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我不太正常,您也不太正常,咱俩跟这儿起腻,这就更不正常了!

墙内开花墙外香

在坦克设计和运用的黎明时期,总有一些人设法用过于前卫的方式去解决实际存在的问题,尽管其中很多尝试都随着技术的发展和环境变化而失去了实用性,但这些先驱者的探索故事仍是技术史上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美国工程师约翰·沃尔特·克里斯蒂就是杰出的代表人物。
克里斯蒂1865年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新米尔福德镇,十六岁就进钢铁厂当工人,业余时间自学成才。美西战争期间,他致力于军舰改良,还研究过潜艇技术。二十世纪初,他革新式地完善了汽车前驱系统,并于1904年申请了专利,还是一个狂热的竞速赛车手。“一战”爆发后,克里斯蒂的目光转向军用车辆领域,开始研制轮式牵引车辆,希望能获得美军的订单。而坦克初登战场之后,他又开始考虑进军这个全新领域。
由于时代技术所限,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坦克无法出勤的最大祸因往往不是作战损失,而是出击前的机械故障,因此必须在坦克进入战区前尽量减少它们的机械损耗。在“一战”期间和战间期的初期阶段,部队经常用拖车运载坦克前往集合地点,但这样就需要特制的运输器材;另一个办法就是为坦克设计一种车轮/履带两用(或混合)行走装置,毕竟当时大多数机械故障发生在尚不适应坦克沉重车体的履带式行走装置上,轮履两用/混合坦克的设计理念在于赋予坦克用车轮行驶的能力,这样一来,坦克就能够先以车轮行驶到集结地点,然后换上履带作战。
1919年底,克里斯蒂在米德军营向美国陆军首脑们展示了一套安装在轮履混合悬挂装置上的自行火炮系统,车轮最高行驶速度为26公里/小时。演示的效果无疑是令人满意的,军方在同年11月22日即要求克里斯蒂的前驱汽车公司[1]制造一辆使用这种悬挂的坦克样车。经过一些细微改动后,整车的设计终于在1920年6月8日完成了,它被称为M1919中型坦克。样车完成后于1921年1月接受了厂内测试,旋即在2月5日被送往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第摩市东北的阿伯丁试验场。
M1919空重约12吨,安装克里斯蒂自研的一百二十马力引擎。在车体侧部的四角各刚性安装一个大直径挂胶车轮,其中后部的车轮为主动轮。车体两侧中部各装有一个涡卷弹簧式轮轴架,每个轮轴架装有一对小直径负重轮和一个顶置托带轮。轮轴架在车轮行驶状态时会被提起,而在履带行驶状态时则放低,可以在四个大直径车轮全部腾空的状态下支撑全车重量,此时由主动轮内凹部啮合履带诱导齿带动坦克前进。
M1919坦克炮塔安装一门六磅火炮(57毫米口径)和一挺7.62毫米勃朗宁并列机枪,炮塔顶部的指挥塔也装有一挺7.62毫米机枪。坦克装甲厚度为6至25毫米,三人车组包括位于车体前部的驾驶员和两名炮塔人员。M1919样车在阿伯丁总共开了六百公里,其中履带行驶里程只有六十公里。测试显示车辆车轮和履带最高行驶速度分别为21公里/小时和11公里/小时,二百二十升燃料储量可保证五十六公里的履带作战行程或一百二十公里的负重轮作战行程。对它的评估持续到了1921年4月21日,此时克里斯蒂要求中止M1919的测试并对其实施进一步的改进。
军械署不但同意克里斯蒂对样车进行再设计,还在6月15日批下一份合同,这意味着新样车的所有费用都将由军械署来负担。1922年3月28日,新的样车送抵阿伯丁,克里斯蒂称它为M1921中型坦克,但它与其说是坦克更不如说是一种自行火炮:原本的炮塔被取消了,安装6磅火炮和同轴机枪的炮座移到了车体正前部,同时还在车体两侧靠前的位置各加了一挺带球形枪座的7.62毫米机枪;车组扩充到四人,包括两名位于车体前部的炮手,而驾驶员和车长位置在车体正中(驾驶员偏左),头顶设有舱门和观察口;引擎没有变化,而装甲最厚处减为20毫米;车侧轮轴架改为枢轴式,负重轮直径增大了,还取消了托带轮;此外,后部车轮兼主动轮仍是刚性安装,但前部车轮拥有螺旋弹簧悬挂,并沿用了M1919的履带。
