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侧耳倾听》改编自柊葵1989年于漫画杂志《りぼん》上连载的同名作品。她是与矢泽爱、吉住涉同时期的少女漫画家。柊葵老师的笔名来自于动画《超电磁机械人恐・巴特拉V》主人公的葵豹馬。初连载《星之瞳的剪影》时便获得了大量读者的支持。
《侧耳倾听》是她出道后的第二部作品,但因为人气关系,连载了四话便草草完结。幸得宫崎骏监督的青睐,才让这部不太被市场接受的作品重新绽放光芒。柊葵老师以前就是宫崎骏监督的粉丝。当从电话里被宫崎骏告知希望能将自己的作品改编成动画电影时,柊葵老师一时不敢相信,甚至还认为对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有趣的是,《侧耳倾听》的部分剧情确实是根据柊葵老师的亲身经历改编的。

老师与月岛雫一样,喜欢到图书馆读书。猫男爵的原型则是柊葵老师喜欢但买不起的穿着礼服的灰猫玩偶等到想买下这个玩偶时,却发现已经卖出去了。不过不久后柊葵老师的男朋友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这个灰猫玩偶,并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老师。后来这位买下猫伯爵原型的男朋友真的成为了柊葵老师的丈夫,也算是和《侧耳倾听》一样美丽动人的故事了。
相较于于《心之谷》,《少女梦幻街》等译名,《侧耳倾听》这个翻译更贴近于日文《耳をすませば》的原意。根据柊葵老师本人的说法,这个标题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选用了日常生活用语中听起来让人舒服的话。在《侧耳倾听》后,柊葵老师还与吉卜力工作室合作了著名的《猫的报恩》。可以说,柊葵老师是与吉卜力关系最亲密的几位女性漫画家之一了。

《侧耳倾听》与吉卜力工作室的缘分是宫崎骏连接起来的。宫崎骏的岳父是著名的版画家大田耕士,他在长野县信州有一个小木屋工作室。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电话,也收不到新闻。每每夏季,宫崎骏监督就会去这里居住一阵。这正是他与《侧耳倾听》相遇的地方。

在完成《风之谷》后,宫崎骏注意到小木屋里有几本他岳母孙女留下来的少女漫画杂志,就随手读了起来。于是以后每个夏季来到这里的时候,宫崎骏都会翻一翻这些少女漫画。
到了1989年,这些杂志已经被翻的破破烂烂。宫崎骏便又买了几本回来,这才看到了在《りぼん》上刚连载了两话的《侧耳倾听》。宫崎骏监督对这部作品非常感兴趣,还找来押井守、庵野秀明、鈴木敏夫等人一起讨论剧情的发展。并向老搭档铃木敏夫提出一些心中对此作品改编的剧情内容想法。1993年,宫崎骏看过完整版的《侧耳倾听》漫画单行本之后,因为故事的发展和自己的设想不同稍微有些生气。但他依然决定选择《侧耳倾听》作为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下一部动画电影。

在《侧耳倾听》之前,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长篇动画电影基本上都是由宫崎骏或者高畑勋来担任监督的。他们都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动画工作者,因此往往采用一切都委托给监督负责的监督中心主义来进行制作。虽然近藤喜文之在《萤火虫之墓》、《魔女宅急便》等一系列优秀动画电影中都有过精彩的发挥,但做动画电影的监督,这还是头一回。于是宫崎骏决定采用先设立企划,再交付于监督制作的企划中心制。

