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一:写作背景


《印斯茅斯的阴霾》是美国作家HP Lovecraft于1931年11月至12月撰写的恐怖小说,但是一直拖到1936年才发表——而且不是发表在杂志上,而是以单行本(小册子)的形式发表的,于是成为洛夫克拉夫特先生在世时唯一出版的书籍(由William·L·Crawford的Visionary·Press出版,依据林·卡特的说法,发行了200册左右,还有四五百份没有装订的书册,据说被不知名人士买走,当时的发行可以说是非常失败、一大堆刊印错误,还有入不敷出的赔本价格——每本小册子价格低于1美元)。

大概于1933年的时候德雷斯曾经向《诡丽幻谭》(Weird Tales)的编辑推荐了这篇小说。但当时的编辑赖特以一个比较奇怪的理由的拒绝了,他在给德雷斯的信中说:“为故事感到着迷……但是太难将之拆成两部分,而完整刊登在一期上又太长”(这件事情在纪录片《未知的恐惧》里提到过)。

直到1942年,《诡丽幻谭》终于想到解决的办法(这时候洛夫克拉夫特已经去世了)。他们刊登了一篇删节版的《The 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具体删节了哪里不知道,国内没有资料,不过《印斯茅斯的阴霾》中译版出国好几个版本,《科幻世界》翻译过,几个早几年的克苏鲁神话中文版当中也有收录,其中就有被删节过的版本——《战栗传说》那本收录的中文版删去了原本小说的最后一段内容……这一删减让故事剧情整个都不一样了,这在之后剧情介绍中会说到)。


在trow上,竹子大曾在自己翻译的中文版后面对小说做出过评价:“这篇文章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里少有的镜头和节奏感很强的文章(第四章逃亡的时候)但是文字上的确少了一些其他小说常见的奇怪词句。此外,由于一到四章的铺垫过于零星和隐晦,让第五章有一种不太连贯的感觉,而且很多铺垫你需要再读一次才能注意得到。总地来说,如果你没有被设定和剧透透得体无完肤的话,这还是一篇值得一读的小说。

《印斯茅斯的阴霾》和《敦威志恐怖事件》这两篇小说,是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当中,少有的会描写到人类和“旧日支配者”展开对抗的故事。不过洛夫克拉夫特本人对这两篇故事的态度却截然不同,《敦威志恐怖事件》为洛夫克拉夫特带来了自己写作生涯中最大的一次报酬。而《印斯茅斯的阴霾》则被洛夫克拉夫特收了起来拒绝发表,他自己就对这个故事非常的不满意。还是在他身边的朋友们软磨硬泡的坚持下才发出来的。

洛夫克拉夫特对这篇小说的不满,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于文笔和故事情节陈腐的批判。这一点来看,可能和他当时的创作状态很有关系。包括纪录片《未知的恐惧》当中评论的,以及很多读者都觉得,这篇故事某种程度上算是洛夫克拉夫特写作的退步——尤其是故事情节上面的,又回到了过去那种对于异乡人、种族等问题的聚焦上面去。这个作品拿来对比洛夫克拉夫特的晚期创作来说挺尴尬的(这篇故事在情节方面的问题可能又得绕到洛夫克拉夫特的排外倾向等等问题上面去了,但这个在之前《墙中之鼠》里面已经说过了,所以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而且之所以会退步,也因为当时洛夫克拉夫特经历了一系列生活中的挫折,当时这种有点“颓废”的状态严重的影响了他的创作——尤其还是在他写出了《疯狂山脉》这样的杰作之后 。

有说法是因为当时《疯狂山脉》的挫折让洛夫克拉夫特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使得他对于创作没有被办法再投入更高的热情和积极性了(我们知道《疯狂山脉》遇到的问题不仅仅只是在投稿方面——杂志社拒绝刊登《疯狂山脉》,包括读者们的反馈也是一样。当时读者们对《疯狂山脉》的恶评,到现在还在被拿来当例子说……)。


