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写在文章前面:白色革命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改革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此文只展示改革的内核以及积极影响。其他改革内容以及改革的失误留在后文再述。另:本人不善于描写内政,前方文章极度枯燥无聊红色预警。
上文我们说到伊朗石油国有化运动失败,摩萨台政变未遂被囚,巴列维国王在美国的支持下大获全胜,乘机巩固了王权,废除了诸多限制国王的法律条款,巴列维掌握了国家绝对的权力。
从主观上来说,一个人获得了绝对的胜利之后就会安于现状,觉得高枕无忧。然而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并不会随人愿,在解决了摩萨台之后,巴列维国王见到两把明晃晃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不赶紧行动,那么死无全尸只是时间问题。
这两把刀一把叫做共产主义,另一把叫做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

一、白色革命的起因:用资产阶级革命避险

1963年1月26日,巴列维国王倡导的“国王和人民的革命”,即“白色革命”的方案获得全民投票正式通过,这是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全面社会经济改革方案。短期目的是避免人民党领导的无产阶级红色革命,粉碎宗教领袖领导的黑色革命(这个目标比较现实),它是一次不流血的革命,故名“白色革命”。最终目标是把伊朗建成一个独具特色的君主专制政体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这个目标比较神奇)。
由于巴列维国王反应比较迟钝,改革基本上是别国的敦促以及血淋林的教训促进的。
首先是伊朗的宗主国美国。美国目的很明显,伊朗作为中东围堵苏联的重要一环,绝!对!不!可!以!发生无产阶级革命。新任美国总统的民主党人肯尼迪看到了伊朗国内有可能因为阶级矛盾激化而引起社会主义革命,于是在对伊朗进行经济援助的同时,也强烈要求伊朗进行内部改革,要求巴列维国外削减军事开支、惩办贪官污吏、任用温和分子,放松政治压制,进行土地改革等,以消弭革命,巩固政权。否则,美国就要停止援助。
虽然这种赤裸裸的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确实很无耻,但是确实给巴列维国王敲了警钟。考虑到美国还支持前“萨瓦克”(伊朗国内秘密警察)头目巴赫蒂亚里,巴列维认为自己如果不能尽快进行改革,可能就会被取而代之。所以对美国的要求自然不敢怠慢。他在《我对祖国的职责》一书中也毫不避讳地说:“(由于)美国政府决定以后仅向那些有志整治内政的国家提供援助。有鉴于此,回国后我便不遗余力地推动国内改革。”当肯尼迪得知白色革命已经开始实施时,也马上给巴列维国王写信表示祝贺
其次是国内阿塞拜疆民主党、伊朗人民党、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凭借苏联的庇护和撑腰,一直呼吁土地改革,主张把国有土地分配给农民。即使巴列维国王已经平定了阿塞拜疆危机,但是受苏联影响的政党对民众依然很有号召力。若及时进行改革,缓和社会矛盾,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们在民众中的影响,从而把民众拉到国王的阵营里来。与此同时,苏联主要关注在于如何防止伊朗成为攻击苏联的基地。1962年9月15日,伊朗政府发表声明,它不会允许任何国家在伊朗设立任何类型的导弹基地,此举大大减少了外部侵略势力从伊朗领土上对苏联采取行动的可能性,这为伊苏两国缓和关系创造了条件。双方签订了一项新的货物转运协定,伊朗的货物可以经过苏联转运欧洲,苏联的货物也可以通过伊朗转运中东。1962年12月,伊苏正式在德黑兰交换两国调整边界协定的批准书。1963年两国又签订了一项经济援助协定,苏联贷款帮助伊朗发展渔业。美国对伊朗改善苏联关系的行为的没有横加干涉,因为60年代初美国停在波斯湾和地中海的军舰可以发射中远程导弹直接对苏联发动核打击,因此对在伊朗设立导弹基地兴趣大减。
白色革命的目的之一就是削弱苏联在阿塞拜疆和库尔德地区的影响。事实上最早进行土地改革的地区就是阿塞拜疆。苏联影响下的地方分裂势力的猖獗迫使巴列维国王采取行动。
最后让巴列维坐寝难安的是中东地区周边国家的革命浪潮。1952年7月23日由埃及自由军官组织执行委员会领导的民族民主革命推翻了法鲁克王朝,同时成立革命指导委员会,新政权宣布没收封建王室土地,取消社会等级和贵族称号,废除1923年宪法,颁布《土地改革法》。次年宣布永久废除君主政体,成立埃及共和国。
1958年伊拉克发生革命,费萨尔国王被处死,共和国成立;1960年5月,土耳其的阿德南-曼德列斯总理在不流血的军事政变中被武装部队赶下台。
这些国家政体不同,有的是君主专制,有的是君主立宪,有的是民主共和,但唯一相同的就是革命起源于社会阶级矛盾的激化。巴列维对此十分恐惧,这也能理解——毕竟把你放在炸药桶上你也会很恐惧。虽然巴列维智商不高,但至少不是智障,有着正常人的反应——远离危险。其他人要做的事情是逃跑,而他要做的事情却要复杂得多。
1961年5月,美国支持阿米尼当上首相,在他的内阁中有三位在美国接受过教育的改革家:教育大臣德拉赫歇什负责改革教育体制,改善教师待遇;司法大臣阿拉木提负责肃清军界和政府中的贪污腐败现象;农业大臣阿尔桑贾尼则主要负责改革的核心——土地改革法的起草。

