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

距离上一篇文章又过去了小半年,生活依旧狼狈不堪,银魂依旧永不完结

好消息是和月老色鬼被放出来了,北海道篇持续更新

这次抓紧把坑填了吧
上文书说道,幕府因为天皇和将军的去世而风雨飘摇,作为幕府忠犬的的新选组内部也出现了分裂与对立,逼杀、暗杀、追杀迭出。但这一切只是开始,因为历史的车轮已经启动,幕府自身难保,而新选组这只奋臂螳螂更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 前文请见:《迎风飘扬的诚字旗》《逐渐崩解的武士刀》

火拼

之一

新选组前五番队队长武田观柳斋被发现死在大街上的第二天,新选组全员晋升幕臣的通知下发到了屯所,本来就没几个人在意的武田之死就更加没人过问了。但是这个身份并没能给近藤土方等人带来多少荣光,反而在后来成为了他们的催命符。孝明天皇死后,幕府每一步都是风雨飘摇,武装倒幕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发出了最耀眼的光芒,他就是——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对不起,放错了……他就是——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坂本在二次征伐长州时在萨长之间反复斡旋,最终促成了萨长同盟,在当时是和高杉晋作齐名的大人物,在倒幕派中具有很强的号召力。在群情激愤要讨伐幕府的时候,坂本龙马冷静的指出,如果武力倒幕,外国必然乘内乱之机进行侵略,届时日本将会像中国一样惨遭列强蹂躏。

作为倒幕派精神领袖之一,他直接向当时的将军德川庆喜进言了近代日本的政体大纲——船中八策
一、天下政权还于朝廷,政令应当出于朝廷。 二、设上下议政局,置议员以参万机,展公议以决万机。 三、公卿诸侯,以致天下人才,举其有能,并且赐官晋爵,以为顾问,另削有名无实之官。 四、广棌公议以交外国,检讨规约以定其当。 五、复核古有之律令,撰定完善之法典。 六、扩张海军。 七、置亲兵以卫帝都。 八、金银货物等市易之事,应参照外国,定其宜当之法。
船中八策的核心是天下政权还于朝廷,即大政奉还,就是让幕府主动交出政权,避免萨长等强藩武装倒幕带来的内乱。与此同时,土佐藩的前藩主山内丰信也提交了一份《大政奉还论建白书》,提出新立法机关的首长应仍然由将军担任。德川庆喜正因为萨长大兵压境而头疼不已,研究了这两份文件之后觉得自己并不吃亏,就在庆应3年10月假模假式的向天皇奏请大政奉还,这也标志着德川幕府统治的结束。

大政奉还对于新选组是个极大的打击,好不容易终于成为了幕府直属武士,屁股还没捂热呢,幕府没了。但更麻烦的事情接踵而来——坂本龙马死了。
之二

坂本龙马是在大政奉还之后一个月被刺杀的,至今凶手是谁都没有定论,而作为幕府忠犬的新选组自然也是具有很大嫌疑的。而最奇葩的事情在于,坂本死后御陵卫士的头领伊东第一时间跑去现场,一口咬定现场遗落的刀鞘是新选组干部原田左之助的,把新选组搞得异常被动。而同时遇刺的中冈慎太郎还没有断气,也说凶手里面有一个人是四国口音,原田正好就是四国人,于是新选组顺理成章的被列为第一大嫌疑人。

伊东这么做的原因旁人无从知晓(大河剧里说是要拿近藤的人头作为加盟萨摩的见面礼),但是这样的指控无疑是和新选组结仇了。但是伊东可能是觉得背靠大树好乘凉,有恃无恐的跑去和近藤喝酒(也有说法是想乘机暗杀近藤但是没有得手),回去的时候就在西本愿寺附近的油小路被新选组队士给刺杀了,据说死状异常凄惨,身体被长枪从侧面贯穿。
可惜伊东的死只是开始,他的尸体被随随便便的丢在了油小路和七条路的路口,而新选组则在附近埋伏,准备将御陵卫士一网打尽。

之三

御陵卫士很快就收到了伊东被刺的消息,想也知道是新选组干的,去收尸的话路上必有埋伏。当时斋藤作为新选组安插的奸细已经跑了,另外还有几个人在出差,能够出动的只有7人,但这些人还是抱着必死的觉悟冲向了油小路。而新选组早就安排了超过40人埋伏在周围,等御陵卫士们七手八脚的把伊东的尸体放进轿子,周围已经被新选组包住好几层了。都到了这个份上,也只用手里的武士刀交谈了。

