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导语:Game Boy Color 是任天堂于1998年10月21日在日本发售的掌机,后登陆北美、欧洲等多国市场。而今天正是 Game Boy Color发售二十周年的纪念日。
Game Boy Color(以下简称“GBC”)并不是世界上第一款主打彩屏的手持游戏机,但它却是那个年代卖得最好的一款。

1989年9月,雅达利推出世界上第一款彩屏手持游戏机——Atari Lynx。次年,世嘉推出 Game Gear。这两款机器的硬件水平比起 GBC 要高一些(甚至可以说高了不少)。但身为晚辈的 GBC 却有两个优势——续航时间和售价。因为 Atari Lynx 和 Game Gear 带背光灯,十分耗电,所以续航时间基本在3小时左右。而抛弃了背光灯的 GBC 只需要两节五号电池就能保证20小时以上的游玩时间。此外,Game Gear 因成本问题,售价高达19800日元。而一台 GBC 则只卖 6800 日元。这两个优势使其成为当时许多玩家的首选掌机。
虽然 GBC 是 Game Boy(以下简称“GB”)的后续机种,但由于它的造型与性能基本与 GB 相似,且多数 GBC 软件也能在 GB 上使用(画面变成黑白两色),所以许多人仍把它当作 GB 看待。各种软件、硬件销量数据也经常把二者数据合并整理。
相信许多玩家,尤其是80、90后的玩家都接触过 GBC。今天我想借着这个日子来问问办公室的几位朋友,让他们分享一下自己与 GBC 的故事。

西总部—— COD老手 · COD吃鸡新人


Q:西总作为80后,应该玩过 GBC吧?

A:必须玩过啊!记得第一次接触这款机器应该是小学5、6年级左右。那时候我只了解什么能玩游戏,但并不清楚当时的最新款是什么。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家长才给我买了台黄色的 Game Boy Pocket 。不到一年,我发现有位同学手里拿着一台紫色透明外壳的 GB。一群同学围在他身旁,看得入迷。好奇心驱使我走了过去,但我被所见景象震惊了——同样玩的是 GB 版《拳皇》,但他的不知火舞有颜色。
Q:哈哈,被比下去了。西总经历此事后买 GBC了吗?
A:没有,毕竟那时刚求完家长出钱买过一台。不过在我经历此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每次去红桥市场(曾经北京有名的批发市场)加钱换卡带时都会留意那些印有“Color”字样的卡带,有的话我就带去学校,向同学借机器,亲自试试效果。

 
Q:看来当时你对 GBC真的很热衷啊。换 GBC卡带、借机器的行为大概持续了多久?

A:其实并没太久。同样,那位拥有 GBC 的同学也没得瑟太久。自我初识 GBC 的一年后,班里的另一位土豪同学买了一台 GBA。当时见到他玩《黄金太阳》的时候,班里几个喜爱游戏的同学都看傻了。经历此事后 GBC 什么的就不存在了。

蒋公——世界上最会保养肌肤的程序员


Q:蒋公你好,几天没见,皮肤更白了。

A:你找我干嘛啊?

 

Q:我想问问蒋公玩没玩过 GBC?现在想做个采访,关于GBC的游戏、趣事,什么都行。

A:你还别说,GBC 我还是玩儿过的。但我只记得玩过一款蜘蛛侠题材的游戏,具体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上初中时玩过 GBC。机器是同班一个住校生的。当时我走读,所以那台 GBC 是他托我买的。他把银行卡的密码告诉了我。某天中午,我就去附近的 ATM 取钱了。那是我第一次用 ATM,但最后我还是让排队的大叔帮忙取的钱。

卖游戏机的地方离 ATM 不太远,走路十分钟就到了。把 GBC 买回来后,作为奖励让我玩了一周的蜘蛛侠。但我的记忆也就此中断了……
Q:你的同学初中时居然有银行卡?

A:对,其实那是他取生活费用的卡。

 

蒋公助人为乐,代购加快递均一人包办。他的诚实和勤劳值得我们学习。

 

雪豆——因特网趣闻收割者


Q:雪哥好!您见多识广,一定玩过 GBC吧?

