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开场 BGM 听这段

您现在听到的开场 BGM 是 Of Monsters And Men 的《Dirty Paws》。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漫游者奥丁 听这段

这已经是北欧神话故事节目第四期了,上期节目中我们讲到的是漫游者奥丁微服私访来到凡间后遇到的一些人和事。

维达 听这段

奥丁在外游历期间,也有一位远离阿斯加德居住的神,名叫维达,他是奥丁的儿子,他是奥丁和女巨人格莉德所生。他是不灭自然力的拟人化,或称“森林之神”或“原始森林之神”。他性格沉默寡言,因此也是“沉默之神”。上期节目的最后我们讲到了奥丁和维达讲了很多过去和未来发生的事。

《奥丁的子女》 听这段

我们的资料来源于《奥丁的子女》这本书,是爱尔兰著名诗人、小说及戏剧作家整理汇编的北欧神话故事集。这个版本中作者剔除了大量偏成人向的内容,使故事变得诙谐幽默,即便是儿童也可畅读。

索尔与洛基 听这段

在聊完奥丁云游人间的故事后,本期节目的主角是索尔与洛基,也是大家最为津津乐道的故事。

洛基的身份 听这段

在这个版本中的洛基不是索尔的弟弟,他是巨人法布提(Farbauti)和女巨人劳菲(Laufey)的儿子,阿萨神族主神奥丁(Odin)的义兄弟,虽然他比奥丁要年轻许多。

荒海之神埃吉尔 听这段

埃吉尔(古北欧语:Ægir。英语:Aegir),亦称阿戈尔,是北欧神话中的深海之神,名字就是「水」的意思。他另外的名字有赫勒尔(Hler,海)及盖密尔(Gymir)。

尼奥尔德 听这段

尼奥尔德(Njörðr,有时也做Njörd),是北欧神话中的夏神与海神。掌管夏天、海洋、风暴、渔业和财富,也被奉为航海的庇护神。当他愤怒时会挥动手中的铁桨,不但能轻易掀起滔天巨浪,更能引起风暴和海啸,当他高兴时,波浪会变的平静。因此维京海盗和渔民对他极为的崇拜。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斯卡蒂 听这段

斯卡蒂(Skadi、Skaði),是北欧神话中的冬神,她的父亲是夏基,第一任丈夫是夏神尼奥尔德,所以她也是弗雷和弗蕾亚的继母。和尼奥尔德分手后据说再嫁给乌勒尔或奥丁。她热爱冬天和雪,喜欢山林和打猎,所以被视为冬天之神,又被称为“雪靴女神”(Öndurgud,Snowshoe Goddess)。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洛基讲故事 听这段

在奥丁到来之前,洛基讲起他如何嘲弄托尔的故事,逗乐诸神。洛基已经解开缝住嘴巴的皮绳许久,那是侏儒勃洛克所弄,托尔也已遗忘了洛基对西芙的恶行。洛基曾和托尔一同游荡,穿越尤腾海姆,现在他所讲的故事就与那有关。

双轮铜战车 听这段

相传索尔有一辆由两只山羊拉着的双轮铜战车,他跨越比尔鲁斯特彩虹桥要去冒险,但他要去往何方,阿萨和华纳诸神中没有一个知道。但洛基却跟了上来,索尔便让他一同前往。

借宿农夫家 听这段

有一次,当夜幕降临,他们饥肠辘辘,想要找个落脚的地方遮风避雨。他们看到一座农夫的小屋,于是就驾着战车驶向了那里。卸下套在羊身上的轭,把它们留在战车旁边的一处山洞里,两位神明,不似阿萨神族的成员,倒像周游各地的凡人,敲响了农夫小屋的门,想讨食物并借宿。

刘安杀妻 听这段

《刘安杀妻》是出自《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一则故事,讲的是刘备被吕布打败后逃亡路上在猎户刘安家投宿,刘安家没有食物居然杀了自己的妻子款待刘备。

杀死拉车山羊 听这段

索尔走到双轮战车旁边,那个山羊所在的山洞,用锤子将两头羊敲死在地。他剥下山羊的皮,小心翼翼地取出骨头,然后把骨头放到了山羊皮上。索尔把肉拿进了屋里给了农夫,接着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任何人都不准碰我放在这里的骨头一下。”

