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1

森遗落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里,凝望寰宇中闪耀的繁星,而他飘荡在星系边缘,和支离破碎的人工制品为伴,孤身一人裹在太空服里。“白鸦”仅存的部分残片随着他的轨迹起舞,解释他刚刚经历的遭遇,警示太过靠近彗星的结局。森后悔自己的愚行,可现在不是沉浸在懊悔的时机——他就要死了。
我和伊卡洛斯一样盲目自大。森这样想着,维生系统还能支撑42小时13分钟,足够他给自己办一场不够体面也不够隆重的葬礼。
“迪伦?”森再一次唤醒随身助手,他尚有一些后顾没有处理完。
“我在,森。最近的救援队要80个小时才能赶到,保险公司不会赔偿你的损失,因为你没有使用远程遥控的义体,还擅自操纵飞船接近彗星,这些都违反了保险协议。”
“我知道!”森不耐烦地打断助手近乎牢骚的说明,它只是个A.I,却比老妈妈还碎碎念。“帮我接通一个人,她在地球,你知道是谁。”
“需要用点时间,而且长时间连接通信中继站会加快电池的消耗速度。”
“我现在看起来还在乎这点时间吗?”
“我依然建议你上传意识备份。”
森愤怒了,他朝头盔的面甲大吼:“该死的,迪伦,我不要活在神经网络里,说了很多次了!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我活过,我爱过,如果我在劫难逃,就冲死神微笑,这就是我选择的道路。”
一阵短暂的沉默,森有点内心紧张,害怕A.I在一番计算后拒绝他的要求。最终,传声器传达了A.I的计算结果。
“我明白了,正在连接中继站,稍等。”
距离通信接通还需要些时间,足够森小憩片刻。

2

舞厅里光线很暗,好让变幻不止的彩灯引导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纵情起舞,森被扎眼的炫光晃得眼睛疼,灌了口蓝酒缓和了一下。
“我们听说你买了搜私人穿梭机。”玛丽莲·梦露呡了口蓝酒,随手升起静音屏障,将嘈杂的喧哗隔绝在外。她自然不是真正的玛丽莲·梦露,只是那位活跃20世纪某段时间的女星众多追捧者之一,既然她使用这副躯壳,并且坚持所有人叫她梦露,大家也就渐渐默认她是玛丽莲。
森将酒瓶放下,向众人展示穿梭机的全息影像。
“全新的第四代银河穿梭机,单壳体结构,核心是两套冷核聚变反应堆;标准曲速引擎,巡航速度曲速3级,极限速度5级;反应堆向前依次是维修室、储物仓、生活舱和驾驶舱,配备四个逃生舱。”
森右手边名叫穆萨的青年吹起口哨,表达对这艘银色飞船的欣赏之情。
“这船价格可不便宜,不过完全值得,你能驾驶着她周游临近星系,有名字了么?”
森点点头,指着全息影像说:“白鸦,我曾经有只纯白色的乌鸦,基因改造的造物。”
对面坐在梦露左手的两人不理解地摇摇头,他们不太赞同森定下的名字。
“这不是个好名字,所有经历过基因改造的生物活得都不长。”靠近梦露的男人用充满磁性的女性声调无不忧虑地说,他的形态举止也暴露他其实是“她”的伪装,一具肉眼难以分辨的义体。
“这是森的飞船,他有权力这么命名,乔。”五人中最后发言的女人目不转睛地观摩飞船的影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即使她只是一个投影。“你打算开着穿梭机去哪,森?莫格林Ⅳ号、环状小行星带还是边界星。”
“都不是,安妮,我要去始源星系,地球,所有人类文明的摇篮,我姐姐的遗愿。”
其余四人投来不置可否的神情,他们对森的计划不甚理解。
穆萨不解地疑问道:“卡梅尔星门每个月有一班开往始源星系的邮轮,你犯不着冒险跨跃四分之一个旋臂。”
“那是我的梦想,在星辰里遨游,亲眼见证群星闪耀,就像卡梅尔父子那样。”森收起影像,揣进前兜,顺手拿过蓝酒。
梦露停下举到嘴边的酒杯,善意的提醒森。
“卡梅尔的船上还有资深的机械师、医生、导航员和学者,沿着殖民航线一路补给,船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不断有新人上船,也有老人下船,他们花了近五十年才完成那次壮举,从边界星航行到地球。”
“是的,可他们没有最新一代的曲速引擎,没有一体化的舰载人工智能,也没有白鸦号,过去十年里的技术迭代比之前半个世纪都要快,更别提卡梅尔父子已经是一个世纪前的历史人物了。”
“可这一个世纪也没有人再现过他们的伟业,你应该买副宇航义体,更安全、更可靠,我可以帮你联系卖家。”乔补充道,说罢她的义体端起酒杯,五官显露出享受酒精刺激的神态,森相信她一定在这副碳纤维和人造细胞打造的躯壳上花费不菲。
“谢谢你,乔,我打算亲身前往,为了我的姐姐,她一直想去地球。”
森的这句话成了投进平静池塘的巨石。
“你一定是喝醉。”
“你疯了吗!”
“太危险了,你会死在路上。”
“我欣赏你的勇气,只是欣赏。”
等到四人不再说话,只是直勾勾盯着他,等待森的回应,他才开口说明。
“我要亲眼看看那些我们从未见过的景象,那些我们过去只能在全息影像上看到的,大海在蓝天下潮起潮落,无休无息地拍打着礁石,激起一层层乳白色浪花。我要双脚埋在沙子里,感受海浪的冲刷,我要抓起一把海水,将它泼洒在脸颊上,我要眺望天空和大海在远方连成一线,朝一览无余的空旷呐喊,我要抛下太空服和体感设备,张开臂膀沐浴温暖的阳光。”
穆萨忧心地建议:“那就去天堂星,那里也有海洋、沙滩和阳光,整年都有。”
森连连摇头,拒绝这一建议:“那里不过是对地球景象拙劣的复制,人工开凿的幻影,我要真真切切地去感触那些往昔最平凡的事物,那些在人类双脚尚未离开大地时触手可得的事物。”
“我有点明白了。”安妮赞许地做出朝森敬酒的姿势,虚拟的影像手里举着虚拟的酒杯,“你渴望远方,渴望冒险,渴望生命的激情,多么浪漫的家伙,别再尝试阻止我们朋友去冒险,看来在他失败之前是不会停下脚步。”
“我有个提议,既然你志愿踏上充满危险的旅途,我们至少应该在精神上支持森。”乔给四人斟满蓝酒,高高举起,其他人也照做如此,“森,我们这个时代的卡梅尔!”
“森,我们这个时代的卡梅尔!”
在灯光照射里,杯中美酒泛起蓝宝石般璀璨夺目的光泽。

