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版权属于原作者 Laura Parker
六月初一个温暖的周六,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微软剧院的绿厅中即将举行一场盛会,微软Xbox部门主管菲尔·斯宾塞(Phil Spencer)正帮助电影明星基努·李维斯(Keanu Reeves)舒缓他紧张的神经。这是在E3展前发布会上,基努的登场让现场约7000人都感到无比震惊。
“我感觉基努没有预料到后面的情况,”51岁的斯宾塞在几天后这样告诉我(GameSpot编辑Laura Parker)。斯宾塞已经快连续10年参加E3了,但他担任现场主持还是近年的事,他向基努承诺:“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会爱你的。”
后来发生的一切已经无需多言,你可以在网上后来发布的许多视频看到基努走上舞台时激动的神情,舞台下欢呼声和呐喊声整整持续了超过一分钟才渐渐平息,高声呼喊的爱情宣言甚至更长。斯宾塞在游戏行业的名声也帮他在舞台上赢得了同等的热情,并且不止一次:那天里菲尔·斯宾塞每次上台都是这样。这使得E3期间Twitter上流行着这样的话:“菲尔·斯宾塞简直就是上帝。”
不管在哪个行业,崇拜企业高管都是件让人惊讶的事,因为消费者对于大型企业通常抱有怀疑心态,可菲尔·斯宾塞似乎是个特例,许多玩家都将斯宾塞视为他们中的一员,而非企业商业战略的体现。
斯宾塞的公众行为也没有阻止这一点,举个例子,斯宾塞经常公开分享自己Xbox Live里的玩家标签,并邀请普通玩家们和他一起玩。他的超高人气意味着他收到的请求会比他能够回应的要多,但网上时常流传的故事证明,许多Xbox Live玩家都成功挑战了微软游戏业务的执行副总裁,赢得了一场《极限竞速》或是《火箭联盟》的比赛。
对于斯宾塞这种级别的人而言,这些事情是很不寻常的,TGA创始人杰夫·基斯利(Geoff Keighley)表示:”我一直很欣赏菲尔的一点是,尽管他很忙,但他依然玩了很多游戏。我还记得2014年的感恩节周末,我们谈到了即将发行的TGA大奖,显然他刚刚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游玩《刺客信条:奥德赛》,这让我印象深刻。”
斯宾塞正努力营造这样一种形象,即他所忠诚服务的对象是消费者。自2014年接任Xbox总裁以来,他一直不知疲倦地倡导跨平台游戏,坚持不管哪个平台的玩家们都应该自由地在一起玩游戏,并把向下兼容功能重新带回了Xbox的生态系统中。他主导收购了几家一线游戏工作室来实现平台内容多样化;推出了游戏订阅服务Xbox Game Pass;推出了充满人文关怀的Xbox无障碍手柄(注:这款手柄不仅当选2018《时代》评选的年度最佳电子产品,同时也入选了《时代》评选的十年十佳电子产品的榜单),专为行动不便的玩家设计;开启了xCloud游戏流媒体服务,与谷歌Stadia云游戏展开正面交锋。
当然,斯宾塞的工作成果不止让消费者收益:去年微软的游戏收入增长了近15%,达到1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一些愤世嫉俗的人看着我玩或关心电子游戏,因为我的工作就是这些,”斯宾塞告诉我,“我觉得我是个幸运儿,我找到的这份工作是我的爱好,是我的激情,是我所热爱的事物。我从6岁起就开始玩电子游戏,这就是为何我要做这些事情。”
身高6英尺9英寸,搭配宽厚的肩膀和方下巴,让斯宾塞看上去更像是个高中橄榄球教练而非企业高管,他的个人风格介于极客爸爸和私人教练之间:宽松的牛仔裤、运动鞋、一些游戏主题T恤(通常和Xbox有关),以及视情况而定的连帽衫或运动夹克。