享用美餐 听这段

不久之后,肉便烧好了,热气腾腾地摆到了桌上。农夫夫妇和他们的儿子,还有托尔、洛基一起围坐桌前。农夫一家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饱过了,这次他们终于享用了一顿美餐。

提亚尔菲 听这段

农夫的儿子名叫提亚尔菲,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小伙子,胃口颇大,老是肚饿。当肉端到桌上,父母一直使唤他到处奔走,叫他倒水,往火堆里添柴,举着点燃的火把,为使桌边的人不用摸黑吃饭。当提亚尔菲终于能够坐下用餐,桌上的肉已经所剩不多。因为索尔和洛基胃口超大,他的父母也吃了很多,想要填饱长期以来未曾满足的肚囊。所以提亚尔菲只吃到了这顿丰盛晚宴的一点残羹冷炙。

吃棒骨 听这段

在寂静无声的夜里,小伙子站到了长椅上,拿下那包山羊皮,那是托尔之前小心收藏的。他取出一块骨头敲断,吸吮里面的骨髓。这时洛基醒了,看到了这一切。但是他和往常一样喜欢看戏,所以袖手旁观,熟视无睹。提亚尔菲把折断的骨头放回山羊皮里,又把山羊皮搁回了壁炉上方的洞里。然后在长椅上心满意足地睡去。

复活羊 听这段

索尔取出洞里的山羊皮,小心翼翼地捧着回到之前山羊待的那个山洞。他把包着骨头的两张羊皮放到了地上,然后用锤子逐一敲打,山羊又活过来了,羊角、羊蹄一应俱全。但是两只羊中的一只跟往常不同,它的脚瘸得厉害。索尔检查它的腿,发现一根骨头断了。

没忍心杀人 听这段

索尔举起锤子想把提亚尔菲锤死在地。可是他不忍心如此对待一个哭泣的男孩,又重新放下了锤子。“你弄瘸了我的羊,必须为我效劳,干很多活补偿,”

尤腾海姆 听这段

索尔、洛基和提亚尔菲穿过米德加尔德进入尤腾海姆。由于神锤米奥尔尼尔就带在身边,在巨人国境内,索尔也感到十分安全。洛基则对自己的小聪明十分自信,也很笃定。提亚尔菲十分信赖索尔,所以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这趟旅程十分漫长,在旅行途中,索尔和洛基训练提亚尔菲,使他成为一个敏捷又强壮的小伙子。

小房子 听这段

洛基看到了一个低矮的影子,似乎可作容身之处。于是他和索尔以及提亚尔菲绕着它转了又转,发现那是一座房子,外形非常诡异。入口处是一个又长又宽、没有门廊的大厅。当他们走进大厅的时候,发现再向里走可以通往五个长而狭窄的房间。“这个地方很怪异,但却是我们能找得到最好的歇脚地了,”洛基说道,“索尔你跟我选那两个最大的房间,提亚尔菲你从小房间中选一个吧。”

巨人手套 听这段

第二天早晨,三人离开了这座五室房子,面向山脉望去。这时他们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高山,而是一个巨人。他们看到他时,巨人正躺在地上,但接着便翻身坐起。“小矮人,小矮人,”巨人对着眼前几个人喊道,“你们路上有没有见过我的一只手套?”他站了起来,四处张望。“哦,现在我看到我的手套了。”他接着说道。当巨人朝洛基、索尔和提亚尔菲走来时,他们仨仍旧呆立原地。巨人弯下身子,捡起了他们昨晚睡过的“房子”,把它戴在手上。那座房子原来就是巨人的一只手套!

