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题图 / 哪吒之魔童降世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提醒:本文涉及少许剧透
今年暑假,《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上映前半个月开启了点映。在国产动画电影市场,点映是营造口碑的重要方式。对于非粉丝向的国产动画电影来说,点映期间的观众口碑将一定程度上影响电影正式上映后的票房。就点映后观众在社交平台发布的评论来看,这部电影的故事表现方面甚至要优于《白蛇:缘起》。ACGx 在看过点映后,认为《哪吒之魔童降世》很有可能会成为暑期档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的有力争夺者。电影的发行方光线传媒也在口碑发酵之时趁热打铁,将在本周开启全国大范围点映。
2019年初,《白蛇:缘起》在排片不利的情况下,依靠上佳的观众口碑获得4.5亿票房,也证明了在故事内容上有突破的国产动画电影,是能够获得相应的市场回馈的。相较于《白蛇:缘起》是对中传统神话故事进行的经典重构,《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直就是对神话故事的颠覆,不过这种改编现在看来是非常成功的。

对神话故事的彻底颠覆

在中国,哪吒是道教的专司伏魔的正道天神。通过古籍的描写和加工,哪吒成为神话故事中正义好战、智勇双全的少年英雄,其洗澡闹海剥龙筋、自刎削骨救亲人等情节为世人所熟知。
1979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哪吒闹海》,和2003年52集动画片《哪吒传奇》中,基本还原了世人对哪吒固有的形象特点。这两部作品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对李靖这个角色的改动,前者塑造了一个愚孝的李靖,而后者中的李靖为了救百姓愿以己之生命祭东海。
但是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所有角色都进行了彻头彻尾的改变。
登场的哪吒从可爱的小英雄变成了邪魅狂狷的坏小子。单就形象塑造来看,丧萌外表的哪吒已经和观众记忆中的样子天差地别,不过极端外表下的哪吒却拥有一颗善良的内心,由始至终都希望能够获得世人认可。
曾经在哪吒故事中没什么存在感的龙宫太子敖丙,则变成了一位温文儒雅且正义感十足的年轻人,其个性设定和哪吒完全相反。为了振兴龙族,敖丙背负了沉重的命运,但是二人却成为了好朋友。
电影中,李靖是深爱哪吒的父亲,哪吒的母亲是性格更加立体的伏魔将军,全程一口川普的太乙真人和时不时结巴的申公豹则成了笑点的主要担当。
角色形象的改动,也使得剧情的“魔改”更加顺理成章:哪吒和敖丙一恶一正的初始对立命运,早在出生前就已定下,哪吒注定将遭受天劫的结果,也成为了整部电影的故事主线。这条主线故事串联起的不仅是哪吒和敖丙的深刻友情,还有李靖对哪吒父爱如山的感情。
在故事结局中,哪吒和敖丙一起挣脱了命运的枷锁,向观众强调了“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个主题思想,强化了哪吒这个角色和命运抗争的斗士形象。
在知乎上,有网友表示这个电影主题设定会让人想起大闹天宫时的孙悟空,将主题设定为“入魔还是成人”,可能会更贴合“魔童”哪吒的身份。但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题在故事情节的表现上相对简单直接易操作,这部时长110分钟的电影,不仅画面制作、镜头处理、节奏把控非常到位,而且人设塑造、主题表现也很完整,电影的完成度已经相当高了。