3

森从梦中惊醒,他做了一个不是很好的梦,梦见他们埋葬姐姐的那一天,现在回想,“白鸦”的确不是个好名字,它和其它基因改造的成品一样没能活太久。森还记得淼将白鸦送给他的那个下午,那时他们生活在蜜园,有间阳光充沛的农场。
他瞟了眼面板上的读数,他还剩36小时可活,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宇宙飘荡了大约十小时有余,即便是最近的中继站对他而言也几近于在宇宙的另一端。
“迪伦,为什么还没连上?”耳麦传出不详的沙沙声,像砂砾在岩石上划过。
“我有好消息和坏消息。”
“唉,快点说。”
“我侦测到一团碎片正在朝我们移动,可能是我们和彗星亲密接触后的产物。如果我们能搭上顺风车,只要稍加调整飞行方向,我们脱困的概率将大大增加。”
“或者一头撞上去,被碎片扯得粉身碎骨,这就是坏消息的全部?”
“不全是,我还侦测到附近星系的恒星爆发出剧烈的耀斑,径直朝我们而来,你知道的那句老话——祸不单行。”
“噢,该死的,我得把你暂时关闭,冒着和恒星耀斑亲密接触的风险,手动攀上彗星碎片?”
“是的,我建议你先把自个固定到旁边那块合金板后面,聊胜于无,我不指望自己能在如此猛烈的辐射轰击下全身而退,这套太空服可不是为了应付恒星打喷嚏设计的。”
“听起来没那么糟,我会注意检测仪的读数,但愿我们能捱过这次。”
“祝你好运,森。”
森深呼吸调整心率,攀附上不远处的白鸦号残片,背包间歇地喷出气体调节姿态,迪伦正在帮他做最后的方位校准,弄得他额头直冒汗。
白鸦号,真不是个好名字,它的结局就和姐姐送给他的那只白鸦一样。