截止1922年10月24日测试结束,克里斯蒂M1921样车在阿伯丁总共开了五百五十公里,其中履带行驶里程为二百六十公里;然后到1923年3月为止又在米德军营接受了100公里的附加测试。克里斯蒂M1921的行驶速度和M1919相比并无变化,但由于燃料储量增加,所以可保证九十六公里的履带作战行程或一百六十公里的负重轮作战行程。但样车的机动性还是很差,而且机械性能并不可靠,军方还指出样车内部过于拥挤,不利于乘员有效作战。鉴于以上缺点,克里斯蒂M1921样车没有进一步发展下去,而是在1924年6月10日被送进阿伯丁的自动化博物馆封存。
当M1921和一些水路两栖坦克设计方案被军方驳回之后,克里斯蒂便转而致力于完成一种轻型高速底盘的设计。他的前驱汽车公司也改组为美国轮履两用集团[2],克里斯蒂把以往向美军出售专利所获取的资金全部投入这项研究,并于1928年10月28日在梅耶堡[3]展示了一辆样车,这辆被称作克里斯蒂M1928的样车将在其后的十年间对世界坦克发展史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重约8.6吨的M1928并未安装炮塔,只在车体前部的炮座上装有假炮并在车体中部设有高射机枪架,因安装了三百三十八马力的“自由”引擎而使功率/重量比高达39马力/吨,其设计上最显著的特点是箱型车体两侧各有四个拥有独立螺旋弹簧悬挂的大直径负重轮(第一组螺旋弹簧为水平安装,其余皆为垂直),均为实心橡胶双轮缘以减轻高速行驶时的震动和噪音。训练有素的双人车组能够在三十分钟内拆除或安装履带,实现了轮履行驶方式的迅速转换,在车轮行驶状态时由一组链条驱动第四组负重轮,而在履带行驶状态时则由后部主动轮两片轮缘之间的辊轮啮合形状特殊的履带诱导齿带动履带。
1928年11月19日,克里斯蒂M1928样车向坦克委员会做了长距离行驶演示,它从米德军营出发用车轮行驶前往葛底斯堡,然后换上履带返回,这次测试的平均行驶速度为45公里/小时,其中车轮和履带行驶最高速度曾分别达到令人惊叹的112公里/小时和68公里/小时!
尽管样车的出色表现引起了军方很大兴趣,但克里斯蒂却和军械署争吵不休,显然后者对于现役坦克的定位概念和这位杰出的设计师相去甚远,加上随即爆发的严重经济危机,这些不利因素都给样车在美军中的命运投下了一丝阴影。克里斯蒂在长期的交涉后直到1930年底才和军方签下再制造一辆样车的合同,此时它已经被改称为M1931。经过4个月的努力,克里斯蒂在1931年1月19日拿出了新的样车,军方在阿伯丁对其测试之后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并于3月27日将其返厂。又是一番激烈争吵之后,磨磨唧唧的军械署于6月12日丢给克里斯蒂一份订单,要求他制造七辆M1931,将其定型为T3(轮履)两用中型坦克。
七辆T3样车在1931年10月9日到1932年3月之间陆续运抵阿伯丁试验场。其中三辆(第二、六、七号)完成测试之后被送交本宁堡[4]的美第六十七步兵团F连,分别命名为“旋风”、“飓风”和“龙卷风”;另外四辆则作为T1战斗车交付诺克斯堡[5]的第一和第十三机械化骑兵团(由于当时法定所有美国坦克都属于步兵管辖,因此骑兵部队的坦克要改称为战斗车)。
T3坦克和T1战斗车只在武备上有所不同:前者安装一门M1916型37毫米火炮(带7.62毫米同轴机枪),后者则代之以一挺12.7毫米重机枪。双人车组包括位于车体前部的驾驶员和炮塔里的炮手,T3车体前部采用大倾角外形,但装甲厚度只有12至16毫米。车轮行驶状态的T3和M1928一样使用链条组驱动第四组负重轮,重11吨的坦克负重轮和履带最高行驶速度分别达到46.8英里/小时和27.3英里/小时,轮履平均行驶速度则分别为40英里/小时和25英里/小时。此外阿伯丁试验场还测试过一辆用新式齿轮组取代链条组驱动来负重轮的样车,该车被称为T3E1。