通过观察《侧耳倾听》的STAFF表不难发现,在这部作品中宫崎骏一个人就负责了制作监制、剧本、分镜三项工作。也难怪很多人直接将《侧耳倾听》也归结到宫崎峻作品麾下。作为监制,宫崎骏对这部作品一开始的定位是:时长约90分钟 “又快、又省、又好”的小品动画。因此在画分镜时,宫崎骏也没有使用吉卜力工作室常用的那种大规格分镜纸,而改用制作电视动画常用的标准规格。因为画面中可出现的内容变少了,作画的难度也会相对下降,工期自然也会缩短。但画着画着宫崎骏又觉得在小分镜框里画画实在是太费劲儿了,于是到了C PART的时候又换回了吉卜力工作室常用的那种分镜纸。观众看到的分镜集中,A、B两个PART都是近藤喜文监督誊抄过的版本。
宫崎骏对质量的要求使动画版的《侧耳倾听》无法再按照最初”小品”的定位继续制作下去。制作开始不久,宫崎骏在参观井上直久的画展的时候认为他的作品风格非常适合放入《侧耳倾听》中月岛雫为猫男爵写的故事场景里。于是宫崎骏便向本作的美术监督黑田聪提出按照井上直久的风格进行制作的要求。但考虑到制作进程,黑田聪拒绝了宫崎骏。后来铃木敏夫直接向井上直久本人提出加入《侧耳倾听》制作团队的申请。但对这件事情,监督近藤喜文却是毫不知情的。

就这样一来二去,《侧耳倾听》的制作规模愈发庞大,内容也更加精致。发行商从Herald Ace变成了东宝。同时也成为了日本第一部导入杜比数字立体音效技术的动画电影作品。1995年,《侧耳倾听》登录日本院线。并在校园恋情题材电影相对来讲并不卖座的暑假档期创下18.5亿的票房佳绩。成为了1995年的邦画票房冠军。

事实上,《侧耳倾听》留给近藤喜文发挥的空间并不多。一般的动画电影分镜头都会由导演亲自绘制。宫崎骏高畑勋的作品自不必说,像是吉卜力工作室后来制作的《猫的报恩》、《地海战记》、《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也都是导演本人来画分镜的。因此近藤喜文和宫崎骏的合作其实算不上很愉快。长久以来,近藤喜文都颇受宫崎骏和高畑勋的照顾,两位监督也都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宫崎骏称他是自己所见过的原画师中最优秀那类的一份子。甚至还发生过《萤火虫之墓》、《龙猫》团队同时争抢近藤喜文的事儿。但即使是这样的关系,近藤喜文在制作这部人生中唯一的动画长片时还是受到了诸多的限制,没有完全将他的才华发挥出来。

观众心中的吉卜力是创造梦想与感动的地方,但对于staff们来讲却并不仅仅是这样。

在《吉卜力的教科书 19 辉夜姬物语》中,铃木敏夫就曾提到过。在近藤喜文监督为了最初也是最后的执导作品《侧耳倾听》的活动来到仙台那一天晚上,铃木敏夫一和他说起高畑先生,近藤监督就泪流不止:‘高畑先生想要我的命。一想到高畑先生,我现在都全身发抖。’由此可见为了把控作品质量,团队领导者会是何等严苛。近藤喜文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而他本人又是个极度热爱动画事业的工作狂,甚至在进了ICU之后还用针灸缓解疼痛坚持工作。《侧耳倾听》一方面让近藤喜文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内容,一方面也是对他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侧耳倾听》上映三年后,近藤喜文监督病逝。享年47岁。成为了吉卜力工作室与所有热爱动画的观众的损失与遗憾。

和吉卜力工作室其他动画作品一样,《侧耳倾听》里也存有不少值得一提的小捏他。近藤喜文监督在制作《侧耳倾听》时,希望能描绘出出生在城市中的人的故乡。原作中没有详细设定,动画版则把整个故事的舞台放到了东京都多摩市京王线圣迹樱丘站周围。至今为止这里依然是有名的圣地巡礼地点。在圣迹樱丘站的西口广场,就有《侧耳倾听》原型地介绍地图。
详细的标出了故事中的几个标志性地点,比如杉村向雫告白时的金比罗神社,连接地铁站和图书馆的霞关桥等等。但因为本节目关于圣地巡礼的资料都是来源于网络,可能会随着时间更新,如果有了解的观众朋友欢迎大家在弹幕中补充说明。

