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大家好,我是剑风吧的吧主栗子头,本期来讨论一下关于卡思嘉的感情问题,之所以做这期内容,也是因为贴吧的某些人黑卡思嘉太过,甚至已经成为了常态,而那些言论基本上都围绕着:她内心里还喜欢着格里菲斯,脚踏两条船,并且在日蚀和费蒙特啪啪啪的时候很享受?!心疼格斯是她的备胎,所以卡婊活该等等等等。

很多黑粉的言论实在是不忍直视,甚至到了让人恶心的地步。于是受形势所迫,我便做了这期视频,同样这种有争议性的话题,我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罢了。

还是同之前样,感兴趣的话可以留言评论,大家一起探讨,当然这个探讨的前提是读懂漫画并且理解角色。。。虽然说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最根本的道理还是用事实说话,所以接下来我要整理阐述一下这个事实:卡思嘉在感情上的变迁与选择。

视频版如下:

卡思嘉的人生经历

首先按时间线来理一下卡思嘉的过去:童年的卡思嘉就是普普通通的农家女孩,因为家在山中贫困农村的关系,兄弟姐妹又多,三天吃不上饭也是正常的事情,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农作物也只能耕作燕麦,再加上村庄处于国境,经常被卷入战争之中,还会被领主收取军饷税榨取金钱。

有一天,一个贵族路过看中了卡思嘉,想把她带去城中当侍女,虽然他的父亲百般不情愿,可出于现实条件的无奈,还是做出了妥协与选择。贵族的意图也很明显,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伸出援手,这个世道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果不其然,这个贵族在还未进城,便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兽性,飞扑了上去试图强暴,卡思嘉也只能向现实妥协。将“没办法这是理所当然的”,当做安慰自己的话。
而这时候早已盯上贵族马车的盗贼团首领格里菲斯伸出了援剑,削下了贵族的耳朵。但格里菲斯并没有直接杀死贵族拯救卡思嘉,而是将武器丢在了她的身边,让她自己选择是否拿起武器,慌乱之余卡思嘉为了保护自己,成功击杀了贵族。这一切对年仅12岁的乡下女孩来说,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双手颤抖,害怕的连声音都发不出,双手紧握住滴着血的剑,

这时候格里菲斯蹲下来握住卡思嘉的手,轻微的点头,示意着告诉自己:这个选择没有任何错误。随后给了她一条毛巾,包裹住裸露的身体,此时的格里菲斯映入卡思嘉眼中的画面,就如同教会里圣人的画像一般,从画中走出来的感觉,是圣洁,超然俗世的景象。他不但给了自己武器,还教会了只会像现实妥协的自己,如何去选择,和在这个黑暗的时代下生存的手段与战斗的方法。