乌特加德城 听这段

乌特加德(Útgarðar,Utgard,Utgardar)意即“外宫”或“外域”(Outyards)。在北欧神话中,是由巨人乌特迦·洛奇统治的区域。是巨人国约顿海姆的一个国度,有时候也等同约顿海姆。

管饭 听这段

“你能供应我们早饭吗?”索尔问道。他故意口气蛮横,因为他不想让人觉得他会害怕巨人。“我可以给你们早饭,”斯基尼尔说,“但是我现在不想停下来吃。等我有了胃口,我们就坐下吃饭。现在走吧,这是我随身带着的皮口袋,里面有我的口粮。”

巨人睡觉 听这段

他们来到了一棵参天大树前。在树下,斯基尼尔坐了下来。“在开饭之前,我要睡上一会儿,”他说,“我的小矮人们,你们可以从我的皮口袋里先取食物来吃。”这么说着,巨人舒展四肢睡去。不一会儿,索尔、洛基和提亚尔菲就听到了同样的响声,正是这声音让他们昨晚彻夜难眠,既像是森林的呜咽,又像是瀑布的轰鸣。原来它竟是斯基尼尔的鼾声。

索尔暴怒 听这段

斯基尼尔的鼾声越来越大,索尔暴怒之下站了起来,抓起米奥尔尼尔,向熟睡中的巨人额头上砸去。锤子砸到了斯基尼尔的头上,只是惊扰了他的美梦而已。“是不是一片叶子落到我头上来了。”他喃喃问道。巨人翻了个身又进入了梦乡。锤子飞回索尔手里。斯基尼尔的呼噜声刚响,他再次挥锤砸去,瞄准了巨人的脑门。锤子砸中目标,巨人睁开眼睛说道:“刚才是不是有一颗橡果落到我头上啦?”说完巨人又再次睡着。托尔这下快要气炸,手握锤子站到巨人脑袋之上,对准了他的前额砸去。这是索尔有史以来砸得最狠的一次。“一只鸟在啄我的前额。这儿没法睡觉了,”斯基尼尔坐起来说道。

索尔没吃 听这段

提亚尔菲把皮口袋给巨人拿了过去。斯基尼尔打开了它,拿出他的口粮,分了一些给索尔、洛基和提亚尔菲。索尔没有去拿,但洛基和提亚尔菲拿来吃下。这顿饭结束之后,斯基尼尔站起来说:“是时候朝乌特加德赶路了。”

不似阿斯加德 听这段

乌特加德就是巨人们的阿斯加尔德城。但它的建筑却不像诸神的宫殿如格拉兹海姆、布雷达布里克、芬撒里尔那样轮廓优美。巨大而杂乱的楼宇参差耸立,好似嶙峋的高山冰岩。

比赛跑步 听这段

由于洛基和索尔一直训练提亚尔菲的速度,所以提亚尔菲如今已是阿斯加尔德最优秀的跑步健将。因此要同年轻的巨人比赛跑步,他并不害怕。

秒了 听这段

休吉已经抵达终点标杆,绕着它转了一圈,又跑回到起点,那时提亚尔菲还没有跑完全程。提亚尔菲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打败,要求同休吉再比一次。于是,他们两人又重新跑了起来。这一次,索尔和洛基甚至觉得休吉好像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起点——他几乎在比赛打响的时候,就从终点折返回来。

吃东西比赛 听这段

尤腾海姆有一个叫罗吉的巨人食量可比尤腾海姆的任何一个巨人都要巨大。”于是国王问要不要办哥吃东西比赛,于是洛基说:“我的食量比尤腾海姆任意两个巨人加起来都大。让我来同你们的罗吉比比看吧。”

再次落败 听这段

最后,他们两人站到了一起,身边都留下成堆的空盘。“他并没把我打败,”洛基叫道,“哦,巨人的国王,我扫光的盘子和你们的冠军一样多呢。” “但是你吃得没有罗吉干净。”国王说。 “洛基把盘里所有的肉都吃光了。”索尔说道。 “可是罗吉连骨带肉一起吃光,”巨人国王说,“你看看是不是这样。” 索尔上前查看盘子。他发现洛基吃剩下的盘子里还有骨头。而在罗吉吃剩下的盘子里空空如也:连肉带骨一扫而光,盘子里什么都没有留下。

先喝酒 听这段

第二天,索尔和洛基走进了乌特加德大厅。巨人国王也在那里,身边簇拥着他的朋友们。索尔走进大厅,长驱直入,手中握着神锤米奥尔尼尔。“我们这里的年轻人已经喝干了他们的牛角杯,”国王说,“他们想知道你阿萨神索尔,能不能喝光这杯晨酒。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他们认为阿萨神族中没有一个能一口把它干了。”“把杯子给我,”索尔说,“你们给我的牛角杯,没有一只我不能一口气喝干。”