但军方认为T3虽然机动性能极佳,但战斗力却比轻型坦克强不了多少,双人车组和微弱的火力限制了攻击力,而且薄弱的装甲也无法胜任支援步兵的任务。当1931年到1932年的测试结束后,克里斯蒂以T3为基础又发展出T3E2、T4和T4E1坦克,但美军的采购数量少得可怜,加起来只有二十余辆。
此外克里斯蒂还在M1928的基础上发展出一系列重量四至六吨的轻型快速底盘,如大量使用铝合金材料和内外双层车体设计的M1932样车、在M1932基础上安装双层机翼和无动力螺旋桨的滑翔坦克、M1935-1941系列机降突击坦克等,但除了M1932卖给英国以外,其余车型都没有被采用。国内订单的低迷,意味着克里斯蒂必须寻求出口来平衡成本并赚取利润。由于军工制品出口需得到美国国务院、陆军部和军械署的批准,和军方交恶的克里斯蒂只得冒险走非正规渠道和外国政府接洽。
1929年,波兰军事工程研究部门的马里恩·卢钦斯基上尉在新泽西观看了M1928样车的演示,并听取了关于当时已完成设计的M1931样车的介绍。1930年2月,波兰人支付了预付款,订购了一辆M1928样车。后因交易破裂,克里斯蒂退还了预付款,波兰人也没能得到样车。1935年,随着机械化部队发展的需求,波兰陆军启动了“十吨级波兰国产坦克”,即10TP坦克的设计,其本质上是对克里斯蒂轮履两用坦克的模仿与强化。1938年夏,波兰国营技术工厂完成了一辆10TP样车,该车重约13吨,宽大的车体可让两名乘员并排而坐(驾驶员和机枪手兼机电员),双人炮塔安装哈奇开斯37毫米火炮。履带最高行驶速度56公里/小时,负重轮最高行驶速度75公里/小时,为改善车轮行驶时的操向性能,该车在负重轮行驶状态可以将第二负重轮升起。
对10TP的测试证明轮履两用行走装置过于复杂,在当时已无明显技术必要性,还会增加车重。因此波兰计划在10TP基础上改用纯履带行走装置,将节省下来的技术空间用于增强坦克装甲,该计划被称为14TP。但由于“二战”随即爆发,波兰迅速败亡,14TP胎死腹中,10TP也没能投入量产。
苏联也希望购买克里斯蒂的新式坦克和生产许可,由于当时美国不承认苏联,贸易接触不得不通过苏联国家政治安全部的驻美进出口机构阿姆托格贸易集团进行。1930年4月,阿姆托格和克里斯蒂的美国轮履两用集团签署合同,以六万美元购买两辆不包括炮塔和武器的M1928样车,以及在苏联境内特许生产、售卖及使用的权利,另支付四千美元,用于购买两辆样车的备件。因交易本身不合法,克里斯蒂不得不将样车大部分配件拆除,以“农用拖拉机”名义装船出口,拆下来的配件则以水果名义运出。苏联人得到样车后,将其称为“1型快速坦克”,即BT-1。经过哈尔科夫共产国际蒸汽机车制造厂的研究改进,换装了国产M5型引擎,以及装备37毫米火炮的炮塔,这种BT-2坦克于1932年投入量产,是BT坦克车族的开山之作,整个车族一直服役到苏德战争初期,产量高达八千辆左右。
英国陆军部在1936年通过莫里斯汽车公司接洽克里斯蒂,购入了当时已被他抵押的M1932样车。克里斯蒂通过和之前类似的操作,以“农用拖拉机”和水果制品名义将样车运到了英国。莫里斯公司对样车实施改进,废除了轮履两用功能,采用与MK.I巡洋坦克类似的三人炮塔(安装二磅炮),制成纯履带式的A13样车。后来在1939年由纳菲尔德爵士的机械化与航空公司承造六十五辆,即为MK.III巡洋坦克。
1938年3月,法国陆军也提出希望购买克里斯蒂的坦克生产许可,前后折腾了一年才谈妥。法国人根据克里斯蒂坦克,设计了用于替代S-35坦克的AMX-40轮履两用轻型坦克,在1940年春季制造了木制模型。由于德军横扫西欧,法国媾和,这种坦克也夭折了。
