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若使只眷念家园纯美 那是涉历有限 鉴赏欠精 待到每块陆地都好像自己的国土 就快要成为强者了 随后将整个世界看做淡漠异乡 庶几乎形而上上 炉火终于纯青
雪落在黑卵圣殿的暗紫墙上 雉堞,窗栊,门楣 雪已厚积 沿街连拱廊下漫步 廊外 雪和雪 连拱廊始于井口 斜坡过市 至此汇拢 这条路的最后一段渐渐惨淡荒凉了
湖水蜿蜒流向安息地 几处波光闪烁 鹿角虫驶入樱红站台 汽笛声声 穿破黑暗又没入黑暗中 顶风轻嘶而过 街边人际稀少 干枯树木落尽叶子 蛾子老妪欣悦地递上梦钉 寥寥片语
工人们讨论着水晶之峰的经济价值 数日之前 严寒的夜晚 疑问刚欲出口 猝尔收入喉中 数日过去 谣言终于句句证实 一切尽是常规 楼窗外 片片山峰挡住视野 圣巢之冠的雕像矗立广场一端 雕像并不出色 变得可谓壮丽了
穿越深邃巢穴大街 霰雨霏霏 真叫阴冷彻骨 街灯如鬼火 身后有脚步 斜刺里入仄径 转岔口 一路忐忑
归途踱入苍绿之径 而那正是寥廓明净的旷野 纹丝不动的树木使我陶醉 翌日清晨 沐浴后独自行去 古老 幽静 没有鸟雀啼鸣 一直走 向金色大戟花的深处 林中空地 灿烂阳光 站着 乌恩之湖 粼粼波光 这算我唯一散心的去处 又怎么样呢
躯壳如沃姆的皮毛不断坠落 王国边境 愚者的斗兽场 设在顶层 廉价的 共享的温泉浴 除此别无选择 如饮白酒 喝得多 慢 窑外日影迟迟 喝得愈多 愈感到自己愚蠢和胆怯 
蜂巢灯火矞皇 照明天空叆叇的积云 永恒 终末 熟悉的光芒 冷酷的部落 明天走人 可是为何非要等到明天
时候还早着 穿越古老的盆地 重启王国的大门 山间的峡谷阴暗如夜 无数黑影跃动 深渊尖啸 暗影斗篷 黑暗 深渊赋予我的颜色 灰烬之地 神圣的坟墓 王国的诞生
而尊重 是螳螂村赋予我 怪诞的村镇 全是灰赭色的城楼 狭窄的街巷弯弯曲曲 忽明忽暗 每个鞠躬 尽显风度
辗转来到宫殿广场 盛大只在梦境中 使这地方著名的是仿拜占庭建筑 灿白色调 炫目 明净 却无关庄严 不相信大卫长得像阿波罗 白王也不可能貌若沃姆 圣母玛利亚膝上的孩子是借来的 他们忘乎所以地把安息地的白蛾 变成当地的圣巢家臣
安逸 泪水之城 里面的人只有欢笑 没有泪水 寿时 财富 暴怒的狂欢 沸腾的空洞
安息之地 温蓝之湖 遗忘路口 蒙雾之谷 女王花园 荆棘之所 心怀几乎被人忘却的善良 阴阳两隔的真爱 蔓生白花的坟墓
安宁的虫长者
痴迷的布蕾塔
真情的萨鲁巴
贪财的食腿者
纯粹的钉子匠
沉溺的柯尼法
专情的伊塞尔达
慷慨的蜗牛萨满
荣誉的马托
平静的席奥
遗憾的奥罗
重道的斯莱
考究的里姆
贪吃的图克
无畏的阿布
激进的提索
嗜睡的吉吉
坚定的奎若
温婉的乔尼
明世的先知
潜伏的猎人
冷酷的维斯帕
美好的玛丽莎
痴情的哀悼者
最后的鹿角虫
以及 无敌的 勇猛的 性感的 神秘的 迷人的 神气的 勤勉的 强势的 华丽的 激情的 可怕的 漂亮的 强大的 灰色王子 左特
无数旅者 无数梦境 每当挥动梦钉 就像心存双份厚爱 已无一个薄情人
每天乘电车既之徒步 这又怎好算命运 黄昏 踱越公园 骨钉点响石子路 在自己的心中组合几个关于自己的短句 随时随地赞成别人改过自新仳离无音讯 没有伙伴所以也没有冒险的事情发生 不均匀的呼吸 接下去要变为叹息了 非常寂静 再一次倾听 还是非常寂静
黄浊 蒜气熏熏 街道恶臭 遗忘的十字路 终究没有遗忘 就此逗留 再一会 你若不睡 就发现城市也没睡 灯火辉煌 步行街 人群 灰雾 泥泞 列车来往 监狱围墙上的雉堞 它们自己没觉得 而大自然之爱 长睽久疏毕竟消淡了 迎拒 离合 周旋 难解难分 永远新鲜 绿莹莹 暖烘烘
莫诺蒙 卢瑞恩 赫拉 守梦者 苏醒的梦之钉 尘封的梦
看着梦之钉 记忆也在凝视着我 祈求被铭记的往事 没有谁可以永远活着 所以我们希望活着的人记住我们 将事物留存于心上 它就随你继续活着 但如果忘记了它 它就被永久封存 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一道光 产生光明 亦产生黑暗 而最后 我忘记了所有悲剧 看到的都是奇迹