索尔认为自己喝干了酒杯 听这段

索尔把杯子举到嘴边。他喝了又喝,等他确信杯子里已经一滴不剩,便把它搁到了地上。“看这儿,”他说,“你们巨人的杯子已经被我喝干。”巨人们朝杯底看了看,大笑了起来。“还说喝干了呢,阿萨神族的索尔!”国王说,“再往酒杯里瞅瞅,你简直连杯口都没喝干。”索尔朝杯子里一瞧,发现酒还有大半。气急败坏的他又拿起杯子举到嘴边。他喝啊喝啊,等他觉得已经喝干见底,便心满意足地把杯子放到了地上,走向大厅的另一边。“索尔认为他已经把酒杯喝干,”巨人中的一员拿起杯子说,“但是,朋友们,你们看看,里面还剩什么。”索尔快步走了回来,又往杯子里看,发现杯子里的酒还有一半。他转过身来,发觉所有的巨人都在嘲笑他。

举起东西 听这段

索尔说:“我可以把这大厅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举起来再放下。”当他正说这番话的时候,一只巨型的灰黑色猫突然窜进了大厅,站在索尔跟前。她弓起背,毛炸了起来。“那就把这猫从地上举起来吧。”巨人国王说。索尔快步走向猫,打定主意要把她举起,扔到正在一旁嘲笑的巨人堆里。他伸手想托起猫,却举不起来。索尔的胳膊奋力抬起再抬起,尽可能举高到极限。猫那弓起的脊背已经碰到了屋顶,但她的脚却从未离地。当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举高猫咪,他听到四周的巨人发出嘲讽之声。

比赛摔跤 听这段

索尔又要求比赛摔跤,于是国王派出自己的老看护埃莉与他比试,她是一个年龄很大的老妇人,虽然索尔要求与最高大的巨人比试,但国王还是坚持让他们比试。

未分胜负 听这段

索尔无法战胜这个老妇人,最后老妇人松开了索尔,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索尔起身从洛基手里拿过锤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大厅,沿着原路朝乌特加德城门走去。一路上他对洛基,以及七个星期来陪伴自己穿行尤腾海姆的提亚尔菲不发一语。

索尔与洛基愚弄巨人 听这段

洛基向与会诸神讲述了有关索尔的另一件事——这件事发生在索尔和一个名叫索列姆的巨人之间。

锤子没了 听这段

当索尔和洛基走出尤腾海姆很远,才发现米奥尔尼尔不翼而飞,索尔记不清自己是怎样或是在何时把它弄丢的。洛基认为有必要弄清索列姆是否知道一些线索。

弗丽嘉 听这段

弗丽嘉(英语:Frigg),是北欧神话中的天后,众神之王奥丁的正妻。同时也是天空与大地的女神,主要掌管婚姻和家庭。她亦是光明之神巴德尔和黑暗之神霍德尔的母亲。星期五(Friday)一词即由她的名字衍变而来。

鹰之羽衣 听这段

洛基对弗丽嘉说:“你必须把你的鹰之羽衣借给我,我要飞去索列姆的住处,去查清楚他是否知道米奥尔尼尔的下落。”弗丽嘉说:“如果鹰之羽衣的每片羽毛都银白光亮,我就把它借你,让你跑这一趟。”于是,洛基披上了鹰之羽衣,朝尤腾海姆飞去。

巨人在夸夸其谈 听这段

洛基听到巨人夸夸其谈。“我现在把金银的项圈给你们戴上,”他对那些猎狗说,“不过用不了多久,我们巨人就可以用阿斯加尔德的金子来装扮我们的猎狗和坐骑。甚至把弗蕾娅的项链拿来给你戴上,我最出色的猎狗。因为,保卫阿斯加尔德的神锤米奥尔尼尔,现在就在我的手上。”