二、白色革命的核心:土地问题

改革的核心就是土地问题,这相当明显。上文说到受苏联庇护的政党以及地方分裂势力都在为土地改革作为口号摇旗呐喊,吸引民众支持;而在巴列维国王统治核心内部,由知识分子组建的“伊朗党”、“民族阵线”、“自由党”正在积极呼吁进行土地改革。农民、知识分子以及城市资产阶级构成了土改的群众基础。现在不改,难道被推翻后让别人来改吗?
而从经济发展的前景来看,土地改革也是正确的方向。土改前,只占全国总人数0.3%的大约300户大地主,却占有全国可用耕地的50%,其余20%属于宗教界,10%属于王室和国家,20%属于中小地主和自耕农。大地主们大都住在德黑兰或者省城,有的甚至住在国外,被称为“遥领地主”,他们通过管家管理地产,管家住在农村,享受封建地主的一切特权和权力。由于遥领地主通常不住在自己的领地上,大多不愿意投资开发这些土地,也不想进行农业改革,佃户更是处于完全愚昧无知和贫困的状态,因此农业现代化完全无从谈起。传统的土地制度严重阻碍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同时激起了农民的愤恨与反抗,危及巴列维王朝的政权长久治安和国家的现代化大业。
农民的目标总是具体明确的,那就是获得土地,至于是用枪杆子还是用钱袋子来达到目的他们并不关心。在西方解除对伊朗石油封锁之后,伊朗的石油收入猛增,巴列维选择以钱换权,通过补偿失去土地的地主来稳定其情绪。土地改革大致分为三个步骤:
(1)第一阶段
1963年1月,土改由试验阶段全面铺开。1965年初,土改第一阶段宣告结束。这一阶段实质上针对的是大地主,每个地主最多可以拥有一个村子的土地,剩下的必须卖给政府,农民再按照分期付款的方式从政府手中购买土地。这样分化了地主阶级,稳住中小地主,同时大地主得到了相当的补偿而且还能保留一个村庄的土地,使得大地主抵抗不那么强烈,减少了改革的阻力。这期间大约有15949村庄实行了土改,约有743508佃农获得了土地。
(2)第二阶段
从1965年2月23日开始,土改进入第二阶段。这一阶段主要涉及拥有一个村子以及不足一个村子的中小地主。重点强调地主和佃农之间的契约关系,主要规定太过繁琐,已经折进隐藏内容,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①规定租佃期限至少为三十年,契约佃农去世后,未到期限的协议可以由子女继承。地主每年向其佃农征收货币地租,地租数额以1962/63年度,1963/64年度和1964/65年度地主所获分成物的平均收入为准进行折合。每五年对地租进行一次调整。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②规定购买者须一次用现金付清购买价的五分之二,其余部分必须在十年内还清,政府向农民提供相当于被购土地价格三分之一的长期低息贷款。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③按传统的作物分成方式分给佃农土地:即如果地主分得收成的三分之二,那么他则可以保留三分之二的土地,佃农们则分配剩余的三分之一,并要支付土地购买款。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④将村庄变为分成制农业联合体。例如地主原来有三分之一的收成,那么他就在农业联合体所获利润中占有三分之一,佃农们占剩余的三分之二。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⑤允许某些拥有不超过限额土地的地主购买佃农的耕作权。
总而言之这一阶段改革兼顾了地主和农民双方的利益,在1967年底,又有大约21万佃农获得土地,进展顺利。
(3)第三阶段
1966年1月到1971年9月为土改第三阶段,这一阶段主要目的是为了实现农业现代化
1967年12月,伊朗颁布《农场企业的建立与管理法》,主要的内容是农场企业的企业经理由农业部选派文官担任,小农把自己的土地交给企业,换回与所交土地价值相当的股份。土地交给农场进行大规模耕作,农民既可以为企业干活领工资,也可以在年终根据所持股份参加分红。政府则通过发放低息长期贷款和补助金的方式扶持这些农场企业。到1978年农场共有94个,包括大约850座村庄的30多万人口和40多万公顷的土地
1968年1月,伊朗政府颁布《建立开发水坝下游土地公司管理法》,根据这项法令建立了14个农业综合企业。为了建立这些企业,政府负责出面从农民那里低价购买土地,然后将农民才能土地上赶出去,用推土机推平村庄,组成面积不少于5000公顷的超级农场,由外国公司和伊朗上层社会人士共同投资兴建农业综合企业。其特点为:资本密集型,大量使用机械,雇佣有限的有技术的劳工,种植以出口为主的经济作物,追求最高经济效益。政府通过财政补贴、免税、贷款等手段对它们大力支持。
1971年9月,官方规定:地主必须把按法律规定应当出售的土地卖给佃农,价格为地租的10到12倍,佃农需要在12年内向地主付清。此阶段大约有8万名佃农直接分到了土地。政府还组织地主和小土地所有者组建生产合作社,双方保留各自的土地所有权,但要共同制定并严格遵循生产计划。合作社成员在犁地、播种和收获季节按伊朗传统的劳动队形式合作,政府在公用设施、乡村公路、水渠方面给他们以资金支持。

