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章涉及可能剧透电影的内容,请注意
奥斯卡预测完全是闭关时期的自娱自乐,准不准不必深究。
其实看奥斯卡这么多年,难免审美疲劳,也知道那帮学院派的保守德性,选出来的最终得主往往不一定是最优秀的。而且文无第一,谁得奖真的没太大所谓。即便韦恩斯坦倒了,但是公关犹在。以美国这些年的社会语境来说,奥斯卡愈来愈靠近的是政治而非艺术。
所以过去看奥斯卡,我还会做做功课,比如先看看一些前哨站的奖项分布什么的,现在已经懒得关注了。奥斯卡在我这已经是一个纯粹的娱乐集会,一出脱口秀汇演,一场商业盛典。我更多的目的,也只是借小金人这个话题,聊聊那些去年没机会细说的电影。
最佳影片多聊聊,后面的奖就少说一点。
今年的提名质量比前几年高出一些,没什么凑数的片子,但10个名额仍旧没满。欧洲三大的两个得主顺利会师,却难说是种子选手。9部影片中有4部都很有竞争力,分别是《寄生虫》《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和《1917》。
《1917》比《爱尔兰人》的希望更大,因为它拿到了金球奖「GG」最佳剧情片、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制片人工会奖「PGA」和好莱坞影评人协会奖「HCA」,分量极重。《好莱坞往事》也拿到了金球奖最佳音乐/喜剧类电影和评论家选择奖,但是其他工会奖基本缺席。
《寄生虫》居然拿到了19个各地区的影评人奖,其中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LAFCA」值得关注,然而这些奖项的权威性仍然不及金球奖、各学院奖和工会奖。但是别忘了,它还是金棕榈得主。同样,《小丑》是威尼斯金狮得主,但没有其他美国本土奖项支持。其他影片不提也罢。
从我个人角度而言,希望《爱尔兰人》获奖(国家评论协会奖「NBR」+纽约影评人协会奖「NYFCC」),即便这部作品远不是马丁·西科塞斯最好的电影。但是《爱尔兰人》是Netflix出品的,可能会因为这个因素被学院有意无意地忽视。在我看来,老马这次没有什么野心,就是把心水的老伙计们都叫回来,重新演绎自己擅长的社会派黑帮戏,简称贩卖情怀。但是三个半小时的容量丝毫没有懈怠,张弛有度,我很少能看到“老年电影”能这么有朝气。
昆汀上一部《八恶人》是我的心头好,角色饱满,剧力万钧。但是我对《好莱坞往事》颇有微词,在我眼里,这是他创作意志没有收敛,以至于结构与文本全面失控的电影。昆汀肚子里的私货很多,好在这些也是影迷的趣味。但这次他的灵气肿胀成了色彩与造型的堆砌。《好莱坞往事》是一部体量巨大但不经推敲的作品,其粗糙的结构和失调的节奏,让那些隐喻和悬念失去了营养。
《小丑》作为金狮奖影片,在美国评论界和颁奖季的表现很一般。威尼斯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后来发现也不过如此。想成为第二个《黑暗骑士》很难,观众审美的衰老速度非常之快,尤其漫改电影自己也在缓慢进化着。不过我还是非常喜欢这部片,虽然离经典还有一点差距,但它示范了新的漫改电影创作方向。
我没有当成阶级批判电影来看,它完全是个演员电影,但是又不像《第一夫人》《朱迪》《至暗时刻》那样为了衬托主角,其他部分全都凑合。《小丑》每方面都做到刚刚好,然后把菲尼克斯的演技戳在中间,长成一颗苍天大树。亚瑟的意识形态、心理动机和生活困境,自然离不开那个贫富分化的混沌社会。但是影片仍是以小丑本人的面孔为焦点,一个具有反社会潜质的精神病,一个与社群格格不入的危险分子。他的脸就是影片的全部,且被赋予了合理性。