诱惑巨人 听这段

因为索列姆说无论如何,洛基他们都无法找到他藏锤子的地点,于是诱惑他,让他把锤子交给阿斯加德来换取酬劳。但索列姆并不相信他的鬼话。

要媳妇儿 听这段

索列姆说:“只有一样东西,如果阿斯加尔德诸神能够给我,我就答应拿索尔的锤子米奥尔尼尔来交换。那就是让女神芙蕾雅做我的妻子。”

芙蕾雅 听这段

芙蕾雅(Freya),是北欧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生育之神,也是女战神和魔法之神。尼奥尔德和那瑟斯的女儿,弗雷的妹妹。她十分慈祥,最为人所爱戴,因为冰天雪地里的人们热切盼望着春天的来临。她常浓妆艳服,花枝招展,有时全副甲胄,披挂上阵,革领瓦尔基里为奥丁遴选死难英雄。在某些故事里,她和弗丽嘉是同一个神。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海姆达尔 听这段

海姆达尔(Heimdallr;古北欧语:Heimdallr),又名里格(Rig),是北欧神话中彩虹桥的守护神,破晓之神。奥丁和雅恩莎撒之子,满口长着金牙,眼光敏锐深远,能眼观四路,无论白天黑夜都能看三百里远,亦能耳听八方,俯伏在地上能听得见青草生长的嘶嘶声。他日夜守护在天界入口要道比弗罗斯特彩虹桥(Bifrost),防御冰霜巨人的侵袭。他骑着金鬃马,肩背奥拉尔号角,遇有紧急情况便吹起号角,召唤众神祗前来应付。传说他是阿斯加德第一人。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假扮芙蕾雅 听这段

诡计多端的洛基说道:“我想到了一个点子,也许可以帮我们从愚蠢的索列姆那里把锤子赢回来。我们可以假装同意把弗蕾娅送去尤腾海姆做他的新娘。而让诸神中的一位顶替,戴上弗蕾娅的面纱,穿上她的裙子假扮乔装。”“哪位神明会自愿去干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与会诸神问道。“哦,让索尔去吧,他丢了锤子,理应出力最多。”洛基说。

这事是认真的 听这段

“这不是什么把戏。为了保卫阿斯加尔德,你必须这么做,好赢回米奥尔尼尔。索列姆除了弗蕾娅什么都不要。我要糊弄他一下,把戴着弗蕾娅的面纱、穿着弗蕾娅裙子的你,带到他的身边。当你到了他的大厅里,他要你同他牵手时,你就说你不干,除非他先把米奥尔尼尔放到你手里。当这把神奇的锤子回到你手中,你就可以用它对付索列姆和他大厅里的所有人了。哦,甜甜美美的少女托尔,我会打扮成你的伴娘陪你一起去的。”

答应了要求 听这段

托尔和洛基动身前往尤腾海姆以及索列姆的住处。在此之前,一名信使已经提前出发,把弗蕾娅将和她的伴娘一同前来的消息,向索列姆传达,以便婚宴准备停当,客人们赶来齐聚一堂,米奥尔尼尔也准备好就备在手边,以交还给阿斯加尔德众神。

索列姆的母亲 听这段

索列姆的母亲逐个招呼客人,向他们吹嘘自己的儿子得到弗蕾娅作新娘,她是美丽的阿斯加尔德众神中的一位,许多巨人都曾试图把她据为己有。

膀大腰圆的新娘 听这段

新娘的身材和腰围并未让那些参加婚礼、体型庞大的巨人们起疑。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托尔和洛基,但是由于面纱遮盖,所以巨人根本看不到他俩的脸,也几乎看不清他们的脸型。

洛基打掩护 听这段

“也难怪她吃了这么多,真是可怜,”洛基对索列姆说,“要知道这已经是我们离开阿斯加尔德的第八天了,这一路上弗蕾娅粒米未进,她急不可耐地想见到索列姆,想到他的家里。”

面纱滑落 听这段

面纱的一角滑落一边,索尔的眼睛有一瞬间露了出来。索列姆看到后不解地问,“哦,弗蕾娅的眼神怎么会这么直勾勾的呢?” “可怜的女孩,可怜的女孩,”洛基说道,“也难怪她的双眼直直圆瞪。她八个夜晚都未曾合眼,如此盼望着见你,到你家里来,索列姆。现在,你应该同你的新娘牵手了。首先,你得把米奥尔尼尔放到她手中,这样她就会知道巨人为她的到来付出了怎样沉甸甸的代价。”

