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追青春伤痛文学的正面教材《听见涛声》

追青春伤痛文学的正面教材《听见涛声》

这部曾经让宫崎骏不认同却又嫉妒的动画,如今,涛声依旧。

叶佳桐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有一部讲述青春的动画,让宫崎骏看了傲娇说道不喜欢,其实嫉妒的不行,于是才赶紧加快企划《侧耳倾听》步伐。这一部动画,是吉卜力第一部全数交给新晋年轻动画人制作,也是吉卜力第一部和宫崎骏、高畑勋没有关系的动画,这部作品就是望月智充导演的《听到涛声》。

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这里

其实,这部由小说家冰室冴子原作的小说,一开始并没有人看好可以改编成电影,小说的插画,也就是动画的作画监督近藤胜也,最不看好。他觉得,戏剧性这么弱的青春日常题材小说,怎么可能适合动画这种以动为主的媒介?

确实,这个故事并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转折,也没有什么泪流满面的情节,只是关于三个年轻人——杜崎拓、武藤里伽子、松野丰的青春,正如原作者冰室冴子所说:“我只是想描写一个像《魔女宅急便》的动画结尾一样,充满青春洋溢风格的故事。”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曾经喜欢的游戏《青空下的约定》。丸户说过,这部作品受到《听见涛声》的巨大影响。没有任何超能力、死女主角的平淡剧情,居然能写的那么好,影响了丸户史明的创作历程。结合轻小说《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里的吐槽“弄死女主角的的剧情”,足以看见丸户的写作定位。大海、孤岛、戴草帽的少女,在丸户的笔下是如此美丽~

除此之外,丸户的另一部作品《女仆咖啡帕露菲》中也出现过一位里伽子,丸户特意为这位角色下足了笔墨,成为giga 戏画系列游戏作品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之一。里伽子的出生日期被设定在1983年7月20日,到游戏剧情进展的2004年10月正好是21岁。而这一天正是日本的海之日,里伽子的家乡也是临海的滨松。值得一提的是,在里伽子的命名设定上有着与前作《chololat》女主角秋岛香奈子相对应的关系,而秋岛香奈子的家乡则是另一座临海城市仙台。

在这里做一下过度解读,夏海这个名字的由来,可以这么解读“在夏天出生的孩子,父亲很喜欢大海”。作为夏海里伽子的创造者丸户史明,一定很喜欢飘荡着涛声的大海。

回到《听到涛声》,冰室冴子是怎么塑造所谓青春洋溢风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站在现在的当下回首过去,那已经逝去的中学记忆。

故事讲述了出身乡下小城镇高知县的杜崎拓考上了东京的私立大学,某个巧合之下,他重新在东京遇到了,那个在高二转学过来的东京美少女武藤里伽子,从而回想起中学时光的点点滴滴,与里伽子相遇,夏威夷的毕业旅行,与里伽子不愉快的东京之旅,和挚友松野丰在最后的文化祭闹翻……种种回忆浮上心头,宛如醇厚的咖啡,苦涩中带有余味。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白开水情节,很像电视剧?

其实恰恰相反的是,这部小说,一开始是连载在动画杂志《Animage》上的。这个杂志的来头可不小,是日本第一个专门的动画杂志,发行方就是给予吉卜力许多资金支持、并大大促进日本动画发展的德间书店,吉卜力的王牌制片人铃木敏夫,就曾经是《Animage》的编辑。《Animage》这本杂志固然是面向以核心动画群众,也就是动画御宅族。但是《Animage》的编辑,对于《听到涛声》这部作品的写作建议却很另类,也就是不用按照动画风格的思路来写,直接按照主流小说的方式来写就OK。编辑的目的就是想要作者写出不同风格的东西。

于是乎,这种和动画杂志格格不入的风格的小说,却吸引了一大批读者,其中就包括动画版的导演望月智充。望月智充在当时是一个备受期待的新晋动画导演,三十多岁的他就已经执导过80年代两大恋爱动画《相聚一刻》、《橙路》的剧场版,既是冰室冴子的头号粉丝,又作为对青春与恋爱题材非常拿手的他,自然当仁不让,赶紧向铃木敏夫提出《听到涛声》的动画企划。但是当时铃木敏夫并没有对此重视,这个提案也暂时封尘。

直到宫崎骏做完了《红猪》,并且当他对《红猪》这部当时的新作的发行和上映忙得头焦额烂时,吉卜力出现了一个空档期。于是铃木敏夫觉得不如趁着这个空档期锻炼下新人如何?于是他想到了《听到涛声》,这部动画的制作才提上了日程。而望月智充作为头号粉丝自然也成了导演的头号人选。