1944年1月11日,约翰·沃尔特·克里斯蒂病故于弗吉尼亚州瀑布堂市,享年七十八岁,去世时一贫如洗。

T-29:原型系列

1920年代后期,苏联红军开始实施“三年坦克自研计划”,着眼点也放在了坦克战斗车辆的多样化上。1930年8月,根据1929年版《工农红军野战训令》的需要,红军要求伊捷尔斯基钢铁厂和布尔什维克机械制造厂研制一种战斗全重不超过20吨的水陆两栖中型坦克,计划为其装备45毫米坦克炮一门、机枪三挺,由六人车组操作,并要求其公路最高速度达到30公里/小时,装甲防护应可抵御一千米射程外37毫米榴弹的攻击。这个方案虽然没有实现,但是设计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技战术数据在后来成为以BT坦克为基础的PT-1轻型水陆两栖轮履两用坦克的理论基础。
苏联国家政治安全部科研部门下属的摩托化·坦克与柴油机械设计局也曾在1930年代初期设计过一种重17.5吨、乘员四人的IT-3型轮履两用坦克歼击车[6]。设计图上的IT-3在旋转炮塔上安装一门KT-28型76.2毫米坦克炮(携弹50枚)、在车体前部刚性安装一挺DShK型12.7毫米航空机枪(携弹700发),另有一挺7.62毫米Sh KAS航空机枪(携弹1500发以上)。IT-3装备一台M-17B型五百马力汽油引擎,使用克里斯蒂式悬挂装置。该车在履带行驶时最高速度预计为60公里/小时、负重轮行驶时最高速度预计为80公里/小时。IT-3并没有脱离图纸阶段,但是其设计经验被运用到后来的T-29坦克上。
1933年6月,苏联劳动和国防委员会(后来的国防人民委员会)作出第51号决议,其中着重指出了《关于研制两种以PT-1水路两栖轮履两用坦克为基础的试验车辆》,其中规定:
“……责成工业人民委员部负责按照国家政治安全部摩托化·坦克与柴油机械设计局的设计方案,在1933年内制造两种以PT-1水陆两栖轮履两用坦克为基础的非两栖试验车辆,其基本技术参数要求如下: 第一种:战斗全重17.2吨;装甲厚度应达到前部20毫米、侧部15毫米。应在三个炮塔内安装1门76.2毫米坦克炮和四挺机枪;负重轮行驶速度最高应达到70公里/小时,履带行驶速度最高应达到50公里/小时,乘员五人。 第二种:战斗全重20.2吨;装甲厚度应达到前部和后部30毫米、侧部25毫米。应在三个炮塔内安装一门76.2毫米坦克炮和四挺机枪;负重轮行驶速度最高应达到70公里/小时,履带行驶速度最高应达到50公里/小时,乘员五人。”
这两种试验车辆的图纸在1933年已由国家政治安全部摩托化·坦克与柴油机械设计局完成,其中借鉴了PT-1和IT-3的技术数据与经验。而同时服役的T-28坦克行驶速度和航程均不能让军方满意,因此红军决定利用两种试验车辆的轮履两用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两者结合的产物便是多炮塔轮履两用坦克方案——T-29,目的是同时获得BT坦克的高机动性、轮履两用能力和T-28的强大火力。
1934年,国家政治安全部命令位于列宁格勒的基洛夫特种机械制造厂[7]组织一个设计局来完成T-29的设计工作。而这一年发生的基洛夫被刺事件导致了席卷全苏的肃反行动,列宁格勒的知识分子面临着严峻考验,连T-28设计组成员N.V. 塞特斯也没能幸免,遭到逮捕。为了保证设计进度,政治安全部特许工厂组织监狱中的设计师组成一个“囚徒设计所”,设计师们在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T-29-1、T-29-2和T-29-3的设计图,但它们都没有被允许制造样车。在主任设计师塞特斯和N.A. 阿斯特洛夫(PT-1的设计主任)的努力下,又在年底前完成了T-29-4和 T-29-5的设计。
