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相关阅读
精灵一向高傲,他们自持是流淌着神血的长子而目空其他种族,或许事实的确如精灵所言,他们的先祖从月光照耀的海水中降生的伊莱,他们的祖母则是在龙血里化为人形的艾璐尼娅,亦或者这些只是他们编纂的谎言——
长久以来,在幸瑞帖精灵族群里流传着贝勒瑞安的传说,发生在我们一族东渡之前的很多世代以前,关于我们的先祖贝勒达尔和伊芮斯的传说。
黎明纪元伊始,贝勒达尔乘长船驶入大海,年轻的精灵陷入了茫然,他孤身漂泊逾越父亲诞生的海湾,目光所及之处皆为迷雾。贝勒达尔唱起忧愁的曲调,期冀有神迹能在此刻显现,指引他驶出这片雾海。
一个声音在迷雾中回应了他的歌声,引诱他扬帆航向雾海深处,伊莱涉世未深的长子顺从地追寻歌声远去。他被拨人心弦的嗓音和宛转悠扬的歌谣蒙蔽双眸、闭塞耳目、迷惑心智,待到他回过神才发觉自己被困死在雾海中央。
不要慌张,不要害怕,伊莱之子,远航者,也请不要回头,我的姊妹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一个亲切柔和的声音从船尾处传来,言语中的温暖冲散了精灵心中徘徊的恐慌与忧惧,他随着身后声音的指引在迷雾中缓缓划桨,绕过暗礁,避开旋涡,冲破乱流。歌声消弭贝勒达尔的疲乏,使贝勒达尔遗忘忧虑,如此这般航行了六日。待到第七日,太阳从海面升起,好奇心驱役的精灵忍不住回首望向船尾,一位海洋女仙攀附在船尾,她貌若照入海水的阳光,又似光泽温润的明珠,美丽间带有一丝愠怒,只因贝勒达尔违背了约定,使得凡人看清了神灵的样貌。
你都做了什么,凡人!你本可以得到一个完美的王国,现在都结束了!
她失落地潜回水中,留下贝勒达尔惊愕地呆坐在长船上,他依然在回味女仙潜入海中那片刻的回眸,全然未注意到冉冉升起的岛屿,海岛最南的一部分尚在水下,那是创造他父亲的海神馈赠他的礼物,贝勒达尔的冲动毁掉了这件杰作,这件杰作至此再未完成过。
贝勒达尔漫步在往后被称为贝勒瑞安的国度,效仿他父亲所曾做的,拨动七弦琴唤醒沉睡的精灵,女子从树中抽出身形,男子在浪花中塑出人形,他们汇聚在贝勒达尔眼前,匍匐在他脚边,颂他的名,奉他为王。
众人筑起祭坛,捕来猎物,焚烧熏香,祭祀赐予他们一切的海神,乌牟安亲自将可以驶出迷雾的白船从海中托起,赠予幸瑞帖精灵以作誓约的见证。
贝勒达尔对一切不以为然,他内心仍渴望海洋女仙的回眸,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幸瑞帖之王终日徘徊在海滨弹唱七弦琴,从日升直至日落。他的歌声婉转深情,引得众仙女在雾海里久久不愿离去,不由自主地和声对唱,但是贝勒达尔知道,他知道,他知道自己所倾心的那一位不在歌声里。
伊芮斯亦备受煎熬,自精灵的歌声第一次回荡在海上,便在她沉寂的心中泛起涟漪,久久不曾平复,她恳求父神赐予迷失的精灵一处栖身之所,后者却愚蠢地直视了神灵的容貌。伊芮斯无法理解自己为何此般的愤怒,愤怒中又暗含着不甘、彷徨和期盼,她向其她姊妹求助,引来她们噗嗤嬉笑。
瞧啊,我们的小妹妹恋爱了,她爱上了一个凡人。
伊芮斯恼羞地抛下姊妹们,任由她们在身后发出阵阵嗤笑,躲进海渊深处,逃避贝勒达尔无休无止地呼唤。她直抵海渊女神的宫廷,恳求她指明结束凡人愚行的办法,女神却向她展示了一副尚未发生的场景——
贝勒瑞安在坠落的天火中燃烧,土地随着外力扭曲折碎,海水倒灌进精灵的城市,高耸的白塔轰然坍塌,整个岛屿被拉扯着滑入海渊,无以数记的精灵混杂在岩石、泥土和船骸中回归海神的领地。