最终这部动画成了吉卜力第一部 TV 动画,在1993年5月5日黄金周下午四点的非黄金档,获得了17.4%的高收视率,以致后来甚至还搬上电影院重映。

毕竟是全数交给年轻人制作,因此动画组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无论他们怎么做,都不许宫崎骏过问。因为他们要做的,可能是宫崎骏最讨厌的事情,那就是用动画来描绘现实。

首先第一个事情就是在现实中取景,并且让动画中出现过的场景完全复刻现实。里面出现的场景,有的直到现在都还保留。

比如杜崎拓的高中母校外型范本追手前高校:

比如杜崎拓打工路过时的大桥天神大桥:

又比如带屋町的商店街:

还有最后男女主角相遇的吉祥寺车站

哦对,作为最喜欢加入自己作品的彩蛋的吉卜力动画,这部也同样有彩蛋。

比如电视上出现neta吉卜力的英文字样GHIBLI SUPER XII

还有,《听到涛声》播放的前一年,吉卜力的新电影《红猪》的彩蛋,毕竟《红猪》在前一年掀起的热潮,肯定对当时的日本是有影响的,也给《听到涛声》增加了现实感。

望月智充想要捕捉一种人物运动与背景美术相结合时所产生的真实感,比起以前的吉卜力片子更重视线条的魅力,这部片子更重视光线的表现,为的就是营造写实感。除此之外还仔细地观察思考了日本人的神态动作,将这些真实的一面放在动画上。望月智充觉得让人忘记这是动画片就是他想要达成的目标。而恰恰这也是宫崎骏最讨厌的一件事。宫崎骏认为动画既然是动画,为啥要那么追求现实?那还不如拍成真人片。

对此,望月智充有不同的回答。他认为,恰恰是这种实拍风格的动画才能做到许多实拍不能干的事情。比如实拍电影里,有时候会因为现场场景不完美、演员演技不过关而导致片子有遗憾,但是动画的话,如果现场场景不完美?那就改到完美!人物演技就不用说了,全靠原画师高超的技艺来控制。

这样风格的动画深深吸引了日后备受期望的新海诚,可以看出新海诚采用实景做背景、并且利用光线变幻来营造气氛,都有向《听到涛声》学习的痕迹。

《听到涛声》的故事恰恰也依赖这样的基调进行展开。这个故事最大的卖点是什么?回忆。因此,为了引发观众的共鸣,不仅是要取现实世界中本来就存在的景色,而且还要把男男女女的真性情刻画出来。总之,就是要把青春的浪漫还原给观众。

那这个故事如何展现这种浪漫?评论家宫台真司有这样的观点:

《听到涛声》是通过信息的不对称来营造浪漫的。

什么叫做信息不对称?这一点完美体现在女主角武藤里伽子身上。故事中用男生做第一视角,里伽子作为女主角对男主来说是一个神秘人,首先她是一个身世不明的美少女,其次,她来自男主角杜崎这些乡下人所不了解的东京大都市。除此之外,站在当时仍是青葱少年的杜崎来看,里伽子的种种行为更让他看不透。说白了,其实就是女生永远比男生懂得多。

为啥这么说?宫台真司从少女漫画入手。宫台真司认为,《听到涛声》虽然是小说,虽然以男生为第一视角,但是这个作品是带有少女漫画烙印的。

其实翻一翻日本漫画历史就能发现,少女漫画从很早就开始描绘关于人际关系的漫画,70年代更是出现了同性恋、师生恋、母子恋等禁忌恋爱,等到男性向作品比如《超时空要塞》出现这种少女漫画式的浪漫恋爱元素时,也怪不得女生都说这都是咱们玩剩下的,而且关于浪漫恋爱的描写远比少女漫画逊色的多。这不仅是因为女生比男生对这种人际关系的敏感程度更高,还因为少女漫画的迸发离不开那一群混迹在日本前卫文艺界的少女漫画家们,简单来说就是读书人,不像男性向漫画家们,在60、70年代是一群热血小混混。

这种对人际关系的敏感,自然而然也影响了少女漫画里的角色。经典少女漫画的主角,无论男女,通常的许多内心所思第二主角都很难察觉到,这种我知你不知的信息的不对称,就是少女漫画最永恒的话题,这种信息不对称就是构造浪漫感的关键。

毕竟,如果一个恋爱故事中,你永远猜到对方想的是什么的话,那这个恋爱故事就不成立,直接交往甚至结婚不就得了,哪还有什么浪漫所言?《听到涛声》这种信息不对称,不仅仅是来自杜崎这个男生不了解里伽子这个神秘女生,还来自他们当时正值懵懂的中学少年少女时期。