A:玩过啊!我初中时期很喜欢台游戏机。
 

Q:第一次接触 GBC 就是在初中吗?

A:是的。第一次见到 GBC 是初中一年级。那时候我住校,一位同学把 GBC 偷摸带到学校玩,然后全班男生都骚动了。

 

Q:游戏对于当时的小男孩来说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雪哥对哪款 GBC 游戏印象最深?

A:用当时的话讲就是《口袋妖怪 水晶》。因为这款《口袋妖怪》是彩色的,感觉太高级了。而且我记得这游戏有个 bug——能无限拿升级道具。为许多懒得练级的小伙伴节省了大把时间。

 

  • 补充:原版《口袋妖怪 水晶》只能通过复制精灵的 bug 才能做到拿无限道具,因为携带道具会被一起复制。而《口袋妖怪 水晶》的汉化版 ROM 则有部分道具可无限捡拾的 bug。

 
Q:除了“水晶”之外还有什么 GBC 游戏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A:你别说,还真有一个游戏做到了,但与“水晶”给我带来的惊喜不同,那个游戏简直是童年阴影。

我记得最尴尬的是那时候GBC上有个游戏叫《口袋妖怪 钻石》(并不是后续那个“钻石”),也许叫其他名字。那时候我还以为是《口袋妖怪》的最新作,兴冲冲地买了后才发现是一个打电话的小精灵对战游戏。气疯了!当时那张卡带卖 50 块钱啊!那时候的 50 块钱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可了不得!
  • 补充:雪豆提到的这款游戏名叫《携帯電獣テレファング》,是一款借鉴宝可梦玩法的 RPG,分 Speed和 Power两个版本。后在GBA平台推出的《携帯電獣テレファング 2》被国内奸商包装为《口袋妖怪 翡翠》,卖盗版卡带。

盗版害人啊!

 

贝壳哈姆——曾制作《导演的月常》的男人


Q:导演小时候玩过 GBC吗?

A:为什么是 GBC 而不是 GB?第一次接触 GB 时我记得是小学五年级。我那时在妹妹家玩到了异常反人类的四节五号电池透明色厚砖。
Q:我问的是 GBC 啊!
A:第一个玩的印象深刻的游戏应该是《第二次超级机器人大战 G》吧……那会儿啥也不懂,日文也看不懂,甚至连怎么存档都不会。所以在知道无法存档后就跟妹妹俩人交换着玩,一人玩一关,不关机插着电源直接通关了。
Q:好吧,你接着说吧。

A:在整个《第二次超级机器人大战 G》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东方不败了,因为只有他的名字能看懂。我记得是他一登场就空手(地图炮)拆了十台杂兵,进了战斗画面后,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人手指好长啊!
Q:我们最后能提一句 GBC吗?

A:GBC 的话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游戏。我就记得它很薄、很轻、很好看!

谢谢导演

 

孙昊崙——新宿人



Q:孙总好!你玩过 GBC 吗?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游戏经历与大家分享?

A:玩过,不过那台 GBC 是我后来在秋叶原买的。小时候只玩过 GB,能讲吗?

 

Q:……愿闻其详。

A:那我可说了啊。我记得小学的时候,可能是1995或1996年。有一天我在看胡同里一个富贵人家的孩子拿着一个游戏机玩儿。那会儿我们还在玩俄罗斯方块掌机呢。大家都问他玩的是什么,他说超级玛丽。我们都特别诧异,这个东西不是应该在大电视上玩吗。他说这是最新的游戏机,叫“根Boy”(北京式英语发音)。

那会儿我的世界观就被刷新了。“我去这东西太神奇了!一个跟饭盒似的大白砖头,竟然能玩超级玛丽嘿!“然后我心里啊就长了草了。后来我就问别的小朋友,这东西到底多少钱?结果让我震惊——好几百。当时买个鸡爪子才1毛钱,买个板筋王也才1块钱一袋儿。我哪儿有那么多的钱买它啊!我是真想要,却又不敢跟家人说。

那会儿我还住自新路呢。往北两站地就是菜市口啊,菜市口路口东南角是菜市口文化用品商店,开了好久了。以前我们买书包啊书皮都去这店里。最有意思的是,商店里还卖引进的港版的 GB。