斯宾塞和他高中时期的女友走上了婚姻殿堂,他们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儿。在工作日,斯宾塞坚持着严格的作息时间,提前开始工作但从不在晚餐后回家。他通常在午夜就寝之前挤出几个小时在Xbox Live上渡过。在周末,斯宾塞常常把时间花在其他爱好上,主要是弹钢琴,或者下棋。广泛的品味使斯宾塞成为健谈者和有趣的陪练伙伴,每当谈起自己喜欢的话题时,他的激情显而易见。除了游戏外,音乐是斯宾塞第二喜欢谈论的话题:谈论Xbox策略就像谈论齐柏林飞艇乐队或老派朋克(“我喜好朋克音乐那种原始的情感和能量”)一样自在。他最近也陪同女儿一起参与了一场他并不讨厌的Rise Against(注:美国芝加哥的一支硬核朋克乐队)音乐会。
斯宾塞的职业生涯起源于他在华盛顿大学二年级时的一次偶遇。“有个住我隔壁的家伙,他老爹在微软做副总裁。有天他看到了我在雅达利ST上做的一些游戏编程,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微软和Windows是什么,却收到了他夏天实习的邀请,我立刻答应了他。”
斯宾塞于1988年夏天开始在微软实习,这家巨头此时还只有10年历史,但仍以编程思维来主导公司,斯宾塞在这里如鱼得水,并在夏天将要结束之际得到了这份工作。随后的几个月里,斯宾塞不得不每天早上6点起床上课,然后开着他的福特小汽车横穿华盛顿湖以赶在上午11点前到达微软的园区。回忆起这段经历,斯宾塞这样表示:“如果途中被后车追尾,我想我的小车可能会爆炸。”
1990年大学毕业后,微软为斯宾塞提供了一份多媒体组的全职编程工作,在那里他领导着CD-ROM的开发,参与了像Encarta(注:微软公司开发的电子百科全书)这样的项目,并在1995年推出了MSN。微软在2000年正式向北美电子游戏市场进军,推出了首款家用游戏机Xbox,当时负责为Xbox收购第一方工作室的是一个叫艾德·弗里斯(Ed Fries)的家伙。同年晚些时候,微软最终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微软游戏。弗里斯向斯宾塞推销:“我可能会关掉这个由我负责的工作室,不过在此之前,你有没有兴趣试着运营一下它?”
斯宾塞接管了发行部门Studio X,和设计师彼得·莫利纽克斯(Peter Molyneux)等设计师合作开发了《神鬼寓言》、《国家的崛起》等作品。在伦敦照看了几年Lionhead工作室(《神鬼寓言》系列)和Rare工作室(《黄金眼007》等)之后,斯宾塞在2008年回到雷德蒙德并担任公司内部游戏工作室的总经理,着手开发微软第三款家用主机Xbox One。
微软此前两款主机Xbox和Xbox 360主要面向核心玩家,因此这两款游戏机在运行速度和图形性能上都比竞争对手更为强大,这一战略帮助微软在索尼和任天堂分别推出PS2和Wii时在北美开辟了自己的根基市场。不过Xbox One在设计时似乎把目标扩大到了游戏玩家以外的群体。为了吸引更多消费者,微软将Xbox One的重心从游戏转向了电视电影等其他娱乐项目,还引入了一些针对消费者的限制,比如禁止与朋友分享游戏,以及每24小时需要进行一次在线认证。
尽管这些措施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被撤销,但一切都为时已晚。索尼PlayStation4和Xbox One在同一周上市,并都在24小时内售出超过100万台。但之后PS4不断打破销售记录,而Xbox One则被远远抛在了后面。
几个月后,斯宾塞接任Xbox部门主管。蜜月期总是短暂的,上任几周后,他接到了微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电话。“我其实完全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从事游戏行业。”纳德拉直截了当地说道。
现在看来也确实是问这个问题的好时候,斯宾塞正面临着大量来自他自己团队的内部审查,许多曾在Xbox One上工作的开发者都对微软即将到来的宏大愿景感到失望,正如一些人告诉斯宾塞的那样,它和Xbox的“灵魂”并不合拍。“萨提亚明确告诉我,未来微软可能会砍掉游戏业务。”斯宾塞告诉我,“但把它放在桌子上面总比藏起来好,对吧?”
