魔兵与主人化为一体,变成了一把冠以但丁之名的全新武器,甚至激发出了凌驾于乌里森之上的罪魔人形态。

但丁之剑其实可以看出两把武器融合后的特征

阎魔刀(Yamato)

——父亲遗留的武士刀,拥有将刀刃接触到所有一切事物斩断的能力。

一把外观与传统武士刀并无差异的魔兵,但是其蕴含的力量以及坚韧程度却绝非普通武器能够相提并论的。他是维吉尔最具代表性的武器,和但丁的叛逆对应,都是由斯巴达赠予自己孩子的礼物。

阎魔刀在初代就有登场,当玩家通关后选择黑骑士模式,斯巴达就以它作为默认武器登场。只是在当时游戏并没有为其设计专门的动作,在招式上仍旧与力之刃无异,斯巴达甚至还是和大剑一般将其固定在后背上。

一家子都用过,但是只有维吉尔才是最正统的使用者

与叛逆的融合之力对应,阎魔刀的特殊力量在于能够斩断任何事物——从物理、空间直到精神层面。不过这其中肯定也视使用者能力决定,毕竟但丁在挥舞时显然不及维吉尔那么熟练,而且截至目前也只有维吉尔有着轻易制造出传送门的案例。

虽然说是说得很牛逼,实际游戏里随便遇上个有护盾的杂鱼就没辙了。

阎魔刀最著名的技巧非次元斩莫属

在维吉尔坠入魔界战败后一度失去了阎魔刀,之后它不知道什么原因漂流到了人界,并被魔剑教团所取得。只是在那个时候它已经变成了碎片,直到尼禄与其产生共鸣之前都无法修复。

不同于叛逆的命运,阎魔刀在《鬼泣5》最后回到了维吉尔手中,最后应该也就是使用了它的力量才得以切断了逆卡巴拉树。

阿拉斯托(Alastor)

——附带雷电,能够提升持有者的速度并带来飞翔能力

冠以“复仇者”之名的魔兵,是系列最早登场具有自我意识、同时也是第二把捅了但丁的武器。雷霆之剑,拥有《鬼泣》初代泛用性最高的性能,获得之后便能解锁魔人变身系统。

初代变身是按照装备的武器来决定的

这把武器被遗落在蒙德斯城堡中,但丁发现它被插在一尊雕像上面,当靠近调查后阿拉斯托表示弱者将会屈服在它的力量之下。之后便突然飞起刺穿了但丁的胸膛,不过随后但丁就再次站了起来,证明了自己拥有驾驭它的资格。

阿拉斯托有着龙头剑柄的造型,剑格以蝙蝠状的翅膀作为装饰,相比较力之刃或叛逆来说体积要更大一些。

它在游戏里其实是一个复用素材——在但丁事务所展示的恶魔头颅,用以固定它们的全部都是与阿里斯托一模一样的武器......

墙上的其实全部都是阿拉斯托...

作为同样由神谷英树开创的游戏,《红侠乔伊》里有不少对《鬼泣》的致敬,甚至还有使用但丁游玩的模式。在本作中,阿拉斯托从但丁的手上溜走并化身人形,变成了一个唠唠叨叨、做派浮夸的BOSS。

阿拉斯托的原型来自于希腊神话和恶魔学,在古典神话里阿拉斯托代表着对仇敌的复仇情绪,被赋予了不断追杀犯罪者的形象。它是厄里倪厄斯的仆从,但有时又代表着宙斯暴怒时追杀仇敌所使用的身份,而在基督教的恶魔学中它则变成了复仇亡灵。

红侠乔伊有着不少鬼泣客串元素

绯红女王(Red Queen)

——尼禄通过在魔剑教团骑士武器“杜兰达尔”上加装了内燃机后得到的特殊武器。

虽然并非魔兵,但是经过魔剑教堂和阿格纳斯的恶魔研究,骑士团的武器仍旧获得了能与魔兵媲美的武器质量,只是差别在于没有寄宿着魔力罢了。

对于经常要独自行动的尼禄来说,虽然算是可靠的武器,但是他被配发的骑士剑“杜兰达尔”仍然缺乏对抗强力恶魔必要的杀伤力。在这一点上,尼禄发挥了自己在武器改造方面的才能,将机车内燃机装到了自己的骑士剑上面,获得了自己专属的“绯红皇后”。

