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欢迎、支持随意转载全文或引用文中内容,可以注明作者,也可以不注。)

前言:

“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直堕地狱。 ”                                                                                                              ——《双城记》by查尔斯·狄更斯
以上这些内容,都是现阶段中国网络上对波兰的种种造谣歧视言论的冰山一角。
别人很难理解我曾经面对这些言论时的愤怒,这不是简单的历史问题。虚假打败了真实,这是最令我感到由衷痛苦的事。最近瑞典辱华事件闹得人尽皆知,国人无不愤慨和嘲笑瑞典人的种族歧视和对中国强大现状的视而不见。

一些瑞典人认为我们喜欢戴着斗笠在如厕的时候吃饭,一些中国人认为波兰人是反华的欧洲裹脚布。衮衮诸君请告诉我,在颠倒是非,歧视偏见方面,这两种人有何区别?

答案是没有两样,都是一丘之貉。我们和我们嘲笑的人在做一样的事,真是天大的讽刺。今天可以把波兰身上泼满脏水,恶毒咒骂,明天就可以在其他事物身上做一样的事。反正法不责众,反正这种言论不是我第一个说的,反正加入到这场对弱者的凌辱狂欢当中感觉没什么不好的。

针对性科普与集中辟谣:

经过我的长期观察,围绕波兰的争议大致可分为两种,其一是完全子虚乌有、歪曲事实的历史发明,属于纯粹的造谣污蔑。其二是针对波兰真实历史基于主观意识的过度批评和火上浇油的渲染,其言论亦真亦假,极具迷惑性。
完全虚假的历史发明:
  1. 波兰反华!

  1. 波兰萨纳齐政府就是法西斯政府!

  1. 波兰骑兵砍坦克!

  1. 波兰在巴黎和会上支持日本接管德国在山东的利益!

  1. 波兰支持日本占领东三省!

半真半假与过度渲染:
  1. 平独镇露大波波,波兰祖上阔过!

  1. 波兰强大时欺负俄、德,最后被他们报仇,瓜分三次而亡,死得活该!

  1. 波兰复国时抢走了俄、德土地,真是犯贱,凡尔赛条约的邪恶产物!

  1. 波兰趁苏俄内战发起侵略,无耻到极点!

  1. 波兰血腥屠杀八万苏俄战俘,残忍暴虐,令人发指!

  1. 波兰吞并立陶宛维尔诺,如此侵略行径完全是帝国主义!

  1. 波兰和德国瓜分捷克斯洛伐克!

  1. 波兰大量屠杀迫害犹太人!

  1. 波兰提供电报技术帮助日本侵华!

  1. 波兰承认伪满洲国!

  1. 现代波兰总理没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接见达赖喇嘛!

  1. 波兰原来是个小丑 ——曹豫生

波兰是否反华

现实中波兰政府的对华态度总体是趋于友好合作的,现代波兰政府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在中东欧的最大合作国,两国经贸往来,技术互通,是很正常的友好外交关系。波兰人民共和国也是全世界第七个与新中国承认并建交的国家,当然有人会杠:当时的波兰是苏联傀儡国,我承认这一点,只是说出这个史实。

另附一张图,是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公布的,世界各国民众的对华态度,绿色是喜欢中国程度,红色是讨厌中国程度。这张图极具讽刺意味,大量我国年轻人非常喜爱的日韩两国的对华负面倾向极其高,瑞典刚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用说了,甚至意大利、德国、法国、匈牙利的红色也比绿色高。如此来看,大半个欧洲对中国态度都是红色高于绿色,而波兰的态度是绿42%,红29%,在欧洲绝对属于比较亲华的。

当然了也有人会说,不能仅凭一张图就断言某国的真实对华态度,但我们毕竟不可能去那些国家做实地调研,皮尤研究中心已经是比较中立客观了,这张图是有参考价值的。
  • 皮尤研究中心是一家无党派的,免税的非营利性组织,坐落于美国华盛顿D·C,隶属于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为其子公司司。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重点是世界各地各宗教的人口统计,还进行广泛的社会、舆论问题研究、民意调查、媒体内容分析和其他社会科学研究。

波兰萨纳齐政府是不是法西斯政府

谈到这个问题,我们必须简单梳理一下萨纳齐政府的由来。从1918年复国到1926年5月波兰国父约瑟夫·毕苏斯基(Józef Piłsudski)发起政变,这段时间是总统议会民主制度的人民政府。毕苏斯基逐渐不满当前政府引起的外交不利局面和通货膨胀等经济危机,他认为民主政体的效率太低,让国家日益混乱。于是在1926年5月发起政变,建立了类似后世南美军政府的新政权,她被命名为萨纳齐政府,萨纳齐(Sanacja)就是波兰语“愈合,救赎”的意思。萨纳齐政府对波兰的统治一直持续到1939年苏德瓜分波兰。

那么,萨那奇政府是不是法西斯政府?首先,萨纳齐政府最初的领导班子几乎都由军人组成,两院议会的权力被削弱,毕苏斯基本人的权力得到明显加强。因此,我们得出萨纳齐政府是专制政权的结论,好像和德国很接近了,因为德国纳粹政府就是独裁政体,但我需要指出波兰总统权力显著加强是在1935年,而专制≠独裁。

毕苏斯基本人是反政党的,1928年萨纳齐政权的领导者们创建了一个“ 与政府合作的无党派集团 ”(Bezpartyjny BlokWspółpracyz Rządem),这个组织拥护政府,却否认自身的政党属性。波兰直到1939年都没有取消其他反对党,所以谈不上一党专政。而法西斯独裁政府基本是一党专政的,是非常重视政党作用的,因此在政治结构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萨纳齐政府≠法西斯政府