三、白色革命的其他措施

土地改革无疑受到农民们的支持。早在土地改革第一阶段展开的时候,德黑兰召开了“全国农业合作社代表大会”,出席的农民代表有4700人。农民们在会上表达了自己对君主的感恩和忠诚,巴列维国王更是踌躇满志。他宣布:“鉴于国王的责任感和忠于我为维护伊朗民族的权利和发展所起的誓言,在神的力量与邪恶势力的斗争中,我不能中立和袖手旁观。因为这一斗争的旗帜是我自己举起来的。为了使国内任何力量今后都不能重新恢复农奴制和使国家的民族财富不至于为一小撮人所掠夺,作为国家的三军统帅,我直接把它提交给伊朗人民,以全民投票的方式来确定这种改革,以使今后任何人或集团的私利不能有损于这一改革的影响。它使农民从佃农制的奴役枷锁下获得解放,从而保证了光荣的工人阶级更美好、更公正和更进步的未来,改善了正直的、勤劳的政府工作人员的生活,繁荣了手工业劳动者们的生活。”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太T M D中二了,我麻了)
1971年9月23日,伊朗官方宣布土改完成。到1971年,92%的农户有了自己的耕地,土改共使250万户近1000万人受益。尽管有75%的自耕农所获得的土地难以维持生计,90%的无地村民(指手工业者和雇佣佃农)难以养家糊口,但是土改至少改变了根本的土地制度,把货币商品关系和雇佣资本关系引入伊朗农业,实现了从无到有的根本性飞跃。到70年代初,伊朗基本完成农业资本主义化进程。
除此之外,为了配合土地改革,伊朗政府一共出台了十三项措施,可以总结为三个方面:法、器、人。
  ①法:上文提及的《农场企业的建立与管理法》以及《建立开发水坝下游土地公司管理法》;设立多种中央级管理机构,加强对农业的指导和监控。
  ②器:建立农业资本机构,从金融和资金上保证农业的发展;兴修水利,推广使用农业机械、使用化肥;引进和培育良种;建立现代存储粮库,建设乡村道路。
  ③人:农村官员从大学生中选拔,并且对官员进行培训;派遣三支大军进入农村——知识大军、开发大军以及卫生大军。即对当时文盲率为95%的农村进行扫盲,将先进的农业原则和新的思想方法带到农村,将现代医学知识普及到农村,减少农民的死亡率,提高生活水平。
通过以上措施,可以看出伊朗政府确实是全方向多角度多层次发展农业、开发农村、善待农民。纵向比较,农业现代化的水平确实提高了,农业的生产环境确实改善了,农民也得到了一些实惠。横向比较,虽然伊朗的播种面积从660万公顷增加到了820万公顷,但农作物的单产量每公顷仅仅只有700公斤。由于农村数量过多、过于分散以及政策的不到位,还有相当多的农村处于落后无知的状态。
中国学者张振国教授研究表明,一个五口之家的农民需要7公顷的土地方能维持一家的温饱。分地区来讲,里海沿岸因为土壤肥沃,雨水充足,日照适量,只需要3公顷就能养活全家。而土壤贫瘠的俾路支斯坦则需要10公顷以上。从理论上考虑,如果能完全彻底公平地分配全国耕地的话,拥有传统耕作权的佃农每户可以获得7.9公顷土地,那么理论上就有320万户佃农能够维持温饱,但还有126万户佃农农村手工业者和雇佣佃农因为无权分到土地而生活没有着落。
而事实上从1976年中小自耕农拥有土地的情况看,拥有6公顷以上的农户仅占中小自耕农的27.3%,也就是说这部分农户可以维持生计,而72.7%的自耕农土地不足6公顷,这就意味着这部分的自耕农难以靠土地养活家人,他们就只能在种地之外找工作糊口,那么除了农村还有哪里有工作呢?自然就是城市了。
于是难以糊口的自耕农和126万户农村手工业者以及雇佣佃农就一起涌入城市找饭碗。

