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杰利蝾螈(Gerrymander),是一个来自于美国的政治术语,指以不公平的选区边界划分来操纵选举结果,通过操纵建立一个不公平的政治优势使选举结果有利于特定一方。
这个词来源于1812年,美国马萨诸塞州州长埃尔布里奇·杰利(Elbridge T Gerry)将某一个选区划分成了一个奇怪的类似的蝾螈(Salamander)形状让敌对的联邦党(Federalist Party)的选票集中在少数选区,以此使民主共和党(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候选人大比例获胜的案例。
后来人们将他的名字和蝾螈单词的词尾合在一起创造了这个美国政治专有的名词,当然也可以同时用作动词。
美国最高法院在1985年裁决该做法违宪,以后各州的众议院选区划分必须以人口比例为分配标准,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来确认各州的选区数目。
我们先来简单介绍一下政党不公正划分选区(以下称杰利蝾螈)的操作原理:
相信看完上图大家已经明白了为何简单的划分选区这个操作就可以对选举结果产生巨大的影响,为何掌握了划分选区的权利就可以给己方党派创造巨大优势。
杰利蝾螈的操作遵从两大本策略,一是尽可能扩大己方票源使用率,二是尽可能减少对方票源使用率。具体来讲杰利蝾螈有以下几种操作手段:
针对选票
  • 集中(Packing):在保证己方铁票区当选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将对方选票票源划分到己方的铁票区,以降低这部分选票在其他摇摆选区的影响力。或者将对方票源集中划分到己方的弱势候选人选区,通过田忌赛马的方式,牺牲弱势候选人以此降低这些对方票源在其他选区的影响力,确保在其他选区己方的优势。
  • 分散( Cracking ):尽可能将对方的铁票选区划分成数个分散选区,以此达到稀释对方铁票降低选举概率的作用。
针对选举人
  • 劫持( Hijacking ):通过重新划分两个选区的方式,将对方的两个选举人划分在同一个选区迫使两人和彼此竞争,确保其中一个会在党内竞争中被除掉。
  • 绑架( Kidnapping ):将一个选举人的家庭住址划分到另一个选区中。如果此选举人的家庭住址不在此选区时就会创造出己方选举中攻击对方的借口,或者此选举人会面对在没有选民基础的新选区艰难选举的情况。这种方法一般用来打击城市选区的选举人,将对方的城市选区去除并划分到乡村选区中,迫使对方面对不同的选民。
接下来是一些现实中杰利蝾螈的操作实例,我只能说现实远比想象中来的魔幻:
这是一个集中选票的案例,2003年—2016年之间北卡罗来纳州第十二国会选区,这个长条形划分选区里面的居民主要是投给民主党的非裔美国人。
这个则是分散选票案例。在这张俄亥俄州的选区划分图中,主要支持自由派民主党的城市地区被一分为三,每一块选区中都被连接了多个主要支持保守派共和党的市郊选区,在三块选区都确保共和党选举人当选。
然后接下来的选区划分就逐渐走向了魔幻风格。
伊利诺伊州第十七国会选区,主要城市地区被连接在一起。
伊利诺伊州第四国会选区,两块西班牙裔美国人的主要居住区被强行连接在一起,中间的连接只有294洲际公路窄窄那里的一道,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不是两个选区而是一个。
马里兰州第三国会选区,大家自己看吧......
接下来我们看一个具体案例。
2002年共和党在得克萨斯州历史性的取得了州议会的控制权,自然而然的共和党想在此次胜利的基础上可以进一步控制得州的议会席位。因此在2003年,共和党凭借州议会中的多数席位对得州的选区进行了重新划分。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对比2002年的选举结果,2004年得州的红色选区大范围增加。这意味着共和党对民主党压倒性的胜利,但其实民调显示两党的支持者数量并没有在两年内发生如此显著的变化。
其主要手段就是将民主党的主要铁票区重新划分。因为奥斯丁市这个得州第四大城市是得州州立大学主校区所在地,同时聚集了大批高科技企业,所以自由派民主党支持者远多于共和党。重新划分选区给奥斯丁合并了大量农村地区之后,在2004年的选举中,共和党成功拿下整个选区。
结果呢?因为美国总统小布什在2005年和2006年分别任命了两名保守派大法官,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占优势。即使得州政府在因此举被告上联邦最高法院之后,2006年6月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认定得州选区划分合宪,只有一个选区需要重新划分。
2010年美国进行了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由于人口增长,按照法律得州在众议院之中获得了4个新的议席,州议会得以重新划分选区。结果呢?