主要是因为有几个同龄人有这东西,春游时还看他们玩儿《拳皇 96》,太羡慕了。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从家里摸了家长480块钱。趁着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直接拿上钱就骑车去商店了。

到了商店我选好了想要的游戏机和几张卡带,其中一张卡带里有《拳皇 96》。当时的店员也是个胖哥哥,可能也就是20来岁。我也挺纳闷他也不怀疑我。胖哥哥跟我说了游戏机和卡带的价格。我跟他说我就480。反正他要的钱是比这贵的。之后就看他在计算器上啪嗒啪嗒地按,当时我紧张坏了,心想不会是钱不够吧。然后他跟我说:“你要是非要这张卡的话,我可以给你这个游戏机加上这盘卡。”说着他拿出了一台 GBP。我当时也不懂这是什么,心里老觉得厚的就是牛逼的,就是好的,谁知道那是改进型超薄版啊。最后我跟他死说活说,求他把 GB 卖给了我。
交易完成。我拿上机器后疯了似的骑着车回家。到家后玩了两盘拳皇,但没过多久就上课去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还美呢,压根儿没想起四百多块钱是从家长的钱包里摸出来的。但当日回家后我见到表情严肃的父母,心想:崴了。(崴了:我去、糟糕、damn。)

之后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当家长的肯定不希望自己家孩子成“三只手”啊。小时候要是没管住,长大了可还了得。这件事让我爸妈气得够呛,俩人吓唬我问我哪儿买的,说要退了去。那一夜,我几乎一直在哭。是羞愧,又是舍不得。

虽说480元在当时并不是一笔小钱,但他们并没有把 GB 退了。父母只是把这个机器装在一个布口袋里,挂在家里的一个小屋的架子上。我会趁着家里没人时候把机器拿出来玩一会儿。现在想想,爸爸妈妈还真挺爱我的。我也很感谢他们管住了我,而且也没有把我个人的过错迁就于其他人,或游戏本身。
感谢孙总温馨而感人(且没有 GBC 什么事儿)的故事。

 

光之虹——我的宝可梦卡片的好敌手(直到我的牌陆续退了环境)


Q:据我了解你是一名任天堂的粉丝。光哥最初是怎么接触到 GBC的?

A:我是从同学那里知道 GBC 的。其实我一直没有 GBC,只有一个 GBP,用两节七号电池的那个。因此那时候我就没见过彩色画面的掌机,之后拥有的掌机就是 GBA 了。所以国内流行 GBC 的那段时间我只能看别人玩……

 

Q:只看别人玩游戏的话是挺惨的……那时候有什么游戏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吗?

A:我玩过一款数码宝贝题材的游戏,但我感觉那个像改版的。游戏的剧情和初代《数码宝贝》动画很像。因为那个游戏只能用 GBC 玩,所以只能朝同学借了一台 GBC,玩了一个周末。但周一把机器还给同学时我也没打通,感觉游戏流程还挺长的。但这游戏删减了许多动画里剧情,甚至有的剧情是乱的。我记得最后打到机械邪龙兽那部分剧情了,机械邪龙兽把整个村子都给平了,而我的冒险也止步于此了。
这游戏最让我震惊的就是让我见识到数码宝贝的进化路径……因为我之前玩《精灵宝可梦》很投入,所以当我看到主角的数码宝贝没按照剧本进化时还挺震惊的。
  • 补充:光哥说的这款数码宝贝游戏貌似在国内被称作《数码暴龙3 水晶版》。

除了这款数码宝贝游戏外,印象最深的就数《精灵宝可梦 水晶》了吧。我这么喜欢《精灵宝可梦》,但我的 GBP 并不能玩这款作品——它是“彩机”专用的。所以我那时候一直在玩金银,很久之后才通过模拟器玩到《精灵宝可梦 水晶》。“水晶”还真挺高级,里边的宝可梦亮相的瞬间是会动的。之后的《精灵宝可梦 红宝石 / 蓝宝石》都只有静态图。
Q:那你工作之后有没有收一台 GBC?