另一方面来说,也有因为这个故事中的深潜者形象可能并不是洛夫克拉夫特自己的原创(实际上这种情况不算少见,毕竟达贡的形象都不是原创的而是来自于闪米特神话中的神明。当然洛夫克拉夫特当时做这样的引用,应该是为了增加故事的“真实感”。),这个形象地源头实际上可以追溯到好几个地方:罗伯特·W·钱伯斯(就是写《黄衣之王》的那位大佬)的故事《The Harbor-Master》,故事里描述了一个有着鱼形外貌的水生人,长着鳃、身上有鳞片、还有标志性的突出的“死鱼眼”。欧文·科布的《鱼头》是另一个文学来源之一,洛夫克拉夫特在他的《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一文中提到过这篇小说,小说中对于不同种族之间的血脉杂交是故事的创作灵感来源之一……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篇故事单独来说依然很精彩,洛氏神话的权威研究者S·T·乔希就觉得这是洛夫克拉夫特最好的作品之一。

二:影响力


事实上《印斯茅斯的阴霾》这个故事的影响力,恐怕要超出了洛夫克拉夫特当时自己的预期了。实际上在今天流行文化圈当中,这个故事的影响力到处都有:“一个诡异排外的阴冷小镇,主人公进入其中探险发现惊人秘密。”这样一个故事模板,我们在今天的电视电影以及游戏当中,几乎到哪里都能看见它的影子。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联想到《血源诅咒》吧,包括伊藤润二的《漩涡》当中那个被诅咒的村子——黑涡镇……就像《疯狂山脉》一样,洛夫克拉夫特的文学作品能被传承至今不是没有道理的。

1·影视圈

《印斯茅斯的阴霾》原本的小说虽然在出版上历经坎坷,然而之后在影视圈却获得了相当的关注度。早在1973年的时候。哥伦比亚作家Andres·Caicedo就把这篇故事改编成了电影剧本,打算送到好莱坞出售这个剧本,虽然很可惜的是,当时他的计划最后失败了。——他当时还同时带着C·A·史密斯的小说改编的剧本,两个改编项目最后都失败了。这在好莱坞是常有的事了,可以去听听大尉老师的《异形》系列电台,就能了解到影视改编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

1992年的时候《印斯茅斯的阴霾》还在日本被改编成了电视剧。

2001年的电影《异魔禁区》(英文名就是“Dagon”)在剧情上几乎大部分都使用了《印斯茅斯的阴霾》的故事剧情架构。这部电影也是目前少数能找到的硬核向的克苏鲁电影(纯粹克苏鲁的电影能报的出来的就这么几个:《活跳尸》、《活魔人》、《夜夜破胆》、之前推荐过的约翰卡朋特的“天齐三部曲”……都是cult电影),导演斯图尔特·戈登在纪录片《未知的恐惧》当中出场过。这位导演也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忠实粉丝,他的大量影视作品都有收到洛夫克拉夫特文学作品的影响。

英剧《神奇动物管理员》(奇幻歌舞喜剧)的在2005年的剧集《老格雷格传奇》似乎是从这个故事中汲取灵感:包括一个被神秘所包围的到处是奇怪居民的小镇,一位告诉主人公城镇历史的老渔夫,还有老格雷格他本人是一种人鱼杂交种。

2015年,一部名为《印斯茅斯的阴霾》的电影的制作和最终出版在The Lovecraft Ezine网站上公布这部电影项目被认为是对中篇小说非常忠实的改编,由布莱恩·摩尔执导,他曾在洛夫克拉夫特的短篇小说《寒气》的电影改编中工作过。
2·游戏圈

1993年冒险游戏《彗星之影》(Shadow of the Comet)发生在被邪恶控制的“伊尔克斯茅斯”(Illsmouth)小镇,这个名字是从“印斯茅斯”(Innsmouth)小镇的名字改编过来的。

《印斯茅斯的公馆》(インスマウスの馆,名字很明显是从《印斯茅斯的阴霾》里来的)是1995年日本的3D虚拟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基于Chiaki J. Konaka1992年的电视连续剧《Insmus wo Oou Kage》在日本发行(就是前面说的那个改编的日本电视剧)。这个游戏具有多个分支线路和四个可以打通的结局。