从此卡思嘉的价值观便改变了,从不断地忍耐妥协的生存方法,转变为了靠着战斗而夺取的生活方法,也由那天开始,便下定决心去为了格里菲斯而活,若他要将一切奉献给自己梦想的话,若他的梦想只能通过战斗而展开的话啊,我想在他身边支持着他,成为他的剑,成为他的梦想不可或缺的东西,这也成为了卡思嘉的梦想。格里菲斯对自己来说,更是如同奇迹一般,成为了使自己去爱慕崇信仰拜的对象。
关于这段描述,其实格斯和法尔纳塞也是这种关系,格斯颠覆了法尔纳塞的世界观价值观,教会了她真正抗争的方法和存活下去的手段,不要去祈祷,不要等待着别人施舍救助,你的手上拿的是什么?若不想死的话自己动手行动起来。所以黑色剑士的格斯成为了大小姐不惜放下一切,去追捧爱慕的对象。我才不会说其实是因为之前磨刀石的关系
数年间,卡思嘉凭着自己的执着与本领,也成为了鹰之团的二把手,这样卡思嘉更是对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只注视着格里菲斯,并且是盲目无条件的顺从,并且遵循着自己的理念去管理其他人。虽然说她还是有自己的性格和人格,可是由于过去崇拜格里菲斯的关系,总是把他命令当做第一位,哪怕是自己裸体去给敌人(格斯)取暖,也就在这时,作为敌人格斯的出现,卷进了卡思嘉的视线。
格斯的初登场便凭着一身本事让格里菲斯看中了,为了自己梦想的进度,势必要将其活用到自己手下,为此格里菲斯也是做出了一些危险而又出格的举动,比如跟格斯单挑,坚持对卡思嘉下命令:不准插手。卡思嘉虽然不情愿,还是坚持服从格里菲斯的命令,即便是格里菲斯被揍出了血,也还是按兵不动,执着着遵守着不准插手的命令。如果卡思嘉是有自己主见的话,自己喜欢的对象会跟一个很厉害的危险分子交手,才不会理会格里菲斯的命令,上去就是对格斯一通围殴。这里可以看出卡思嘉对命令的偏执程度。
而格斯也确实有本事,加入了鹰之团这三年,一下就打破了卡思嘉的生存现状,夺去了自己剑的位置,成为了对格里菲斯来说更重要的存在,和梦想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东西。虽然卡呆还是二把手,可现在却是个憋屈的二把手,格斯这货完全凭着自己的主见行事,根本不听从命令,这种行为很有可能令格里菲斯陷入危险年之中。所以格斯不管是否立功,也是经常遭到卡思嘉的白眼埋怨。而这也是格斯和卡思嘉作为剑的根本区别。

就是说本来卡思嘉对格里菲斯之外的一切,都熟视无睹,却不得已必须要盯着格斯,这一盯就是三年之久,格斯也完全融入进了卡思嘉的视野里,不管这个视线是好意还是恶意。因为这人不服从命令,肯定会搞事,必须盯紧了他!而且本能的出于嫉妒心而产生了厌恶之情,毕竟自己的梦想和生存的意义,被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给剥夺了。
偏偏格里菲斯对丫的还百般恩爱、偏心眼子,明明不听命令、自作主张还宠爱有加,一向冷静的格里菲斯还经常为了格斯,不顾自己的人身安全陷入危险之中。这让卡呆首次对格里菲斯以外的人,产生了吃醋和敌对的这种感情,这是卡思嘉从工具转变为人的一个契机。这时起少女有了少女心,也有了更多感情上的思绪,不再是盲目的工具人了。
随着鹰之团屡战屡胜,地位也越来越高,逐渐成为了米特兰国的正规军,格里菲斯更是成为了贵族,这也使得他接触的社交圈逐渐成了皇族贵族,虽然还是一同奔赴战场,生死与共的同伴,却也使得卡思嘉与格里菲斯的距离越来越疏远,平等对等的立场也越来越薄弱,曾经站在他的身边并行,如今却逐渐成了遥不可及的存在。

屡立战功上位的格里菲斯也因此勾搭上了沙露特公主。卡思嘉自然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格里菲斯的目的,卡思嘉自身不是皇族贵族,也没办法帮着格里菲斯达成属于自己国家的梦想,而那个女人却办得到,所以也算有自知之明,本来卡思嘉在成为他女人的位置上已经放弃,而剑的位置却被格斯夺走了,这也开始让卡思嘉开始迷茫困惑。同时迷茫的还有格斯,因为刚竖立了自己的理想与目标,就被现实的朋友论群盘否定,甚至包括自己一直以来的生存意义。
这时到了百人斩战役,卡思嘉由于大姨妈发高烧的关系跌落了悬崖,格斯则拼了命去救她,一同跌落谷底。可能是因为以前卡呆给自己取暖身体的报恩,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童年有过跌落悬崖的经验,老司机表示:自我感觉良好,有我在肯定死不了,所以才不顾危险一同掉了下去,遵循着主角不溶于水的定律,俩人都幸存了下来,

