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三,二,一,开始。”
“那玩意儿开了么,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没习惯这种东西,我们那时候摄像机可不会自己在天上飞……”
“没事的,陈先生,您就当它不存在就行,您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也对,核桃大小的东西,说实话你们应该把这个涂成白色,金色有点太奇怪了不是吗?后面是啥?”
“最开始发生了什么?陈先生。”
对面椅子上坐着的男人突然扭了扭身子,发出了古怪的响声,像是竹子遇火后,迅速开裂而产生的声音,“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有点……不专业吗?”
“那就换个说法吧,您睡了三十年,康复训练用了一年,您的回忆录我们都读过,但我们需要更多细节,所以我们想您从一开始讲起,从您发现那个东西之前……”
“……你现在多大?”
“29。”男人对面的女孩应声了,科技越发达,女人也就显得越年轻,她感觉自己的脸从上大学开始就没有任何变化过。
“说实话不像,还没结婚?”
“您也不像快耳顺的样子,还是回到问题上去吧,您继续。”
“得”陈先生抿了一口水,“我继续讲吧,那时我比你现在还要小四五岁,东京奥运会还没开始,我那时候买了美股知道吗,现在世界彻底和平了,你们可能体会不到那时我们每天的感受,任何一点争端都能影响股市,更别说那么大的全球疫情,现在是真的好起来了呢……”
“要不还是先从您的工作开始说吧。”
陈先生接着抿了一口水,“我那时是个失业人员……”
当时我丢了工作,原因暂且不表,在家中打了两个月游戏,我终究还是出去找起了工作,但是此时各行各业都不井气,更何况我大学读的是俄语专业,能好找工作它还叫小语种?
最后一亲戚帮我找了个工作,保安!还不是一般的保安,精神病院的夜班保安!
其实也就和别地的保安差不多,警棍,对讲机,防爆盾,钢叉,一个不少,院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其实是正常人,所以这个工作并不会并不会有很多曲折的奇闻异事,但在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的离谱。
于是那天晚上我看到保安室内的那个东西时,心里并不慌乱,甚至还安详的打了个盹,当晚半夜起来之后,才对此感到了一丝丝恐惧。
一个奇怪的图案在保安室的墙上,我伸手摸了摸,不是画上去的,反倒类似于浮雕,而我很清楚这个东西之前不在这。我掏出手机拍了张照,才开始端详这个图案。
它带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虽然粗看像是不少简单的黑色线条交融在了一起,有些像小学上课在草稿本上随意创作的“艺术品”,但看久了之后,变会感到一阵阵恶寒,令我想起了小时候被误关在空旷的库房中的感觉,仿佛瞬间被拉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或者这种描述并不准确,黑暗至少还代表与光对立,既然光存在,黑暗也存在着。
我心中只滑过了一个想法,人死了之后,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仿佛被拽进了无尽虚无中,最后自己也变成了虚无,我赶忙取来砂纸将其擦掉,一堆黑色的粉末混合着墙的白色,落在了地上。我竟莫名想起了酸梅汤,黑色的酸梅粉与白色的白糖,混合成了我最爱的饮料……鬼使神差的,我蘸了点放进嘴里,味道竟然和旺旺仙贝有些类似。接着便迅速找来扫帚,处理掉了这堆粉末,接着便爬上折叠床,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奇怪的梦来了,我踩在一片虚无中,向下看却看不到自己的腿脚。一切戛然而止,我从床上跳起来,带上手机,冲向了医护人员值班室。
一般夜晚值班都是一个医生带几个护士,其中雷疯子和我一直挺有共同语言,甚至还互相做东吃了几次饭。
我将他拖入了厕所,把刚才拍下的图片贴在他脸上,“你天天接触的精神病比我多,你怎么就没疯?”