A:没有,我一直没买“彩机”。因为我在那个时期其实一直在玩 GBP,其次是 GBA,所以我觉得那些真正长久陪伴我的游戏机才真正值得我收。而且 GBA 其实能运行“彩机”的游戏,所以……对吧……

 

Nadya——办公室唯一的《Wake Up, Girls!》粉丝



Q:Na先生您好。

A:您好。

 

Q:Nadya你与我年龄相仿,是不是也玩过 GBC 啊?可否讲讲你的故事?

A:我以为你是来聊“青春猪头”的呢。我想想啊……我有一台紫色透明的 GBC。那是小学一年级时我妈买给我的。当时每天放学我都会去她的单位等她下班一块回家,因此也在单位里认识了不少同龄的朋友。其中有一位比我年长的男生手里有一台GB,是GB,还不是GBC。但是也足够让他成为我们这个小圈子里的大哥了。

后来我就经常旁敲侧击地劝我妈给我买一台 GB,虽然那个时候 GBC 已经渐渐成为了主流,但是因为 GB 的价格相对来说比较便宜,我觉得她应该比较能接受这个价格。过了一段时间,不知道是她听烦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下班之后直接就带着我去了红桥市场,二话不说,直接给我买了一台GBC。
Q:又是红桥市场啊?西总也说去红桥市场换卡带,而我的 GBC也是在那里买的。

A:咱俩小时候是不是见过?

 

Q:别整没用的!你觉得当时哪款 GBC游戏最吸引你?

A:那肯定是《精灵宝可梦:水晶》啊,毕竟这是陪伴我最久的 GBC 游戏。记得是某年暑假,父母仍要上班,于是他们就把我放到了我姥爷家。姥爷和姥姥自然不太会管我每天玩多长时间的游戏。姥爷家离我其他同学家很远,所以白天也不会选择出门玩耍。于是 GBC 就成了那个暑假中我唯一的朋友。GBC 里插着的是一盘《精灵宝可梦:水晶》。

 

Q:游戏过程中有什么令你难忘的经历吗?

A:美好的经历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令人心痛的事倒是有一件——丢档。

小学时期某个周五放学后,我在学校门口的书报摊上买了一本《精灵宝可梦:水晶》的攻略。拿到攻略书后飞奔回家,心里想的都是照着攻略书把那些我一直没有抓到的宝可梦收入囊中。可是当我打开GBC进入《精灵宝可梦:水晶》时我却发现存档消失了。

一开始我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只是卡带接触不良出了什么问题,直到我反复尝试发现仍然没有存档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陪伴了我无数时光的存档就这样消失了。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一晚上都只想趴在床上大哭。我能回想起来的,跟《精灵宝可梦:水晶》之间的故事大概就是这个了吧。
Q:游戏丢档确实令人难过……我看你机器上贴着几张卡通贴纸,都是你自己贴的吗?

A:是的。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很想把自己的机器跟别人区分开吧。经历过 GBC 年代的朋友都知道,那个时候紫色透明 GBC 的保有量非常高。如果身边十个人有 GBC,那么可能有七八台都是紫透版本,所以我一直很想让自己的GBC看上去具有特色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买了一本刊登了许多连载国漫的杂志,而杂志附赠了许多张贴画,贴画的样式则是杂志中国漫里登场的角色。现在我早就忘了那些国漫都叫什么,故事内容也忘了。但是机器上贴的这个美人鱼角色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这个形象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太刺激了

那时候的我应该是对这名角色一见钟情,于是就把她贴在了我的GBC后盖上,还在她的旁边贴了一颗爱心。在机器后盖上贴贴画似乎没能满足我对于个性的追求,于是我又随便找了其他三枚贴画贴在了GBC的正面,一台“痛机”就这样诞生了。

总结一下


游戏机的发售日就像人的生日一样,都是值得庆祝的。我采访了办公室部分玩过 GBC 的玩家(但也有几位不是),让他们把自己与 GBC 的故事分享给各位。不知道他们的经历是否引起您的共鸣?如果也玩过 GBC,也欢迎您把自己的故事在评论区分享给各位。最后,祝贺 GBC 发售二十周年。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真实的故事】当时我在找寻受访者时也问了小五玩没玩过 GBC,但他却对我说:“GBC 是什么啊?”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I
帝王组_日天
帝王组_日天

1278 人关注

活着
活着

545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