在洞窟里,卡思嘉也像格斯坦白,说明了自己过去发生的事情,与现阶段的梦想,以及为何敌对刁难格斯的原因,从这一刻起俩人达到了一种对等的关系,互相敌对,互相救助,互相倾诉。再加上外界因素FFF团长亚当大人三番五次的助攻,格斯为了自己以一挡百,为了自己三番五次负伤,给了自己逃跑生存的机会。也终于让卡思嘉和格斯关系近了一步,不再是敌对、嫉妒、吃醋的感情,反而成了唯一能敞开心扉诉说抱怨的存在,甚至在对格里菲斯的感情上,都没能敞开心扉,只是遵循服从命令罢了。
在梦想的篝火中,格斯也对卡思嘉坦白了自己过去的部分经历,以及自己现阶段的想法,二人再次达到了互相倾诉的对等关系。格斯也是在知道了“卡思嘉为何敌对自己”的原因后,再加上格里菲斯的朋友论,重新竖立了新的梦想,也想出了对卡思嘉梦想的解决方案。把剑的位置还给卡思嘉,多次背后助攻他和格里菲斯的关系,自己选择了让步退出。为了追寻新的目标,为了拉近和格里菲斯对等的朋友关系,也为了实现卡思嘉成为剑的梦想,为了自己在卡思嘉心里占有不输给格里菲斯的一席之地,选择在多尔特雷攻略战后离开鹰之团。

在久违的见到格里菲斯之时,卡思嘉的表现是低头认错,主动请求处分,还是对格里菲斯命令至上,并没有吐露自己真实的想法,而格斯在助攻完了卡呆,去勾着小弟喝酒,卡思嘉的视线比起在自己身旁许久未见的格里菲斯,却更是在格斯的背影上不能忘怀,这一刻格斯早就已经在卡呆心里,占有了仅次于格里菲斯的一席之地。
到了雪地对决时,卡思嘉终于有了自主的意识,头一次没有听命格里菲斯别阻碍他们对决的命令,一直在劝阻俩人交手,最后还是被捷度他们拉回来的。要是以前的卡思嘉即使是同伴相残也不会当做一回事,即使是断送自己的性命也好,如果那是格里菲斯的意思便不会犹豫,即便到了现在也是如此,可这次卡思嘉却为了格斯产生了改变。

对决之后,看着战败的格里菲斯,想上前去安慰,突然顿住回头看望离开的格斯,咬了一下手指表示纠结,最终还是选择去叫喊格斯回来,由此可见他内心里爱情的天平,倒像的人到底是谁了。如果这时候格斯能回来,或者卡思嘉能跟格斯一起走,俩人在相处一段时间,绝对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就不会再有什么争议了。
这时候格里菲斯夜袭公主被关押进了地牢,鹰之团作为叛国贼被通缉追捕,格斯则独自旅途修行。卡思嘉明显力不从心的担任了代理团长的位置,徒劳奔波,光是想着怎么生存就已经竭尽全力,就在带着鹰之团突围身负重伤的时候,昏迷不醒的卡思嘉也一直在念着格里菲斯和格斯的名字。

一年后重新见面的二人没有什么温情的对话,一上来就是卡思嘉单方面的宣泄,大打出手,毕竟自己之前就已经对格斯说过他对格里菲斯的重要性,一直在叮嘱格斯不要做出多余的行动,可最终还是影响到了甚至毁灭了格里菲斯。可能只有这样交手,才能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这么长时间自己扛着重任,对所有人都抱有责任,一直逞强到现在,终于在见到格斯之时,才有机会宣泄积累已久的情绪。
随着梦想的破灭,和不堪负重的逃亡生活,甚至想把一切都托付给格斯,自行了断结束一切。就在这时格斯把她拉了上来,卡思嘉也终于向自己的内心坦白:还有一件事是我在那天知道的,虽然他把一切都破坏,虽然他从我这里夺走了一切,虽然我很憎恨他,即便到了现在仍想把他杀掉。这时候又出现了三浦的省略号大法,说话说一半留给你自己猜,但是基本上情商没问题的人都应该明白她后半句省略号是什么意思。

