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近几年,女权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兴起。我们看到了很多女性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是在这一现象的背后,男权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我们可以看到在 MeToo 运动的背后,有相当数量的男性在遭受到性侵之后无人问及。
正值艺人经纪公司杰尼斯的老板杰尼斯去世,笔者想起了原为光 GENJI 成员的木山将吾。
木山在2005年曾出版自传,向社会透露自己被杰尼斯潜规则,鸡奸的事实。但是这一切在掌握了媒体的杰尼斯眼前都不过是螳臂当车。男性一样可以成为性骚扰和性侵犯的对象。只是跟容易被人忽视。就像一个男性在职场被人说“处男”一样,有谁会意识到这是一种语言上的性骚扰呢?我觉得可能大部分人都不会。
女性遭到的不平等对待已经作为课题放到了桌面上,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不平等会得到改善。但是男性遭到的不平等对待,迄今没有得到认知。就连女权主义者们也会因为对象是男性而嗤之以鼻。为什么男性的寿命短、易发病、易自杀?自卫队、消防员、矿工这些高危职业又往往是男性来从事?在当下女权运动的兴起让社会对女性的差别对待有所消解之时,男性长久以来被作为“工具人”来差别对待的问题却很少有人提及,我们所谓的男权或许也只是性别差别下的一个惯性思维。
对于女权,我们有“玻璃天窗”这样一个词汇。这个玻璃天窗会阻碍女性的事业发展。那男性所遭遇到的到底是什麽呢?男性为了在社会中生存,不得不以身心健康和寿命为代价地长时间加班、进行危险的工作,被困在一个“玻璃地窖”裡,在社会中扮演一个齿轮般的角色。男性这样的性别分担的常识已经根深蒂固。比如男性为了养家糊口,必须月入XX。在中国男性还需要有房有车。因为女性处在被保护的立场,所以从事有高风险的工作也成了男性的责任。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女性身上,或许会有女权主义者站起来发声。
下面,我会用一些统计数字和现象的展示,为大家带来日本普通男性生活的真相,也揭示本文的主题:“玻璃地窖”里无人问津的男人们。

一、短命的男人們

有这样一个事实,现在的日本,男女平均寿命差为6.4岁。但是在1920年男女平均寿命的差异仅为1岁。美国的情况也大致相近。也就是说在这近100年间,男女平均寿命差逐渐增大。
这是2014年几个发达国家关于超时长劳动的图标。抛开普遍超时长劳动的韩国。我们可以看到,几个国家男性超时长劳动所佔的比例明显高于女性,而其中又以日本最甚。
相较于西方社会,东亚三国更多的受到了孔儒文化等男权主义文化的影响,男权文化同时也代表着男性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男性在社会常识的束缚之下必须承担更多工作量,更多地进行工作。
而过度的职场压力下,随之而来的就是过劳死的风险。
这是平成28年地方公务员过劳死的结果。总计84件的过劳死桉例中75件皆为男性。当然过劳死的成因还不仅仅只是加班,还有应酬等造成不良生活习惯的因素存在。
在自杀大国的日本,自杀率在男女比例上也是有着显着的差异。随着青春期的结束,到步入中年,男性的自杀率高速增长,并与女性的自杀率大幅地拉开距离。
日本的性别比例为1:1.054,女性相较男性多了332.5万人(据平成29年8月人口调查报告)。青壮年男性的自杀率几乎是女性的倍数。这应当作为问题被提及。并且日本在98年经历金融危机自杀人数暴增时,增加的自杀人数也大多数男性,女性则没有太大的变化。在那一年男性的自杀率是女性的2.5倍左右。