以上五种设计统称为T-29原型系列,虽然它们很大程度上继承了T-28坦克的结构概念,但是大量的新设计和改动使得它们完全成为一种和T-28截然不同的坦克。T-29-4和T-29-5的车体宽度比T-28多出350毫米、车高多出200毫米。尽管三个炮塔的配置和T-28基本一致,但所有T-29样车都挪用T-26A火力支援坦克(A表示炮兵,亦称为炮兵坦克)的三人炮塔作为主炮塔,其座圈直径比T-28的主炮塔小100毫米,它的外形短粗,尾舱不明显而且在顶部偏右开有圆形的舱门;主炮塔装有一门短身管KT-28型76.2毫米火炮、前部右侧的球形枪架上安装一挺7.62毫米DT机枪(原计划采用12.7毫米机枪,后未实现),炮塔后部也安装一挺DT机枪[8]用以对付可能从背后包抄的敌军步兵、但位置偏右(炮塔后部中央设有矩形舱门),此外在炮塔顶部装有P-40型枪架以供安装DT高射机枪。两个机枪塔和T-28使用的完全相同,而机枪塔底部则稍稍超过车体外围。
T-29样车最重要的特点在于使用了和BT系列坦克相同的克里斯蒂式悬挂装置,每侧四个大直径负重轮(直径840毫米)各自拥有独立的螺旋弹簧,没有托带轮。坦克由履带行驶转换成负重轮行驶状态需要一小时工作时间,而且切换工作必须在车外进行。在负重轮行驶状态时,所有的负重轮都能负责驱动,由第一和第四负重轮控制方向,采用双式差速器作为操向机构(当坦克直线行进时,双式差速器将被锁闭以防坦克偏离行驶路线)。坦克在履带行驶状态下可保证200至250公里的公路作战行程。为了保证得到制造许可,塞特斯和阿斯特洛夫特意让两辆样车的设计侧重点显得不同,以增加可选择性及符合第51号决议的要求:
较轻的T-29-4重16吨,偏重提高速度和航程,而23.5吨的T-29-5则偏重加强装甲防护。出乎设计组的预料,苏联国防人民委员克利缅特·伏罗希洛夫苏联元帅对两个方案的速度、行程都表示满意,结果它们都被批准制造样车。
1934至1935年,基洛夫特种机械制造厂完成了三辆样车,而基洛夫工厂则完成了两辆。除了诱导轮的外形之外,T-29-4和T-29-5在外观上并没有明显的区别,但如前所述,T-29-5的装甲防护比T-29-4厚重得多,因而履带行驶速度较慢(它也可以换装T-35的履带),还多配置了一名机械师,因此需要六名乘员。两种样车都由一台M-17L型引擎驱动。传动系统包括一个主干片离合器、五档变速箱、两个转向侧离合器和双速主减速机;刹车装置采用标准的闸瓦刹车片。所有T-29样车都装有71-TK-1型电台,T-29-4在车体后部装有扶手式天线,而T-29-5则在主炮塔顶部安装鞭状天线。为了协调多个炮塔的工作,还设置了SPU-7-R型车内通讯设备。
塞特斯还设想过在T-29上使用扭杆悬挂,为此将一辆T-28改造为扭杆悬挂装置试验平台,但由于他本人后被释放并主持了SMK多炮塔重型坦克的设计工作,所以扭杆悬挂在T-29上并未实现,而是被应用到SMK的设计中。
在经过了更多的测试之后,国防人民委员部批准了T-29的量产计划。而T-29-4和T-29-5则被存放在第185工厂的库房中。而当1941年德军大举围困列宁格勒时,有传闻说这五辆样车参加了坚守孤城的战斗,但这并没有被证实过。

T-29:量产型

T-29坦克是继BT系列坦克之后,在1930年代第二种进入量达阶段的苏联轮履两用坦克,也是历史上唯一一种投入量产的多炮塔轮履两用坦克。量产型去掉了坦克编号后的设计序列号,称为T-29型。由于塞特斯被调往基洛夫工厂的第二特别设计局担任SMK坦克设计组领导,T-29的后期设计改进和量产工作由基洛夫工厂的班子来完成,其成员包括S.A. 金茨堡、N.F. 沙什姆林和米哈伊尔·柯什金。
1935年至1937年,基洛夫工厂完成了两辆T-29坦克。苏联原本准备先生产10到12辆T-29作为第一批次,但是两辆量产型在测试中显示出结构过于复杂和机械构造不可靠的致命弱点,加上基洛夫工厂的生产研制重点转移到SMK和KV重型坦克的发展上,导致T-29的后续生产计划被取消,T-29于是成为名不符实的产量只有两辆的“量产型”。