在2005年贝塞斯达的第一人称动作冒险游戏《克苏鲁的呼唤:地球的黑暗角落》中,印斯茅斯镇被拿来当作了设定背景,游戏开头的情节遵循原著小说里的第二,第三和第四章节内容,虽说这个游戏后面有炮轰达贡这种让人吐槽的情节……

在2013年格斗游戏《骷髅女孩》(Skullgirls)的背景设定中,有一个被称为“Little Innsmouth”的社区,其中居住着类似鱼类的类人生物。

在《血源诅咒》的DLC《老猎人》里的那个渔村,原型应该就是《印斯茅斯的阴霾》的被诅咒的印斯茅斯村。2015年游戏《辐射4》的远港DLC的背景设定应该对《印斯茅斯的阴霾》有所借鉴。(这两个应该挺明显的,之前机核电台节目里都有说过)。

《上古卷轴IV:湮灭》有一个任务。这个任务遵循与小说大致相同的情节。例如,玩家去了一个神秘小镇,发现市民是崇拜生活在地下的邪恶生物的邪教组织的人……

游戏《黑暗地牢》(Darkest Dungeon)当中的一部分设定也来自于这个故事,游戏的一块主要区域当中,玩家的敌人就是一群邪恶的“渔民”。

桌游《魔镇惊魂》出过一个“印斯茅斯”扩展包……混沌社的COC跑团规则书在基于《印斯茅斯的阴霾》原著故事的背景上设定了“绿色三角洲”的扩展规则。(关于规则的详细内容可以去看trow上玖羽大大的翻译)战锤40K当中基因盗取者教派以及基因盗取者本身的设定很明显借鉴自这篇故事当中深潜者的形式(杂交繁殖后代,随着年龄增长,杂交后代的异形部分逐渐显现……)……

以上还只是一小部分,如果真的要细究的话还有一大堆例子可以列举,这里就不详细一一说明了。(主要有一些例子还是太冷门了些)。

三:故事赏析


小说从罗伯特·奥姆斯特德的一段回忆叙述开始,罗伯特·奥姆斯特德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但是他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故事原文中,而是在后来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创作笔记里提到了他的名字“ Robert Olmstead”。这个主人公有着鲜明的洛夫克拉夫他本人的影子《H. P. Lovecraft百科全书》里指出,奥姆斯特德的旅行习惯与洛夫克拉夫特自己的相似,洛夫克拉夫特本人也会在旅行时“寻找最便宜的路线”,而小说中奥姆斯特德的“薄脆饼干蔬菜汤”晚餐则是洛夫克拉夫特低预算饮食的典型代表。开篇就提到了1927年底到1928年初联邦政府对马萨诸塞州的一系列秘密调查,并且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大家的猜疑。而叙述者本人打算打破禁忌,把真相公布出来,因为他可以说是这起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正是他煽动了美国政府引发这一系列的行动。

然后事情继续往前追溯,一直追溯到了罗伯特·奥姆斯特德在他二十一岁时去往新英格兰旅途的路上。当时罗伯特·奥姆斯特德是一名学生进行新英格兰的古文物之旅。当时他选择穿过附近的印斯茅斯破旧海港,从那里区往阿卡姆。

在他等待将他带到印斯茅斯去的那班公共汽车的时候,他通过从当地人那里收集到了有关那个镇的一些信息,从他所了解到的所有这些关于印斯茅斯的消息,似乎都带有某种“迷信”的色彩。

