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
密教模拟器的世界观繁杂而且晦涩,只能通过阅读游戏中的一些文献和作者的推特进行一些概念上的整理。我在这里简单去解析一下这个游戏的历史和世界观。我会先进行一些概述,然后尝试从时间线去理解这个世界和故事。
其中带书名号的是游戏中的文献,带引号的是游戏中的物品,带引号并斜体的是游戏中文字的引用。一些没有太大争议的内容我直接放上书籍原名或物品原名,不再引用具体内容,不然显得繁琐。而一些我觉得有部分争议的内容我会放上引用内容供大家探讨。
个人精力有限,如有错误还望斧正。

一.关于司辰

司辰是外世之神,是世界法制的化身,祂们居住于漫宿。如同《降天祛孽之梦》那本书里所说,“年景的好坏,地球的转动,熔炉的转变——所有这些仅仅只是司辰的激情中较弱的那些成就的结果。”
正如书中所写,司辰同样具有激情和欲望,祂们以各种方式所诞生,这决定里祂们的欲望和性相。每位司辰司掌一日的一个小时,虽然一天只有24小时,但现存的司辰有30位以上。司辰由他们的具名者服侍着,具名者同时也想要成为司辰。
这是第一个矛盾点,作者在推特的原文写到司辰或许有30个,但游戏中的道具“淡白至极的画作”中如此描绘
六者已失,卅者留存。’画布不是白色的。凑近看,你将隐约看到早已失落的司辰的形影,沿曲折的路途走进通往虚界之门。凑得太近,你将湎于落泪而不能自拔。
按照这句话,司辰的数量应该是36名,不过目前已知的司辰应该是32名,包含6名已经故去的。
在文献《司辰的起源》中,将司辰的起源分为四种,分别是石,光,肉,血。另外还有一种未知的虚源。
石源是人类诞生之前的时期的司辰,光源是从辉光中诞生的司辰,血源是献祭或者飞升而诞生的司辰,肉源是步入宿漫并最终飞升的凡人所成为的司辰。虚源是诞生于虚空之中的司辰,祂们掌控失落的时辰,即使是其他的司辰也很难干涉祂们。

