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从我正式开始专做场景模型到现在刚好经过了10个月左右,之前零零散散做过三年的模型,所以多少在技术上有一些把握,平日里空闲的时间着实不太多,加上场景作品要花费的时间也很漫长,造成了现阶段也没有更多的作品了。

第一个场景是去年八月底完成的《一看魔罗》,整体的场景是基本仿自末那工作室2016年的场景作品《虚空殿》,而主体用的则是台湾原型师蜥蜴2005年的原型作品他化自在天,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如此风格的场景作品,在壁画部分尤其花时间,实验了许多方法终于完成,在这个过程里差点放弃制作。

 《海潮》


之后马上就开始做完全脑补不画草稿没有构思的全新玩意儿了,这次用的是高达零件和寿屋的六角机牙独角仙,老实说几个月的过程里我是百分百完全不资道自己在做什么东西,就是全凭个感觉自我发挥了,主要就追求一个氛围和第一眼效果。看整体效果也很难说明白整个场景故事,大家就当是一个纯写意的长场景,是一个跳跃性的故事。

这个场景其实也拿到了2019年第十三届上海元旦模型交流赛机械场景组的银奖,我也是第一次参赛,有些评委很喜欢,有些则并不喜欢,其实我已经猜到了这一点,因为我自己都明白这个场景有多奇特。(捂脸)机核也有up发了上海元旦模展的图片,但并没有这个作品,由此可见这个场景真的很猎奇,喜不喜欢很看人。(捂脸)

 《黑暗以南》


这大半年最新的场景成品就是下面的这个了。这个场景本来是没有打算制作的,完全是因为我在做另一个场景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可名状的阻碍,某个步骤一直反复失败,失败的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觉得再下去估计资金和积极性都要gg了,所以为了解放自己的灵魂,抽空做了这个新场景。

我本人对洛夫克拉夫特神话体系大概了解,一直觉得实在有必要致敬一下,让神来给自己加加san值,所以马上就开工了。这个成品完成的说实话很快,加在一起估计只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主体是奈亚拉托提普——并不是本体,这些不可名状之物怎么可以这么简单的就露出真面目,这只是某个古老文明造的石像祭祀物罢了,即使如此,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接受的景象。

二战刚结束不久,某地一名猎户听闻附近某临近洞穴在当地流传开的怪异故事,身为一个无神论者且常年接触鲜血,猎户本对此感到毫无兴趣,认为这又不过是某个游手好闲之人酒后的胡言乱语,在这种闭塞的村庄中,一群文盲很容易就能散播开这些胡话。当然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当地村长认为这种言论的长时间发酵搞得人心惶惶,需要有人来破除一下这群人的幻想,于是希望猎户能象征性的前往洞穴有模有样的看看,之后在洞口围着的村民的注视下从洞中回来,大声的告诉这些家伙什么也不用怕,这里面除了水和石头以外什么也没有。顺带一提,村长给出的报酬还算不错,这差事可比猎鹿轻松多了,根本没有必要拒绝。那一日,猎户低估了这暗流和洞穴深处的通道,也不敢想象自己将会看到什么人造物……
  东西不多,就当个总结😊,各位多海涵了。
I
三水共治
三水共治

14 人关注

显摆显摆
显摆显摆

47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