毕苏斯基在萨那奇政府实际上施行的是某种半专制半民主的特殊政体。说它民主是与纳粹相比,BBWR并没有搞彻底的一家独大,法律依然认同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党自由和选举自由。说她专制是BBWR依然对反对者施行了压制和迫害,1930年许多反对派被作为政治犯关押至布列斯特要塞的监狱中,但没有对他们进行人身迫害。
当时在波兰文艺界流行的作品不乏对BBWR和对毕苏斯基本人的讽刺,如果是法西斯政府当政,这种情形是难以发生的。同时,毕苏斯基公开禁止对犹太人和乌克兰人等少数民族的压迫和歧视,尽管在民族主义和反犹思潮席卷欧洲的时代,波兰底层对少数民族的迫害屡禁不止。在毕苏斯基死后,波兰民族主义再难以遏制,酿成了许多人间惨剧——沃伦地区和耶德瓦布镇的种族仇杀成了波兰历史中最沉重黑暗的篇章之一。
“毕苏斯基无意担任独裁者这一公众角色,更倾向于部署手下的人去实现他的最终目的——将一个强大的总统制政府引入波兰......毕苏斯基领导的萨纳齐政府是一个非法西斯主义的世俗权威政府,虽然政府确实试图动员群众支持政权,但是国民生活的大部分领域仍然处于它的直接控制之外。”  ——《波兰史》by耶日·鲁瓦克斯基
在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和波兰刚刚复国百废待兴的年代,萨纳齐政府通过强有力的调控和治理,在短时间内让波兰各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我们对当时波兰的误解常常是认为一个月灭亡于苏德两国夹击的波兰是非常弱小的国家,然而萨纳齐政府于1936年开始实施的工业复兴计划非常顺利,军用和民用工厂的工业区在维斯瓦河一代拔地而起,旨在实现现代化的三军建设。基础教育、医疗水平、农业和识字率节节攀升,国民收入于西班牙相当。

基于以上资料和论证,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波兰萨纳齐政府是一种介于议会民主和专制统治的特殊政体,有点类似于南美军政府,但绝不是法西斯政府。

骑兵砍坦克神话

好吧,某种程度上,这是关于波兰最古老,流传最广的谣言,而且已经有许多人辟谣了。但我在这里还是再系统性地讲一下,毕竟想当年,我在很年轻的时候也曾深信这则很扯淡的谣言。说句题外话,我在本市新华书店的权威二战史书中,还能看到渲染骑兵砍坦克的篇章,2018年,这种言论堂而皇之地在市场公开售卖,这不禁令我大为汗颜。

首先要说明的是,骑兵军种在二战依然在世界各国服役,在德国和苏联都有独立编制的骑兵部队,骑兵在那个时代的侦察功能大于实战效果。在1939年苏德夹击波兰战争中,波兰陆军的10%是骑兵部队,共有约11个骑兵旅,每个旅下辖3-4个骑兵团。但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骑兵团并不是一整个团都是骑兵,他们包括炮兵、装甲部队和步兵营建制,有的骑兵旅基本由装甲部队构成,只是挂个骑兵旅的名字。

骑兵的作战形式基本可以被视作骑马的步兵,骑兵抵达战场后大都是下马作战,使用的都是标准的步兵战术。波兰骑兵部队的装备包括但不限于:步枪、手枪、Szabla wz.1934年军刀、长矛、75毫米炮、博福斯37mm反坦克炮、博福斯40mm高射炮、WZ.35反坦克枪(Wz. 35 anti-tank rifle)、TKS与TK3轻型坦克等。
波兰骑兵很少使用冷兵器对敌人发起进攻,除非敌人也是骑兵部队,实际上波兰骑兵和德国骑兵有过几次交手,双方互有胜负。接下来我要着重讲讲“骑兵砍坦克”神话的万恶之源——克罗扬提之战(battle of Krojanty)

1939年9月1日,波美拉尼亚地区的克罗扬提村附近,第18波美拉尼亚乌兰骑兵团(18PułkUłanówPomorskich)在卡齐米日·玛斯塔雷什上校(Kazimierz Mastalerz)的指挥下正沿着一段普鲁士铁路向东前进。这天的早些时候,德军突破了这支骑兵团以南的波兰军队,卡齐米日上校奉命从防线撤退。

当天下午,侦查部队发现在距离柯尼茨镇7公里之外的铁道十字路口附近,在图霍拉森林(Tuchola Forest)旁边的一块空地上有一群德军步兵正在休整。这队德军是名将古德里安麾下第19装甲集群中第20机动步兵师下的第76步兵团,他们由毛威茨·冯·维克多恩(Mauritz von Wiktorin)指挥。

卡齐米日上校命令在当天19:00对这伙德军步兵发起进攻,由奥格纽斯·西维茨查克(Eugeniusz  Świeściak)上尉指挥两个骑兵中队共计250名士兵发起骑兵突袭。一开始进展很顺利,德军步兵猝不及防,很快被击溃并被冲散。然而在波兰骑兵准备追杀溃兵时,德军装甲侦察车突然从森林中出现,他们使用重型车载机枪对波兰骑兵进行扫射。倒霉的是这片空地无遮无拦,许多骑兵在撤退过程中被射杀,西维茨查克试图掩护卡齐米日上校撤离,结果他们两人还是双双中弹落马而死。

战斗结束后,波军有19-25人战死,40-50人负伤。德军有11人战死,9人负伤。克罗扬提之战客观上迫使德军第20机动师重新花了好几小时休整,暂缓了德军的进攻锋芒,掩护了大部队波军第一步枪营的后撤。
这本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战斗,直到一位西方记者出现在战场遗迹上,他的名字叫尹多罗·蒙塔奈利(Indro Montanelli),是一位来自意大利的职业战地记者,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位意大利同伴和德国记者。他来到战场上看到许多波兰骑兵和战马的尸体还有旁边的德军装甲车,于是便向家中发送了一篇文章,以文学化的浪漫描述了波兰骑兵的勇敢作战和英雄主义。只是不知他是缺乏军事常识还是艺术加工,蒙塔奈利在文中描述了跟事实完全相悖的关于波兰骑兵使用军刀和长矛对德军坦克进行冲锋的场面。

借由德国强大的宣传机器,很快这一轶事就传遍了欧洲,各种像模像样的故事在各国流传。德国人声称波兰骑兵严重低估了他们的装备,波军以为德国坦克的装甲很薄弱于是才发起了愚蠢的冲锋。而苏联当局也乐得利用这个故事大做文章,用来证明波兰指挥官是多么的愚蠢,浪费士兵的鲜血。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故事的发酵中,德国作家京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也在他的小说中用华丽的辞藻描述了这一故事。值得注意的是,波兰当局并没有第一时间澄清这件事,因为当时波兰的命运岌岌可危,他们需要这个故事来衬托波兰军队抗击外敌的勇敢,来赢取更高的国际关注和各种援助。因此在许多有意无意的传播下,骑兵砍坦克的神话传说就一直流传下来。直到上世纪90年代,这个故事仍然在美国和英国的高中和大学的历史课上被当做正史讲授......