精神放松的卡思嘉表现出了最脆弱的一面,也是最需要心灵支柱的一面,而格斯就在他的身旁,释怀的二人相拥在了一起,互相安慰彼此。

那一天起,我知道了,比起因初次败北而受到打击并跪下的格里菲斯,从那个连头也没有回,而离去的家伙背上,我竟然不能移开视线。我不想承认那样的自己,如果承认的话,一直以来的感情,一切,就好像变成虚假一般。我害怕那样,我不断的挥着剑,打算为了不可传达给格里菲斯的感情而牺牲,因为我的生存方式里并没有虚伪,只有那样才是我的自豪,因为那是格里菲斯交给我的。但是。我改变了,直到昨天为止我还拼命的维持着感情,一切都将变得虚假,我重要的东西就好像要消失似的。但我现在对这家伙的感情不是虚假的……
卡车开到一半时,格斯回忆起了自己不堪回首的菊花往事,以及三枚银币带来的恐怖,而陷入了杀害养父的幻觉,差点失手掐死卡思嘉,而在这时,格斯也表现出了十多年来难得展露出的脆弱一面,卡思嘉也刚好填补了格斯心灵上的空洞,再次达到了互相怜悯,互相扶持,互相理解的关系。

我要改变,在这个男人当中,也许会有我的所在,不单单只是我被他给予,也许我也能够给予他。

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争议,只是带大家回顾一下,接下来的内容才是正题。
终于开始营救格里菲斯的行动,显然卡思嘉属于内心里不会藏东西的类型,毕竟连恋爱都没怎么谈过,从完全不懂的误解爱情,到真正理解了爱情观的少女,自然也不怎么会掩饰,反而还在因为有了爱情的基础上,显得比较张扬,再跟格斯斗嘴的时候脸离得特近,明眼人都看得出以前他们根本不可能这样,一晚上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这俩肯定xxoo了。

同样装成一副很老成的样子,嘴上说着任务中不要带着私情,实际上自己才是私情最严重,并且还是最不善掩饰的那个,虽然内心已经释怀,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可毕竟信仰还是信仰,一直以来促使自己坚持战斗的理由与梦想,拯救了自己并给予自己生存之术的男人,十多年积累下来的本能与情感,不是说忘就忘的了的。

我崇拜格里菲斯的感情至今没变,但我仍然拘泥在嫉妒之中,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然后悄默默的拉起格斯的手,后来也因为嫉妒而揪着格斯的披风,不得不说少女漫画家三浦真的很懂少女心啊,当然卡思嘉也明白已经确立了关系,还这样吃公主的醋很对不起格斯,惹了格斯生气,也不少人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反感她的。说起来还有个细节,公主走不动了格斯背她走的时候,卡思嘉一直回头看嘎子,明显又吃公主的醋了,然后还撞上了石头。卡呆真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爱吃醋还不会掩饰的女孩子啊~
而在救出格里菲斯后逃亡的途中,格里菲斯多次注视到卡思嘉和格斯之间微妙的关系。在得知了格里菲斯已经成为了不能发号施令,挥动不了剑的废人以后,鹰之团的众人都失去了梦想与希望。

于是在这段剧情中,也发生了粉丝们最看不过去的一幕,马车前卡思嘉的选择,所有的争论点几乎都是围绕这里而展开的。卡思嘉依靠在格斯的身旁表示:我实在想某个人在我身边,于是说完这话的卡思嘉,去了格里菲斯的马车那里,帮他替换绷带,三浦也用了隐晦的手法表现这段,某个人在她身边,某个人是指的格斯,还是格里菲斯。
在帮格里菲斯替换绷带的同时,卡思嘉才感慨道原来格里菲斯的手是这么细小,他凭着这双手企图抓住一切,这双手单是在我的肩上,我的不安和颤抖便会不可思议的停止 ,但这次不安却没有停止,今次将会是我,不替他那样做是不行的!这时格里菲斯突然压住了卡思嘉试图做些什么,本来在挣扎要求对方停止的卡思嘉,却没想到眼前的格里菲斯如此的瘦弱,如此的轻盈,便没有推开他,而是把眼神扭向一旁去抚摸安慰他。出了马车的后卡思嘉依旧讨厌这样的自己,坐在旁边哭了出来,于是和前来询问的格斯坦白:我不可以和你在一起,那个崇高的格里菲斯变得那么细小,那样的颤抖着,我不可以抛下现在的格里菲斯,对不起。
好多人只觉得卡思嘉把格斯当做备胎,需要的时候求安慰,不需要的时候立马就翻脸,因为男神格里菲斯回来了,这次卡思嘉又旧情复燃,选择了照顾格里菲斯,和他一起生活,而抛下了格斯。