所以,那个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结局,虽有着外部阻力的影响,但更多的还是小丑自己激活的本性。就像漫画叙述的那样,即使没有失业和对上流阶级的幻灭,小丑仍然会成为小丑。我们没必要诘问群众特写的缺失和主人公的作恶动机,这就是一部天生的反派传记片,不提供“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的思考空间。它本质上也只是另一个漫改电影,哥谭市、托马斯·韦恩的虚构符号比比皆是,不断拉扯着影片的现实感。作为漫画电影,《小丑》是杰出的,作为类型片,也是中上等水准。放走侏儒的戏是神来之笔,但向观众解释对女友的妄想极其多余。托德·菲利普斯不是什么高手,他身上还是残留着好莱坞工匠不成熟的一面。
奉俊昊则要成熟的多得多,但过于成熟也让人缺少惊喜。《寄生虫》工整的过分,每一步都是精心设计的结果,就像一台挑不出毛病的机器,效率很高,却少了人情味儿。不过《寄生虫》的名字起得太好了,包罗万象,看看九部提名影片有多少主题能与这三个字契合上。我对这部影片的具体感想,可以看之前写过的文章
萨姆·门德斯的《1917》就实在令我失望。如果说《爱尔兰人》是化妆电影,靠特技妆容游走在不同时代,《小丑》是演员电影,靠凤凰的演技推进叙事情绪,那么《1917》就是旅行团电影。长镜头完全成为了导游,带着观众走马观花地完成了一次战地旅行。其主题和结构虽然扎实,但都没什么可以提倡的地方,反而有些地方的长镜头还让影片显得拖沓失真,丧失了紧张感。直至中段,更是不得不切换到第二个长镜头,连贯性被破坏,没有完成一镜到底的“伟绩”。更何况本来就是数个镜头拼合而成的伪长镜头,特效衔接点和明星客串都让人出戏,比当年同样伪长镜头的《鸟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然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1917》是最有可能捧起小金人的。
今年的几个演员奖都没什么好说的,虽然提名者们几乎都是手握小金人,有的还是握着好几座小金人的主儿,本该竞争异常激烈,但是从目前的趋势来看,甚至连死亡之组(最佳男配)的悬念都已基本尘埃落定,就按照金球奖和演员工会奖「SAG」的名单颁就行了。本来那些前哨站和风向标的奖项也没什么争议,也算是众望所归吧,奥斯卡也不太可能出现什么冷门。
不过还是有几点值得一提。女主虽然基本确定了蕾妮·齐薇格,但是斯嘉丽·约翰逊在《婚姻故事》里的表现也很抢眼,不过她第一次入围就同时提名了女主和女配,并不是好现象,很容易被分散票数。
男配死亡之组本身有大量的选择余地:乔·佩西、阿尔·帕西诺,霍普金斯、汉克斯都是曾经的影帝,按理说随便演演都对皮特构成威胁,但是架不住前哨站风向的高度一致性。这些老戏骨们都已经得到过奥斯卡的反复肯定,基本上不会再给机会了,何况有几位被片子本身的质量稍稍拖了后腿。皮特真的能突出重围吗?虽然学院不爱给特别帅的演员予以肯定,但是我认为这次他的赢面依然最大。
女配里的弗洛伦斯·珀也有一些可能性,不过大概率还是劳拉·邓恩,虽然我不太喜欢她的演技风格,以及在《婚姻故事》里那段宣教般的念白太令我反感。
华金·菲尼克斯比其他提名者亮眼太多,是电影的绝对核心驱动力,我认为不会出现意外。
金球奖、导演工会奖「DGA」、评论家选择奖和「CC」英国电影学院奖都把导演颁给了萨姆·门德斯,那么奥斯卡也没什么悬念了。只是在我看来,要论导演水平,奉俊昊和马丁·西科塞斯都不在门德斯之下,去年拿出来的作品也一点儿都不比《1917》差。
《婚姻故事》的导演诺亚·鲍姆巴赫掉队了,也能看出这部影片基本与最佳影片绝缘。但是诺亚在《婚姻故事》里运用了一个很让我欣赏的调度方式,就是在人物对话时穿插大量日常动作和大范围的空间移动。常有一方会穿过屋门,进入到次要空间再退回来,要不就是手上做着一些琐事,调整情绪或隐藏状态。于是镜头短暂失焦,观众不得不找到被墙壁隔开的角色,而安坐的一方却显得更为紧张。