克罗扬提之战中阵亡的波兰骑兵就这样蒙受了半个多世纪的不白之冤,他们的勇敢和忠诚沦为了笑柄,他们的牺牲成了落后和愚蠢的代名词。直到互联网和历史学高度发达的今天,他们才得以平反昭雪,愿所有牺牲在保家卫国战争中的英灵都能获得安息。

资料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ish_cavalry#Cavalry_charges_and_propagand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ge_at_Krojanty

波兰在巴黎和会上支持日本接管德国在山东的利益?

关于波兰的种种流言蜚语当中,最为恶毒无耻的就是这种,因为作为普通中国人对欧洲发生的事大体是不在意的,只有牵扯到中国,才能激起人们的愤怒。特别是在今天大汉族沙文主义日益高涨的时代,这种卑劣至极的谎言就像是扔进茅坑的炮仗,准确挑动着每个年轻人躁动的神经,这也是大多数不了解欧洲史的人跟风憎恨波兰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种流言的辟谣非常简单,因为刚刚复国的波兰代表在巴黎和会上根本就他妈没有说话的份儿!!!(掀桌怒骂)具体到山东的归属问题,波兰代表更是完全不存在程序上的发言权,因为中国代表面对的是10人会,并不是全体大会。编造这个荒谬流言的人真是毫无下限,无耻至极。而这条流言的广泛传播则侧面证明了当下许多网民缺乏基本的判断力,听风就是雨,如此简单查证就能破解的事却选择了全盘相信。
我是痛心的,真心不希望我的同胞都成为这样的人。拒绝思考,拒绝查证,人云亦云,在获得意淫中的道德制高点后,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的,大义凌然的用最恶毒的咒骂,侮辱一个谣言的受害者。键盘侠当到这个份上,真是修炼到家了。

资料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participants_to_Paris_Peace_Conference,_1919

波兰支持日本占领东北三省

又是一凭空捏造,无中生有的荒谬流言。关于九一八事变后国联各国态度的资料我已找到,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保存的《訴諸國際公論:國際聯盟對 [ 九一八事變 ] 的討論(1931-1933)》,链接已放到下端,诸君可自行查阅。我只在这里放几条最关键的截图。
客观来讲,波兰在这里基本是随大流。和大多数国家一样,反对日本的侵略行动,但也没能力和意愿对日本施行进一步干涉。但这才是史实!波兰从没有支持日本占领东三省!
资料来源:

http://www.mh.sinica.edu.tw/MHDocument/PublicationDetail/PublicationDetail_1383.pd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ytton_Report

平独镇露大波波

最早是在日本网络上流传来的,“独”指德国和“露”指俄国,字面意思是波兰打败德俄,是反讽波兰不自量力。今天在这里公开言明,我非常讨厌,反感这个垃圾烂梗,很明显发明和四处传播这个烂梗的人对波兰史乃至欧洲史完全一窍不通。“平独镇露”四个字,就是对波兰、德国和俄国三国历史的共同侮辱。
“平独镇露大波波”的出现有两种意义,第一,对历史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本是好事;然而第二,90%的历史爱好者的水平,和图中“darkfeng0”的水平无甚两样。说得再直白一些,大部分人喜欢的都是“历史故事”,甚至是“地摊历史故事”。他们不在乎到底是真是假,他们只在乎话题性,能不能尽情地喷,辱骂,嘲笑或赞美历史故事里的国家。

一个愚蠢的,不自量力的,“祖上阔过的”,心比天高的波兰简直太适合拿来嘲讽了。至于真相?真相在一搜一大把的《震惊!东欧鼻屎小国活该灭亡》里。

任何人都知道,毛子是“战斗民族”,德国是“无比强大的严谨民族”,至于中间的波兰?who care?没人在乎波兰的真实历史,人们愿意看自己想看的内容,愿意听自己想听的东西。人们不愿意相信波兰也有灿烂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不愿意相信波兰是欧洲史乃至人类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愿意相信一个滑稽小丑式的波兰被强大的邻居凌辱灭亡,人们特别愿意相信一个祖上阔过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搅屎棍波兰。人们痴迷在自我意淫的不存在的历史中狂欢笙歌,至于真相,真相见鬼去吧。

波兰强大时欺负俄、德,最后被他们报仇,瓜分三次而亡?

相信任何一位看过我亲自撰写波兰史的人都知道,波俄历史盘根错节,互有影响,不存在所谓的谁欺负谁。具体的可直接移步阅读我所连载《正说波兰史》的内容,或者可以观看我在知乎发布的关于波俄历史的简练回答:

俄国和波兰的世仇是具体是什么,可以详细说明吗? - 张益达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792363/answer/505473896
至于所谓的欺负德国......到底是哪个德国?是神圣罗马帝国还是条顿骑士团,是普鲁士公国还是独立的普鲁士王国,是德意志第二帝国还是纳粹德国,这里提到的每个政体都有德国的概念。神罗中的奥地利参与瓜分波兰;条顿骑士团侵占波兰祖地波美拉尼亚,后被彻底击败,波兰收复领土;普鲁士公国的前身就是残存的条顿骑士团,从属波兰王室;普鲁士王国脱离波兰,后来参与瓜分;德意志第二帝国成立和灭亡的时候地球上没有波兰;纳粹德国和苏联一起瓜分了波兰。

波兰“欺负”了谁?

至于三次瓜分,波兰因为长期无政府状态,瑟姆瘫痪,国家已经非常虚弱。在这个局势下,三国瓜分波兰是事半功倍的,是稳赚不赔的,这个逻辑很难理解吗?把瓜分波兰的原因归结为幼稚的报仇论,真是侮辱腓特烈国王和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智商。
资料来源:

可在机核网或知乎搜索“正说波兰史”阅读我本人目前二十万字的波兰史科普连载;

《瓜分波兰》、《波兰简史》、《波兰通史》、《波兰史》;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rtitions_of_Poland

波兰复国“抢走”俄、德领土,凡尔赛条约的邪恶产物?

波兰复国是爱国志士的努力和以美国为主导的新列强重新分配欧洲格局的产物,一个波兰国家可以配合法国预防德国再起,还能充当布尔什维克西进的桥头堡,至少当时的人是这么想的。只是没人想到德国和苏联崛起地如此之快。

波兰趁苏俄内战发起侵略,无耻到极点!