卡思嘉对生存、情义与信仰的理解

前面的解说已经明确了,卡思嘉对爱情和信仰的区别等等相关内容,这些事实无需重复多说,都是漫画里明确画出来写出来的,看不懂的话可以倒回去反复看,而关于这里卡思嘉的选择,我的解释是:

1我认为是情义,没有格里菲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都不知道自己将会是怎么一个下场。可以说没有格里菲斯,就不会有卡思嘉,而在格里菲斯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他,选择跟着格斯一同旅行,这才是一个人渣才会做的事情。而重情重义的卡思嘉,显然是不会做出这种虚伪事情的人。而且最开始卡思嘉是明确要跟格斯一起走的,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格里菲斯已经残废,可现在已经知道真相了,他的起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除了自己以外也想不到谁会去照顾格里菲斯一辈子,现在确实还人情的时候,这次我要让他停止颤抖,毕竟没有格里菲斯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2因为自己的生存意义和梦想,卡思嘉的梦想就是成为守护格里菲斯的剑,或者照顾他的女人,这也是卡思嘉从被救助的那一刻起,这十多年来唯一的生存意义和自我价值,事到如今绕了一圈后,这个意义又回来了,那么卡思嘉还可以继续着自己的梦想,若不继续下去,就是对自己一直以来生存方式的否定,也是自我人格的否定,相当于自己一直以来积累下来的都是虚假的,这一切都白费了,

包括格里菲斯也样,若不在日蚀做出献祭的选择,那就是自我的否定,那么一直以来驱使自己行动的意义和目的又何在呢?那还不如就当个平民老百姓混吃等死。既然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那现在机会来了,为什么不要再坚持一下呢?为何要否定自己?其实道理是样的。

梦想是平等的,大家都有追寻自己梦想的权利与资格,格里菲斯是,格斯也是,卡思嘉也样,虽然卡思嘉的梦想只是依附在格里菲斯身上。就是说只有贯彻自己的根本,才能真正的实行这个梦想。为何卡思嘉的梦想总是被当成爱情上的选择??为何其他人就有追寻自己梦想的权利,卡思嘉追寻自己的梦想就要被黑呢??至于那些说心疼格斯的,人格斯都看开了释怀了,还是对卡思嘉不离不弃,你们自己看不开而已。何必强加格斯视角去阐述自己的个人观点呢?
3卡思嘉喜欢格斯,希望他坚持自己的梦想,她明白格斯真正要走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成为和格里菲斯样对等的人。正因为如此,格斯是不可能一同留在鹰之团里,陪护着残废的格里菲斯度日等死的,他必须坚持自己的梦想与道路,这也是为何一开始格斯会离开的理由。(虽然这个梦想纯属是被带歪的)正因为卡思嘉明白这些,所以坚决不让格斯留下来,希望他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并不是她想跟格里菲斯一块愉快的过日子,看着备胎格斯嫌别扭。不能和格斯一起走,也不能让格斯留下来,而是贯彻自我去实现自我的价值。走属于自己最初最根本的梦想,所以才在马车这里做出了适合自己的选择。

至于马车里不推开格里菲斯纯粹就是同情心罢了,我在颤抖不安的时候,抚摸我的手,给我一条毛巾,给我带来温暖,而你在颤抖的时候,我难道会推开你吗?我肯定也会抱着你安慰你,让你别在颤抖,就是这么点道理。虽然格里菲斯是想求安慰还是猥亵宣泄就是他的事了,显然这里不能怪罪卡思嘉的行为。
最后总结一下,这就相当于,曾经的卡思嘉的确爱慕仰望着格里菲斯,但是那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爱情吗?当时的少女根本就不懂感情,不懂何为真正的爱情,他们之间没有对等平等的立场,付出也不是相互的,甚至连最基本的沟通健谈都做不到,卡思嘉没有自己的人格、想法、思绪,主见,所有事物都以鹰之团的规范和格里菲斯的命令作为标准来行事的。那么这能称之为爱情吗??