作为新选组元老和试卫馆众的藤堂平助第一个死掉了。据说永仓和原田曾得到近藤密令,要求留下藤堂一条性命,但是藤堂已经被伊东的死冲昏了头,挥刀就要和永仓拼命,结果被普通队士从后面一刀劈死,享年24岁。当初一起从试卫馆上京的同志又少了一人。而之前新选组的“十番队长”,也已经失去了大半……
一番队组长:冲田总司(病退)                二番队组长:永仓新八 三番队组长:斋藤一                                   四番队组长:松原忠司(自杀) 五番队组长:武田观柳斋(暗杀)            六番队组长:井上源三郎 七番队组长:谷三十郎(暗杀)                八番队组长:藤堂平助(斩杀) 九番队组长:铃木三树三郎(脱队)        十番队组长:原田左之助
按说四十多人围住七个人,无论如何也是全歼的,但不知道是因为御陵卫士太勇猛(毕竟都是正规道场出身),还是晚上视线不清楚,最后竟然走脱了4人,只有藤堂平助、服务武雄和毛内有之助死在当场。

之四

与以往的内部肃清不同,油小路事件是新选组自成立以来第一次明刀明枪的内部火拼,近藤的刀斩向了以前的参谋(伊东)、队长(藤堂、铃木),但因为幕府本身的困境,以及御陵卫士特殊的身份(不属于任何势力),这件事并没有被过多的追查和过问。尤其是半个月后斋藤一率领队士在天满屋成功保护了公卿三浦休太郎,现场击杀了一名刺客,又一次立下大功,这么忠心又可靠的狗,幕府怎么舍得打呢。

但上面不过问,不等于下面的人不报仇。大政奉还之后不久明治天皇又颁布了《王政复古大号令》,幕府的常设机构全部裁撤,其中就包括新选组老板松平容保担任的京都守护,新选组的任务也就从护卫京都改成了镇守伏见,全员进驻伏见。进驻伏见四天之后,近藤在伏见的街道被御陵卫士残党伏击重伤。
当时近藤刚刚从京都商议完军机,骑着大马哼着歌,不知怎的就被街边的屋子打了黑枪。六名御陵卫士冲将出来要取近藤狗头,却被近藤随行的20名护卫阻挡。而近藤虽然肩膀中枪,但坚持没从马上掉下来,趁着护卫与刺客混战,策马跑回了驻所。而六名刺客在斩杀2人后,安然无恙的逃走。这次近藤近距离中枪导致右肩胛骨碎裂,重伤之下再难言刀剑,被迫将指挥权交给土方,自己安心养伤。也因为这次养伤,他错过了紧接而来的鸟羽伏见战役,这为他最后的悲剧,又添了一根柴。

分离

之一

德川庆喜之所以同意大政奉还,很大一个原因是《大政奉还论建白书》中提到未来立法机关首领仍将由将军担任,虽然名头没了但是实惠仍在。但这显然不是萨摩和长州想要的,而且坂本龙马死了再也没有人能抑止倒幕派的杀意,于是由萨摩藩牵头,在大政奉还之后不久发动政变,挟持明治天皇宣读了倒幕派起草的《王政复古大号令》,嘴上说是要把一切恢复到神武天皇创业之初(回归石器时代=。=),实际上是要求德川庆喜辞去征夷大将军的职务,同时交纳领地,等于要把德川家连根拔起。德川庆喜能在将军继位人的争夺中胜出,肯定不傻,面对倒幕派这种撕破脸的要求,很想当场就掀桌子,但是德州家军队主力都在江户,立刻动手胜算不大,只好假意答应说要回去和幕府的高管们商量一下,带兵前往了大阪,而新选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进驻伏见的。

德川庆喜进驻大阪后立刻将军队从江户调往大阪,却被萨摩藩使了绊子——萨摩藩自己烧了自己在江户的官邸,然后谎称是幕府迫害,借机与江户的幕府驻军交火,战争终于爆发。忍无可忍的德川庆喜在庆应4年1月1日发布了《讨萨表》,1万5千幕府军打着请君侧的名号北上京都,企图彻底扫平倒幕派势力,史称戊辰战争。而新选组驻守的伏见奉行所,正式交战之所在。
之二
幕府军从大阪沿淀川北上,到达淀城之后兵分两路,主力取道鸟羽,副队则向京都东南方的伏见推进,而此时的新选组仍是驻守在伏见奉行所,和自己的老上司会津藩一起等待与幕府军合流,庆应四年1月3日,幕府军与萨长为首的政府军交火。政府军人数仅相当于与幕府军的三分之一,但是政府军装备的是新式步枪而且训练有素,而幕府军对现代战争完全没有认识,鸟羽伏见之战打了4天,幕府军战线中始终不得前进一步。