学生的生活只有每天早上起床去上学,傍晚放学回家,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作为学生,尤其是作为高三学生,他们没钱没闲去旅游,享受外面的大世界;作为90年代的乡下学生,他们不像现在那样,通过网络扩大自己的交友圈,他们不像大城市的学生一样,在信息密集的都会里获得先天开阔的视野。这也是为什么因为《听到涛声》站在大学这个时间点,回忆中学时光,而让这部作品为许多人共鸣的秘密。因为回忆意味着,他们早就跳出了中学这个时间点,早就跳出了高中的小圈子,像男主杜崎就来到了东京这个大世界,展开了新的生活。

关于这个主题,其实本剧中的一位强势女角色清水明子,在同学会上说的话,就已经明说了一切。

而中学生身在局中,看不透人情世故,这种青春的谜团同样也折射在了杜崎对里伽子的感情上。

我们从少年漫画上看也发现,少年漫画和少女漫画最大的区别是,少女漫画更重视一种关系性的描写,而少年漫画更重视一种体验式的描写。

比如说,少年漫画的主角,会让读者不由自主地代入其中,这些主角都成为读者的代理人,带领读者去往不一样的世界,攀上更高的巅峰。这也不难解释《少年Jump》为啥会这么重视友情、努力、胜利这三大主题了,当我们代入其中的时候,这三个主题会变成一种极强的煽动力,让我们为之燃烧,让我们为之感动。

因此,少年漫画不会重视人际关系的描写,比起少女漫画,少年漫画更像是一种个人的浪漫,一种比较偏袒于自己的浪漫。少年漫画的主要受众男性读者也自然是这样,男性永远都会比女性在人际关系上迟钝一些,更别说一些青涩的情愫。不管怎么说,男孩子根本不可能像女孩子理解男孩一样,去设身处地地理解女孩子。《听到涛声》就是将里伽子这个女主角作为一个谜团,杜崎、里伽子还有杜崎的好基友松野,三人行各有所思。不管怎么说,男孩子根本不可能像女孩子理解男孩一样,去设身处地地理解女孩子。

而这种青葱的傻劲,却不会让观众觉得杜崎很傻,恰恰是故事已经将现在的时间点放在了杜崎踏出了高中生活,踏出了青春期,用成人的眼光回望这一切,这种回不去的时光,无法弥补的遗憾,宛如我们翻开自己小时候相册,看着相片里充满稚气的自己,一切的记忆都是那么闪闪发光,关于过去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为了区别当下的时间段,望月智充在制作这些回忆中的光景也有了许多有意思的手法,比如一段回忆结束的是偶会采用缩小画幅的做法,画面一点一点远去,暗示着这些都已经过去的往事,在主角口里说出来仿佛说的是很遥远的事情。在这些细节上,望月智充就已经铺垫了一种充满遗憾和无奈的情绪,正因为当下的无奈,才显得当时的美好。

除了这个,望月智充还有一个法子区别当下和过去。再讲这个之前,我们先回望,在指导《听到涛声》之前,望月智充就执导过男性向恋爱动画《橙路剧场版 但愿回到过去》。虽然《听到涛声》是吉卜力出品,但是这部作品无疑望月智充特色盖过了吉卜力。所以我们用《橙路剧场版》对比。这部剧场版,有个非常明显的望月智充演出特点,那就是他特别喜欢用PAN这种手法,PAN就是摇镜,就是摄像机固定而镜头移动。

从刚刚的几个镜头来看,望月智充很执着镜头的运动,可以说是出人意表的演出手法,但是《听到涛声》呢?

再一次出人意表,在这一部被望月智充看作是重中之重的作品中,他竟然用的是固定镜头为主,别说是以前的他,就算是其他人来导演,这里肯定是一个镜头就摇过去了,干嘛还要分几次固定镜头挪过去?直到影片的最后,我们找到了答案。

原来,影片最后,杜崎在东京终于重新邂逅里伽子,在这一刻,镜头像是发泄一般,围绕着杜崎,转向了里伽子。

有人说,望月智充憋了一部片,整部片都是静止镜头,就是为了对比出结尾这个大幅度摇镜。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从静止的回忆中抽离出来,一切都是勃勃生机的当下,一切都是缓缓流动的时间。

是啊,无论回忆多么的令人怀念,但那些在校舍里,透过窗户偷看打球的美少女的时光,那些因为一个女生,多年的好友对自己大打出手的时光,甚至包括那个默默地睡在浴缸,不去吵醒床上的睡美人的时光,早就已经不属于他们的了。但是,现在依旧还是那么的熠熠生辉,抓住现在这一刻永远不会太迟。

这一刻,是青春的延续,在东京这片日新月异的大都市土地上,我们仍然听到,来自故乡的涛声。

221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