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作者:Tim Henderson 翻译:小不 编辑:张易 IGN 中华地区独家授权 转载请征得同意
编者按:《赤痕:夜之仪式(Bloodstained: Ritual of the Night)》由前「恶魔城」系列制作人五十岚孝司在 Kickstarter 发起众筹,普遍被认为是「恶魔城」的精神续作,因此粉丝抱有较高期待。本文访谈主要讲述五十岚如何把这款游戏尽可能打造得更符合玩家期待。
《赤痕:夜之仪式》已于 2019 年 6 月 18 日登陆 PC、PS4 和 XBOX ONE 平台,将于 2019 年 6 月 25 日登陆 Switch 平台,支持中文。
《赤痕:夜之仪式》于 2015 年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放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五十岚孝司坐在城堡大厅中,狠狠地将一个高脚杯砸向坚实的地板,葡萄酒洒落一地。如今,一再延期的《赤痕:夜之仪式》终于发行,其底蕴里所饱含着的吸血鬼气息近在咫尺,五十岚孝司又一次在《赤痕》的发售日公布预告里砸了葡萄酒杯。
《赤痕:夜之仪式》发售日公布预告

然而,地板上其实没有一滴酒,关于这一点,最失望的恐怕要数五十岚自己。「我挺难过的,为了拍摄这个视频,我们特地跑去纳帕谷(美国加州葡萄酒主要产地),但拍的时候杯子里压根没倒酒!」他大笑着说,「真是太惨了。」
不过,即便杯子里有酒,地板也不会洒上红酒。「我们 …… 加了点特效。其实酒杯外面是包着布的。」
好了,有趣的幕后花絮就说到这里,五十岚大概非常坚信只有演一幕激情泼酒的戏码才能吸引粉丝们的注意吧。上一杯酒的牺牲是为了回应玩家对游戏视觉效果的批评,但社交媒体低廉的评论成本只会让批评愈演愈烈,这一点,目前延期中的《刺猬索尼克》电影版制作人员肯定深有体会。
「其实,不仅出资的玩家对原游戏画面有所不满,其他杂志和媒体也有类似批评,所以我们才决定改变游戏的视觉风格。」他诚恳地说道,「为了升级视觉效果,我们需要修改素材,虽然没全改,但工作量也非常大。此外,我们还重新打磨了游戏里的灯光效果,以突出更多细节,让游戏变得更细致。」
这项举措得到了粉丝们的正面反馈。《赤痕》的上一个预告片对比了修改前后的游戏画质,对此,核心玩家们普遍认为,游戏质量确实有所进步。我也觉得新的画面效果比以前要好很多,毕竟现在已是 2019 年,大家对于画质的要求早已和 2015 年不同。然而,这一切让我感到疑惑,究竟从何时起,这变成一种刚需了呢?粉丝的吐槽与来自发行商的压力又有何不同呢?
「其实,发行商没给我太大压力。」五十岚平静地说,「他们给了我很大的自主权,我可以放手做自己想做的游戏。对于众筹者们的批评,我也能乐观看待。他们的反馈很及时,非常有利于我们尽快修改游戏里的不足。」
他认为正是众筹者的反馈,引导他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种「为粉丝服务」的心态驱动他前行,也说明了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制作人。「在我心目中,独立制作人做的是他们想做、想发行的游戏,着重点在他们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粉丝的需求。」五十岚认为自己更倾向于「从顾客的角度出发,考虑玩家想玩什么样的游戏」。
于是我借机问他,假如他离开 Konami 时的牌面能和小岛秀夫相媲美,有人肯给他足够的资金,让他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游戏,并且不加以任何干涉,他会怎么做?
「我会做一款卖不出去的纯艺术向游戏。当然,我不会做完了就把它压箱底,还是会拿出来卖的,但应该只有极少数人会买,并且欣赏得来。」他笑道,「假如我有很多钱,我就想做一款这样的游戏。虽然预算有限也能做出来,但要是真人肯大投一笔,岂不美哉。」
越了解《赤痕》和它骨子里的哲学思想,我就越能明白,五十岚的幻想之所以成为幻想,是因为那与他真正在做的事情截然不同。除了标题,《赤痕》的各方面都有着恶魔城的影子。虽然恶魔城类的游戏已数不胜数,但五十岚却依旧保持初心。
「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很多玩家是真心喜欢『恶魔城』游戏的。因此,就算没有《赤痕》,也肯定会有其他类似风格的游戏出现。我现在很忙,没什么时间玩游戏,但我玩过《穆拉纳秘宝》,表示很过瘾。」
「《赤痕》与其他同类游戏的差别在于规模大小,我希望这款游戏能让所有人都玩得开心。」他再一次展现出了自己为玩家服务的心态,「《赤痕》包含了很多内容,但我不是玩家,所以很难断定哪些内容会让玩家感到惊喜。但有一点,《赤痕》的地图是我迄今为止为做过同类游戏中最大的,所以我希望大家会对此感到欣喜。不过也难说啊 …… 搞不好他们反而生气了呢?」他又笑了,「希望不会吧。」
说实话,很难想象粉丝会因为地图大而生气。不过话说回来,一千个玩家有一千种性格,的确没法儿让所有人都满意。举个例子,五十岚自己也明白,那些未曾有机会接触到 PS 版《恶魔城 X:月下夜想曲》的年轻玩家可能会 get 不到这款纯粹「恶魔城」精神续作的风格。
「有些玩家没能体会到那些经典游戏的乐趣,所以可能会不太感兴趣。虽然他们不算我们的目标人群,但我希望《赤痕》能为他们也展示出传统风格游戏的乐趣。」
当我与五十岚的访谈接近尾声时,他重新戴上了那标志性的软呢帽,仿佛下意识地宣告了访谈的结束。他没有伪装,没有刻意忽略一些既定事实,也没有夸下海口给玩家画饼,仅有一番真诚,渴望为玩家呈现出一款配方熟悉的「恶魔城」类游戏,这真的挺好的。
虽然常常有人会在传统风格的游戏体裁中尝试创新,但单纯满足玩家期待,尽力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那就足矣了。五十岚的那顶礼帽,是为所有玩家而戴的。
I
篝火营地
篝火营地

572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469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