他了解到,印斯茅斯是一个历史悠久,如今大部分都荒废的渔镇,到处都是破旧的建筑物,而那里的人步履蹒跚,据说那个镇子的很多住民有着“奇怪的身子、扁平的鼻子,眼睛僵硬突出”。镇上唯一一个看起来正常的人是来自邻近阿卡姆的杂货店店员——一个约17岁的未命名的青年,他是阿卡姆的本地居民,因此是个完全的人类。他的老板将他的工作转移到了印斯茅斯镇,对此他本人和他的家人对于在那个地方工作都不太乐意,但他没有办法,因为不能放弃他的工作。为此他很高兴能够遇到本故事主人公,因为他可以因此讲述他对于这个地方的厌恶。这个男孩向主人公讲述了很多印斯茅斯镇上流传的一些险恶的流言,但实际上这个男孩并不知道镇上真正发生的事情。他向叙述者讲述了当地市民的一些奇怪畸形的形象以及一些不好的影响,还有老一辈人如何因为他们骇人的外表而几乎从未在户外露面。他还告诉主人公到酒鬼扎多克·艾伦(Zadok Allen)那里去可以获取更多信息。

奥姆斯特德从这位店员这里收集到了大量信息,包括镇上的地图和一个叫扎多克·艾伦的名字。是一个当地的老酒鬼,并且他对于印斯茅斯的事情相当了解。那个店员告诉奥姆斯特德,如果要向老扎多克打听的话,最好给他准备一些酒水,当他喝酒的时候就会愿意讲述很多只有他知道的信息。实际上老扎多克·艾伦,是还留在印斯茅斯的为数不多的还完全是人类的居民之一,他是一名酗酒者,在故事中以醉酒后的谣言的方士把印斯茅斯的大部分秘密背景告诉给了故事的主人公,根据洛夫克拉夫特的设定,老扎多克·艾伦出生于1831年,在1927年对印斯茅斯的秘密教团进行围剿的时候,遭遇了绑架之后不幸去世。

主人公之后找到了老扎克,并给他灌了点酒于是老扎多克就开始讲述;他从老扎多克这里了解到,外来者从未在印斯茅斯受到欢迎,而有些陌生人,尤其是政府调查人员,在他们深入城镇之后就失去了踪迹。


老扎多克说,一切起因是一个名叫欧比德·马什的印斯茅斯商人,他是印斯茅斯当地的富裕阶级,出海航行时带回来了异教崇拜,他自己一直是一个异教徒。老扎多克说马什船长在一次南太平洋的航行途中发现了深海中的深潜者聚集地——保不齐他可能是遇到了“拉莱耶”并且把这个崇拜带回了印斯茅斯,在当地组织建立了“达贡神教崇拜”。在那之后马什船长在当地维持着活人献祭,以及到海上和深潜者交易,在1846年,与因斯茅斯接壤的临近城镇发现了他的诡异行踪,并对他的船员产生怀疑。之后他被判入狱,于1878年去世。

根据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情节来看,马什的女儿爱丽丝应该是主人公罗伯特·奥姆斯特德的曾祖母。在城镇艰难时期,欧比德建立了一个名为“达贡神教”的邪教组织,为深潜者提供镇上的人类祭品,以换取大型鱼类繁殖和一些珍贵的珠宝,从而让印斯茅斯镇依靠这些财宝和渔业的财富再度繁荣起来。

但这件事情还是引发了一些不好的影响,之后当马什船长和他的追随者因为这些邪恶的事情被捕的时候,深潜者袭击了印斯茅斯镇并杀死了当地一半以上的人口,幸存者除了遵照马什船长的做法(崇拜、献祭活人)外别无选择。镇上的男性和女性居民都被迫与深潜者一起繁殖,产生杂交后代。这些杂交后代在早期生活中还有着正常人类的外观,但在成年期,慢慢地,在外貌上会变成深潜者的形象并且最终离开陆地,去往古老的海底深潜者聚集处(这些杂交后代本身都具有着超自然的长寿生命)。

老扎多克进一步解释说,这些深潜者对陆地世界还有着一些企图,它们甚至计划使用传说中的恐怖生物修格斯——没错就是《疯狂山脉》中,古老者创造的恐怖原生质肉块异形来征服或改造陆地世界。扎多克看到奇怪的海浪接近码头,并告诉主人公他们已被看到,敦促他立即离开小镇,说完老扎多克仓皇而逃。主人公对此感到不安,但最终却还是凭着自己的理智驳斥了这个故事。在他离开后,扎多克就消失了,并再也看到过他。