传统文化与商业电影的融合

作为中国民间文学的一种形式,影响国人至深的神话故事可以说是绝对的优质IP,也是国内影视作品的一大内容来源。
相较于真人影视,动画作品不仅可以展现出前人在神话故事加入的腾云驾雾、上天入地的想象力,也让观众以更加宽容的态度对待动画中的情节、场景和人物行为。《大闹天空》、《哪吒》、《宝莲灯》这些几十年前的经典动画作品,至今仍能打动观众,影响了无数中国人。
但是,熟悉的故事和经典的前作,也是压在现今动画作品身上的“大山”。老故事需要讲出新感觉,当下以神话故事取材的动画电影,对电影内容有着更硬性的要求。
在这一点上,《大圣归来》和《白蛇:缘起》在故事方面尽管都存在瑕疵,但是它们以现代化的思维去改编传统神话的过程中,采用的“前传”设定方式不仅囊括了熟悉的角色,也让全新演绎的故事内容容易为如今的观众所接受,这种做法是相当聪明的。
《哪吒之魔童降世》以观众耳熟能详的传统神话故事为基础,实现从角色个性到故事内容上完全颠覆性的改编,是一个极为冒险的尝试。这种大胆的做法,最终结果或是无人问津,或是被奉为“神作”,完全要看电影作品的各个方面能不能取悦观众。
作为一部商业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一大亮点是各种密集笑点。而在主题思想的表达上,《哪吒之魔童降世》选择的“与命运抗争”主题,能够比《白蛇:缘起》的爱情主题能够受到更大体量的年轻观众理解。此外,电影营造的哪吒和敖丙的“红蓝CP”感,亦或许能吸引到不少女性观众的注意。
总体来说,《哪吒之魔童降世》显然是一部将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电影制作手段成功结合的例子。

国产动画电影的前景依旧难以预料

中国电影行业已经进入了以优质内容驱动市场前进的阶段。在国产动画电影领域,这一点尤其突出,一旦有出色的作品问世,动漫爱好者们必定在各个社交平台不遗余力“吹爆”作品。
这种现象的发生,不仅反映出动漫观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期盼之情,也代表他们在“国漫情怀”和“国漫崛起”之外,仍旧相信这个领域终究是能够产出好作品。这些观众,是积蓄已久的国产动画电影市场等待爆发的种子,同样也是未来国产动画电影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主流类型的核心受众。
《哪吒之魔童降世》目前所获得的口碑,也正是因为这部电影吃准了潜在观众的审美趣味和艺术欣赏水平。但是,优质的国产动画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中仍旧属于“可遇而不可求”。
从商业层面来说,国内涉足国产动画电影的电影公司数量不少,且不少公司都逐渐将视角从儿童向作品延伸到青年向作品,这其中光线传媒就是在国产动画电影上下重注的一家。通过复盘光线传媒在动画电影上的动作,能让我们看清楚国产动画电影这几年来的发展状况。
从2015年成立彩条屋,投资十多家动画制作公司,到2016年推广《大鱼海棠》、2017年《大护法》、2018年《昨日青空》,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光线以每年力推一部投资的动画电影的节奏,辅以《夏目友人帐》、《千与千寻》等日本进口动画电影批片,通过一次次的营销尝试,夯实其在动画电影投资、发行方面的能力。
从这个过程,我们可以总结出两点。
一是国产动画电影在产能、内容上极不稳定。备受争议的《大鱼海棠》,上映前删了又删的《大护法》,难以触动人心的《昨日青空》,以及各种放了预告PV就渺无音讯的“国产神作”,总是让观众在一次次期待中一次次失望。
二是这些作品全部定档在暑期。虽然暑期是动画电影上映的最佳时期,但是这也从侧面体现出国产动画电影的表现受制于真人电影的这个现状。去年真人电影在暑期档大爆发,引得包括国产动画电影在内的大批市场竞争力较弱的电影纷纷退档、撤档的事情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内容方面做出的进步,使市场和行业看到在国产动画电影在内容方面的突破,其片尾的彩蛋也显示出动画制作方对续集制作的信心。对光线传媒来说,接下来的《姜子牙》、《凤凰》、《深海》、《大圣闹天宫》几部作品的内容表现如果能够延续《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水准,或许能够让这家缔造了中国喜剧和青春片的公司在动画电影这一类型上有更多投入。
毕竟,就以光线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看来,盈利8500万-1.05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95.02%~95.97%的经营情况,对该公司旗下所有正在推进的电影项目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当然,动画电影能够在中国的电影市场得到更多的关注,并不是光线一家能够办到的事情。这不仅需要中国的动画制作公司逐步实现国产动画电影的工业化制作流程,而且还需要整个市场逐渐扭转“动画电影等于儿童片”这个陈旧观念,而这并非短短几年可以实现的。
I
ACGx
ACGx

244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68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