新选组此时参战人数共有150人,另外还有50名幕府调来的补充兵,因为局长近藤勇已经重伤退居二线,新选组的指挥全权交予副长土方岁三,而仅存的高级干部永仓、原田、井上、斋藤以及资深密探山崎烝则集体上阵出任小队长(冲田重病无法参战,但仍在队中)。这是新选组成为幕府直属武士后第一次参战,而且还配备了短枪队和炮队,士气很高。可惜这也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现代战争,在土方等人还等着跟萨长的军队拼刀的时候,他们的阵地就被政府军的炮火覆盖,前线总指挥当场炸死。新选组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表现出了过人的勇气,在开战后向山上的敌方炮兵阵地发起了数次冲锋和夜袭,可惜均未能成功。
在战役第三天,幕府军原本的战线根据地淀城城主倒戈,炮击了幕府军。政府军乘势进军,幕府军只能退回大阪。在撤退过程中新选组这些乡巴佬被丢下来断后,结果被新式步枪打得溃不成军,原六番队队长、试卫馆元老井上源三郎当场战死,密探干部山崎烝重伤,几天后死于退往江户的船上。一场战役下来,新选组本队死伤40余人,战损率接近30%。而他们的大老板德川庆喜,在这样一场惨败之后,竟然把军队丢在大阪,径直返回江户躲了起来。正是“三百年之天下亡于三日”,其他各藩看到幕府如此的外强中干,也纷纷宣布中立,德川家几乎成了光杆司令(会津藩虽然忠于幕府,此战也已经元气大伤无能为力)。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插曲 新选组之前在京都的老对头,对于坂本龙马之死有重大嫌疑的见回组在此战中全军覆没,组长佐佐木只三郎在开战第一天及率队白刃冲锋,结果被政府军的新式步枪打成了筛子,几天后去世。
之三

德川庆喜逃回江户后不久,新选组也乘船从大阪前往江户,此时对中出现了队员逃亡现象,最终到达江户的仅有70余人。也是在此时,久病不起的冲田总司被迫离开队伍治病,再也没有回来。

将军逃回江户之后,城内已经闹翻了天,在鸟羽伏见被打的没脾气的武士们纷纷希望投降,而没有参与鸟羽伏见之战的众人则坚决主张抗击逆贼,而新选组组长近藤勇,就是后者的代表。

近藤在鸟羽伏见之战前受了重伤,因此并没有见到现代炮击的可怕,总觉得凭着“真正的武士们”还是可以与长枪火炮一战的,于是他去拜见了当时的幕府军事总裁胜海舟,提出出兵甲州。近藤本身即是甲州出生,自幼就听着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的传说长大,自认为此时出兵甲州,可以一夫当关,力挽狂澜。胜海舟是坂本龙马的老师,本身是一个坚定的开国派,此时正谋划着如何向政府军投降,近藤这个刺头现在主动说要离开江户正遂了他的意,于是果断给了近藤一笔军费,并给他加俸禄到一万石,让他尽快出发。近藤拿着这笔钱又招募了200人,和之前新选组剩下的70来人混编为“甲阳镇抚队”,就向着甲州进军了。大概是怕树大招风,近藤自己改名为大久保大和,而土方改名为内藤隼人。
新选组改组为甲阳镇抚队之后,整体素质下降,加上近藤等人因为升官加俸有点飘,行军速度极慢,政府军早已领先他们占据了甲府,镇抚队只能驻扎在甲府不远的军事要地胜沼。双方僵持之下,甲阳镇抚队先乱了——在得知政府军已经先行占领甲府后,甲阳镇抚队士气崩溃,再次出现了大面积的逃亡,近藤百般无奈只能欺骗众人说会津藩的援兵随后就到,加上永仓、原田等高级干部的多方安抚,勉强留下了120多人。而副长土方则立刻外出求援,可惜一无所获。