然而之后的旅途中,意外接踵而来,在被告知公共汽车遇到引擎故障后,主人公别无选择,只能驻留在印斯茅斯,并在当地一家发霉的酒店“吉尔曼旅舍”过夜。就在当晚即将入睡时,他忽然听到门口有动静,好像有人试图进入他所在的房间。门外传来的诡异声音吓到了他,他随即从窗户跳出了旅店,穿过街道试图逃离。而与此同时他发现有些“身份不明”的人正在全镇范围内追捕他,而镇上也在举行着一些诡异的仪式活动。

为了成功逃出去,主人公不得不闭着眼睛抹黑前行,并模仿印斯茅斯当地人那畸形的步伐(模仿的很像,没人看出来——这里是个伏笔)。最终,当他走到铁轨附近,听到一群深潜者在他面前经过。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他藏身之处前方的异形生物的恐怖姿态后他晕厥了过去。之后他安然无忧地醒来,并且成功的逃出了印斯茅斯。这里回到故事开头,奥姆斯特德逃出去之后向联邦政府揭发了印斯茅斯当地的恐怖事件,于是联邦政府出动围剿了印斯茅斯,甚至触动了军方对深海中的深潜者聚集地发动攻击——虽说没啥用。

但是事情其实并没有结束,多年后,主人公研究了他的家谱发现他实际上是马什船长的后裔,并意识到他自己正在变成一个深潜者。

在故事的最后,主人公接受了他的命运,并感到他最终将与深潜者生活在一起。他计划将他被逮捕的表亲从看守所中解就出来,并且与他那些有深潜者血缘的亲人们一起前往那海底深处的深潜者聚集地。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战栗传说》收录这篇故事的时候,删去了最后主人公情绪变化的那段内容,而停留在了主人公发现自己是深潜者的时候,陷入恐慌和绝望的情绪中的那一段。

四:洛氏神话中……


《印斯茅斯的阴霾》算是洛夫克拉夫特晚期的作品,虽然在文学上有些令人遗憾的部分(前面部分提到过,洛夫克拉夫特当时的创作状态不算好)。但是单从作品本身,以及洛氏神话中的位置来看,这篇故事不算糟糕。

首先一点是,《印斯茅斯的阴霾》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把前面的很多“洛氏神话”的作品都串联了起来,构成了一个有机的世界——除了洛氏文学中经常出场的阿卡姆镇之外,这个故事里还提到了很多其它“洛氏神话”的内容:达贡与深潜者之间的关系在这篇故事中得到了体现,并且提到了对于克苏鲁的崇拜(一个大鱼头带着一大群小鱼头崇拜一个章鱼头……当然克苏鲁的名字出现在其他作品里的频率也相当高)。故事里老扎多克在胡言乱语中提到了“克苏鲁”和“拉莱耶”的名字,就像其他作品里很多角色会在疯癫大叫的时候喊犹格·索托斯还有纱布尼古拉斯的名字一样。

同时印斯茅斯镇本身也和阿卡姆镇一样在别的故事中有串场,比如在这篇故事之后,创作于1933年的《门外之物》(《The Thing on the Doorstep》,也有翻译作《门阶上的怪客》)当中,那个恐怖的巫师家族韦特家族就是出身于印斯茅斯镇,根据之后的故事情节来联想,韦特家族以及其仆人可能是逃脱了当时联邦政府对于印斯茅斯的围剿。当然故事里只是提了一句韦特家族来自印斯茅斯没有讲太多,所以当时这个故事让很多的读者都失望了——所以说作品联动文学宇宙、电影宇宙这种东西真的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早就都有了2333。

在《印斯茅斯的阴霾》中还提到了深潜者使用“旧印”控制“修格斯”来为它们办事。这一段内容串联了洛夫克拉夫特自己的作品《疯狂山脉》以及德雷斯的《黑岛》(《black island》)旧印就出自德雷斯的这篇作品,然后被洛夫克拉夫特拿来用到了自己的作品里。(当时作者们互相用设定在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