二.司辰一览

以下的起源中也有不少矛盾和混乱的地方,这里采用了比较可信的说法。

三. 神的故事

1. 置闰
骄阳和白日铸炉诞生于光源之中,祂们是唯二的原生光源神。
骄阳是真正的太阳,也是原初的太阳,祂是曾经统治漫宿的伟大存在,在祂的年代,漫宿甚至被称为太阳的居所。(《吾太阳神教核心厅室之极密》《融解之书》记载)
白日铸炉又被称为不焚之神,祂象征不断重铸和改变。
之后白日铸炉爱上了骄阳,但宿漫的法则并不允许祂们的结合。为了重铸宿漫的法则,白日铸炉选择在蜘蛛之门分裂骄阳。这就是被称为置闰的事件,也是宿漫动荡的开始。
太阳的残片化作了三位司辰,残阳,昕旦,弧月,太阳的伤口化作了裂分之狼。
残阳是最接近骄阳的子嗣,祂的身躯仍在燃烧,并且光芒耀眼,但流血的伤口又使得祂的光芒比起骄阳来说黯淡得多。
昕旦,《日落殊途》中记载,祂在太阳分裂之前就被崇拜,《吾太阳神教核心厅室之极密》中祭祀的冷冽的冬季黎明也是祂。所以很有可能是骄阳的具名者飞升而成的神,但不知道为何又不算是肉源神。("教会在骄阳分裂前就尊崇它——但在骄阳尚完整时,它日后的复数个自我就已经被认为是它的具名者了。而昕旦执掌的自然是死亡和进入居屋的道路。"
弧月是骄阳的夜间自我,祂从月亮中诞生,但掌握的时辰是中午11点。
裂分之狼画作“裂分之狼”中描述了祂从太阳伤口中诞生的事实。祂始终充满愤怒和怨恨。
2. 肉石之战
就时间线而言,早期的两名血源神的诞生早于置闰事件的发生,燧石之死也早于置闰。不过之后人类成神是肯定晚于置闰的,所以放到后面。
  • 飞蛾的诞生
如果将“至圣血淋巴”吃下,可以得到一段记忆。记忆中这样叙述到
我拥有一段关于狩猎的回忆,彼时转轮是第一个被逼至绝路的……
这段文字也许是描述的第一个死去的石源神转轮怎样去死的,《缅怀诸神》中更是详细记录了飞蛾剥夺了转轮的皮肤,从内部篡夺了转轮,并由此诞生。不过另一个物品“非黑之色”则又记录飞蛾更早之前就诞生于林地。
另一个秘传“诞于股,甜于胸”又记载到“藤冠的飞蛾王在死去的轰雷王的大腿处孵化。饮尽他腹部的淋巴液。” 所以飞蛾是诞生于转轮内部这种说法更加可靠。
虽然转轮就此死去,但如果前往漫宿,依旧能看见祂的居所转轮之寺存在于林地。
飞蛾也许是第一位血源神,但另有说法指出赤杯才是第一个血源神,不过已经不可考证,我个人倾向于飞蛾是第一位。
  • 赤杯的诞生
赤杯掌管血,诞生和溺亡,祂同样是通过杀死石源神飞升成神的,祂通过饮干浪潮的血,并把杯之领域替代潮之领域。(《兰花容变》《第二光辉》记载)
  • 丝毧的诞生
丝毧的诞生相对复杂,祂究竟是古老的神还是因为林地饮下第一杯鲜血而诞生的是一个谜团。如果简单理解祂只是单纯因为轮转死掉而沐血成神,如果复杂地想,则有《老成仔猫与鼹鼠的坟墓(及其他故事)》的奇怪记载。“本书主角,一只名为老成仔猫的无言猫形生物施行了一系列复杂的仪式来拯救她族中的亲属。在故事最后一幕,她复活了她的“另一位祖母”——鼹鼠。
蛇女巫杀死牡鹿时,仔猫抠出了它一只眼睛。干涸女巫杀死牝猪时,仔猫偷去了它一杯血液。随后她带着这些东西到埋葬鼹鼠的地方,散开自己的头发,开始舞蹈……
丝毧的具名者就是老仔猫,其复杂性可见一斑。
  • 燧石的死亡
在最早的时候,铸之领域是被称为燧之领域的。为了重塑宿漫,白日铸炉用自己的光掩盖住燧石的光,并最终击碎燧石,用铸取代了燧。(《缅怀诸神》,“抗逆仪式”记载)
  • 上校和蚁母的诞生
蚁母原本只是普通的女祭祀,她帮助上校抵抗七蟠。七蟠其实有点类似克苏鲁中的神,直面祂的身躯会导致毁灭。
蚁母在上校身上制造伤口和目盲让上校抵御了七蟠,并最终杀死七蟠。上校成为司辰后,蚁母通过沐浴七蟠的血同样成为司辰。(《美杜莎的哀叹》,《七步斩七蟠》,《伤疤上尉事迹录》记载)
  • 双生女巫,双生巫女,轰雷之皮
赤杯一共引领了三名人类成神。双生女巫,双生巫女,轰雷之皮。
双生巫女和双生女巫是孪生子,但一人为公主一人为怪物,诸王想通过献祭公主和怪物结束大旱,但她们逃走,并最终淹死在大海中。掌管溺亡的赤杯将其提携,让她们成为司辰。(《拉奎伯斯写本》)
随着时间流逝,赤杯逐渐嫉妒双生子的力量,于是祂引导了自己的具名者轰雷之皮成神。
轰雷之皮原本是杰出的音乐家,他因为爱上赤杯而成为其具名者,祂出现的文献很多,《兰花容变》,《山川亦如平地》,《阿波罗与马西亚斯》中皆有祂的姓名。我们可以得知的是,祂被剥皮而成神,剥皮的缘由一是模仿转轮被飞蛾吃掉,二是缘由最后的石源神双角斧的要求。
双角斧要求赤杯剥掉轰雷之皮的皮来补偿肉源神和血源神对祂同胞的杀害,因为其他司辰的干涉,赤杯同意了这个要求。(《对绳结姐妹会与其堕落习俗之批判》《墨菲写本》“杉中牝马”记载)
  • 瞳中之扉的诞生
瞳中之扉,又被称为守夜人。诸神开始追杀逆孵之卵,但卵并没有死去,而是逃往了辉光之中。祂的遗物被瞳中之扉得到,并借此成神。(《第二辉光》《琥珀之光》记载》
此外剩下的是我不知道怎么诞生的司辰,或许游戏中有原文,但我没有发现出处。