最终的战斗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打响了,毫无士气的甲阳镇抚队一触即溃,幕府配发的新式步枪丢的到处都是。大败之后高级干部永仓新八和局长近藤勇爆发了激烈冲突——永仓主张全员前往会津藩请求帮助,而近藤拒不接受,于是新选组一直以来积压的内部矛盾终于爆发,永仓指责近藤爱慕虚荣、贪功冒进、挥霍无度,并最终撂下了一句狠话
最终,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带领几个队士脱队,自行组成了“靖兵队”。而次一日,斋藤一被命令护送受伤队员前往会津,再也没有回来。差不多四年前,新选组以少胜多围剿池田屋而名声大振,现在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主要干部,近藤土方之外仅剩下一个资深密探岛田魁。而近藤和土方汇合之后重新进行整编,最终拼凑了一直220多人的队伍,退驻到靠近江户的流山村——近藤的命运终结之地。

谢幕

之一

按照近藤和土方的计划,凭着新选组的名头,在流山驻扎下来之后只要竖起诚字旗,肯定可以一呼百应,再建新选组。可惜当时幕府已经“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尤其是相乐总三赤报队四处宣传新政府减税面粮的政策, 民众纷纷倒向了天皇。近藤和土方刚刚进驻流山,驻扎在附近新政府军就收到了当地农民的报告,很快就率军包围了流山,近藤和土方这次插翅难飞了。

近藤的第一反应是要剖腹,土方不同意,两个人争论了一整天,最后面对新政府军“再不出来就用炮轰房子”的警告,近藤独身一人向新政府军投降并被带走。这时候为了活命,新选组的名号已经不敢报了,近藤亮出假名大久保大和,说是幕府残兵驻扎在此维持治安。因为当时幕府已经接近全面投降,新政府军前些日子刚刚放掉了一只类似的队伍,这次看近藤本人也一副很有礼貌和教养的样子也准备放他走,没曾想到,政府军这边竟然有人把近藤给认出来了。
认出近藤的是曾经的御林卫士,在油小路逃过一劫的加纳鹫雄。后来还参与在伏见街道枪击近藤的他是绝不可能认错的,身上还有枪伤痕迹的近藤再也无法狡辩了。

对于新政府来说,抓到了幕府走狗的头目是天大的好消息,尤其是在池田屋和禁门之变中和新选组结了血仇的长州藩,强烈要求将近藤斩首示众。而近藤因为新选组之前已经被晋升为幕府直属武士,此刻无法与幕府做任何切割,只能扛下几乎所有罪名,被判处斩首。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插曲
  •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近藤承认了包括池田屋事件在内的一系列新选组行动均由自己主导,但坚决不承认是新选组暗杀了坂本龙马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近藤认为自己效忠幕府和天皇,既然战败应该剖腹,但政府军认为近藤是德川家违规提拔的假武士,而且公然与天皇为敌,不配剖腹,因此最终判处近藤斩首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之二

在近藤被捕的同时,土方即刻赶往江户找胜海舟(之前安排新选组去甲州的那位),设法营救近藤。但当时已经到了江户无血开城的最紧要关头,胜海舟选择袖手旁观,不过在他的建议下,土方率领新选组残部(此时那两百人也没剩下多少了)与会津藩为首的旧幕府军合流,作为无血开城后保住德川庆喜的重要筹码之一,继续与政府军作战。

按照胜海舟的设想,无血开城后如果幕府军也集体投降,毫无顾忌的新政府军势必会处死德川庆喜,因此在新政府军接收旧幕府军武装的过程中,胜海舟一直暗示旧幕府军采取消极态度,甚至打一些局部的小战役。这样一磨二耗之下,投鼠忌器的新政府最终放过了德川庆喜。而新选组在这个过程中与会津藩一起先后参加了数次战役,多有建功,可惜大厦将倾独木难支,这些微小的战果什么也改变不了。

近藤被捕后15天,宇都宫城之战打响,土方作为副总指挥身先士卒,率队在一天之内成功攻占宇都宫城。但三日后新政府军援军到达,而旧幕府军守城不力,宇都宫城得而复失,土方在守城战中受伤,在战败被送离前线。一天之后,新选组局长近藤勇在板桥被斩首,这位传奇的局长农民之子出身经过数年努力终于成为了一万石的一等大名,可在仅仅一个半月以后,就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一如他所领导的新选组,在池田屋横空出世后迅速迈向顶点,然后径直走向了衰败。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插曲 近藤作为一个领导者或许有很多问题(例如贪功冒进、好大喜功、挥霍无度),但是作为一名武士,他确实贯彻了自己对于幕府的忠诚。据说第二次长州征伐后,主张长州藩应该检讨反省的近藤勇,在听过后藤象二郎所陈述的国际情势,以及后藤的共和论之后表示:“我很羡慕你的立场,如果我是贵藩的人,我也会认同你的看法”,从这个层面来说,近藤并不是食古不化,只是他选择贯彻对幕府的忠诚。
之三