第10、17、21、25、35五个选区将整个奥斯丁市的市区和市郊彻底瓜分。除了连接奥斯丁和马刺主场所在地圣安东尼奥两个城市选区的第35选区之外(田忌赛马的劣马,这个区是用来牺牲的,集中了两个城市的民主党选票),其他四个选区都包含了大量的农村地区,稀释了奥斯丁选区的城市选民选票。选举结果自然是除了35选区被民主党拿下之外其他的四个选区都属于共和党。
当然这再次被告上了最高法院,此时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是5-4,最终结果最高法院再次判决得州选区划分合理,选区得以保存。
16年的德克萨斯州的众议院选举结果,除了35选区是蓝色的之外,奥斯丁其他四席均被共和党拿走。
来对比下总统选举里奥斯丁选民的选择,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得票率大幅度领先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但是这样的强势领先却因为杰利蝾螈的巧妙利用没有在众议院席位中得到了完全相反的体现。
杰利蝾螈可不仅仅是美国人玩的很开心,事实上全世界的“西方民主”体制的国家和地区都玩得很开心。
  • 澳大利亚:1986年的选举中,通过杰利蝾螈执政党获得了39.64%的普选票,89个席位中却获得了49个席位,反对方获得了41.35%的选票,但是只获得了30个席位。
  • 爱尔兰:1947年,执政地位的爱尔兰共和党政府通过了选举法修正案将爱尔兰的选区从138个增加到了147个,致使崛起的新政党只获得了10个议会席位与得票率不成比例。
  • 德国:2000年德国选举时,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将左翼政党位于柏林东部的铁票区和柏林西部的人口更多更发达的地区合并在一起,以此稀释左翼政党票。
  • 匈牙利:2011年,有人提议对匈牙利的选区进行重新设计,反对派认为新的选区划分将有利于右翼政党,此后议会通过该法律。
  • 马来西亚:2013年第13届大选期间,国阵(The National Front)赢得了马来西亚议会60%的席位,而他们获得的普选票是47%。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现代计算机技术的引入和选民数据库的建立,使得政党对于选民信息的掌握更加精确。通过使用选民数据库,政党可以获得每个家庭的详细信息并给他们划分颜色,通过政党登记,竞选捐款记录或者之前选举的投票次数的等。结合选民的身份信息(年龄、收入、种族或者接受教育程度),这使得政党更加容易去预测选民的投票倾向。
2017年特朗普入主美国白宫之后提名了保守派大法官哥萨奇接替2016年2月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2018年7月,特朗普再次提名了另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接替退休的温和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
2018年10月7日,被指责在17岁时性侵过女性的美国联邦巡回法院法官卡瓦诺成功通过美国参议院投票,成为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新任的终身大法官。特朗普高兴的发了推特祝贺。至此,联邦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对比再次成为5-4。
那么这一切的结果是什么呢?

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6月27日,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党派划分是一个政治问题,联邦最高法院无权在两个主要政党之间重新分配政治权利,没有在宪法中合理授权,也没有法律标准来限制和指导相关决定。最高法官罗伯茨表示,选区划分过多的党派参与划分确实会导致看起来不公平的结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法院有责任为此找到解决方案。
在此之前,安东尼·肯尼迪是处理此种问题的摇摆人,但是随着肯尼迪退休,布雷特·卡瓦诺上任最高法院法官,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完全偏向了一个方向。
在宣布判决结果之后,艾琳娜·卡根(Ekeba kagan)大法官代表联邦最高法院的四个自由派大法官撰文,在她充满激情的异议文章中她指出:
Of all times to abandon the Court's duty to declare the law, this was not the one. The practices challenged in these cases imperil our system of government. Part of the Court's role in that system is to defend its foundations. Non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free and fair elections...With respect but deep sadness, Justices Ginsburg, Breyer, Sotomayor and I dissent. 长久以来,这不是第一次法院宣布放弃宣布法律的责任。在这些案件中法律的惯例被挑战,危及了我们的政府体制。在该系统中,法院的部分职责就是捍卫其基础。没有什么比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更为重要...金斯堡大法官,布雷耶大法官,索托马约尔大法官和我都对最终判决表示敬意,但是同时深切地感到悲伤。
I
LeafL
LeafL

6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44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