这种调度试图表达一种隔阂,一种不顺畅的交流,一种真心话中隐含的距离感,以及一种重建关系的蹩脚尝试,同时也是一种影像节奏。它直指生活中琐碎而暧昧的真实。情感不在拥抱、亲吻和泪水中发生,这些是情感的结果,而是在切菜,收拾玩具和接热水时顺势流淌。
编剧工会奖「WGA」和奥斯卡的关系,是一年准一年不准。去年的两个剧本奖都没跟小金人重合,按理说今年该按照工会的走了,把最佳改编剧本给《乔乔兔》,但我还是认为《爱尔兰人》更有实力斩获奥斯卡。史蒂芬·泽里安当年靠《辛德勒的名单》拿过最佳剧本,这回跟老马合作的依旧是他擅长的年代戏。《爱尔兰人》故事跨度长,人物出场多,结构较为复杂,电影能否将庞大的内容梳理得井井有条,编剧很重要,从成品来看完成度也非常不错。
这个奖没什么好说的,《寄生虫》太强了,编剧工会也把原创剧本给了奉俊昊。其他几个选手也都很有实力,但无奈碰到了《寄生虫》,全都失去了竞争空间。我不喜欢《好莱坞往事》,但我很欣赏这个剧本。《1917》的剧本建置和收尾很棒,中间的过程挺差劲的。《利刃出鞘》的文本整体都很精彩,但是作为古典主义的本格推理,诡计设计的仍然不够好。
摄影师工会奖「ASC」给的是罗杰·迪金斯,这位曾经奥斯卡上的“悲情英雄”(被玩成了一个哏)。《1917》虽然片子不怎么样,但是摄影是无可指摘的,运镜调度均保持着罗杰的一贯水准。这些提名的摄影师都是各个导演的御用,均已合作多年,所以这些作品的形式风格都很自洽。
要提一嘴的是《灯塔》的贾林·布拉谢科,很有个性的恐怖片摄影高手。《灯塔》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恐怖惊悚电影,就提了一个摄影奖实在有点煞风景,怎么着也得加一个表演或剧本奖才对(同样的遗珠还有《原钻》和《理查德·朱维尔》)。百年前格莱米永的《灯塔守护者》已是经典,但罗伯特·艾格斯的《灯塔》同样令人惊艳。灯塔从原来单纯的隔离意象演化为如今的克苏鲁式符号,其中有着大量文学和流行文化的历史动因,很值得研究一番。
美国剪辑师工会奖「ACE」毫不意外的颁给了《寄生虫》,奥斯卡自然就钦定了。《寄生虫》是类型片剪辑的巅峰,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它工整的过分的一大原因。这种剪辑套路太抓眼球了,观众的情绪完全被不断组接的影像包裹住,刚好留给我们一丁点的回味空间,紧接着就进入到下一个高潮。这是一种过山车式的体验,满眼都是蒙太奇的技巧。我们喜欢这样的剪辑,就是因为很有快感。
几位提名的服装设计师都很棒,尤其是《爱尔兰人》的桑迪·鲍威尔,印象中拿过三次小金人。杰奎琳·杜兰也是古装电影的服装设计扛把子了。艾莉安·菲利普对年代戏和现代戏的服装都很擅长,不过至今没拿到什么重量级奖项。今年的服装设计工会奖「CDG」给了《乔乔兔》,那么仍然跑不出奥斯卡了,然而我个人感觉《好莱坞往事》也很有可能性。
这些化妆师发型师也大多是老面孔了。这个奖和服装奖一直很少人关注,其实二者都是非常重要的。有一句老话说“电影是造型的艺术”,就是角色身上服化道的一个综合体现。另外,我要在这里强烈呼吁,以后各个电影节展有必要增加调色奖。
今年的化妆发型设计师工会奖「MUAH」里,《爆炸新闻》拿了三个,《小丑》拿了一个年代化妆。所以不出意外小金人就是《爆炸新闻》的了,女性角色在发型、化妆和服装上的设计更显眼。
这个奖表彰的是影片艺术设计师和布景师的成就。今年艺术指导工会奖「ADG」里,幻想类电影颁给了《复仇者联盟4》,年代戏给了《好莱坞往事》,现代戏给了《寄生虫》。综合来看,奥斯卡极大概率会给《好莱坞往事》。《寄生虫》的场景多在室内和街巷,比较现实主义风格,不加修饰。虽然朴社长的家是一个设计非常出色的影像空间,但《好莱坞往事》的布景变化和时代氛围更加出彩。