奥古斯特·德雷斯在短篇小说《印斯茅斯的土壤》(Innsmouth Clay)中也提到了深潜者,这篇故事是他从洛夫克拉夫特遗留的创作笔记中提取素材完成的。 《被关闭的房间》(The Shuttered Room)是另一个由洛夫克拉夫特开头,德雷斯续写完成的短篇小说,其中也涉及了关于深潜者的内容。这篇故事里还提到了印斯茅斯镇的马什家族和敦威志村的威特利家族(就是《敦威志恐怖事件》的那个巫师家族)之间的联系——很可惜的是奥古斯特·德雷斯的作品因为各种原因,在国内的中译本非常非常少,在trow上也只有一两篇。

很显然在这篇故事当中,来自于洛夫克拉夫特现实生活中的隐喻非常多,特别是关于印斯茅斯镇的那些畸形的居民们。有些评论家认为,因为洛夫克拉夫特的父母都死在精神病院,所以对于自己可能继承了自己父母精神病态和身体退化倾向的担忧被反映在了这个故事里。在洛夫克拉夫特早期的作品《关于已故的亚瑟·杰尔敏及其家系的事实》里也有类似的主题。

印斯茅斯镇的原型是现实当中马萨诸塞州的纽伯里波特,洛夫克拉夫特于1923年和1931年秋天曾经访问过那里,之后在这个故事中,洛夫克拉夫特以这个城市作为原型创作了印斯茅斯镇。而故事里,纽伯里波特则变成了印斯茅斯的邻镇。应该是洛夫克拉夫特为了增强故事的恐惧感而尝试混淆现实的手法,这招作为故事创作手法还是很好用的,虽然现在更多的是被拿来传谣言……

除了对于自身担忧的隐喻,还有另外一种对于社会文化的隐喻,我们知道这个故事里也体现了洛夫克拉夫特的排外倾向。有人觉得洛夫克拉夫特借着这个故事表达了他对于文化入侵的一种担忧——某种方面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现代文明的对立面就一直是原始野蛮的混沌,而这两种对立其实可以追溯到个人身上同时存在着二元对立。所以这样的问题从来都是解决不了的(想想今天我们对于废土文化是那么的着迷……),但也是无法忽视的。

五:附录——部分弃稿的翻译


洛夫克拉夫特对这篇小说进行过多次修改,有一部分弃稿如今被流传了下来(这可能得感谢RH·巴洛把洛夫克拉夫特遗留下来的手稿全部保存了下来。)现在笔者把一部分《印斯茅斯的阴霾》原本的弃稿翻译在这里(真亏玖羽大能把这个挖出来,是真的厉害!笔者首次的渣翻译,诸位见笑了……)从内容上来看,洛夫克拉夫特几乎重写了整个故事的开头而且不止一遍,写了至少两个以上的版本(内容上各有不同),尤其是在修辞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细节修改。