斯宾塞需要对纳德拉说些什么,他研究了Xbox的失败之处,并试图找出拯救这个品牌的方法——如果有的话。最终,当他给纳德拉回电话时,他是这么说的:“如果我们要留在游戏行业,那么我们应该全心投入。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把游戏事业当作公司身后事考虑,半投入,半退出,我们应该去决定我们是谁。”
2014年E3前几天,微软发布了一个调查反馈,邀请人们表达关于改进Xbox产品和服务的一些看法,并从中投票选出最好的。一周之内,这份调查就收到了接近170000张投票。斯宾塞表示:“这是非常公开的,任何人都能看到那些建议列表。我们实际上是使用它来规划我们正在进行的更新,向下兼容就是基于这个反馈开发的,当时我们其实不确定这项功能是否可以实现,但我们还是派出了一个小型团队来检验它的可行性。
许多人认为这是微软为Xbox One混乱措施赎罪的开始,第二次则发生在一年后,还是由斯宾塞领头,他促使纳德拉以25亿美元收购了瑞典的《我的世界》(Minecraft)开发商Mojang,让微软获得了这一世上最受欢迎游戏的独家控制权。如果玩家们还想继续游玩《我的世界》,微软可以轻而易举让所有人都只能在自家平台上购买。不过相反的是,微软宣布这款游戏将继续在全部平台上运营下去,包括其直接竞争对手(索尼)。对微软这种规模的发行商而言,这一举动前所未有。“在收购《我的世界》后,我们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来自索尼,‘你们打算让游戏从PlayStation上下架吗?’”斯宾塞说:“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要这么做?玩家喜欢在PlayStation上玩《我的世界》。”
时间来到2016年3月,斯宾塞尝试了一件更大胆的事情:他在Xbox上开启了跨平台联机功能,邀请竞争发行商允许其他平台的玩家和Xbox用户连接。跨平台游戏成为了斯宾塞的“著名事业”(注:Cause célèbre,原词为法语),他不停地在各个平台和公众论坛上称赞它的优点。他站在微软活动的舞台上,在数百万人面前宣布索尼、微软和任天堂应该只是在游戏和服务上竞争,而非通过建设壁垒来伤害玩家。他常常问道,游戏发行商有何权利阻止玩家一起玩游戏?这难道不会造成不必要的分歧,阻止更多人玩游戏吗?
斯宾塞告诉我:“每一世代的主机销量并没有显著增长,因此在某一刻你需要认识到,你无法只用一部产品来领导行业。你不能说,这是台Xbox,我要把这台设备卖个每个人并让他们就去玩它,这根本行不通。”
索尼、微软和任天堂展开合作?这看起来一定很疯狂,但斯宾塞坚持不懈。2017年,微软和任天堂宣布了首个跨平台合作项目,Xbox One和Switch玩家可以共同联机,这种事此前几乎前所未见。斯宾塞说:“我敢确信这是Xbox的Logo第一次在任天堂的广告中亮相。”而索尼也在犹豫了很久之后允许了《堡垒之夜》的跨平台联机,现在我们可以在PC、Switch、Xbox One和PS4上一起联机游玩。今年早些时候,微软和任天堂再度联手,宣布班卓熊和卡佐伊(Xbox旗下Rare Studios的两个受欢迎吉祥物)将参战《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与此同时,微软和索尼最近宣布合作,共同探索云计算、人工智能、游戏和流媒体服务等方面的创新。
“任天堂是游戏行业里的巨无霸,”斯宾塞在5月份告诉我。“我希望每个Switch玩家同时也都是Xbox的拥有者吗?这将会很棒,但它不会发生,索尼也是同理。如果Xbox用某种方式取代了PlayStation,游戏行业并不会更好。”
正是这种坦率为斯宾塞赢得了众多玩家的尊重。
用“尊重”来形容似乎都太客气了:斯宾塞已经开始习惯在公众场合被粉丝团团围住,这使得微软不得不在今年E3之前特别为他增添了专门的安保人员,给斯宾塞身边本就臃肿到有些滑稽的人潮又增添了一股力量。值得称赞的是,斯宾塞把这当作生活里不得不接受的妥协,并尽可能忽略它,但当有人指出时,斯宾塞也会对其致以诚恳的歉意。
不过说句实话,没有谁在意这些,特别是一年一度的Xbox粉丝节上,这是微软在E3周末为大约700名粉丝举办的活动。你可以随意玩游戏,和开发者们聊天、喝酒、吃点零食,或是买些Xbox周边。当然你也能见到菲尔·斯宾塞。他每年都会参加粉丝节,花几个小时和玩家们聊天以及摆Pose合影。他出现的时机从来没有刻意安排过,只要有空的时候斯宾塞就来玩玩。
Xbox展前发布会结束的几天后,我和斯宾塞一起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粉丝节。
活动和展前发布会一样在微软剧院里举办。当我们走进场馆时,第一个发现斯宾塞的人指着他,令人眼花缭乱般准确模仿了基努·里维斯在E3期间和粉丝互动的视频中的方式喊道:“你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对着斯宾塞大声呼喊似乎是Xbox粉丝中训练有素的一种习惯,随着越来越多人发现斯宾塞来到场馆,“我爱你”的呼声也此起彼伏地在我们耳边响起。这种阵势当然吓不着斯宾塞,他四处走动和人握手并侃侃而谈。一个人请求斯宾塞在他真人大小的士官长头盔上签名,另一个人则掏出了一个陈旧的Xbox手柄,斯宾塞满足了每个人的请求。还有人想就Xbox Live提出自己的改进方法,斯宾塞也耐心地听从。几乎每个人都要求来一张合拍,慢慢地形成了一条排队长龙;一小时后,队列里依然有超过50个人在等待。
队伍里有个留着灰绿色短发的家伙,为了显示对品牌的忠诚,他特意在后脑勺剃了一个Xbox Logo图案。“理发师花了四个小时做这个,”他告诉我,“但他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他还记得我去年的事。”我扬起眉毛。“哦,没错,我每年E3都这么做。去年我甚至把胡子也染成了绿色!”