拿回锤子 听这段

索列姆把锤子带了过来,把它放到了他自认为是新娘的那个人手里。索尔一把握住锤子,立即站了起来。面纱从他的头上滑落下来,这下他的面容和那愤怒的眼神一览无余。他冲屋子的墙壁猛然一击,墙体应声坍塌。接着托尔同身边的洛基,一同从废墟中大步走了出去。

冬去春来 听这段

北欧神话中也用这个故事来解释冬去春来,冬天是因为芙蕾雅有可能被掳走,而春天是因为索尔又夺回了自己的锤子。

埃吉尔的宴会 听这段

当夜幕降临,阿斯加尔德诸神的宴席却还没备好。他们叫来埃吉尔的两名仆人,费玛芬和埃尔德尔,吩咐他俩为他们准备一顿晚餐。阿萨诸神吃到的东西很少,但是他们在睡觉前心念:“年迈的埃吉尔一定在大操大办地准备,明天会用盛大的宴会来款待我们。”

没有蜂蜜酒 听这段

到了第二天,晨曦来临,日移正午,阿斯加尔德诸神还是不见任何宴会筹备工作开始的迹象。于是,弗雷起身去找老埃吉尔,这位伟大的远海之神。他发现埃吉尔正垂头坐在内殿。“嘿,埃吉尔,”他问,“你要为众神举办的宴会准备得怎么样了?” 老埃吉尔咕哝了几句,捋了捋他的胡子。最终他抬头看了看客人的脸,道出了宴会之所以没准备好的实情。因为宴席上要备的蜂蜜酒还没酿好,而且要酿出足够供应诸神的蜂蜜酒也不太可能,因为埃吉尔的大厅里没有容量够大的酒壶。

大酒壶 听这段

这时一位在场的巨人青年大胆发言:“我的族人希米尔,有一个宽达一里的酒壶。如果我们能把他的酒壶拿到这儿来,我们的宴会将会多么尽兴!”

索尔请缨 听这段

“我去希米尔的住处吧,”索尔说着起身,“我去希米尔的住处,不管靠蛮力还是智取,都要把那一里宽的酒壶拿来。”之前,洛基一直对众神说索尔的那些丑事,让他感到很憋屈。现在他乐于靠这个机会来向阿萨和华纳众神展示自己的无比英勇。

看守者 听这段

在希米尔屋前的小山丘上,有一个面目可怖的看守人:那是一个干瘪的巨人老太婆。她的肩上长着好多颗头。她坐在自己的脚踝上。长出来的那串头,朝不同的方向张望。当索尔和年轻的巨人靠近,她所有的头都发出尖叫和呼喊。

希米尔的祖母 听这段

那个干瘪的巨人老太婆——她是希米尔的祖母——继续尖叫不止。但是托尔还是直接从她身边走过,踏进了巨人家门。

索尔同意躲起来 听这段

最终索尔同意先藏起来。他和年轻的巨人躲在厅里的一根石柱后面。当巨人穿过院子的脚步声传来,他们才勉强藏好。巨人来到了门边,嘴边的胡须像霜冻的森林。他随身拖着一头野公牛,那是他的猎物。他对这次的收获非常满意,以至把猎物拖到了大厅里。

索尔走出来 听这段

索尔迈步走出,面对着暴怒中的巨人。“是我在这儿,我的朋友希米尔。”索尔把手搭在锤子上,对巨人说道。希米尔听说过托尔,对他那把锤子的威力有所耳闻,他后退了几步。“现在你是客人,”他说,“阿萨神族的索尔,我不会跟你争吵的。”他对女巨人说道:“给阿萨神族的托尔、你儿子还有我准备晚饭吧。”

钓鱼 听这段

希米尔对索尔的胃口发起牢骚。“阿萨神族的索尔,”他说,“要是你待在我这儿长了,还不把我吃垮。”“别嘀咕啦,希米尔,”索尔说,“明天我去钓鱼,会把我今天吃的量补偿给你的。”“那我不去打猎了,明天去跟你钓鱼吧,阿萨神族的索尔,”希米尔说,“如果我带你出海,去风大浪急的海上,你可别吓坏啊。”