1920年苏波战争的历史相对复杂,涉及众多知识面,包括但不限于苏俄内战,早期苏俄史,早期波兰史,乌克兰对于波苏两国的意义和历史纠纷,波兰和乌克兰的民族纠纷,一战对欧洲民族国家的影响等等。总之最简练的说法就是这是波苏两国为争夺乌克兰地区统治权而发起的战争。

如果用我写波兰史的风格写,怕是要写几千字,所以现在我最简练最浓缩的说。一战刚刚结束,欧洲旧秩序松动,民族国家崛起,波兰和乌克兰就是其中的典型。苏联领袖列宁计划在彻底打败白军后一路向西,通过波兰这座桥梁把赤旗插遍欧洲。波兰领袖毕苏斯基只想巩固波兰的地位,扩大波兰在东欧的影响力彼得留拉试图建立独立的乌克兰国家。

苏俄内战虽未结束,但红军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彼得留拉就求救于波兰,希望在波兰支持下在俄国境内建国乌克兰。毕苏斯基也有意把西乌克兰吞并入波兰,就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波乌联军开进俄国境内。起先很顺利,红军战略撤退,波军长驱直入拿下了重要目标基辅。然而红军在基辅摆了口袋阵大败波军,然后一路反攻打进波兰境内,将战争从争夺乌克兰变成了把赤旗插遍波兰。但红军却在华沙城下遭到沉重打击,被迫休战。双方签署里加和约,波兰领土东扩一部分。

在这段历史中,最容易引起误解的就是“波兰入侵苏俄领土”。实际上波军一直是在乌克兰境内作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乌克兰是根据国际法民族自决独立的国家,不属于苏俄。当时只有一个政权认为乌克兰地区是苏俄的,就是苏俄自身。所以站在国际法的客观角度,波军并没有入侵传统意义上的苏俄领土,而战争后期红军打进波兰境内就是正儿八经的打波兰了。请注意,我无意评判谁对谁错,因为这种性质的战争根本就没有对错,我只是把事实陈列出来,剩下的诸君自己理解吧。

波兰血腥屠杀八万苏俄战俘?

红军被俘数量至今没有确切数字,最高的说法是16万,最少的说法是7万。靠谱的说法是红军80,000~85,000被俘。波军有51,000人被俘。但双方的战俘都出现了大规模死亡的情况,原因其实很简单,两个政权都是刚刚建立的,自己人还没吃饱饭,你指望他们给战俘多好的待遇?况且这些都是侵略自己国家的敌人,从某种角度讲,双方没有大规模杀俘已经是很人道主义了......

波兰的说法是红军战俘死亡16,000~17,000人,俄国的说法是死亡18,000~20,000人,相差没有太多。波兰战俘死亡数字约为20,000,双方战俘们大部分是死于战俘营糟糕的环境引发的各种流行病。

波兰吞并立陶宛维尔诺,如此侵略行径完全是帝国主义?

波兰吞并维尔诺是确凿无疑的侵略行为,严重影响了当时波兰的国际形象。波兰吞并维尔诺的性质和1939年~1940年苏联吞并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全境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赤裸裸的罪恶侵略,这一点过一万年都不会改变。

至于波兰为什么要吞维尔诺,就像我之前说的,在民族主义高涨的年代里,毕苏斯基认为立陶宛就是波兰的一部分,因此他不承认立陶宛的独立性。立陶宛人可不干,但在波立战争中失败,首都维尔诺受到波兰占领。失去首都的立陶宛一直存在到1939年底,波兰被瓜分后,立陶宛在内的波罗的海三国都被苏联彻底吞并。立陶宛人民拒绝波兰的合并要求,但更不能接受苏联的吞并。但悲惨的是,迎接波罗的海三国人民的只有流放、逮捕和处决,扯远了。

综上所述,波兰吞并立陶宛首都维尔诺的行为就是侵略,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但批判其为帝国主义则不至于,波兰吞维尔诺是欧洲民族主义思想高涨的结果,全欧洲当时类似的民族领土争端数不胜数,单独摘出批判波兰是没什么太大意义的。

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切欣争端

又是一战后欧洲众多民族地区的争端事件之一,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领土争端我简单讲讲吧。一战结束后,捷克斯洛伐克独立,切欣地区对捷克人来说是交通重镇和矿产种地,对波兰人来说这里也很重要。这时你会问了,波兰凭什么想要这块地?因为按照国联提出的民族自决原则,再根据1910年的人口普查,切欣地区波兰人占了50%以上,而捷克人则不足30%。波兰和捷克都在切欣地区成立了地方自治委员会,而且都宣称切欣是自己国家的领土,双方都是新生国家,谁都不服谁......

两国各自磋商了几次都不满意,后来波兰在切欣举行了众议院选举。捷克人声明这里是有争议地区,任何人都不能执行主权统治,波兰人说这里波兰民族占多数,本来就不是你的。捷克就趁着波兰精锐部队忙于在东部加利西亚的战事时,于1919年1月发兵15,000进入切欣于当地的6,000波兰守军发生武装冲突。双方打了七天,捷克军死亡约50人,124人受伤。波军死亡近百人,八百多人受伤。然后在协约国多调停下,双方在2月3日签署停火协议。既然不打了,那就公投吧,但经过几个月但尝试,双方表示切欣地区太混乱没办法公投。7月,双方放弃公投,邀请大哥协约国们派人来仲裁。
问题就出在仲裁上了。

捷克斯洛伐克接管了58.1%的切欣领土和67.9%的人口,剩下的给了波兰。但这份仲裁是很不公平的,因为划给捷克但人口里有约139,000都是波兰人,而波兰那边只有2,000捷克人,很多家庭因此被强制割裂开,酿出了许多惨剧。更要命的时,许多重要的工业设施、铁路也和煤田也都让捷克人占了,然后仲裁团和捷克人又干了件很不厚道的事。

此时捷克、波兰和仲裁团在一起,波兰代表团还不知道仲裁结果,然后仲裁团在第二天就要求波兰人签署协议,而且拒绝透露仲裁结果。波兰代表团心说你是大哥我就认你的吧,然后就签了。过几天波兰政府获悉了仲裁内容,可以想见的失望与愤怒令波兰政府和捷克政府的关系急剧恶化......
1938年,希特勒的魔爪伸向捷克斯洛伐克,纳粹政府对博胡宁市提出了领土要求,这里是波捷边境一座铁路枢纽城市,对波兰有重大战略意义。波兰政府认为既然捷克斯洛伐克被纳粹吞并已经无法避免,不如先下手为强拿下这里,以后如果爆发波德冲突也更有利一些,苏联获悉后,威胁波兰如果对捷克斯洛伐克动手就取消波苏互不侵犯协议。