我询问他是否见过菲尔·斯宾塞,“是的,太多次了!我们都是加州的。他是最棒的,你能见到的最可爱的人,我真的觉得和他很亲近。”
队伍前面的斯宾塞似乎有些分心,“我想在这之后找到杀手和威震天,”他扫视着房间说到。三年前,斯宾塞在Xbox Live上收到了一个名叫基斯·加林顿(杀手)的人的邀请来一起玩《命运》。加林顿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在阿肯色州经营着一家殡仪馆。“菲尔在公众场合喋喋不休,说自己是个爸爸,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玩游戏。所以我只是给他发了个信息说‘hi,我也是个老爸。’”斯宾塞和加林顿现在每周都有几个晚上一起玩游戏,他们通常会加入阿明·库珀(威震天)的队列,他在新泽西州从事建筑行业。这三个男人一起讨论生活、工作和家庭,就像他们一起在《极限竞速》中狂飙或是在《命运2》里合作。斯宾塞表示:“我们都知道彼此妻子的名字,我们都知道彼此孩子的名字,我们都知道彼此下周末要做什么。还有什么能把这三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连接在一起呢?”
加林顿和库珀都应斯宾塞邀请来到粉丝节,这是这三个男人第一次一起在现实生活中出来玩。留下斯宾塞去做他的本职工作,我追踪在他们后面,想看看斯宾塞是否真的擅长游戏。他打爆了对手?还是被对面踢爆了屁股?“我们并非在竞争,重心其实在合作上。”库珀圆滑地回答,而斯宾塞一看见我们就大叫着”什么也别告诉她“跑开了。加林顿告诉我:”我想你现在明白,相处一阵子后你就会发现,菲尔的热情是100%真实的,这不是在聚光灯下,他确实是个热爱游戏的好家伙。至于库珀自己,他承认当他第一次在Xbox Live上和斯宾塞联系时,自己有点像个追星族。“他马上就表现得很友好,关心每一个玩家,无论他们来自哪里或做着什么,所以大家都喜欢他。”
这种公开吹捧也会带来负面效应,斯宾塞的批评者怀疑他是否经常玩游戏,并对他进行详细审查。单纯从竞争角度来看,Xbox仍然落后于PlayStation和任天堂。微软从2014年开始就停止公布Xbox的销售数据,同年斯宾塞接任Xbox负责人。如果斯宾塞需要保证竞争优势,他还会和对手们那么合群吗?不管怎样,当你已经没什么可失去时,冒险就会变得简单。斯宾塞告诉我:“很多言论说我之所以只关心跨平台游戏,是因为我们正在失败。除了说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别的办法来反驳。这些决定本就不是为了保住自己地位的策略,它也不意味着我完美适应这份工作。明显你能找到更聪明的人来做这份工作,我的意思是,其实我连MBA学位都没有。有无数的事情我都无能为力,比如让我担任微软Office总裁就看起来很虚伪,那根本不是我。”
2017年,斯宾塞被提升到纳德拉的高级领导团队,成为微软游戏业务执行副总裁,直接向纳德拉本人汇报工作。“Xbox里发生的事没有菲尔不想知道和参与的,”Xbox游戏工作室现任负责人马特·布蒂(Matt Booty)最近告诉我。“他总是在思考我们需要做什么,怎么才能完成。他就像一个棋手总是提前五步做好规划,如果你相信这一带你,他就会带你到达彼岸。”
在Xbox粉丝节结束的几天后,我和斯宾塞一起参观了任天堂的E3展台。Xbox、PlayStation和任天堂的老大通常都会在E3期间互相游览彼此的展区以示尊重和友好竞争。
斯宾塞第一个遇到的人是任天堂在北美地区的授权副总裁史蒂夫·辛格(Steve Singer),他一见到斯宾塞就向他竖起中指。当然,这只是在作秀——这两人热情拥抱在一起,在旁人听不到的地方谈论生意。即使在竞争对手的展区里,斯宾塞的粉丝也总是离他不远。一位身穿任天堂红色T恤的年轻志愿者发现了他并小跑过来向他问候:原来他们两在Xbox Live上就彼此认识了。
短暂地参观了主要展位之后,斯宾塞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带到楼上去玩一些游戏。他前往《路易吉洋楼3》的试玩点,并愉快地在之后的20分钟里努力帮助路易吉解决棘手的难题。虽然我很想说斯宾塞在试玩版中表现不错,但事实上他一直在死。最后他终于搞明白了原因:他总是不小心按错手柄按钮。每当屏幕上提示他按X时,他总是按成Y(任天堂手柄和Xbox手柄的X、Y键位置相反)。“提醒我告诉他们,他们把X键放错位置了。”他高兴地说。