4

当淼把装着白鸦的笼子推到森面前,男孩眼珠都瞪直了,笼子里的小家伙还没在姐姐手里捂热,笼底印着“摩伊拉公司赠淼,十六岁生日快乐”。
“这是你的生日礼物。”森一边说着,一边伸手逗弄起笼里纯白色的乌鸦,就如摩伊拉代表所说的那样,它的确很亲近人类,毫无戒心地陪森玩耍起来。
“现在它是你的了,我讨厌这件礼物。”
森转头看见姐姐依靠着餐桌,她的目光透光窗户望向户外的生态农场,和森印象里的其他日子一样,他的姐姐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惨白模样,为了方便打理,她总是留着一头短发,至是今天脸上的病恹恹里多了几分愠怒。
森继续摆弄白鸦,想知道它有多大能耐,不解地疑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鼓着嘴生气,摩伊拉救了你的命。”
淼猛地走过来,拉开还在逗弄新宠物的弟弟,揪着衣领厉声质问:“谁告诉你的!谁说他们救了我?”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森依然记忆犹新,淼的面颊因激动而涨红,有了几分正常人该有的血色,那景象真让他害怕。
“爸爸妈妈,还有镇上的人......”
“他们不明白!”淼松开紧握森衣领的手,摸了摸眼角泛起的泪花,“他们不明白,我不应该出生,我就不该活下来。我还在妈妈肚子里时,他们发现我的基因有缺陷,先天性心血管缺陷,爸妈不想打掉我,所以他们去找了摩伊拉公司,该死的‘人的命运在人类手中’,我还在子宫里就被他们矫正了基因,有幸成了他们公司年龄最小的顾客,也是他们最长寿的顾客,还没有哪个孩子在接受过手术后活过十六年,摩伊拉把我当做他们的活广告。该死的基因矫正,天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天知道这种日子还能维持多久,我不想靠着药物、针剂和护理仪活一辈子!”
森困惑地大喊,试图振奋流泪的姐姐,他全力大吼:“可你还活着,你还活着,为什么要流泪,我们爱你,爸爸和妈妈,还有我,我们是家人,我们很高兴你能在我们身边。爸爸妈妈说你是降临到我们身边的天使,我相信他们说的,你是我姐姐,我不希望你死,也不希望你流泪。今天是你生日,你不该流泪,你应该笑,尽情地笑,说说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我保证。”
淼没有说话,她啜泣着将弟弟揽入怀中,森依稀记得她身上的味道,常年不散的浓重药味,那一天还多了几丝咸涩的湿沫。
“替我出去看看,我们头顶那片星辰交织的大海,替我见证恒星在虚空里散发光和热,告诉我亲眼目睹星云的感受,为我描绘寂静太空里的亿万群星,然后带着这份热情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5

耀斑没预期的猛烈,仪表读数在一阵飙升后降回了宇宙辐射的水平,出于谨慎考虑,森有稍等了一会才重启了迪伦。
“迪伦,你好么?”森有些焦虑,耳麦里只传来阵阵噪音,“快回答我,别装死!”
又是一阵磨人的杂音,森惊恐于自己被抛弃在群星之间,孤零零的仅剩他一人等待死亡。
“是的,我在检修系统,碎片还没到是吧?”
“我们该做准备了,系统怎么样?”森上一次如此高兴听到有人回话还是在塔尔Ⅲ的卫星上勘探矿层。
“我的底层逻辑单元和电路没问题,各关节处的伺服系统也还算正常,观瞄设备受了点损伤,我可以辅助你计算轨迹,不过你得手动捕获目标。”
森仔细查验了钩索发射器,确保已经准备就绪,实际上也没多少可准备的,他手头可利用的资源有限。
至少我曾经努力挣扎过,森抱着这一悲观的想法遵循面板上的光标移动到预定位置,他先活下去,起码也要死得悲壮一些。