但波兰还是认为要迅速行动,防止德国占领博胡宁,于是在9月30日对捷克政府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其从博胡宁市撤离军队。10月1日,捷克外交部宣布同意。然后波军很快就占领了包括约切欣在内的801.5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及22万人口。当然不能忽略匈牙利也来分了一杯羹,而且胃口比波兰大的多,他们吞了斯洛伐克10,390平方公里的土地和854,277人口。

然而这一事件的真正赢家是谁?德国。原本德国要承受所有吞并的谴责和责任,而今天波兰和匈牙利也参与了,尽管他们取得的领土和德国相比完全是九牛一毛,但哪怕他们只拿了1米的地,也成了德国的帮凶,无论波兰有多么充分的理由。
后续,随着二战结束,切欣地区波捷两国都重新确定了1938年1月1日双方的边界线,直到今天。今天的波兰和捷克睦邻友好,在切欣问题上更是没有半点存疑了。
资料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ieszyn_Siles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ish%E2%80%93Czechoslovak_Wa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ish%E2%80%93Czechoslovak_border_conflict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Zaolzi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rman_occupation_of_Czechoslovakia

波兰大量屠杀迫害犹太人?

先说结论,有!但是波兰也是全欧洲救助犹太人最多的国家。在二战期间的波兰,一方面发生针对波兰人的迫害屠杀,但另一方面也有更多波兰人冒着生命威胁拯救犹太人。犹太人在波兰的命运,让我从头讲起。

伴随着一次大战后欧洲民族主义兴起,反犹主义也逐渐死灰复燃,波兰也不例外。波兰反犹现象的第一次大规模出现还是在苏波战争时期苏俄方面在占领的波兰国土内曾征召犹太人加入红军,结果就出现了针对犹太人的报复事件。但美国总统派出的调查委员会得出结论,在1918-1919年间发生的八起迫害事件中,有280名犹太人死去。但其中有至少一半都是被军人处决的,比如有一位波兰步兵团指挥官职责一群犹太人在密谋反波行动,于是有35名犹太人遭到处决。

但情况很快得到改观,帕德雷夫斯基总统签署了保护波兰境内少数民族权利的命令,1921年的三月宪法更是赋予了犹太人和其他公民拥有相同的合法权利,保证他们的信仰自由和宗教节日自由等等。
但随着更多犹太人从更加排犹的苏俄进入波兰,波兰境内的犹太人越来越多,特别是犹太复国主义兴起,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开始将意地绪语和希伯来语列为母语,这客观上直接加剧了波兰人和犹太人的分歧。而当时波兰本就经济不景气,大批犹太移民的加入让波兰经济更加动荡,此时民间反犹情绪再次出现,针对犹太人的歧视、排斥和暴力偶有发生。这一点全欧洲都正在发生,并不是波兰独有的。

不过毕苏斯基的“国家同化”政策明显对犹太人表达了更多的善意:“公民是根据他们对国家的忠诚判断的,而不是他们的国籍。”毕苏斯基的个人威望让这条法令得到宣扬,犹太人也很赞同他的政策。但倒霉的是,随着席卷全球的大萧条和毕苏斯基的去世,情况再次恶化。许多犹太人的生意倒闭,他们被迫更加抱团,但这又加深了犹太人和波兰人的隔阂。情况在不断恶化,新的民族主义党派开始宣扬大波兰民族主义,反犹主义再次高涨。针对犹太人的骚扰、对犹太商店的抢劫犯罪开始增多。1935年至1937年间,79名犹太人在反犹太人事件中丧生,500人受伤。

值得注意的是,波兰反犹运动的重要原因除了上述几点之外,宗教原因也占了很大比重。波兰是非常虔诚的天主教国家,而犹太人......坚定的信仰犹太教。社会的动荡加剧了极端宗教教义的出现,当时就涌现了许多针对犹太人在宗教上的不利说法,甚至认为犹太人“玷污”了天主教。但我同时也要指出,波兰的天主教会反对暴力对待犹太人,因此,在波兰就产生了比较特殊的情况,即以主张大规模遣送犹太人出境的主张为主流,而不是德国那样赤裸裸的迫害和侵吞犹太财产。

下一波反犹高潮则是沦陷期,在国家剧烈动荡和德国人的撺掇拱火下,针对犹太人的暴力和屠杀事件开始明显增多。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发生在1941年7月,在耶德瓦布镇发生的屠杀事件,经后世波兰专家考证,有至少340名犹太人被杀,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这次骇人听闻的屠杀事件一度在当代波兰引起了不小轰动,许多人不承认这件事的真实性,但还是有更多包括波兰总统在内的人接受这一现实,对犹太人表示歉意。
但人性是复杂的,历史也是有两面的。有些波兰人对犹太人发起迫害,但有更多波兰人对犹太人伸出援手!二战期间欧洲最大的地下犹太人保护组织就是波兰人建立的,这就是热戈塔(Żegota)。他们在整个二战期间从屠刀下拯救了至少60,000犹太人,二战结束后有6620位波兰人获得以色列颁发的“国际义人”荣誉。
上图中的女士名叫索菲娅·柯萨科·施祖茨卡(Zofia Kossak-Szczucka),她是热戈塔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一位作家,一直呼吁救助犹太人。她曾被德国人关进奥斯维辛集中营,但波兰地下反抗军想尽办法把她救了出来,索菲娅没有逃离波兰,秉持着炽热的爱国情怀,还参加了华沙大起义。她一直活到了战后,于1968年去世。

热戈塔得到波兰地下反抗军的支持,为救助的犹太人伪造了约50,000个身份证件,包括结婚证书,洗礼记录,死亡证明和就业卡,以帮助犹太人以基督徒的身份离开波兰。热戈塔在华沙的犹太儿童地下保护机构由另一位天使姐姐负责,她就是波兰的辛德勒——伊雷娜·森德勒(Irena Sendler)。为什么说她是天使,因为她以一人之力燃起了希望和救赎之光,在黑暗和残暴之下拯救了无数生命,她是一位伟人。

森德勒的身份是一名护士,但她冒着生命危险照顾了从华沙犹太区救出9,000名犹太儿童中的2,500个。在纳粹的眼皮子底下,她不知冒多少次极大的危险将孩子藏在波兰家庭、修道院和孤儿院中照顾。1943年10月19日,她被盖世太保逮捕。当纳粹匪徒洗劫她的居所时,她把孩子的名单偷偷扔给她的朋友,后者藏了起来,幸运的是盖世太保没有搜查这位朋友。

