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Andrew Male · 2019.10.9 周三 13:50 (英国夏令时间 )
他为 BBC Prom 编过曲,也写过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电影配乐,现在他发行了他自己的古典音乐厂牌,今天,Radiohead 的吉他手 Jonny Greenwood 向我们诉说了一切历程的原点。
Jonny Greenwood 看起来状态不错。他的嘴唇上方有个薄薄的三角形胡茬,早晨的剃胡子时没有刮到,眼圈有一点暗淡。但见到他坐在伦敦早晨10点的咖啡厅里的人一定想不到,他已经24小时没合眼了。“不,并不是真没睡,”他咕哝着,用手抚摸着发亮的黑发。“也许睡了有一个小时?”
现在他在这里接受有关他的新古典音乐厂牌 Octatonic 的采访,而10个小时前,他还在阿尔伯特大厅向现场观看 BBC Prom 的观众鞠躬敬礼,这是他的作曲生涯的一次高潮。在长达16年的职业生涯里,他为伦敦小交响曲乐队写过曲子、他在 BBC 音乐会管弦乐团担任过驻场作曲家、他与波兰作曲家潘德列斯基合作,他还为 Lynne Ramsay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电影创作过出色的配乐。
这次的 Prom 上有三首 Greenwood 的作品,而潘德列斯基、 Steve Reich 还有 Heinrich Biber 的作品各占一首(幕间休息时,两位坐在吧台上的小伙子在闲聊:“台上的一定是 Radiohead !”)为这场 Prom 谢幕的是 Horror Vacui 的首演——为68支弦乐器与独奏小提琴而作的,长达36分钟的 Greenwood 作品。
“这太疯狂了,”他在第一次在现场欣赏这首作品后说。“和在 Radiohead 演出时完全不同。你在计划一件只会发生一次的事。持续9个月专注于策划这30分钟的演出。我很乐意只拿出其中的20个小节来展示,但与我写的很多东西不同的是,我觉得这支曲子,完整演出会更加棒。”
Greenwood 在谈他的音乐时很谦逊,他非常乐意把话题转到那些演奏者(“真正的音乐家”)以及他的超人小提琴家 Danniel Pioro 身上。“Daniel 是超人。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演奏 Gerald Barry 的作品 Triorchic Blues ,那是我最后一次被某人的演奏震憾全身,他小提琴拉的如此疯狂。直至如今,我依然追寻着那种感受。而自从那时起,我就迷上了 Daniel .
这种痴迷在 Octatonic 发行的第一张专辑中就显露无疑了,虽然厂牌主打现代古典音乐,但 Volume 1 这张专辑里装的却是 Pioro 演奏的 Partita No 2 in D minor(译注:这是巴赫的作品,不属于现代古典音乐),世界上最美妙,又最需要技术的音乐作品之一。Greenwood 赞同道:“这首曲子本身就囊括了音乐的一切,而 Danniel 则将它展现地淋漓尽致、活灵活现。”
Greenwood 用了自己最为喜爱的八音音阶为厂牌命名(“耶,你懂的,非常符合音乐痴的思维”)Octatonic 还计划专注于独奏家或小乐团的私人作品。Volume 2 包括 Oliver Coates 演奏的 Industry —— Michael Gordon 为加了吉他踏板的大提琴而作的作品,以及由钢琴家 Katherine Tinker 参与演奏的 Greenwood 的作品 Three Miniatures from Water .
Greenwood 解释说,发行厂牌 Octatonic 的灵感来源于一次深夜,他访问了 Bleep 网站(在线独立嘻哈唱片商店网站)后,“我当时在找古典音乐区,”他说,“接着我发现,这个网站没有古典音乐区。我知道现代古典音乐的黑胶并没有非常多的受众,但受众一定是有的”
有争议的是,鉴于古典音乐是为数不多的几个 CD 依旧畅销的音乐流派之一,Octatonic 将不销售 CD ,只提供实体黑胶唱片音频下载。“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会用流媒体播放他们的音乐,” Greenwood 说,“如果他们真的喜欢,他们可能会买黑胶唱片。在黑胶唱片上听是有它自己的特色的——你会觉得自己是在被迫去听整张专辑。这样听音乐本身就成了一个事件。我们确实会使用老式管状话筒,在细节之上寻找温暖和音乐感,而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将为演奏者所有。”
Mica Levi 在他想发行的新专辑作曲家名单上名列前茅。“她太棒了。在摇滚界,有很多虚张声势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伪物”,对吧?但有时你会见到“真物”,Mica 就是这样的“真物”。Edmund Finnis 也是。他们的作品真的很棒。
比起在 Radiohead 乐队弹吉他,管理一家古典音乐厂牌一定更无聊吧?“人们认为古典音乐一个守旧古板的领域,”Greenwood 说。“但实际上,小提琴手能用他们轻飘飘的琴弓之毛做出重多了的合成器或吉他无法完成的事情。还有他们的左手,每根手指…都是一个声音的宇宙。”
他坚称,这种热情不仅仅是因为古典乐器相对于电子乐器的优越性:我有见过有些乐队用只用 iPad 就能演出。现代的音乐电子化有时会让我产生这样的疑问。演奏者的付出在哪里?演奏变得轻而易举会有什么风险吗?好像有很多男人,站在一个演奏者的周围看着他表演,没人跳舞,整个过程也没有多少欢乐可言。而当我看见年轻一代在演奏时,特别是看见20岁大的年轻人在演奏时,我意识到古典音乐完全没有过时。自从离开学校以后,我就再没和那样的音乐家一起演奏过了。这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发给了我一些电影片段,当时我想:“和这个人在一个乐队里一定会很开心。”