去年,斯宾塞为他的承诺做出了好的回应,让Xbox成为了更具合作性和多样化地平台。他将Xbox Live的部分功能带到了iOS和安卓平台上——任天堂Switch也一样,并推动更多PC上的资源整合,这让很多PC玩家感到高兴,他们一直认为微软在这方面做得不够。但也许他对Xbox未来最大的投资在于他缓慢但稳定地收购了多家著名工作室,包括Ninja Theory(《地狱之刃》等)、黑曜石工作室(《天外世界》)和提姆·谢弗(Tim Schafer)的传奇工作室Double Fine(《破碎时光》等)。斯宾塞告诉我:“我想玩家们希望我们的第一方阵容更加强大。”
谢弗起初对这笔收购持怀疑态度。首先,这不是他一直考虑的事情,其次,他担心Double Fine工作室的身份受到威胁。“举个例子,我们的邮箱是不是都要换成微软的,还是把墙都刷成绿色?”他决定给Ninja Theory的员工打一通电话,而这最终让他改变了想法。他们告诉谢弗,微软坚持第一方工作室只是去做他们想做的事,同时尽量减少干涉,这是真的。“他们说,‘我们依然在做自己。他们让我们创作自己想做的游戏。’这对我来说至关重要,不让我们变成开发《极限竞速》DLC的人是有道理的。”
当讨论开始变得严肃之际,斯宾塞邀请谢弗在今年的D.I.C.E.颁奖期间一起出去喝一杯。他点明了这次收购对微软意味着什么,对Double Fine意味着什么。谢弗表示:“多年以来,我和林林总总的发行商有过合作,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个性和风格,但菲尔是个非常正派的人,他做了许多了不起的公开声明,让游戏在世界上成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这真的符合Double Fine自己的使命,让我坚信这次收购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如果他还想听听其他意见,谢弗也许会给343工作室打通电话,这家老练的工作室负责监督《光环》系列的全部工作,负责人邦妮·罗斯(Bonnie Ross)已经和斯宾塞合作超过20年。E3的前几周,斯宾塞拜访了343工作室,给了罗斯和她的团队关于《光环:致远星》PC试玩版的反馈。工作室的位置离斯宾塞办公室所在的微软雷德蒙德区不远。《光环》博物馆占据了这栋建筑接近一半的地方,展出着从真人大小的士官长雕像,在油管和网飞上热播的真人网剧《光环4:航向黎明号》里的电视道具,以及由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银翼杀手》导演)制作的《光环:夜幕》。这个博物馆还收藏了武器模型、同人创作、各类与《光环》有关的小玩意,以及随机收集的《光环》周边滑雪板(斯宾塞拥有其中一块)。
当我们坐下来开始试玩时,斯宾塞试图平息我紧张的情绪,告诉我他通常选择传奇难度来通关所有《光环》游戏。他轻而易举通过了大部分关卡来到最终挑战,这需要他干掉两名猎人。斯宾塞在这里尝试了多次:他设法干掉一个,但剩下的生命和弹药不足以支持他解决第二个。我提醒他刚才夸下的海口,他假装没听见我的话。失败没有阻止他继续尝试。有人主动提出帮助,但斯宾塞开玩笑地挥手让他走开。“我能搞定这个。”
又试了几次后,他最终杀死了两名猎人,但就在最终过场动画即将播放之前,他之前漏掉的一个杂兵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并朝他脑袋开了一枪。房间里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哄笑,斯宾塞也笑了:“我想这暗示我该走了。”他在离开之前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和每一位观看演示的开发者和程序员握手。“好样的,各位。太棒了,真的,真的太棒了。”
I
supercellyo
supercellyo

3 人关注

人物
人物

585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