T-29的外形布局和T-29-4、T-29-5基本相同,但是和它的两位前辈相比,T-29接受了相当大的“手术”:它的履带比样车使用的更宽(宽度500毫米)、并且加上了3组托带轮,在负重轮行驶状态时,第一组负重轮控制转向、后三组负责驱动,采用普通差速器作为操向机构。传动系统包括一个主干片离合器、四档变速箱,两个转向侧离合器和双速主减速机。T-29的主炮塔和两种样车不同:为进一步方便乘员进出,其顶部设有两个舱盖,而后部舱门被取消;炮塔前部的机枪座呈葫芦形,在机枪上方设置了新的观瞄装置;此外,炮塔后部机枪也被挪到了左边(炮长位后)。此外T-29的两个前灯都有起倒式装甲罩保护,而不是象两种样车的那样裸露在外。
T-29的两辆量产型在武备和外观上互不相同:一号车装有L-10型76.2毫米火炮;而二号车则安装原本为T-28和T-35设计的PS-3型76.2毫米火炮,炮塔上装有扶手式天线。而在一张图纸上还显示了T-29的另一个量产方案:它的炮塔与主炮和T-29-5一样,只有两组托带轮。
两辆T-29坦克都曾试验性地参加了苏芬冬季战争。其中一辆被击伤后运到第185工厂接受修理。修复之后,该坦克于1940年2月18日返回第十三集团军。在苏德战争期间,T-29坦克被编入第二十二坦克旅的一个独立坦克营,参加了1941年底保卫莫斯科的战斗。该独立坦克营是抽调坦克装甲车辆科学技术研究所演习场的坦克而临时组建的。
需要指出的是,轮履两用理论在当时并非一无是处。站在设计者的角度来看,BT坦克的使用经验已经证明履带和负重轮切换作业并不困难,而当时的坦克履带由于材质和构造的限制,寿命并不长,也是轮履两用行走装置被认为必要的原因。此外,苏联政府也考虑到坦克在负重轮行驶状态的高速度和较远航程可以将其从并不发达的国内铁路运输的限制中解放出来,从而增强机械化部队的战术灵活性,这一战略考虑也完全符合当时红军的大纵深作战理论。
但是,现实并没有如此乐观:这种行走装置额外的机构会增加坦克的重量、复杂程度,导致坦克生产成本和时间的增加;而多炮塔概念的弱点之一也正是技术空间极度紧张,会导致坦克重量的额外增加。这样“两弱合一”,就注定了多炮塔轮履两用坦克的必然失败——以T-29为例,它虽然将装甲防护降低到T-29-4的水平,但全车重量竟然比T-29-5还多出4.5吨!因此在野外测试中,以负重轮行驶的T-29极易陷入松软的土地中无法自拔,而五百马力的引擎也不足以使接近30吨的坦克达到预想的高速,而尴尬的是即便为了维持这种速度,T-29也已经将装甲厚度削减到相当薄弱的程度,多个炮塔的独立旋转装置也大幅度地增加了坦克的重量和工艺难度。
T-29非但不能兼得BT坦克和T-28坦克的优点,反而将两者的缺点通吃。权衡利弊,T-29被勒令下马自在情理之中。
但是T-29的车体作为试验平台仍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例如:
  1. 烟幕发生装置:1937年秋,第185工厂曾使用T-29坦克2号车测试KS-46型坦克烟幕发生装置,这项工作由工程师I.V. 加瓦洛夫负责(。在车体两侧翼子板上方各安装一个容量为120至150公升的储罐(为了防弹,储罐由12毫米厚装甲板制成),内装用于产生烟幕的S-IV号混合液,它们各装有独立的充气设备。而主炮塔两侧则各安装一个150大气压的五升储气罐。这两个储气罐通过若干个能将气压降至5至6个大气压的减压器和导管与混合液储罐相连接。从储罐到坦克的尾部敷设有带喷嘴的导管,这些导管从引擎排气总管旁通过,利用废气将混合液加热,而导管尾部的喷嘴隐蔽地固定在坦克后部的两侧,每根导管有两个喷嘴。当年11月,坦克成功通过了工厂的试验,测试证明烟幕发生装置由启动到产生烟幕只需六秒。烟幕长度可达1500至1600米,宽度(水平方向)达25至30米,高度达30米。雾状混合物的流量为12至15公升/分。施放烟幕时既可单用一个储罐,也可以两个同时使用。