“破天者”做鱼饵 听这段

索尔对准“破天者”的眉心打了一拳就把它打死了,然后把它的头拧了下来做自己的鱼饵。

希米尔钓鱼 听这段

希米尔开始钓鱼不一会儿,就感到有什么庞然大物咬上了他的鱼钩。船身不停地摇晃,直到托尔把船稳住。希米尔钓上船的是邻近海域中最大的一头鲸鱼。

索尔对巨蛇 听这段

索尔把钓鱼绳抛到了海里,绳子的一端绑着那头巨角公牛的硕大牛头。牛头慢慢沉入深渊。经过巨鲸遨游之处,鲸鱼慑于牛角锋利,不敢吞食。牛头沉啊沉啊,直至蛇怪盘踞之地,那条巨蛇围着世界盘绕。当索尔的鱼饵下落,穿越海水深处,那条巨蛇抬起了头。它狼吞虎咽地吃起了牛头,把它吞进喉咙。鱼钩卡住了咽喉,蛇怪大吃一惊。它摆动身躯,搅动海水,只见怒海咆哮,巨浪滔天。那钩子还是死死地卡住。接着它便拼命挣扎,试图把船上钓住它的某人拖入海底深处。索尔把两腿叉开,跨坐在船上,不断伸直双腿,直到触及海底。他踩在海床之上,不断地往上拉起钓鱼绳。蛇怪不停地抽打着海水,海面上生起了越来越猛烈的暴风雨,全世界的船只都互相撞击,被高高抛起,残破失事。巨蛇不得不把盘绕世界的身体一圈一圈松开。索尔不停地往上拉着钓鱼绳,蛇怪可怕的头颅浮出了水面。它的头向上昂起,高过了希米尔所乘、索尔跨立的那条船。索尔放下绳子,拿起了他神奇的锤子米奥尔尼尔。他扬起锤子,准备向那条盘绕地球的蛇怪头上砸去。但是一旁的希米尔容不得这一切发生。他不想让索尔因此胜过自己,所以割断了钓鱼绳。于是,蛇怪的头又沉入了海底。索尔的锤子已经举起,他把它抛入水里,这把锤子即使被托尔抛了出去还是会回到他的手里。它追着巨蛇下沉的头,一寻一寻深入海底。它击中了蛇怪一次,可是碍于海水的阻力,这一锤未能致命。大蛇疼痛的咆哮声从海底深处传来,让整个尤腾海姆都为之胆战心惊。

打破杯子 听这段

“阿萨的托尔,你一定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吧,”希米尔最后开口说道,“好,你觉得你有足够能耐把面前的这个杯子打破吗?索尔笑着举起杯子朝石柱上扔去。杯子掉在了地上,连一丝裂缝和划痕都没有留下,石柱反倒被撞个粉碎。巨人大笑道:“原来阿斯加尔德来的家伙如此弱不禁风。”索尔再次抄起杯子,用更大的劲朝石柱砸去。杯子掉到了地上,照旧完好无损。这时索尔听到,年轻巨人的母亲在他身后一边转动纺轮,一边轻声唱起了歌谣: 不要扔向呆立不动的石柱, 而要掷向希米尔硕大头颅; 下次你要再把酒杯扔出时, 让他的脑袋领教你的威力。 索尔又一次拿起了酒杯。这次他没把它砸向石柱,而是砸向了希米尔的脑瓜。它正中巨人的脑门,裂成碎片散落在地。希米尔的头完好如初,一点凹坑和伤痕都没有。

拿出大酒壶 听这段

巨人掀开地板,把地窖里那个一里宽的酒壶指给他看。索尔弯下腰,抓住了酒壶的边缘,慢慢将它举起,看起来样子非常吃力。“看样子你能举起它来,但你能搬得动它吗?”巨人见状说道。索尔说:“我尽力试试。”说着,他举起了酒壶,把它顶在头上,大步朝门边走去,巨人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便走了出去。