但不幸的是森德勒还是被带到盖世太保的总部,她受到严刑拷打,但柔弱的女子依然没有吐出一个字背叛她的崇高事业,尽管她为此受到了更多刑罚和殴打。11月,她被命令枪决,然而热戈塔队员贿赂了行刑队将她救出。她还是选择留在华沙,但在市长的帮助下重新被雇用,森德勒继续着她拯救犹太儿童的秘密行动。
1965年,以色列承认她为国际义人。波兰政府授予她白鹰勋章和金色十字勋章,这时波兰国家的最高荣誉,为她崇高的人道主义贡献。老人在2008年5月去世,享年98岁。
资料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the_Jews_in_Polan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scue_of_Jews_by_Poles_during_the_Holocaus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dwabne_pogro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5%BBegot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Zofia_Kossak-Szczuck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rena_Sendler

波兰提供电报技术帮助日本侵华?

先说结论,波兰需要有一个国家在远东牵制甚至对抗苏联,因此,波兰愿意提供给她电码破译技术用来对付苏联。这个国家得到技术后兑现了诺言,给波兰提供了许多远东苏联的情报,但也顺手利用这个技术侵略中国,这个国家就是日本。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波兰为二战盟军阵营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广泛的情报网和相对先进的密码破译技术。波兰密码局(Biuro Szyfrów)最早成立于苏波战争时期,为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到二战前,波兰和苏联总体处于互不信任的竞争状态,本着远交近攻原则,波兰政府在寻找一个在远东制约苏联的对象。无独有偶,日本也将苏联视为潜在竞争对手,想从情报电码方向入手对付苏联,于是两国就王八看绿豆——对眼儿了。
20世纪20年代初,波兰密码局派遣密码专家杨·科瓦勒乌斯基(Jan Kowalewski)去往东京组织了一个无线电情报课程,他培养出的许多学生之后都成了日军情报战专家,日本的密码谍报技术由此得到飞跃式发展,关东军也成功破译了边防苏军的一部分密码。此后双方合作更加频繁,波兰也借助日本在东欧的中立身份取得不少苏联和德国的情报。但这就很尴尬了,波兰当局利用日本针对德国,而名义上德国日本同为轴心国阵营。因此日德双方的外交人员都希望日本和波兰停止情报合作,但日本不予理睬,直到1944年,波日之间才停止在谍报电码上的合作。在整个合作期间,波兰方面的谍报特工从未向日本透露任何关于西方盟军的情报,双方只分享德国和苏联的信息。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波兰给日本提供的密码谍报技术客观上加剧了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对中国的伤害,尽管波兰当局主观上并没有针对国民政府的意愿,波日在电码破译方面合作的主要目的还是针对苏联。另外需要提及的一点是,并不是日本在取得波兰电报技术后才能强势的破译中国方面的电码,实际上当时国民政府的电报水平......并不高,日本在取得波兰技术之前的电码谍报水平也绝对强于国民政府。
资料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pan%E2%80%93Poland_relation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n_Kowalews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uro_Szyfr%C3%B3w

波兰承认伪满洲国?

先说结论,波兰第二共和国在二战前夕对伪满洲国的外交策略结论简述如下:
  1. 开始时承认李顿调查,拒不承认伪满。但因对苏联的竞争态度,对日示好并提供密码电报技术,其目的是在远东制衡苏联;

  1. 在感受到苏德压力后,被迫使用默认伪满洲国的办法来保护在东北的波兰侨民;

  1. 相比其他承认伪满的国家,波兰没有对其进行任何实质帮助,更没有协助侵略中国;

  1. 波兰对伪满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外交承认,但是仍然可以算作国际法意义上的事实承认。这是波兰历史上不可抹除的污点,也是波兰外交政策失当的表现之一;

“总结波兰与中华民国间关系的分期史 , 并非简单地从波中双边关系来着手 , 而是需依当时世界的总体情势发展来评估 , 当时波俄关系的恶化 ,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 , 日本与苏联的军事冲突 ,以及国际联盟的作用愈来愈弱等 , 都对波中关系的进程有一定的影响力 。依据当时的外交文件和报刊分析可看出 , 波兰虽与德国及苏俄之间皆订立互不侵犯条约 , 但是波兰在看待与这两个国家的关系问题更重于同其他国家的关系 ;在对中国的外交政策上除了商业关系和海运问题外 , 通过哈尔滨的波兰领事馆 , 特别保护居住在东北的波侨生命财产的安全 , 所以承认“满洲国”的行为也可被解释为保护波侨的需要之一 。” ——施乐文 作《波兰与中华民国的关系》
既然谈到波兰和中华民国的关系,不妨就多说点。

刚才提到波兰政府承认伪满的重要原因是保护自己在东北的波侨,那么问题来了,波兰和中国相隔何止十万八千里,为什么会有波兰人跑到中国呢?其实波兰和中国的联系可以追溯很久很久,早在明朝末年就有一位波兰传教士秉持着国际传教主义精神来到中国,他的汉名叫波伊姆(M.Boym)。很多人都知道基督徒兼南明永历皇帝曾派人到罗马教廷求援,他派遣的人就是波伊姆......

然而大规模波兰人进入中国则要等到20世纪初沙俄崩溃时,有许多住在俄国境内的波兰人为躲避战乱,就跟随逃亡的俄国贵族来到了中国东北,他们就是最早的中国波侨。1920年起,波兰政府在哈尔滨和上海设立波兰领事馆,主要是用来庇护当地波侨。后来中国的领导者变成了蒋介石,1933年中波双方就确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
后来苏波战争结束,许多波兰人得以回国,但还有许多波兰人留在了哈尔滨,大概有3000人左右。1935年3月,苏联把中苏共同经营的中东铁路北段(北满铁路)以1亿4千万日元卖给了日本扶植的伪满洲国后,又有许多波兰人回国。剩下的1500多名波兰人一直滞留到50年代,在东北的波侨也曾帮助中国人进行开发和建设工作。

接着就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顾维钧在国联会议上抱怨波兰代表的亲日态度,这是历史事实。
伪满刚刚建立时就向日本、美国、波兰、意大利等17个国家发出了“对外通告”,希望得到承认,波兰政府对此并未加以理会。后来国联对《李顿调查报告》进行投票,日本反对,暹罗弃权,余下40国包括波兰在内都赞同李顿报告的结论。但此时波兰政府的哈尔滨领事馆就陷入了很尴尬的境地,一方面祖国不承认伪满应该要立刻搬走,但另一方面,时局混乱为保护波侨又不能搬走。

