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最近一个月,豆瓣上很多人标记了电影《传染病》,这部电影上映于2011年,评分6.8并不算多高,引起关注是因为它的主题“传染病”。
那么有没有关于“传染病”的漫画?我开始寻找。出乎意料,就连题材高度细分的日本漫画都没几部相关作品,最后看了两部:《致命病毒》《感染列岛》。如从剧情和画面评判,两部都是二三流作品,漫画的最大看点是与现实的对应:与中国和日本的现实。

不意外的剧情

两部漫画的剧情差不多:东京忽然出现了新型病毒,迅速传染开,被感染者接连死亡,最后医生找到治疗对策,最终消灭病毒。不同之处是两部漫画略显无意义的感情线,以及基于感染病所展现的角度。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致命病毒》剧透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感染列岛》剧透
广义上,两部关于“传染病”的漫画都属于灾难题材漫画。此类漫画的胜负手是如何表现灾难中的人性,以此标准评判,两部漫画都不及格。《致命病毒》将重点放在了三位医生的合作,但过于表面,唯一出彩的政府隐瞒病情的情节被一笔带过,丧失批判力量。《感染列岛》将重点放在男女主角医生的感情上,女主角至死才提议尝试血清疗法,令人无法理解。
作为最大受害者的患者均沦为工具性角色,仅仅用来展现病毒的猎奇效果,以及生硬推进剧情,几乎没有深入表现患者在疫情下的百态。两部漫画并未着力刻画人性的高光,而滑向了奇观(死亡)展示。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除了编辑之外,可能与作者的创作偏好有关。《致命病毒》的作者外薗昌也擅长猎奇风,代表作《鬼畜岛》:一部糅杂B级片和邪教元素的血腥漫画;《感染列岛》作者柿崎正澄的代表作是《少年犯之七人》也较多表现社会问题,曾获得2005年小学馆漫画赏。两位画风都偏阴郁,但相对欠缺深度。

漫画的现实

这一个多月,我们了解了很多传染病知识,知道了N95口罩、防护服的样子。带着这些知识,我整理了两部漫画可与现实对应的地方,出于某些考虑,略去部分关于我们现实的信息。
病毒类型
两部漫画都虚构了新型病毒(毕竟用已有病毒就没了悬疑感),其名称和发病表现如下:
《致命病毒》: EMERGING病毒。患者初期眼睛疼痛出血,伴有发烧,之后肌肉和脏器液化,身体膨胀,最后喷血而死。
《感染列岛》:BLAME病毒。患者发烧、肺炎、流鼻血、吐血、腹泻和便血,多个器官衰竭而死。
画面有些过激,尤其《致命病毒》,有不少人体腐烂和溅血的画面,一两格露点。

病毒来源和传播途径
现实里,病毒来源至今存在争议;在最新一版防护手册里,较为准确地描述空气、粪口及气溶胶的传播途径和可能性。
《致命病毒》:未知感染源,推测是野生动物。病毒通过血液传播。
《感染列岛》:国外输入;病毒通过空气传播。
传播途径不同,使得两部漫画的死亡人数完全不同:前者十几个人,后者千万人。很明显血液传播更可防可控。值得一提的是,《致命病毒》请了专业的医学博士做顾问。
感染人数和死亡率
漫画里没有给出死亡率,我通过漫画给出的信息计算了大致死亡率。漫画也没有人均传染数、重症率、疑似患者等我们现实里极为关心的数据,也许是觉得这些数据过于枯燥吧。
《致命病毒》:感染一百多人,死亡十余人,死亡率约10%。
《感染列岛》:感染3950万人,死亡1120万人,死亡率28%。
死亡率都比我们目前的数据高,尤其《感染列岛》的死亡率很高,一副期待日本再次沉没的样子。

治愈手段
漫画里前期的治愈手段是吃药打针吊瓶加呼吸机,但没什么效果。终极武器当然是疫苗,但都需要半年以上的研制时间,半年内的治愈手段——不约而同地——都是血清疗法。
“一种利用被动免疫的疗法。将已被免疫的动物血清(抗血清)注射到相应疾病的患者身上以达到治疗的目的。这种血清称为治疗血清。恢复期病人的血清也可治疗其他病人。”——百度百科
SARS期间香港曾使用此疗法治疗非典,但大陆应用不多。一周前我们开始应用的血浆疗法与此类似,都是输送痊愈者的抗体给患者,以帮助恢复。但与漫画不同的是,血浆疗法看起来并非唯一的救命手段。

医疗体系的应对政策
在医疗体系的应对政策上,漫画的着力点似乎有点问题。
《致命病毒》对隔离等应对政策描写不多,反而大力渲染日本的BL4(P4)生物医学实验室。里面一直强调日本虽然有BL4的设备,但不能启动,最高级别到BL3。最后不得已为了提取血清,才启动了BL4设备。
根据传染病的危害程度,国际上将生物安全研究实验室分为BL1-4四个级别,级别越高,研究的病原微生物传染性和危害性越大。目前全世界共有10所(也有说18所)在运行的BL4生物医学及微生物学实验室,即我们说的P4实验室。P4是目前公开的,已知的防护等级最好的生物医学及微生物学实验室。——知乎《关于P4实验室你想知道的一些事》
本以为是夸大其词的日式套路,查询后发现居然有现实依据:
日本1981年在东京郊外的武藏村山市建立了传染病研究所,虽然拥有BL4设备,但一直以BL3规格运行。
漫画里,如果要进行一些病毒比如埃博拉的研究,需要跟美国联系,不知道现实中是否如此。

至于死了千万人的《感染列岛》,基本没什么特殊的应对政策,在死了百万人的情况下,才想起来试试血清,感觉是部非常随意的漫画了。
除此之外的应对手段就是我们熟悉的隔离。不过漫画里的隔离只是针对病患的病房隔离,没有居家隔离,没有方舱。另外,漫画里没有针对潜伏期和疑似患者的处理方法。医生虽然穿了防护服,但护士居然没戴口罩,大概是作画失误。

官僚机构的应对政策
在紧急情况下,官僚机构的反应和应对,本应成为出彩的部分,但《致命病毒》一笔带过,《感染列岛》毫无表现。而现实里的中日,官僚机构的各种表现可能是我们最熟悉的部分了。
而现实的日本……
希望日本不会爆发吧……

现实的漫画

徐浩峰在影评集《刀与星辰》里说:
 “电影呈现给观众的不应是道德的是非,而应是道德的困境,如此生活才能进步……人类发明电影不是为了看明星,而是审视自身。”
这段话也可用在漫画身上。除了名作,就算一些寻常的少女漫画,也能提供审视爱情的显微镜。然而这两部漫画没有探及,只讲了个不精彩的、病毒为背景的故事。
回到现实,我们记住的是痛哭的人们,是被改变了人生的每一个个体。然而我们会有这样一部诚实的、视角对准普通人的漫画吗?
不知道。
I
出笼
出笼

204 人关注

创作笔记
创作笔记

174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