  2. 化学战坦克:第185工厂还于1936年至37年在T-29基础设计了ХТ-29型化学战坦克,用火焰喷射器代替了坦克的主炮,最大喷火有效距离为70米。此外ХТ-29还可以持续140分钟释放烟幕,持续5至10分钟施放毒气、化学毒剂(可形成宽23至25米的污染带)和专用消毒液体(可形成宽8米的消毒带),为此需配备容积达2000公升的巨型储罐。在战斗中使用两个机枪塔自卫。
  3. T-29装甲强化型:1938年2月,红军摩托化与装甲车辆局提出了一个Т-29装甲强化型的方案,以继续探讨T-29的技术价值。是年春季,基洛夫工厂和第十科学研究所一起为这个计划设计了新的传动系统,以适应更重的车体,但进一步的工作很快就被取消了。
T-29量产型诸元:
乘员:6人 战斗全重:28吨 车长:7.374米 车宽:3.220米(履带行驶状态)/3.180米(负重轮行驶状态) 车高:2.850米(履带行驶状态)/2.825米(负重轮行驶状态) 离地静高(车体底部和地面的高度差):0.475米(履带行驶状态)/0.450米(负重轮行驶状态) 车体上部装甲:8毫米 车体下部装甲:6毫米 车体前部装甲:20毫米 车体侧部装甲:20毫米 主武装(一号车):L-10型76.2毫米火炮 主武装(二号车):PS-3型76.2毫米火炮 火炮弹药基数:67枚 机枪弹药基数:6615发(共105个弹盒) 引擎:M-17F 燃油储量:600公升 最高速度:55公里/小时(履带行驶状态)/60公里/小时(负重轮行驶状态) 极限作战行程:230公里(履带行驶状态)/328公里(负重轮行驶状态) 电台设备:71-TK-3

妙想的终结,传奇的开始

在1930年代中后期的西班牙内战期间,苏联向西班牙共和派军队提供了一定额量的坦克车辆和相应的志愿兵员。这次战争暴露出红军大量装备的T-26和BT坦克装甲防护薄弱的缺点,这两种坦克被击中后极易起火燃烧,苏制T-26和BT坦克在西班牙遭遇的强劲敌手——德制Pak-35/36型37毫米反坦克炮给苏联坦克设计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苏联人意识到自己坦克的防护水平与“一战”末期的产品相比并没有本质上的提升,而反坦克武器日新月异,已成为不可小觑的坦克杀手。就此,苏联于1937年年底前先后列出三个新型坦克计划,分别是试验设计机械部的“项目115”(Obiekt 115)、第183工厂[9]的“计划111”(Izdelie 111)和“计划135”(Izdelie 135),这些设计的基本要求是拥有足够抵御德制37毫米反坦克炮攻击的装甲防护。

其中的“项目115”在T-29的量产计划取消后开始设计,由第185工厂的经理伊佐朵夫负责,主任设计师为A. E. 波波夫。设计组于1938年2月完成了图纸,计划包括三种不同尺寸的方案,分别用于验证不同的武器系统,而每一种车型都有轮履两用(重33至42吨)和纯履带式(重32至40吨)的两个样式。其间基洛夫工厂也参与了设计,并提出了自己的轮履两用方案(重32至33吨)。其中:
  • 185厂第一方案:主炮塔安装L-10火炮,并装有12.7毫米主炮同轴机枪一挺和炮塔后部7.62毫米机枪一挺,在主炮塔前方并列安装两个小型遥控机枪塔(各安装7.62毫米DT机枪1挺)。
  • 185厂第二方案:和第一方案基本一致,但是将右机枪塔改为安装20K型45毫米坦克炮和7.62毫米同轴机枪的副炮塔。
  • 185厂第三方案:和第一方案基本一致,但是将两个机枪塔都改为装20K型45毫米坦克炮和7.62毫米同轴机枪的副炮塔。
  • 基洛夫厂方案:和185厂第一方案基本一致,但是将两个遥控机枪塔都改为有人操作,各安装一挺12.7毫米机枪和一挺7.62毫米同轴机枪。此外在主炮塔顶部加上了一个装有7.62毫米高射机枪的小型指挥塔,以增强防空能力。