二、男性与犯罪

一般提起犯罪,大家都有个既定印象“罪犯是男性,受害者是女性”,但事实上,暴力犯罪的大部分受害者皆为男性。根据2009年的调查结果,日本60.6%的暴力犯罪的受害者为男性。
性犯罪的受害者大家往往也认为是女性。在日本,说起强姦,没有人会想到“强姦男性”,在官方的统计上甚至不计入男性受害者。英美两国自90年代起将男性作为性犯罪的受害者计入之后,男性作为受害者的性犯罪才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
男性会遭受性犯罪,罪犯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只是普通大众对其往往没有认知。就像我在开篇的时候提到过的光 GENJI 木下将吾那样,即使写书向世人倾诉,最后也不过就是被人不当回事而已。
在日本特别需要注意的,是针对少年的性犯罪。同样的情况在中国或是其他国家也是一样,只是并没有得到认知。如果不及时对受害者进行心理干预,旧的犯罪造成扭曲的心理之后,很可能会造就新的罪犯。在男性遇到性犯罪时,往往是沉默,或是遭到无视。
而在司法上大部分发达国家的法律也比较偏袒女性。当然这也和执法者有关。执法者越是保守,就越相信男尊女卑。在他们的眼裡,女性就越是会被放在受保护的位置。
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美国,对女性下达死刑判决的桉件很低,执行死刑的就更低了。事实上,大部分得到执行的死刑犯基本都为男性。但在法律面前本应人人平等。

三、男性与家庭

在东亚三国的固有观念裡。女性负责育儿,男性负责工作。日本近几年出现"育儿男"这样一个词,提倡男性参与育儿,同样的事情在70年代的美国也发生过。女性逐渐走向职场的同时,男性开始育儿。但是一旦离婚,在争取抚养权上女性占决定性优势。男性不仅要负担精神损失费,还需要承担小孩的抚养费,但却面临着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孩子的命运。
如果把家务算作工作,对比一下家庭中男女工作的时长,大部分男性的工作时间都长于裕兴的工作时间。但是所拥有的抚养权却不是平等。当然在日本社会,男性在常识的束缚下必须更多的参加社会劳动而不是家庭劳动,日本男性的家庭劳动时间显着的低于国际平均水准。离婚时,男性很难进行包括育儿在内的家庭劳动,抚养权给女性似乎利索应当。在日本人的常识裡,母亲和孩子几乎是配套的。
从法律上看,日本法律也十分偏重于单亲母亲。在离婚协议过程中,女性带着孩子回娘家是一种被默认的习俗。很多父亲在子女被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在日本离婚后的养育费支付率仅为20%左右,这很大程度上与父亲的抚养权过弱有关。很多父亲在离婚之后再也没有办法见到自己的子女。久而久之,父亲们只得被迫忘记自己的子女。与其说日本的父亲没有责任心,到不如说社会没有让他当父亲。
日本女性进入社会的时间相较于美国晚了20年。社会的应对也晚了20年左右。比如日本针对家暴的法律于2000年左右的出台,美国则是在80年代。如果女权不成长,男权也很难有进步。

四、男性与就职

在日本就职,大体上是有两个选项,综合类职务和一般职务。综合类职务的工作内容不固定,可能需要面临加班和更複杂的人际关係,但是也能拥有更多的报酬和升迁机会。一般职务工作内容固定,但薪酬和升迁机会少。
女性选择两种职务的概率大致平均,但男性却往往选择综合类职务,也只能选择综合类职务。选择一般职务的男性很难再工作过程中得到正面的评价。周围的人往往会认为这个男人没有上进心,没有办法结婚,也不能养家煳口。这也可以佐证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男性必须养家煳口”这一惯性思维。
日本现在正处在一个很尴尬的状况。女性进入社会的程度还没有如此之高,但男性的差别对待问题已经日益呈现。社会已经开始向女性伸出援手,但失落的男性却被社会隔离。

结尾

性别不平等从来都不是女性的问题,也是男性的问题。真正的男女平等是要让男性和女性享受到同样的权利。在女性被当做生育工具对待的同时,男性也同样被作为机器上的齿轮来对待。码农、屌丝,都是性别不平等的牺牲品而已。没有女权发展,男权问题也很难被发现。
这一论调放在国内或许为时尚早,但是我希望有一天男权问题也能像女权问题一样被抬上桌面,被人们研讨。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男女平等。毕竟,男人和女人之间不是敌对关系。真正的敌人,是利用这一社会固有框架进行剥削的人。
I
核能大狗
核能大狗

31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50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