当然卡呆单相思肯定是有的,而且还是在自己不了解真正的爱情观时,而产生出错误的爱情,说到这,反倒是格里菲斯能跟格斯经常私下交流、暗地搞事、时不时能达到对等的立场。那才是爱情吧。
三浦通过捷度来表达的观点就是:格里菲斯对卡思嘉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不单单是倾慕的人,亦是把他从残酷的现实带出来,给予他生存之术的人,所以卡思嘉对格里菲斯来说是比爱情还要高而接近于崇拜的感情。
即是说卡思嘉对格里菲斯的感情是复杂的,当中自然也包含爱这种感情,不然也不会因为公主而吃醋,因为格斯而嫉妒,而这个感情,是更加超越爱情之至崇拜信仰的地步,是哪怕豁出自己的生命,去交换格里菲斯都没关系,毕竟自己这条命和自己能有如今的作为,都是格里菲斯给予的。没有格里菲斯的话自己指不定早就被强奸后暴尸在荒郊野岭了。

可即便如此,格斯也是永远比不过格里菲斯在卡思嘉心中的地位。这个感情不是爱情,而是在这基础之上的感情。当然漫画现在又迎来了新的选择问题,看三浦爸爸怎么写吧。这次恢复记忆才能真正看透卡思嘉的抉择是什么,而为了她付出那么多,不离不弃的格斯,这次总该可以在他心中,超过格里菲斯对他所做的一切了吧,只求别虐。
虽然通篇来说文案的内容有些重复,都是在反复强调那几个点,但这便是我想表达的,我觉得这部作品中每一个选择是有很多诱因的,而不理解这些诱因,只看发展结果而下定论,那我觉得你应该在看几遍漫画和这几个角色之间的感情关系,三浦笔触和台词的细节。卡思嘉的眼神与红晕,这才是最能表现卡思嘉感情的天平。
至于卡思嘉第二段黑点日蚀被强暴,我想说:在日蚀降临的时刻,所有人都吓傻了,卡思嘉不过是故作镇定重新整顿队形罢了,实际上他并没有多么坚强,只是在硬撑。当神之手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不敢发声,包括卡思嘉,只有格斯敢对着他们怒吼,试问有几个人能有格斯的胆识与勇气?卡思嘉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面对这一切的惊吓与绝望,早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勇气,自己眼前的景象,只有同伴们的哀嚎与被残忍吞噬支离破碎的肉块。而为了拯救自己,比斌捷度相继死去,卡思嘉在绝望之余颤抖着挥下了剑,也于事无补,在被费蒙特强奸之前,就已经被其它怪物轮到失去意识了。
很多心术不正的人经常把“受害者也会有生理反应”作为美化强奸,以及受害者有罪论的重要依据。但其实这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就像人鼻子痒了就会打喷嚏,气管里进了水就会咳嗽一样,这些生理反应都不受人的主观意志控制。何况卡思嘉的当时的状态已经精神崩溃了,自我意识都不清楚了,如何去抵抗,即便抛开肉体上的伤害,“温柔的强奸也同样是强奸”,是违背受害者意志、践踏受害者尊严的极大侮辱。
最后补充一点,卡思嘉的塑造是三浦当时的审美来决定的,是他理想中的出色女性。那么三浦会如此亲手摧残自己喜好的,理想中的女性,让他遭黑吗?显然是不会的,顶多让她卖个肉开个车而已。

我无法要求每一位读者都能去喜欢卡思嘉,毕竟喜好全凭个人,的确有的人就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主角,也无法要求读者能对她的的遭遇感同身受,但是起码多一点同情心和同理心吧,不喜欢也不要去黑吧?不要将应该给予犯罪者的唾骂和惩罚,加诸到受害者的身上。
I
栗子頭
栗子頭

420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45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