尼禄序章和但丁的战斗也是使用这种武器

由于是宗教团体,所以即便是个崇尚武力的组织,魔剑教堂的武器仍旧十分重视装饰性。但这些看似华而不实的武器,仍旧能够经得起与恶魔之间的对垒,在尼禄的改装下绯红皇后甚至能够熬过与魔兵之间的对峙。

尼禄在上面加装的机车把手可以让其喷射出火焰,并通过加速来增强挥刀的力量。由于尼禄拥有斯巴达血统,所以才能单手驾驭这把武器,而常人在挥舞时就如同妮可所说:直接脱手飞走了。

绯红皇后很符合尼禄的个性,充满了爆发力

伊夫里特(Ifrit)

——附带火焰,能提升持有者力量的籠手。

在中东地区衍生出的神话生物,是伊斯兰教传说中的一种精灵,有着邪恶而狂暴的性格。在神话故事里它是堕天使伊布利斯的后裔,诞生于火焰之中,驱使着强大力量与狡猾计谋,只有最伟大的英雄才能击败或驯服。

由于《最终幻想》的普及性,作为《最终幻想》定番召唤兽的伊夫里特在玩家认知中几乎就是等同于“火焰系召唤兽”的代名词。即便在后来许多其它游戏里头,它也一直都保持着与火属性的联系,只要看到这个名字就必然会联系到火焰。

火系召唤兽,基本上是定型了

但丁在蒙德斯城堡的花园高台上发现了它化身的一对籠手,伊夫里特向其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并想附身在但丁身上。不过就和阿拉斯托一样,但丁用自己的力量征服了这个狂暴的精灵,让它成为了自己的收藏品之一。

《鬼泣》初代的拳套基本上与后来的作品无异,都是强力而缓慢的代名词。由于初代整体设计理念的不同,它并不像3代开始那样注重华丽连招,而是强调每次攻击都要有着显著的效果。

在使用伊夫里特时最能体现这种感觉,由于招式和属性的特殊性能,使得每次发动它的攻击时都要求玩家对战况和敌人有着足够了解。

此外它也是少数在魔人变身后,有着“变招”概念的武器。当玩家处于魔人状态时,“Kick 13”这个原本只是一记转身侧踢的招式,会在这时变成连续的乱舞攻击。

初代敌人还没有那么硬——相对的但丁也一样

贝奥武夫(Beowulf)

——拥有光之力量的籠手与甲胄,有着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强大破坏力。

在托尔金撰写他的经典奇幻小说《指环王》时,一部在公元8世纪左右的叙事诗为其提供了许多参考素材。故事中的英雄传奇、宏大而奇妙的冒险、以及与巨龙等怪物的搏杀成为了中土故事的灵感源泉。

这部名为《贝奥武夫》的英雄史诗,记载了纳维亚半岛上的英雄一生中经历的三场冒险与战斗。他曾经解决了蜜酒大厅的危机,成为国王建立朝政,并最终在于一头巨龙的决斗中与其同归于尽,是许多模板化英雄故事的祖先之一。

拍过电影,直接就翻译成“战狼”了

作为《鬼泣3》里被封印在塔中的魔物,贝奥武夫被描绘成了一只类似奇美拉的生物。它整体上看起来像是一只非常强壮的独角狮子,后背有着两对鸟类翅膀,而尾部而有着蝎子一样的特征。

按照设定,贝奥武夫曾经受到过神圣力量的祝福,所以在战斗时能够驾驭圣光。对于恶魔来说这是极为稀有的能力,这也让这头凶暴的野兽更加狂妄——直到它遇上了魔剑士斯巴达。

与这一家子杆上也算是倒大霉了

面对魔界最强的剑客,即便是这头光之战狼也无能为力,甚至还赔上了一只左眼。战败的屈辱让贝奥武夫对斯巴达痛恨不已,这个仇一直留到了多年后转移到了他的两个儿子身上,只不过仍旧毫无胜算就是了。

虽然从但丁手上逃脱,但之后贝奥武夫就遇到了维吉尔,也因此成为了唯一在《鬼泣3》由维吉尔获取的魔兵。不过之后由于中了阿卡姆的暗算,维吉尔掉落到悬崖下,这套武器也在遗失后被但丁捡了个漏。