后来随着苏波关系的竞争态势,波兰政府越来越看重日本在远东制衡苏联的战略地位,于是对日关系越来越暧昧。但这并没有影响中波关系的进展,1934年,波兰商会在上海成立,1936年,波兰在中国创立波亚银行,进一步发展对中贸易。

伪满就急了,“建国”好几年,国际上除了苏联在1932年对其进行默示承认外,基本没人搭理他,有点尴尬。于是伪满当局为了促使他国与自己结成所谓“外交关系”,开始对其控制境内的外国人进行打压,并且不再承认对其不予承认国家的公民的治外法权,以期强迫他国与自己发生接触并且谈判,这其实是一种以他国侨民安全为筹码的变相要挟。
1938年10月19日,波兰方面与伪满洲国达成经济互惠协定,事实承认伪满。尽管波兰与伪满签订了经济条约,然而在国际法上,波兰对伪满的态度仍然不甚明朗。1938年11月3日,波兰外交副部长扬·斯泽姆贝克会见了中国驻波兰公使魏宸组以商谈对伪满洲国的外交问题。在商谈中,斯泽姆贝克明确指出并不存在波兰法理上对伪满洲国的外交承认。但是在接下来的商谈中,斯泽姆贝克也不得不承认了波兰在事实上承认伪满洲国的事实。在1939年4月,伪满洲国开始筹备于华沙设置伪领事馆。因为事实上在波兰几乎没有所谓“满洲国公民”,此举实际属于面子工程,波兰方面也对此反响冷淡。

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波兰政府的相对亲日政策也正式终止。1942年1月,波兰驻哈尔滨领事馆正式关闭,波兰宣布不再承认伪满洲国,波兰承认伪满的时间为三年零九个月。在领事馆正式关闭前,波兰领事成立了波兰人保护委员会,继续保护当地波兰人的权益。

下面简单提一下,国际法上的承认主要有两种形式:明示承认和默示承认。

明示承认是一种直接的、明文表示的承认。默示承认是一种间接的、通过某种行为表示的承认 ,通常是缔结双边条约 、建立或维持外交关系或领事关系。相比较之下,萨尔瓦多、意大利、德国等国家对伪满洲国的承认,都是属于明示承认。特别是在1941年4月13日,苏联与日本签署了《苏日中立条约》,同时特别声明“苏联尊重满洲国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该声明表明苏联对伪满洲国的承认由默示承认变为了明示承认。而波兰对伪满洲国的承认,主要是通过1938年10月19日的外交条约所体现。因此,波兰对伪满的承认属于默示承认。
但我身为一个中国人,在此必须言明,鉴于在波兰承认伪满的时候,中国的全面抗战已经爆发,因此波兰此举很明显并不尊重与中国的关系,更没有尊重中国人民的感情。更何况伪满本身就是日本侵华的产物,波兰与其接触,签署条约并且对其进行事实上的外交承认,本就已经属于对中国主权的不尊重。

波兰对伪满的态度,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是考虑到哈尔滨的波兰侨民,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日波关系。而波兰之所以想要与日本修好,主要原因在于苏德的威胁。因此,虽然波兰在起初遵守了国联的呼吁,但是最终还是对伪满洲国进行了事实承认,本质上也是向日本示好的举动。但是波兰方面对此始终保持分寸,并且不愿意在法律上造成承认满洲国的既成事实,更不愿意进行明示承认。但是波兰对伪满洲国的事实承认仍然是对中国主权的不尊重,这点是无可非议的。然而有鉴于波兰方面11月3日的表态,波兰对伪满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外交承认。但是仍然可以算作国际法意义上的事实承认。这是波兰历史上不可抹除的污点,也是波兰外交政策失当的表现之一。

尽管波兰最终与伪满洲国缔结了经济协定,如愿以偿的改善了与日本的关系。然而在张鼓峰事件和诺门坎事件中,日本都遭受了挫折,使得“北进”战略被放弃。可以说,波兰围绕伪满洲国进行的种种外交活动,并没有达到其本来目的。

最后感叹一句,假如我不是波兰人也不是中国人,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去阅读上面的历史。我只感觉到波兰和中国在那个时代作为弱小国家挤压在强国之间的深深无奈。
资料来源:

[1][波]Agnieszka Teterycz-Puzio, Wojciech Skóra. Na szlakach dwóch światów. Studia ofiarowane Profesorowi Jerzemu Hauzińskiemu [M]. Słupsk:Wydawnictwo Naukowe Akademii Pomorskiej w Słupsku,2016:701

[2]吴晓亮. 评日本帝国主义操纵下的伪满洲国“外交” [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2,14

[3]王戡.谁承认了伪满洲国? [J].兰台内外,2014,(6):18

[4]钟放. “满洲国”承认问题与国民党的对日政策 [J]. 外国问题研究,2010,(4):24

[5][波]Agnieszka Teterycz-Puzio, Wojciech Skóra. Na szlakach dwóch światów. Studia ofiarowane Profesorowi Jerzemu Hauzińskiemu [M]. Słupsk:Wydawnictwo Naukowe Akademii Pomorskiej w Słupsku,2016:712

[6]王戡.谁承认了伪满洲国? [J].兰台内外,2014,(6):19

[7][波] Agnieszka Teterycz-Puzio, Wojciech Skóra. Na szlakach dwóch światów. Studia ofiarowane Profesorowi Jerzemu Hauzińskiemu [M]. Słupsk:Wydawnictwo Naukowe Akademii Pomorskiej w Słupsku,2016:713

[8]施乐文. 波兰与中华民国的关系[A].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澳门中西创新学院、美国黄兴基金会.中华民国史研究三十年(1972—2002)——中华民国史(1912—1949)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卷)[C].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澳门中西创新学院、美国黄兴基金会:,2002:764

[9]钟放. 关于“满洲国”外交承认的几个理论问题 [J]. 外国问题研究,2010,(5):24

[10]石岩. 苏联承认伪满洲国原因浅探 [J]. 大连近代史研究,2011,(1):281

[11]世界知识出版社编辑部. 国际条约集(1934-1944) [M].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61:304

浅析 “ 波兰现象 ” 的来由

“重复是一种力量,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   ——戈培尔效应
  • 年轻人普遍都有反主流,反权威的叛逆心理;