四、白色革命的影响:人民依旧艰难

伊朗的农村人口增长率由1950年2.5%提高到1970年3%,边远地区高达3.5%。人口增长过快提供了大量的劳动力,但是农业机械化的实行又减少了吸纳劳动力的能力,1966年伊朗农业就业率为50%,1976年降为33%。失业与半失业的农民成群结队地进入城市,在60年代大约有40万从农村到城市找工作,从1956-1966年,168万人从农村进入城市。德黑兰、伊斯法罕、马什哈德、大不里士、设拉子和阿巴丹吸纳了大部分农业移民。1966年德黑兰总人口之中有40%来自农村,到70年代约有50%来自农村。绝大部分的村民在18岁-22岁,他们是无地的农民或是农场工人,1976年伊朗农村只有20%的人脱盲,因此他们绝大部分没有文化或者技术,将近67%的人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生存十分艰难;32.3%的人做半技术性的木匠、粉刷工、看门员、仆役。
1956-1978年,德黑兰人口由170万增长到450万;伊斯法罕由25.5万人增长到100万人;大不里士由30万增长到90万;马什哈德由25万增长到95万;设拉子由17.1玩增长到75万。伊朗的总人口由1910年的980万增长到1952年的1950万,再增长到1978年的3370万。由此增加了对粮食作物和肉类的需求。但是由于伊朗粮食单产量低,也因为粮食作物相对减少,经济作物相对增加,所以粮食和肉类供给严重不足。好在石油美元红利滚滚而来,巴列维就主张用美元买外国粮食,因此政府忽视了农业,粮食和肉类更加依赖进口。1974年伊朗进口小麦250万吨,大米30万吨,植物油2.5万吨,肉羊250万头,相当于每个伊朗人一年十二个月的基本口粮都要由外部市场来保障。
总体来看,土改打击了特大地主和地主在农村和社会上的势力,促使他们向资产阶级转化,促使他们投资工业,又增加了伊朗自耕农的数量,使绝大部分的自耕农收益,使他们参与农村资本主义的农业生产。通过三支大军,伊朗政府打破了农村的封闭和愚昧落后的状态,加快了现代文明和现代意识从中心城市向边远农村传播的速度,提高了国民素质。土改使大部分自耕农转化成商品生产者,由此诞生了乡村资产阶级。同时土改也并未消灭地主阶级,也未触动地主阶级的利益——地主阶级持有部分土地,原有的土地被卖给政府,于是地主阶级开始拿着钱投资工农商。大地主摇身一变变成了大资本家。同时土改让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解放出来,为工业化提供了廉价劳动力,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处于半失业状态,生活艰难,形成了一个政治上极其不稳定的社会群体。
I
紫雨聆风
紫雨聆风

26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660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