没记错的话鬼泣3是唯一有百烈拳的

在3和4代两部特别版里头,它是维吉尔作为可选角色时除阎魔刀之外另一个标准的默认武器。在使用时相比但丁沉重打击来说,维吉尔更倾向于使用华丽的连续踢击。

吉尔伽美什( Gilgamesh)

——这件武器由一种吸收有机物质并将其转化为钢铁的恶魔金属制成。

传说中,魔界的腹地存在着一种名为“吉尔伽美什”的稀有金属,在注入了魔力或是与恶魔血肉结合后便能化为奇妙的武器。而但丁在《鬼泣4》里击败了占据着其中一处地狱之门的厄客德娜后,获得了一套以其为素材锻造的武装铠甲。

它是系列里唯一没有属性的拳套,设定中这种金属能够震动空气,并随着使用者的意志改变形态。所以在游戏里更多的是通过特效展示其剧烈的冲击力,次世代的硬件效果令其攻击时的威力更加可信。

冲击钢是唯一没有属性的拳套

这套魔兵更多时候被称为“冲击钢”,我想可能是Capcom自己也想不出来它与传说中的英雄王的关系。无论是作为武器,还是后来变成了一位BOSS,它身上都没有与传说有着哪怕一丝联系。

最新作的《鬼泣5》中,乌里森将其用于歼灭靠近逆卡巴拉树的入侵者。它将大量的冲击钢与邪树结合,得到了一种巨型的防御堡垒,在周围不停巡视、消灭杂种、保卫王座。

本作有不少历代武器变成了BOSS

V在遇上它后明确表示自己对付这东西有点吃力,所以在之后就交给了尼禄解决。妮可将其残骸回收后,帮助尼禄制作了一幅新的机械手臂:Rawhide。

巴洛克(Balrog)

——用于近身战斗的铠甲,充满了火焰帝王的力量。

在魔界中有着一个名为烈焰地狱的区域,这里过去的统治者是《鬼泣4》的BOSS贝利尔。在它被但丁所击败后,一个名叫巴洛克的恶魔成为了新任烈焰帝王。

《鬼泣5》发售不久前,Capcom官方推出了一本前传性质的小说《梦魇之前》。其中有一段故事讲述了但丁受到了2代女主角露西亚的委托,前往她的故乡Dumary(不知道怎么翻译),解决想要再次召唤出阿尔戈萨克斯(Argosax)的巴洛克。

小说介绍了游戏开始前到序章战败后的故事,解释了机械臂和巴洛克的由来

在战斗中,但丁发现巴洛克手上镶嵌着一快阎魔刀的碎片,明白到是上面残留的力量才令其打开了两界的通道。

为了粉碎阎魔刀碎片,但丁牺牲了在《鬼泣3》里获得的寒冰三截棍,并成功让巴洛克意识到了双方的实力差距。这家伙相比自己的上一任要识时务得多,它立刻向但丁投降表示愿意为其效力——直到它认为自己有机会再次与但丁决胜负的那一刻。

本作的升龙拳非常好用

虽然它与托尔金笔下的炎魔有着一样的名字,在设定上也几乎完全符合,但按照Capcom的说法,这个名字致敬的是自家人。

在日本媒体对《鬼泣5》的访谈中,制作组表示最初为但丁设计的武器便是巴洛克。原本但丁的设计是希望能做出大量不同风格的武器,但是考虑到切换的繁琐,最后决定将拳脚类都整合到一起。而在创作时,这套武器的名字直接采用了《街头霸王2》四天王里拜森的英文名字。

要致敬就致敬自家人

篇幅所限,枪械与其它类型下次再写

老实说,鬼泣系列虽然在许多文学和神话里取材,但是往往就只有一个名词借用而已。整个系列中能够在原著与游戏内容形成联系的屈指可数,就连新作V念了那么多诗,实际对应到游戏剧情里的也相当牵强。

不过样反而让它在设计时没有被束缚住,往往套上一些名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样貌,也挺有意思的。而且这种反差感本来就是神谷当初的意图——让诗人但丁变成酷炫的恶魔猎人。

297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