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电子游戏诞生几十年,发生在游戏世界的奇闻异事不计其数。而其中一些事件,还曾引发过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

相比娱乐圈八卦,这样的事件可能不算多。但必须承认,每一次这类事件的发生,都会让社会进一步接纳游戏,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游戏的价值,并带动这个产业的发展。

像今天要说的“堕落之血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堕落之血事件”是2005年9月发生在《魔兽世界》的一次灾难性事件。

那时,九城还没和暴雪闹掰,《魔兽世界》国服基本能做到同步更新,而游戏,也已到了1.7.0版本。

1.7.0版本有很多重要的更新,新增15人战场阿拉希盆地,猎人天赋和宠物系统大改,加入试衣间功能......不过,最让人记忆犹新的还要数20人Raid副本“祖尔格拉布”。
作为巨魔历史的重要一环,通过祖尔格拉布副本,玩家可以亲眼见证一群信邪教的傻子是怎么召唤他们邪神的,最后,还能和这个邪神大战,拯救世界——嗯......非常王道的剧情。

然而有时,除魔卫道并不是正义的一方胜利,像这次,“祖尔格拉布”的最终BOSS“血神哈卡”,就给了所有魔兽玩家一个深刻的“教训”。
1.7.0版本的《魔兽世界》,还是个BUG不断的游戏。BUG这个问题确实哪个游戏都有,但当时魔兽里出现的一些BUG真心让人啼笑皆非。

像血神哈卡,这个BOSS有四个技能:生命吸取(AOE吸血)、堕落之血(DOT)、意识控制、减速。
最让玩家感到恶心的无疑是第一个,但当时有人发现,如果猎人的宠物中了第二个技能“堕落之血”后,立刻把宝宝收回,退出副本后,在副本之外,宠物身上竟然还有Debuff效果。

“堕落之血”的效果是对目标施加一个Debuff,效果每秒减200Hp,并可以在近距离目标间传播。

一般来说,副本内的状态是不会影响外界,也不应该影响副本之外情况的,但“堕落之血”却在副本之外出现。

于是,一场灾难发生了。

当时,一些玩家抱着有趣的心态复制这一BUG的产生过程:让自己的宠物感染“堕落之血”,然后在玩家聚集的地方唤出宠物,让大范围玩家中招。

在那个60年代,普通玩家有1500左右的血,高端点的可能有2500~5000。因此,只要玩家染上了“堕落之血”,很难逃脱死亡的命运。
更可怕的是,“堕落之血”对NPC也有用。高血量的NPC可能不会因“腐化之血”而死亡,但他们的移动会带动“腐化之血”的传播。

于是,一场游戏世界的“黑死病”,或者说“亡灵天灾”就这么传播开来。

事情发生后,暴雪第一时间修复了这一BUG,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瘟疫”仍在外界传播。如何让“堕落之血”在副本外消失,才是最困难的事

暴雪尝试了很多种方法,都于事无补。

它设立了隔离区,即把所有感染了瘟疫的玩家汇集起来,隔离区之外都是健康的人,这样等隔离区里的人都死了,世界就又恢复了和平。

然而这个方法失败了,因为这世上不乏好事者,总有那么几个人因觉得好玩,就闯进隔离区,把瘟疫带出来,让“堕落之血”再一次蔓延。
整个事件最后持续了一个星期之久,半数以上服务器中招,许多服务器的玩家感染率超过95%以上。

完全可以说,除去僵尸号,假如你要没被“堕落之血”感染过,当年可能你都不好意思说你玩过WOW这款游戏。

事情最后的解决方法是暴雪将“堕落之血”的技能效果改为“无法传播”,而后来随着版本的更新,祖尔格拉布副本从20人本变为了10人本,又从10人本变为了5人本,“血神哈卡”也被移除,BOSS只剩下9个。
后世有媒体将这件事评为“MMORPG五大历史事件之一”,另外四个事件分别是:《创世纪》不列颠之王的遇刺、《无尽的任务》沉睡者被击杀、我是火车王、《星战前夜》大劫杀。

而在《炉石传说》新扩展包中,暴雪为了致敬,或者说像“火车王”那样玩次梗,加入了一张中立橙卡“血神·哈卡”,它的效果是:亡语 | 将堕落之血洗入双方牌库,抽到减3血,并复制出两张再洗入牌库。
至于这件事的影响对于社会的影响,自然远没有这么简单。“堕落之血事件”在发生一年多后,就被以色列的一位流行病学家兰·D·巴利瑟拿来分析和禽流感的相似之处,并将研究成果发布在《流行病学》杂志上。

后来,美国一位助理教授还呼吁将这次事件与现实瘟疫进行相似性对比。这让不少科学家受到启发,准备用虚拟模拟现实,进行科学研究。毕竟现实实验成本太高,还是计算机模拟来得划算。

不过吧,我觉得这件事更大的价值,还是为一些心理学家、哲学家、教育学家提供了一次“当社会引发骚乱时的虚拟设想案例”。

它告诉我们,人性永远经不住考验,社会是个复杂的东西,你永远无法想到别人会为了什么做出什么样的行为。
I
游戏动力
游戏动力

1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77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