近藤死后土方继续带领新选组与旧幕府军作战,在白河口之战中,又一次率领新选组旧部成功攻占了白河城,而结果也和宇都宫城之战一样,政府军援军到来,白河城得而复失。不久之后新选组原十番队队长原田左之助在江户上野战死,差不多的时间冲田总司也因为肺结核不治身亡。之后土方带领的新选组、永仓新八组建的靖兵队以及斋藤一所在的朱雀队均作为护卫会津藩的力量在会津战争中参战,但是没能力挽狂澜——会津藩战败投降,藩主松平容保(新选组的直属领导)被罚蛰居江户。原新选组二番队队长永仓新八和三番队队长斋藤一先后返回江户,分别被松前藩和会津藩保护起来,活到了明治以后。而土方和仅存的新选组残部则在会津藩最终战败之前与旧幕府海军副总裁榎本武扬合流,前往北海道(古称虾夷)建立了所谓虾夷共和国。
虾夷共和国总裁(即总统)榎本武扬是胜海舟的学生,在无血开城时作为海军副总裁仍掌控着旧幕府军八艘军舰。在交接过程中榎本一直拒绝配合,声称这几条船是保护将军性命之所在,在拟定德川庆喜处分决定时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德川庆喜不用被处死,榎本留下八艘船里几乎没有作战能力的几艘,带着剩下的战舰收容了从会津战争中败下阵来的旧幕府军残部,前往北海道拓荒,理由是抵御俄国入侵。
北海道的面积在日本全境内超过五分之一,明治政府不可能允许这种公然分裂势力存在,很快便率领海军前来讨伐。巧合的是,虾夷共和国此前利用从德川家搞来的军费,向外国订购了两艘最先进的铁甲战舰和大批军火,还没到港就被政府军堵在了海上。与此同时,虾夷共和国海军指挥舰开阳号也因事故沉没,士气一落千丈。

土方由于在会津战争中的活跃表现,被授予了陆军奉行并(陆军副司令)的职务,一跃成为虾夷的最高军事指挥之一。万般无奈之下土方只能做出奇袭的决定,率领仅剩的三艘战舰夜袭政府军,试图夺回被扣留的铁甲舰。可惜命运再也没有给土方任何机会,因为突然降临的暴风雨的影响,三艘战舰仅有一艘成功到达目标位置,结果被政府军的新式火器一通招呼,死伤20余人,最终灰溜溜的撤了回去。而迷失的两艘战舰都选择了投降,虾夷共和国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筹码。第二天清晨,政府军发起了总攻,期间前新选组监察岛田魁所镇守的据点被政府军包围,土方突围而出前往救援,途中中弹身亡。
至此,新选组的故事彻底的画下了句号。
后续

平定虾夷之后戊辰战争正式结束,包括新选组在内的旧幕府势力均被认定为“逆贼”,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得翻身。但是随着明治政府在1871年颁布《废刀令》和废藩置县,1873年颁布《征兵令》,武士特权被剥夺,大量中下级武士不甘穷苦,1877年在萨摩藩核心人物西乡隆盛的带领下叛乱,史称西南战争。这一次倒幕派的内战最终西乡战败剖腹,而站后不久代表维新势力的大久保利通在上班路上被行刺身亡,日本逐渐走上了军国主义地道路。在此背景下,以新选组为代表的旧幕府形象逐步演变为“明知不可为但为了忠义而尽力的武士”,反而西乡、大久保等人形象日益猥琐,这也算是历史的玩笑吧。

西南战争之后关于新选组的舆论逐渐宽松,原二番队队长永仓新八为代表的幸存新选组成员陆续开始发声,留下很多文献参考资料,也算是还原了这一群壬生狼真正的样子。只可惜历史永远只能任人打扮,司马辽太郎的小说一出,这些人的忠义、勇敢,以及他们的偏执、冒失,也再难为人所知了。

最后我想以此作为结尾——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应当作出牺牲的人总是不肯牺牲,要别人作出牺牲的人总要强迫别人牺牲。好事和坏事一样,也是要通过篡夺的方法和暴力才能完成。除了暴力以外,还未有过其他有效的手段。 ——米涅
I
椭圆形
椭圆形

12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78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