他诡异的看了看我,递给了我一只宽窄点上——妈的这小子平时一直抽宽窄,请吃饭就请冷锅串串。接着他才问我怎么了,我便将整件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他。
“您搁这深夜电台呢,你怎么不说你见着东爷了呢”东爷是黎江市第二精神病院的灵异传说之一,不少护士都声称看到一老头在东院楼梯间游荡,但病人档案中从未找到过有此描述的病人。
雷疯子说完瞟了一眼我的眼睛,“你说真的啊?”前所未有的眼神,那是他后来告诉我的话。
“你一天到晚又不查房,每天就守个门你还能比我疯的早?”见我愣了一会儿他又补充到“建议你现在回家打会儿《毁灭战士》,发泄一下压力,我帮你看着。”
我对他比起了星际友好手势以示尊敬,同时准备推开厕所门准备出去,就在这时,我和他都看到了那个图案,就在厕所门上,我两面面相觑,同时掏出烟点上。
“我一个小时之前来上了次厕所,那时候没有。”雷疯子先开口了。说完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雾吐出来遮在了图案上,隐隐的竟有些迷人,当然我是指的图案。
我蹲在洗手台上,手颤抖着杵灭了烧到头的烟尾巴,“走,调监控。”
我两挤在监控室里,从进厕所前一小时开始调监控,先是四倍速快进,没有在厕所门口发现一丝人影,接着换二倍速,还是没有!雷疯子已经开始打哈欠了,我看了看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再个半个小时,就到了换班的时间。
交替之后我搭上了雷疯子的车,我两家在一个方向,路上雷疯子先开口了,“害,最多也就是个精神病院灵异事件,这种事吧,只要不死人,能有多大影响。”
我转过头靠在车窗上,路面很不平整,抖得我头痛,但梦中那种虚无给我带来的感受,却一直存在着。
回到家只是打游戏,却老是不在状态,队友骂了无数次,最终只能含泪下线。
接着我重新调出了那张图,试着找出一丝线索。除了令人恐惧的恶寒,并没有任何过多的收获。我尝试把这张图发布在了道教吧,符箓吧,灵异吧,以及神秘学吧等地方,期待有人与我讨论,一直到了快要上班的时候,唯一的回复却是网贷广告。
当晚我与雷疯子再次见面,两人并未试图谈起昨夜发生的事,一切似乎风平浪静,直到那个图案第三次出现。
先是雷疯子跑来找的我,值班室里一护士在二楼储物室给男友打电话的时候抬头发现了,这次是在天花板上。我找来了拖把,乱舞一笔将其破坏掉,接着扯着雷疯子走向监控室。
一番讨论后,我们有了两个结论:一,病人。二,鬼。监控录像基本能将一排除掉,况且病人在晚上四次乱跑也并不常见。但一想到第二种情况,心里反而并不紧张,甚至心底某块地发出了还好是鬼的感慨,直觉告诉我,如果'只是鬼神作乱,反而会是最好处理的局面。
早晨下班了之后,我翻着贴吧的回复,几乎都是广告,但有一条回复抓住了我的眼睛:这是祭祀符号。我赶忙发去私信询问细节,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收到回复:当面谈。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但从这里开始,一切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陈先生,请问这个雷疯子?”
“哦哦,他不是真的疯,只是喜欢留长发,而且从不打理,睡成啥样就啥样出门……”
“这样啊,差不多快中午了,我们先暂停一下,会有人带您去食堂,下午咱们继续哈。”
女孩说完捡起了桌上的平板,很薄,像一张纸,她随手将其卷起来,收进了口袋内。
快要开门之际,她转过头来,“虽然下午才会提问这个,但还是想提前知道,您说的图案是这样的吗?”在她手上展示着一张照片,不是这个时代的纸张,画面甚至有些泛黄。
对面的椅子明显的颤动了一下,男人指着照片用颤动不清的声音答到,“对!他们还都不相信我!”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才接了他的话,“并不是的陈先生,这张照片是不存在的,你也是。”说完快步离开,像是在逃离某种怪物,像是在逃离一片虚无。
未完待续......
第一次认真写一样东西,还请大家多多包涵与支持。

I
许百川
许百川

9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654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