这是伊芮斯从未预想的结局,她流下眼泪,为精灵尚未遭遇的苦难哀悼,悲戚的滴滴泪水化作粒粒珍珠。海渊女神告诉她,命运的丝线尚未完全织成,若是她能放下心中对伊莱之子的爱慕,沉睡直至凡人寿终正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伊芮斯依命照做,她躲在蚌壳中沉沉睡去,怀中抱紧一颗闪烁地明珠,幻想着这是她朝思暮想的恋人,海龙在她的居所警戒,海灵筑起壁垒拱卫他们的主人。
然而命运的力量甚至逾越了诸神的见知,贝勒达尔,伊莱与艾璐尼娅的长子,驾驭长船者,远航者之王,他怀揣热情和勇气驾船冲入迷雾,随着众女仙的歌声坠入深海,以琴声催海龙入眠,隐匿身形躲过守卫,巧言欺骗蚌壳张开。
贝勒达尔深情亲吻了伊芮斯,命定的一吻将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伊芮斯再也无法抑制对凡人的思慕,她接纳了贝勒达尔的爱意,冲动的贝勒达尔不知自己做出了多么可怕的举动。诸神最终依旧祝福了他们的结合,因为命运已如此安排,即便是诸神也无法违逆,贝勒瑞安和幸瑞帖一族的命运已然注定。
伊芮斯恳请丈夫和自己留在父神的宫廷,她怀揣侥幸地相信,只要他们还留在海神的领域,贝勒瑞安的命运尚可以挽回。热恋中的贝勒瑞安欣然同意妻子的要求,以凡人的身份逗留在神灵之间。
随着他们在神域停留的时日越来越久,他们的子女一个接一个降生、长大、成人,贝勒达尔不得不考虑七个子女的未来,他们和自己一样是血肉凡人,他们将和自己一样走向衰老,面对死亡。他已不再是那个孤身出海的青年,他变得衰老、孤僻,不再被爱欲冲昏头脑,蒙蔽眼界。在神灵中的生活让他感觉格格不入,他依然爱着妻子,但爱意被时间冲淡,正被另一种渴望取缔,使得他又被向往世俗生活的冲动所支配。贝勒达尔渴望回到陆地,回到奉他为王的土地上,他的子子孙孙将统治幸瑞帖一族,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他带着七个孩子浮出海面,来到系泊的长船处,正当他将三男四女逐一拉上长船时,深感遭遇背叛的伊芮斯出手阻止丈夫,她和丈夫争夺着最年幼的幺女,为了不至失去最后的孩子,伊芮斯对幺女施下诅咒,令她耳后生出鱼鳃,将她的双腿变作鱼鳍。贝勒瑞安只得留下幺女,带着余下的六个孩子向贝勒瑞安航去。
伊芮斯厉声诅咒丈夫的背叛,羞愧的贝勒达尔无言辩驳,在剩下的余生里,他再未乘船出海,亦未再弹琴歌唱,临终前幸瑞帖之王将自己锁在白塔内,带人们打开密室,他已逝世多年,依然保持着忏悔的姿态。
乌牟安不安地端坐在宝座上,他愁眉不展地聆听伊芮斯的哀求,他同情女儿的遭遇,可他无法收回赠予精灵的礼物,凡人没有打破与他的约定,他们依然奉他为主神,依然为他献上祭祀,既定的命运尚未到来,他无法即刻命令海龙和海巨人将贝勒瑞安拖回深渊,命运的织机尚才刚刚开始转动。
我无法应下你的祈求,孩子,他们依然受我庇佑,既定的命运到来之前无法改变。我可以祝福你女儿的嗓音,让她用歌声引诱陆上的表亲吧,那些未能经受住歌声诱惑的水手不再受我庇佑。
海神如此说道。
你瞧啊,我们一族的悲剧早已注定。
I
一路狂奔的我
一路狂奔的我

338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692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