6

白鸦在一个冬天死去,森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他当时在星球另一端读大学,等到假期回到蜜园,姐姐淼已经病倒。他们把她送去疗养院,在那里她可以接受专业人士的护理,不过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和摩伊拉公司宣传的大相径庭,淼的生命已经是风中残烛。
森没能一只陪在姐姐身边,他要去读书、工作,他有自己的生活,留在淼身边对他们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森去了一家太空勘测公司,高风险、高收益,他们终日以飞船为家,和矿工们挤在休息舱,唱着来自遥远家乡的歌谣,有时候他们已经记不住歌词,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哼着调子填进新的词句。他们就像船员间的相互递传的私酿酒一样,永不停歇地涉足一颗又一颗行星、卫星、小行星,默默祈祷冒着性命的勘探有所斩获。
那是段漂泊的时光,森和其他人一样承受着四处漂泊的苦楚,只要有和家人联系的机会,他都会把纪录下的影像传回去,好让父母和姐姐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看到了哪些鲜有人知的景象。很多次,当森觉得自己已经对漫天繁星不再新奇时,又会有新的发现,难以数计的恒星、星团和尘埃在以万千光年为单位的远方闪耀,让他心生憧憬。
“我带了礼物回来。”森将盒子放在淼床边的柜子上,他离家大约三个标准年,淼已经满头白发,皮肤惨白到血管清晰可见,他们说只是治疗的副作用——色素流失,这让森有了不好的联想,他又想起了白鸦,那可怜的小家伙死于器官衰竭。
淼侧过身伸向盒子,森察觉到她浑身颤抖,装作不经意地向前拱了拱盒子,好让姐姐不用那么费力。
打开盒子,是一块未经雕饰的晶石,深紫色晶体反射出星星点点的闪光。
“谢谢你,弟弟。”淼缓缓搂过森的脖颈,轻吻他的面颊,森能感觉到她费尽全力凑到自己脸边,尽管他已经把腰压得很低,他的个子还是太高了,花了三周才重新适应了重力。
淼重新依靠着床头,森替她摆正靠枕,重新压好毛毯,才安心地坐下。
“你在哪弄到这么漂亮的水晶?”
“边界星外围的小行星带,我们发现了一片水晶矿,质量上乘的矿藏,储藏量高的惊人,有集团花大价钱买下了我们的勘探资料,我猜可能是施华洛世奇之类的公司。”
“你一定挣了不少钱,这下你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淼怜爱地轻抚弟弟面庞,“你都已经这么高,这么壮了,我印象里你还是个只到我腰边的小鬼,永远挂着擦不干净的鼻涕,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森犹豫地摇摇头,打开通讯器向姐姐展示一段影像。
“明年发布的新款穿梭机,我打算买下来,不够的部分我可以贷款,带着我们一家人去旅行。船上有医疗设备,还有一体式人工智能,它能照顾你。”森安耐不住言语里的激动之情。
“森,等等......”
“你会好起来的,他们说了,你会好起来的!”
“听我说,小子,听我说!”
“我们一家人可以一起出去玩,就像你许的愿望那样,我们可以在游历繁星。”
“不,你不明白......”
“只要你一好转,我们就出发,我已经攒够钱了,所有的费用!”
“去哪里?我哪也去不了。”淼冷漠的语气浇灭了森的热情。“森,我快要死了。”
森直视姐姐漠然的双眼,他知道在那双眼睛里已经没了生命的热情,将通讯器扔到柜子上,瘫坐在椅子里。
“我不想隐瞒,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学习相关的知识,虽然去不了学校,我上了不少函授课程,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
森固执地重复:“你不会死,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们得向前看,森。”淼说着取过平板,向森展示自己的个人主页,全是各类随笔,还有森发回的各类太空影像,“我结识了一个叫西蒙妮的笔友,她在地球,如果你有机会的话,替我去看看吧。”
森点点头,默默应下这件事,这也是他和姐姐最后的承诺,她没熬过那个冬天。

7

森在绝望中奋力一搏,他几近于成功,如果他的太空服没被碎片击中的话。
他攀附在彗星残片上,空气正在流失,即便纳米层堵上缺口也无济于事,现在不要说调节方向,很快呼吸也将不够了,一切努力的结果唯留下苦涩的胜利。
“我很抱歉,森,我很抱歉。”
“至少我们奋力反击过。”不知为何,森突然想大笑,他也如此做了。
“我接通了和地球的联系,长话短说吧。”
“你好,森,我是西蒙妮。”
“西蒙妮,你不会想到的!我快要死了,我在一颗彗星上,我为自己备好了坟墓和墓碑!”
“别说傻话,坚持住,你姐姐的死不是你的错。”
“我没有,你绝对想象不到,我看到了银河,我就身处其中,我看见了群星,它们在远方,它们在远方闪耀,它们就在那里!”
在虚无一物的太空里,森和他的坟墓踏上了永不停歇的旅途,它们正朝着遥远的群星进发。

8

淼的墓志铭是这样写的——
那些遨游太空的孩子
我困惑于他们的热忱
总是不甘心脚踏大地
永远期冀着重归寰宇
直到那一日午夜
漫步在旷野之上
身遭空无一物唯有夜空
漫天繁星在银河间闪耀
如此遥远
如此璀璨
流星划过天际
我萌生了无限的激情
跨越亿万星辰的憧憬
无需理由
无需解释
群星就在那里

I
一路狂奔的我
一路狂奔的我

174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628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