重量级技术性奖项。实际上,“真动物”版《狮子王》正是因为技术与艺术没能形成自洽,才遭受差评的。之前我看到了一篇从福柯的生命政治角度阐释影片对观众引起的不悦(豆瓣《生命政治与对“真实”的不悦》作者Major Major·Maj),该文认为,电影过分真实化,带来的是“赤裸生命”与“意义生命”的对立,“意义生命”因为动物的真实性而无法被表征,进而产生违和感。人们用“面瘫”来指出这种违和,背后的哲学逻辑大致如此。我比较认同。
无论如何,美国特效工会奖「VES」还是颁给了《狮子王》,那么它仍然是最有可能的赢家。另外,《爱尔兰人》摘得工会的辅助特效奖,所以也挺有可能拿到小金人的。英国学院奖给的是《1917》,评论家选择奖给的是《复联4》,重要性依次递减。
两个声音类的技术奖。声音对现代电影的制作和放映极为重要,普遍而言,声音是画面的补充,但有时声音也能达到影像难以企及的效果。前期拍摄的声音收录、后期混音和剪辑都是非常关键的工作,有时还需要把不存在的声音合成创作出来。
音响效果关注的是现场声音收录,音效编辑是后期混音和虚构声音的合成,它们共同组成了影片的叙境音。今年音响工会「CAS」把奖给了《极速车王》,音效编辑工会“金卷轴奖”「MPSE」把音效奖也给了《极速车王》,对白奖给了《1917》。《极速车王》作为赛车电影,本来声音效果就比较突出,奥斯卡百分之百稳了。
首先向威廉姆斯老爷子致敬,真是配乐界的传奇。虽然老爷子每一部《星战》都写的荡气回肠,获奖无数,但是今年估计没什么希望。配乐奖我个人没什么想法,花落哪家都行。从颁奖季趋势来看,金球奖、英国学院奖和评论家选择奖都给了《小丑》,当然本片的赢面最大。然而《小妇人》的配乐也确实很棒。二者谁拿奖都合乎情理。
这个奖我个人没什么想法,所以随心所欲了,如果遵循金球奖和评论家选择奖,那么应该是《火箭人》。但是以个人口味来说,我更喜欢《哈丽特》的插曲,人声和配器都富有感染力。其次是《不可能的事》,这个片我没有看,单听歌曲的话还是很悦耳的。而约翰爵士给片子做的新歌我并不是很喜欢,《冰雪奇缘2》的曲子也比第一部差了不少,《玩具总动员4》亦是如此。
三个短片奖我就瞎蒙了,因为都没有看全。真人短片里我看了《足球俱乐部》《姐姐》和《邻居的窗》,另外两部不太好说。押宝《足球俱乐部》,看过的三部里质量最高的。纪录短片里看了《正义仍缺席》,不过考虑这个正确那个身份之类的场外因素,盲猜《圣路易斯的超人》,没什么道理纯蒙。
动画短片看了《勿忘我》《小野猫与斗牛犬》和《妹妹》。《妹妹》是国产动画,入围奥斯卡可喜可贺,但是技法上并不娴熟,载誉而归的机会不大。《勿忘我》应该是里面素质最高的,阿尔兹海默症的题材永远那么容易教人落泪。《小野猫与斗牛犬》是皮克斯难得的二维动画短片,一个清新喜剧小品,也没有太多技术力的体现,我觉得拿奖基本无望。
很遗憾,纪录长片我也没有看全,只能半推半蒙了。许多人都希望《美国工厂》得奖,因为它更贴近我们的现实,一半讲的是中国人的事情。我也比较肯定这个片子,目前为止它拿到了洛杉矶影评人、国家评论协会五佳和圣丹斯电影节导演奖。不过,我内心其实更希望《蜂蜜之地》摘得桂冠,摄影太美了。纽约影评人、波士顿影评人「BSFC」和美国国家影评人「NSFC」都肯定了它。另外,英国学院把最佳纪录片授予《为了萨玛》。
但是总体来说,这个奖项会在《美国工厂》和《蜂蜜之地》中产生,我虽然也认为《美国工厂》胜算更大,不过还是大胆预测《蜂蜜之地》吧。
“最佳外语片”改名之后的奖项,字面更多体现出跟“最佳影片”并行的意味。今年这个奖的战况和原创剧本奖是一个道理,不是其他片子不行,而是《寄生虫》太强。这个奖项我也没有看全,《悲惨世界》和《基督圣体》都没接触到,前者尤其遗憾,是我期待已久的作品,只能再等一等了。
在我心中《悲惨世界》应该是此奖项的种子选手,然而即便如此,《寄生虫》获奖基本在预料范围内。再加上它角逐最佳影片的希望比较渺茫,所以就更有可能拿到国际影片奖。另外《蜂蜜之地》确实厉害,同时提名纪录片和国际影片。
这个奖才是本届最大的看点,很可能会引起争议。
首先《冰雪奇缘2》没能拿到提名,本来影片也不怎么样,但对迪士尼来说还是挺丢面子的。想当年第一部在全球火到一塌糊涂,又想当年连《勇敢传说》这样平庸的作品都能拿到最佳动画,迪士尼(或者皮克斯)的所有重要作品从来没入围失败过。