一些人物


一些可能被遗落的关联

· 白王与五骑士

上图为防御者---奥格瑞姆房间下方的隐藏房间,或许是自我的慰藉吧。
中间是白王,身边四人加上奥格瑞姆合称王下五骑士,分别为强大的海格默、暴烈的德莱娅、慈悲的伊思玛、神秘的泽莫尔、坚定的奥格瑞姆。右一是海格默,右二是伊思玛,左一是灰色哀悼者;左二是苍白夫人入口前死去的护卫。

                                                                                                 ---新星和石头(一个朋友)

· 大黄蜂与白色夫人

大黄蜂是沃姆与野兽赫拉之女,白色夫人是沃姆的妻子。
  真结局的条件
真结局的白心以及对空洞骑士使用梦之钉分别在与白色夫人的对话以及她的梦境中作了说明。而黑心的形成应该是鼓励玩家多跑图多探索吧。

· 左特

当小空洞走过身去,左特望着小空洞的背影。他的嘴炮,他的梦境,他的凝视,他希望可以自己去做到心中的目标,不愿甘于实力的限制。他背负了太多超越他能力的事情。
“我能再杀一千个... ...这够了吗,父亲?”
我觉得左特像极了哈姆雷特,思想的巨人,行动的侏儒。但这并不是他的错,没人需要为了战斗去生活,而是父亲对他的教育或要求。左特是悲剧的,一个美丽、纯洁、道德高尚的人,他没有坚强的精力使他成为英雄,却担起了他所不能担起的责任。

他不断失败、自惭形秽,但因为内心的柔软与倔强,害怕被人嘲笑,而大张旗鼓,自以为意。而他或许只是需要一个理解的拥抱。
梦境中的灰色王子左特,他的强大令人折服,但这只是他的愿景。
左特无疑是一个失败者,但他的失败,有着很多无奈。环境、教育、时代,决定了一个人的道路。

· 大收藏家与虫爷爷

当你打败大收藏家拿到虫宝宝的地图,将所有虫宝宝找到并解救之后,来到虫爷爷这里,看着他吃完所有的虫宝宝,心里作何感想呢。
其中grub(蛆虫),grubberfly应该类似破茧成蝶。同时解锁的成就为metamorphosis(变形---尤指从蛹变为昆虫)。
按照昆虫发展,虫爷爷应该是作为蛹,提供虫宝宝们发育的温床。依据萨鲁巴所言:护符只有几种出现方法,但主要是从遗愿,一只将死之虫的强烈愿望形成了这些美丽又强大的护符。所以“蜕变挽歌”应该是虫爷爷强烈的感激之情形成的护符,他的“高兴”应该也是正面意义的。

大收藏家所言“这是你们的安全之所”我并没有很好理解,可以理解为罐子保护虫宝宝不受攻击,但是为何藏到了很多难以找到的地方,与让虫宝宝慢性死亡无异;又或者是防止虫宝宝成蝶成蛾,因为他们趋光的特性在黑暗中生存维艰;又或许只是他的一己之词,毕竟在与他的战斗中他砸破罐子让里面的虫子与我们战斗而他躲在屋子上方;当看到爱塔中许多虫子的躯壳,又或许是大收藏家想要培养一具他钟爱的躯壳。关于大收藏家我还是没有弄明白。

· 米拉

米拉,你的歌声,永远在我脑海萦绕。

最后

福光、沃姆与阴影之王,如同光明、黑暗,没有对错之分,空洞骑士只是完成一个注定的使命,一个倒下,另一个会继续。灵魂大师实验的失败,致使白王联合深渊,所有的努力与牺牲,不过因少数人的利益斗争而起,繁多嘈杂的集汇,却为饕餮之筵。这种壮美,真是惨烈。
空洞的单位,需要用心去丈量,如果连丈量空洞的条件都不具备,那会是怎样的命途呢。

空洞骑士
I
Alori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325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