老太婆狂追 听这段

直到翻过高山才回头查看索尔听到一声声尖叫,发现那个长着一串脑袋的丑老太婆在他身后追赶。索尔翻山越岭地飞速奔跑,头上顶着那个一里宽的酒壶,身后尾随着紧追不放的巨人老太婆。他穿过密林,翻过高山,那个长着一串脑袋的巨人老太婆仍然穷追不舍。不过最终,当他们飞越一片湖泊的时候,老太婆掉了下去,索尔终于摆脱了追逐者。

奇怪的人 听这段

宴席上有一个人比较古怪,始终一语不发。看身形他应当是一个巨人,没有人知道他是何人,也没有人知道他从哪儿来。当宴会结束时,众神中最年长的奥丁转向那个人,对他说道:“哦,斯基尼尔,乌特加德伟大的国王,站起来吧,告诉索尔,当他和洛基来到你的城市时,你对他所有的试炼。”接着这位列席的陌生人站了起来,索尔和洛基看到他就是巨人国王,他们曾在他的大厅里比试。

斯基尼尔说出实情 听这段

斯基尼尔把视线转向索尔和洛基,对他们说:“哦,索尔,哦,洛基,现在我将向你们坦白我对你们的欺骗。在你们进入乌特加德的前一天,在荒原上见到的人是我。我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是斯基尼尔,我使尽浑身解数不让你们进入乌特加德,因为巨人们很怕同阿萨神族力大无比的托尔较量。哦,托尔,你听我说,我给你们的皮口袋,那个让你们从里面掏东西出来吃的皮口袋,扎紧它的绳结其实施了魔法。没有人能靠蛮力或巧计打开它。当你们想方设法想把结解开,我在我们之间放了一大堆石块。你用锤子向我砸去,以为砸到的是我,其实击中的是那堆山石,把它砸出了巨大的裂缝和凹坑。当我见识到你锤击的威力之后,越来越惧怕你进入我们的城市乌特加德了。”

试炼的骗局 听这段

“你们年轻的小伙子提亚尔菲是我第一个蒙骗的对象。同提亚尔菲比赛的不是年轻的巨人,而是思想。哦,洛基,我甚至连你也欺骗。因为你拼力想打败的那个由我指定的、胃口最大的巨人,其实不是巨人,而是能吞噬一切的火焰。” “托尔,至于你,则在所有的比试中都被我骗了。当你双手端起牛角杯时,看到你能喝下如此多的酒,我们巨人都惊恐不已。因为牛角杯的一端通向了海洋,在座的埃吉尔可以证明,当你喝完杯子里的酒后,海平面都下降了。” “你试图举起来的那只猫其实是巨龙尼德霍,它一直在噬咬着世界之树伊格德拉西尔的树根。当看到你竟能挪动尼德霍时,我们真的非常惊恐。当你把猫背举到了我们宫殿的屋顶时,我们心想:‘托尔是我们所知的一切生灵中力气最大的。’” “最后,你又同丑老太婆埃莉比试。她的力气看起来要大过你,你发现自己摔不动她时感到很丢脸。可是托尔,你要知道,同你摔跤的埃莉其实是年老本身。我们看到能把一切压垮的她竟然不能把你压趴到地上时,又感到非常害怕。”

为索尔欢呼 听这段

斯基尼尔说完这番话后就离开了大厅。在座的阿萨和华纳诸神又再一次起身为索尔欢呼,他是众神中力气最大且一直守卫着阿斯加尔德的神明。

下期预告 听这段

下期我们会聊一聊侏儒的诅咒,变节者洛基,以及阿斯加德由盛转衰的故事,敬请期待。

结尾 BGM 听这段

您现在听到的结尾 BGM 是来自《王国风云2》的音乐《Campfire》。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

主持人


四十二

Ryoma

西蒙

节目下载 转贴

题图艺术家:VICTOR MOSQUERA

本期的小北欧神话,我们讲到了一位在北欧神话中非常重要的神明——雷神索尔(托尔),这位手持神锤米奥尔尼尔的神之领域守护者身上,发生过哪些让人忍俊不禁的故事呢?而神力无穷的雷神之锤又和索尔女扮男装有什么关系?请听本期的小北欧神话!

244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