 
部分爱好者认为,西司朗所经营之精品古物商店“地球屋”的原型是一家叫做“桜ヶ丘邪宗門”的咖啡馆。由于店主逝世,这家咖啡馆于2012年停业。其实这家咖啡馆从外观上来看和地球屋并不太像,但根据网上的repo来看,里面的气氛倒是有相似之处。
官方也并没有承认说这家咖啡馆就是地球屋的原型。一切任凭观众想象。不过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地球屋的话,想必一定就在多摩的某处。
接下来我们再谈谈那些一闪而过的小彩蛋:
《侧耳倾听》片头伴随着《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出现的夜景画面和吉卜力工作室上一部作品《平成狸合战》最后出现的夜景画面相同。二者同样是以多摩为舞台的动画作品。
(3:28)(13:56)雫的屋子里有一个骑着扫帚黑袍女巫,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魔女宅急便》中的琪琪。
(3:43)动画中,雫在借阅图书时使用的是写上个人签名的借书卡,但为了保障个人隐私安全,当时东京都内的公立图书馆已经全部改为电脑纪录的模式了。在图书馆协会的抗议的之下,《侧耳倾听》在发售DVD时第这一点附加了说明。
(7:01)雫在书架找书这个镜头里,那本斜着放的书名是“TOTORO”,就是大名鼎鼎的龙猫。
(11:17)在雫与夕子讨论喜欢的人的时候,有一辆路过的火车,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是《魔女宅急便》的赞助商大和运输公司的车。
(16:46)在雫帮姐姐寄完信,搭上给爸爸送便当的地铁时,车厢窗户对面月台的女孩看起来很像是《听到涛声》女主角武藤里伽子。
(25:31)西司爷爷向雫展示的古老座钟,座钟上面刻着“Porco Rosso”,也就是吉卜力动画《红猪》里主角的称号。
(1:12:27)雫所写的小说名字与动画的标题相同,都是《耳をすませば》,《侧耳倾听》。
(1:17:56)雫在书上看到的的版画插图,是由宫崎骏的次子宫崎敬介创作的。在节目一开始我们也提到过,宫崎骏的岳父同样是一名版画家。
(1:18:39)在这个镜头中,圣司手中拿着的是一本叫作《雾中的奇妙小镇》(霧のむこうのふしぎな町)的书。在制作《侧耳倾听》前吉卜力工作室就已经召开过将这本小说改编成动画的讨论会。但令人遗憾的是动画版的《雾中的奇妙小镇》并没有出现在观众的眼前。
(1:20:53)猫男爵说他是由一名见习生所创造出的作品,在这个镜头里见习生桌子藏着蓝色与白色的中、小龙猫、《魔女宅急便》的黑猫吉吉,以及由井上直久原创的“丧气垂头象”。
(1:41:51)圣司载着雫的自行车原型是普利司通的superlight这款自行车在1980年获得了GOOD DESIGN赏。(1:42:46)虽然这一幕画面虽然看起来青春又美好,但实际上却违反了三项交通规则。自行车在右侧通行是逆行,在晚上骑自行车时没有打开车灯,以及自行车载人。因此,还请各位观众不要模仿。
原作者柊葵老师说过「如果是宫崎骏先生来做动画版《侧耳倾听》的监督,大概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作品吧。但那无疑是近藤喜文的电影,能让这样出色的作品和我也有关系,是令我感到感到十分幸福的事情」

一部优秀的动画绝不仅仅凭靠某个人的努力就能诞生的。在《侧耳倾听》背后,有柊葵的原作,有近藤喜文监督的坚持,有宫崎骏的指导。还有无数staff的付出。近藤喜文监督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但《侧耳倾听》却已成为经典名作,必然会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下去。就像宫崎骏在追念近藤喜文的悼词里说的那样: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I
叶佳桐
叶佳桐

335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48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