好在还是有《玩具总动员4》入围了。最佳动画从2002年设立以来,刚开始还有《怪物史莱克》《千与千寻》《超级无敌掌门狗》《快乐的大脚》这些非迪士尼电影,但是过去的十年基本处于迪士尼皮克斯的垄断,只要不是他们的作品太掉价,基本都能拿奖。仅有去年的《蜘蛛侠:平行宇宙》和2012年的《兰戈》没让其沦为“迪士尼表彰奖”。
如果从影片本身出发,四个提名选手都有资格跟《玩具总动员4》争抢奖杯。哪怕是风评很一般的《驯龙高手3》和《遗失的环节》,我认为也属于上佳之作。《驯龙高手》系列是好莱坞动画对成长主题描绘得最生动的,哪怕第三部的剧作有些撑不住了,但是这个主题依然被展现得非常动人。
《遗失的环节》也有资格成为莱卡工作室的代表作之一:欢快的冒险文本,恰到好处的幽默与危机,简单却生动的人物关系和性格转变,让我以为看了一部卡通喜剧版的《古墓丽影》和《神秘海域》,倒不失趣味。而黏土动画的精致感永远不会过时。
两部Netflix出品的动画也可圈可点,《我失去了身体》有着风格化的美术设计和新颖的设定,剧本关注个体命运的孤独、焦虑和哀伤,外来者(移民)与本地人那种无法消弭的隔阂、地域环境所造成的价值观人生观的差异,互相达不到共鸣与同理,都通过男女主角之间的关系转换被隐晦表达了出来。断手又是一个双指向性的符号,象征着男主角身处异地,对童年记忆和家乡情怀的被动割舍,是心灵与肉体的“根”。背井离乡让他失去了追求梦想,甚至努力生活的动力,而他在试图填补心灵上的空洞,却最终导致了肉体的残缺。这是典型的成人动画,学院已经很久没给成人主题的作品颁过奖了。
《克劳斯:圣诞节的秘密》最大的目的是营造温暖,感动观众。它把一个非常古老的主题进行了现代性的诠释,整部影片都是光明而向善的,歌颂团结、无私奉献等,基本算是基督教价值观的重新演绎。作品娱乐性十足,观感也很舒服。
然而《我失去了身体》因为成本原因,帧数不足,结尾也草草了事,即便很有个性,但在技术层面处于劣势。《克劳斯:圣诞节的秘密》对人物塑造有些乏力,性格成长不够丰满。再加上这两部都是Netflix的,似乎比较危险。
英国学院奖把最佳动画颁给了《克劳斯》;安尼奖「AA」的最佳动画是《克劳斯》,最佳独立动画是《我失去了身体》;评论家协会奖给了《驯龙高手3》;金球奖给了《遗失的环节》;制片人工会奖给了《玩具总动员4》;纽约影评人、洛杉矶影评人奖给了《我失去了身体》;好莱坞影评人给了《玩具总动员4》。从这些风向上看,五部影片也处于平起平坐的地位,所以谁拿奥斯卡的可能性都不小。
如今,动画长片这个奖,被迪士尼带的已经成为商业味道最浓的奖项了,谁的娱乐性多,谁的动画制作技术更强,就往往能得奖,这方面迪士尼无人能敌。再加上学院那股子挥之不去的保守劲儿,所以我觉得还是《玩具总动员4》希望最大。但是我个人不怎么喜欢这部续集,它处处暴露了如今类型电影的困境,具体可看我之前写的评论。希望这个奖上能“爆冷”。
————————————————————————————————
今年的奥斯卡突出一个“老”字,入围的基本都是回头客。好在各个盛气凌人,比前两年更有看头。通过写这篇预测,顺带复习了点小知识,并且燃起了一些到时看颁奖典礼的动力,毕竟这届奥斯卡,可能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能在家看直播,否则当天也许床都懒得起了。我也要再次声明,这仅是一个打发时间的预测小游戏,不保证任何准确性。如果你有心目中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影帝影后等,欢迎留言。
I
王写写
王写写

94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325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