项目115各方案的基本配置和T-29一致(基洛夫厂方案基于T-29-5结构),由五名乘员操作。但是为了在控制重量的前提下不减少装甲厚度,项目115各方案的主炮塔、副炮塔和机枪塔都采用了截圆锥型的外形设计,车体侧部也采用倾斜装甲。其主炮的仰角达到惊人的70°,携弹76枚。所有方案都安装M-17F引擎的七百十五马力改进型,以保证坦克在拥有40至50毫米正面装甲厚度的前提下,履带行驶最高速度可以达到42公里/小时,负重轮行驶最高速度达到50公里/小时。项目115各方案的轮履两用样式和T-29一样,在负重轮行驶状态时由第一组负重轮控制转向,其后的若干组负责驱动,但是负重轮的数量究竟应为五组还是六组在最后也没有确定。
由于复杂结构导致的超重问题和装甲防护、机动性与机械可靠性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加上倾斜车体装甲和截圆锥型炮塔造成车内空间拥挤,进而导致燃油储量不足,造成这些样车履带行驶状态和负重轮行驶状态的设计极限作战行程分别只有100公里和140公里,不符合军方的要求和轮履两用坦克的初衷。因此,项目115的所有方案都被苏联摩托化和装甲车辆局否决,没有脱离图纸阶段。这个可想而知的结果,标志着逆时代潮流而行的多炮塔轮履两用坦克的最终失败。
在上述三个新型坦克计划中,“计划111”最后由第185工厂负责,并发展为不成功的T-46-5坦克。而米哈伊尔·柯什金领导设计的“计划135”则以BT坦克的行走装置为基础,设置四面倾斜的车体和安装45毫米火炮的炮塔,其样车被称为BT-20(A-20)坦克。1938年4月,柯什金团队经过研究,决定废除不再实用的轮履两用机构,以便节约技术空间,为A-20配备口径更大的L-10型76毫米火炮,车体首上装甲厚度由原本的25毫米提升到35毫米,负重轮也相应增加为五组,发展出了A-20G样车(G表示纯履带式),之后更名为A-32坦克样车。
1939年9月,A-20和A-32在库宾卡试验场对苏联政府首脑做了汇报展示。同年12月19日,经国防人民委员部会议讨论,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签发第443号决议,批示:
苏联人民委员会国防人民委员部决定: 兹批准红军 A-32坦克 - 履带式,使用V-2型柴油引擎,中型机械制造人民委员部第183工厂承造,需进行如下改动: - 正面装甲厚度增至45毫米; - 改善坦克乘员观察环境及视野; - 使用如下武器装备: 1)F-32型76毫米口径火炮,配备7.62毫米口径同轴机枪; 2)为机电员单独配备机枪,口径为7.62毫米; 3)另需单独配备7.62毫米机枪一挺; 4)配备7.62毫米口径高射机枪。 满足改动需求后,坦克定名为T-34
[1] 位于新泽西州东北部的霍伯肯市。 [2] 位于新泽西州东北部的罗威市。 [3] 位于弗吉尼亚州北部亚历山大市以北。 [4] 位于乔治亚州西部的哥伦布市以南。 [5] 位于肯塔基州北部的路易维尔市西南。 [6] “IT”是“Istrebitelniy Tankovoye”的缩写,意思是“歼击坦克”。 [7] 该厂1933年前是伏罗希洛夫工厂的试验设计机械部,1936年下半年起改称第185工厂。 [8] “DT”是“Degtyarev Tankoviy”的缩写,意思是捷加廖夫坦克机枪。 [9] 即1936年改名后的共产国际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制造厂。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这是我在机核发表的第一百篇文字。自2016年4月至今,已与各位共度了三年半时光。感谢机核提供这个平台,感谢各位读者花时间看这些纯属个人兴趣的文字。 我们核聚变见!
I
范克里夫大尉
范克里夫大尉

131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48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