四.长生者,具名者,还有玩家

具名者是服侍司辰的存在,他们有可能是司辰的造物,有可能是飞升的长生者。通过一些仪式玩家可以将具名者召唤到现实。
玩家熟知的一些具名者有“挽歌儿小姐”(悼歌诗人的具名者),坩埚王(白日铸炉的具名者)等等。
另外一些可以召唤的存在,比如镜中少女是死者通过宿漫中的利刃阶梯而诞生的。利刃阶梯中有两位司辰,残阳和弧月,但镜中少女只服侍残阳。
此外如果飞升之后并不想成为具名者,可以和悼歌诗人(又名骨白鸽)献祭并签订契约,来确保自己不会被交给司辰。午巷中的很多长生者就是来源于此。
比较知名的长生者就是特蕾莎,是使徒局某个结局达成的必备人物。
玩家所在的时间线未知,有朋友给我说是第二史,但我没有找到相关记载。玩家所谓的飞升结局,大部分也只是成为长生者,或者成为某位司辰的具名者,目前我没有发现成为司辰的方法。在使徒局第三态结局中,玩家大概率会成为复活骄阳的炮灰,或是浪游旅人带着一起给守夜人巡礼。
资料来源:《夜漫游记》,《锁匠的梦境》,《弧月祷文》,“月亮的居所”。“日落仪式”

五.一些杂项

这个类别会说一些有趣的东西,一些司辰之间的八卦内容,一些魔改的历史事件,一些我没法理解的内容。
1.吐槽
五大历史(《诸史导论》)说实话我自己确实没有搞懂某些内容究竟指的什么。只能简单理解为历史是指各种平行世界。
关于历史是平行世界这个推论来自于很多文献的记载,这里不再赘述,有兴趣的可以阅读下面这些“七蟠寺”,“蜈蚣的证词”《努列尔宝训集》等。
游戏中大陆的记载也很混乱,“铁匠的秘密”中记载“在五块大陆上铁匠对钢铁低语相同的语言”,而《她去往何处?》中又记载
浪游旅人不仅旅经漫宿和林地,游遍全部九个大陆,还去过那些禁止其他司辰踏足的地方……
2.一些魔改历史
游戏中的英格兰大概在15世纪就开始了工业革命。白日铸炉和英格兰的长生者签订协议,让英格兰君主成为了受控之火的君主。所以工业革命提前引发,英格兰试图征服世界。(《路权战争:1450—1580》规制版记载)
无影帝国是历史中不存在的帝国,怀疑原型是波斯帝国,但公元前300年无影帝国又和波斯帝国发生过战争。之后无影帝国同亚历山大大帝发生战争,但是无影帝国君王大流士告诉亚历山大大帝一个秘密后,大帝便撤军了。
无影帝国之后同罗马帝国也有交战,并最终将拜占庭纳入势力范围,之后又开始入侵印度。(《真实准确的无影众王史》)
3. 一些司辰的八卦
司辰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而又混乱。就比如白日铸炉因爱杀死了骄阳,轰雷之皮,石绿,赤杯,树中牝马之间的混乱爱恋。又比如背叛七蟠的上校之后又被狮子匠所背叛。
第一个在之前已经说过,所以直接说混乱的爱恋故事。
这段关系是,轰雷之皮迷恋赤杯,赤杯利用轰雷之皮,但是轰雷之皮又迷恋上了石绿,石绿同时在跟轰雷之皮相处的时候又迷恋上了树中牝马。
问题在于树中牝马是虚源神,而宿漫的司辰是不允许和虚源的司辰交往的,所以又是一段禁忌之恋。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发生类似置闰仪式的事故。(《伊纳姆、卡皮吉吉努皮尔、加尔基、克雷皮斯》《对绳结姐妹会与其堕落习俗之批判》《墨菲写本》“杉中牝马”记载)

六.结语

《密教模拟器》的世界观实在是太过于庞大而繁杂,我的介绍不足十一,还有很多想说的内容限于篇幅无法叙述,比如第二拂晓,比如浪游旅人,悼歌诗人,虚源神这类奇特的存在。
但是作为让玩家了解一部分《密教模拟器》的内容,让玩家对《密教模拟器》那深刻有趣的故事感兴趣的话也已经足够。
权当抛砖引玉,望有人能够写出更完善,错误更少的世界观详谈吧。
I
红叶狩
红叶狩

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55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