那是在1927年的夏天,我突然中断了对新英格兰的观光旅行,并在神经紧张的情况下回到克里夫兰。我很少和人提到此行的细节,并且几乎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会这样做,除了最近的以剪报的方式缓解了之前的紧张情绪。看来那场大火摧毁了沿着荒芜的印斯茅斯海滨的大部分空旷的古老房屋以及一定数量的更靠近内陆地区的建筑物;周围几英里远都能同时听到爆炸的声音,爆炸摧毁了距离海岸一英里半的大黑礁,并导致海底突然下降,形成一个无法估量的深渊。出于某些原因,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甚至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一种祝福,而不是一场灾难。特别是我很高兴的是,旧砖堆砌的首饰工厂和达贡神殿都一起消失了。关于这场大火的讨论,我想老伊万尼奇神父有很多话可以说,如果他愿意的话。但我所知道的事情使我对此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我听说印斯茅斯,是在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它不久之前。它似乎没有在任何现代地图上被提及,我打算直接从纽波里伯特到阿卡姆,然后去格洛斯特,如果我能找到交通工具的话。我没有汽车,但是我可以乘坐大客车,火车和电车,我总是能找到最便宜的路线。在纽波里伯特,他们告诉我蒸汽火车是要前往阿卡姆的;在车站售票处,当我对高票价表示反对时,我才听说了印斯茅斯。从那位中介的口音来看他并不是当地人,而他似乎对我在经济方面的努力表示出了同情,并且向我提出了其他人都没有提出的建议,‘我想,你可以乘坐那辆旧的巴士,’他带着一丝犹豫说道,‘但这是没有经过考虑的。它经过印斯茅斯—你可能听说过—所以人们不喜欢它。这条路由一个印斯茅斯人—乔·萨金特经营,但我猜他从来没有从这里或是从阿卡姆招到什么顾客。难以置信这条线路居然一直能运营。我认为这条路足够便宜,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超过两或三个人 - 除了那些印斯茅斯以外的人。从哈蒙德药店前面的广场出发 - 上午10点和晚上7点。除非他们最近有变动。那车子看起来像一个可怕的破烂牢笼-我从来没有上去过。’”注意这里是小说开头部分,之后是同样的部分,洛夫克拉夫特换了一种写法,而我们最后看到的成稿似乎是这两个开头段落部分的融合版本(并且在此基础上还改了大量修辞,原本的英文几乎是通篇冷僻字加叠句……)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印斯茅斯。任何在旅游指南中没有列出离来的城镇都会引起我的兴趣,而且中介那奇怪的暗示方式真正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认为,一个能够在邻居中激起这样厌恶情绪的小镇一定是不寻常的可以引起观光者的注意。如果它出现在阿卡姆之前我向我会在那里停留—所以我让中介告诉我一些相关的事情。

他非常刻意的用一种比他说的内容更优越的感觉说话:‘印斯茅斯?嗯,这是玛努塞特河口的一个奇怪的城镇。它曾经几乎是一个城市—在1812年战争之前是一个海港—但这个地方在过去的一百年左右都已经破败了。没有铁路—B&M线从未经过那里,而Rowley的分支线在几年前就被放弃了。我想,那里的空房比人都多,也没有商业可言。每个人都在这里或在阿卡姆或伊普斯威奇进行贸易。从前他们在那里还有很多工厂,但现在只留下一个珠宝精制厂。’

这部分是弃稿中洛夫克拉夫特删除掉了一部分对于印斯茅斯镇的一些细节的对话段落: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主意,但所有旅行推销员似乎都知道这一点。用一种没人能分析的秘密合金制作一种特殊的花式珠宝。他们说这是白金,白银和黄金—但是这些人卖的很便宜,你几乎不敢相信。我猜他们垄断了那种商品。’

‘拥有这件东西的老人马什必然要比克罗伊斯更富有。古怪的老鸭子,并且就在城镇附近。他是创立这单生意的欧比德·马什船长的孙子。他的母亲是外国人—他们说是南太平洋的土著 - 所以在五十年前和一个伊普斯维奇女孩结婚时每个人都该隐。印斯茅斯的人总是那样。但就我所见他的孩子和孙子们看起来就像其他人一样。他们曾经向我指出过。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人。’”这部分应该是被删掉的原本关于印斯茅斯介绍的一些对话的内容,洛夫克拉夫特可能觉得这些对话写得太平平无奇了。——弃稿还有很多零散的段落,原谅笔者是在能力有限,没法全部翻译出来。从这些弃稿中多少可以窥见洛夫克拉夫特对于自己的写作有着多高的要求,并且他始终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修改——(那会可是手写啊,还不像现在是打键盘。)

六:后记


差不多用了两天完成了这篇投稿,相对来说《印斯茅斯的阴霾》能拓展的内容不像其它小说那么多(相对来说),有一些主题在之前的别的投稿当中也有过讨论,所以这里也就略过了。恰巧机核要出这篇小说的读书节目,可以拿来给大家配着节目当作一篇导读看看。

PS:自己试过后才知道玖羽、竹子这些大佬们是真的牛逼啊,翻译洛老的小说真不是一般的吃力……
I
丑客
丑客

75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92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