和许多孩子一样,Greenwood 的第一件乐器是一支竖笛。然而,和我们许多人不同的是,他爱上了他的竖笛。他在青少年录音组时,演奏巴洛克音乐,随后加入泰晤士河谷青年管弦乐团,而在那里,他了解了更多西贝柳斯和梅西安。但那竖笛般的谦逊品质从未离开过他。
“噢,我能轻松和你聊一个小时竖笛!”他说。“作为 Radiohead 的一员,我们能在美式体育场演出,而去大场馆演出的一大乐趣是利用那些场馆的公共淋浴。我总会早点到场,去寻找那些散发着酷热和运动气息的房间,然后拿出我的竖笛,吹一首 Telemann 的经典奏鸣曲,并沉浸在这美妙的混响中。我在音乐中幻想自己所求之物。此物既非毒品,亦非妓女,而是一个很好的业余录音团。岂不美哉?”
Greenwood 14岁时加入了 Radiohead 乐队,在队中演奏口琴。随后成为乐队的吉他手、键盘手和编曲,他可以自由为歌曲融入各种声音——无论是班卓琴还是竖琴。正是 Greenwood 对潘德列斯基的热爱,给了他在 Exit Music for a Film 中使用魔音琴的灵感,而后他决定买下 Messiaen 的键盘至爱—— ondes Martenot 琴,并用在歌曲 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 中。
“这仍然是我的工作,”他说,“给歌曲加上一些又新鲜又有趣的乐器。而用上 ondes Martenot 琴,只会让你为了现场表演而多练习一种乐器。”
令人不安…《大师》预告,Greenwood 配乐
Greenwood 与 BBC 管弦乐队于2005年首演了一部20分钟的作品—— Popcorn Superhet Receiver ,这部作品不仅展露了他对 ondes Martenot 琴的热爱,也引起了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注意。于是,他邀请 Greenwood 为电影《血色将至》配乐。“我当时还没看过他指导的任何一部电影,” Greenwood 低声说,“但他给我发了一些电影片段,我想,和这个人在一个乐队里一定会很开心!”
他为安德森2012年拍摄的电影《大师》所创作的音乐非常令人不安。昨夜他在 Prom 的舞台上看到了安德森。他说,“我们讨论了许多电影创意……是关于一部恐怖片的。”他停顿了一下。“但我想,《血色将至》有它独特的恐怖之处。就连《魅影霓裳》:一个关于天真无邪的乡下女孩被带进处于上流社会之峰的那个邪恶老头家里的故事也有些可怕。但当你和 PT (译注:= Pual Anderson =保罗·安德森)坐在一起看他指导的电影时,你会发现他们都成了喜剧。他整个过程都在笑。”
Greenwood 作为一名作曲家的工作极大地促进了他与 Radiohead 的工作关系。他说:“我现在不怕把弦乐带进乐队的歌曲里了,”他说。“自从 Burn the Witch 成功后,我终于有胆子跟他们说,让我们做只有弦乐的曲子吧。但在过去,我脸皮没法这么厚。”
至于 Radiohead 的新专辑计划,他们并没有准备。自从六月,发布 MiniDiscs[Hacked]——一份长达18个小时的 OK Computer 制作时期的录音材料后,乐队活动就再无音讯了。“我也不知道我们都在做啥,”他带着歉意的微笑说道。“我们只有在做出新音乐的时候才会巡演,而只有当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做新音乐出来,而只有在每个人都有空的时候我们才会聚在一起。”
乐队把从 MiniDiscs [Hacked] 中获得的利润都捐给了 Extinction Rebellion 组织。Greenwood 也认为,自本世纪初, Radiohead 参加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运动以来,公众环保意识有所提高,但他并不觉得 Radiohead 乐队是这场运动的领头人。“你觉得我们在历史上会成为'在环境已经非常恶劣年代,提倡保护环境的人’哇哦。那真是‘赶上了时代’。”
有些环保主义者批评 Radiohead 为了演出经常坐飞机会让人们觉得坐飞机并不影响环境保护。对此,Greenwood 这样回答道:“我知道,他们会说:‘这人是个伪君子,嘴上说着要环保,自己却在坐飞机了。’这是我们没做到的事情,但谁会光凭这个事情就能相信气候变化问题不存在呢?,要真是那样,那就有点蠢了。”
正当我们离开时,早午餐的嘈杂声中,通过咖啡厅的扬声器,传来一首 Julia Holter 的歌曲。“ Alan Bennett 说过,”Greenwood 一边穿上外套一边说,“音乐的保护墙已经坍塌了。音乐曾经是在那种在个人的空间里被享受的,你聆听,然后你得到一段体验。现在播放的这段音乐是人们花了很多精力录制的,而我们却依旧在音乐声中聊天。我对 Octatonic 的其中一个展望就是,让这些专辑带给听众,人们近距离演奏的声音,并创造出一块私人的狭小空间,下次当你走过教堂音乐会的海报,或是什么小提琴独奏会时,你可能就会想进去听听,会想去寻找真正的东西。”
Volume 1: Partita No 2 in D minor 以及 Volume 2: Industry, Water 现已上市,点击 Jonny Greenwood’s Octatonic Records.查看详情
本文翻译自 "Radiohead's Jonny Greenwood: 'Instead of cocaine, hook me up with a recorder group!'" ,如有错误之处还请多多指正!



I
Ding_Jiazheng
Ding_Jiazheng

7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77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