  • 部分人群对苏联和纳粹德国丧失客观性地病态偏爱;

  • 大汉民族主义的强势崛起;

  • 部分“历史故事爱好者”对历史国家的主观刻板印象;

  • 人们随大流的从众心理,普遍人云亦云,哪管三人成虎;

  • 缺乏独立思考、独立查证、合理质疑的意愿和能力;

年轻人反主流,反权威的叛逆心理

实际上许多90后都有这个现象,宏观来讲这并不是一个糟糕的事情,但在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上,不应该出现这个心理。比如历史上纳粹德国政权,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一个邪恶腐朽的政府,但就是因为全世界对它的批判,让一些人产生了逆反心理。你们越是崇尚的东西,我就越唾弃,你们越排斥的东西,我就越接受。

这个道理放在波兰也是说得通的,具体表现为,主流史学界都认可波兰是二战的受害者,那我偏跟你反着来。我就一定要找出足够的“证据”,哪怕信口胡诌,也要强行把波兰变成加害者,要将18世纪和20世纪的两次瓜分正义化。要制造出一个即愚蠢又凶恶的波兰,这样德国和苏联对她的侵略就是无比正义的了。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波兰史本来即便在史圈也是极为小众,但在他们日复一日的努力抹黑下,倒是有更多人“了解波兰史”了,至于正不正确则并没有人在乎。

部分人群对苏联和纳粹德国丧失客观性地病态偏爱

对于这类人群有很多专属名词,我不愿意在这里使用。生活中对历史感兴趣的人本就极少,我的同事甚至分不清明朝和清朝谁前谁后,遑论其他。但我悲哀的发现,即便在这个堪称小众的群体里,也称得上是派系林立,各有各的舆论阵地。欧洲史方面最热的是二战史,二战史中最最热门的无需我多说是哪两个国家了,这两家爱好者的互相倾轧已经成了一种互联网现象。他们就像是韩国偶像的狂热粉丝一样,把崇拜对象的优点无限放大,缺点则想尽办法挖掘有利史料美化甚至是掩盖,然后在网络平台互喷口水。

那么这两个群体是怎么和波兰扯上关系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波兰在二战史中与这两国有非常多的联系,而不幸的是,大部分联系都是很负面甚至是非常糟糕的。这两个国家都对波兰做过很多被她们的爱好者群体视为不那么光彩的事,于是遮掩粉饰就成了重中之重。然而有些事实在是铁证如山很难遮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祭出“比烂”大法。

还是以卡廷惨案为例,既然遮掩不了,就干脆挖掘波兰的更多史料,或添油加醋,或断章取义,或干脆完全杜撰。反正目的只有一个,只要证明波兰更烂,就能衬托出他们喜爱的国家也没那么糟了。

但我需要声明一下,以上所针对的,只是部分人群。在这两国的历史爱好者中,也有许多专注学习历史,态度中立客观的人存在,我自己就认识好几个,他们的学识远远超过大部分爱好者。因此,我对他们非常尊敬,许多问题也乐于向他们请教。希望两国历史爱好者能多向这些人看齐,少点对喷和撕逼,没意义。

部分“历史故事爱好者”对历史国家的主观刻板印象

历史故事爱好者的显著特征就是将历史中的某个国家、政权赋予人格化特征,用贴标签替代历史逻辑,用极简的语句概括极复杂的历史事件。俄国就一定是“战斗民族”,德国就一定是“严谨民族”,法国就是“只有矮子和女人会打仗”,英国是“搅屎棍”,意大利是二战笑柄。同时,他们热衷相信和编排历史段子,并大量传播这些东西,造成恶性循环。

人们随大流的从众心理,人云亦云,三人成虎

当你对波兰史一无所知,然后打开某站视频看到这些弹幕,你的心理活动如下:哇,波兰原来这么坏的吗——这么多人说,看来是没错了——搜索相关波兰史——看到更多垃圾段子文章——更加讨厌波兰——在别的平台传播垃圾段子文章——恶性循环。

缺乏独立思考、独立查证、合理质疑的意愿和能力

为什么那些垃圾段子能流传如此之广,毒害如此之大,这是因为段子作者深谙信息不对称原理,还有就是认准了大部分人缺乏独立思考、独立查证、合理质疑的意愿和能力。波兰史非常小众,即便在欧洲史里也是二线史学,了解波兰史的人极其稀少。那么相应的,查证成本就上升了。比如我想查查苏波战争中战俘的处境,这是结果:
任何一个学史的人都知道,绝不能用百度搜索你想了解的那段历史,如果想了解最起码要去维基。然而中文维基也不能看,因为也被篡改了许多,能看的只有英文和其他语言的维基,那么问题来了,谁看的懂呢?退一步说,就算英语好,能勉强看懂。那理解内容又成了一大难题,波兰东欧史错综复杂,每个历史阶段都是盘根错节,如果缺乏一个大概的了解,那也无异于看天书。因此只能去搜索更加浅显易懂的网友创作内容,然而真实性却又大打折扣。

很多人认为某乎可能更靠谱一些,理论上是这样的,但你必须有极高的鉴别内容的能力,因为某乎上的垃圾信息也有很多。但鉴别能力是与历史硬货的储备直接挂钩的,如果储备不过关,你也分辨不出什么是垃圾内容什么是有用的。某乎的一些回答看起来非常专业,比如某牵扯到卡廷惨案的回答,某答主的陈述洋洋洒洒几万字,英文资料那都是小儿科,人家直接放俄文资料。所以就算他在给卡廷惨案翻案,也收货了几百个赞,原因无他,这些内容太唬人了,太像那么一回事儿了......

大部分人即缺乏查证的意愿,更缺乏查证的能力。所以在这些条件下,信息不对称的环境就诞生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垃圾信息能流毒甚广的原因。在这场辟谣战争中,他们是占据上风的,我们是非常弱小的,但我们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我们是对的!他们是错的!对广大对这些历史了解却苦于不知从何入手的人,不要看百度,也不用看维基,去买实体书就可以。

斯坦尼斯瓦夫·阿尔诺尔德的《波兰简史》和耶日·鲁瓦克斯基的《波兰史》都是非常可靠的工具书,这些可以在二手书城买到,也可以下载PDF,我的群里都有。但我认为,小白们最大的问题还是要摆正心态,摒弃轻浮浮躁的心态,历史这门学科是严谨的,要慢慢阅读咀嚼,脚踏实地的前进。
I
益达君
益达君

129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41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