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德之门》系列中的夺心魔阴谋论

《博德之门》系列中的夺心魔阴谋论

《博德之门3》的夺心魔军团入侵也许并不意外

Poppel ...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To Battle and Victory!

我觉得 D&D 要比许多其它奇幻游戏设定精妙的地方就是它的许多设定中都会有脱离了托尔金式中古奇幻的各种“外域”。这可能表现在于一个充满了通向不同位面传送门的环形城市,也可能是能进行星际航行的中古生化朋克风魔法船,或是在干旱的沙漠星球上用黑曜石匕首割下人肉享用的半身人食人族,亦或是需要将产下的卵从没有时间流逝的Astral位面送到其它位面才能孵化的心灵异能战斗民族……

这些极富想象力的设定在今天看来可能都是理所当然的成文,但在这些设定在其初次诞生之时却都是脑洞巨大的想象力万花筒抖落花片的体现。

《博德之门2》是我个人认为最棒的 RPG 电子游戏,不分平台,没有之一。在初玩这部游戏时我对 D&D 还一无所知,还觉得这是一部跟以前玩过的奇幻游戏差不多的作品。但随着游戏的深入,我的脑洞也被慢慢打开了。

之前万万没想到的是拜金之城阿斯卡特拉(Athkatla)这座人声鼎沸的中古奇幻风城市中竟然隐藏着各种怪力乱神,酷似我们所在的真实世界:在威严的神殿区下方居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异界邪教组织;在比肩接踵的市场区里会有穿越时空维度的马戏团帐篷;在幽暗地域卓尔城中的角落还能看到一艘从纽基族(Neogi)劫来的魔法船(Spelljammer);而在次元球(Lavok's Sphere,也叫 Planar Sphere)内居然还能见到其他D&D设定如龙枪和浩劫残阳中的角色,着实是次元突破的表现。

可以说当年的 BioWare 为了博众 nerd 一笑,真的是既诚心又下功夫。

《博德之门2》中这些来自“外域”的蛛丝马迹唤起了我对D&D的兴趣。尽管我并不大喜欢桌游,但各种国内外资料站上的各种 D&D 设定资料却成了伴我度过许多不眠之夜的最佳读物。

和90年代末 CRPG 第二春中的许多游戏一样,《博德之门2》中也有着各种没写完的任务剧本。我喜欢有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的东西。因此这些写完和没写完的任务剧本中讲述的故事在我看来都是各种程度上的开放式结局,是作者为了让玩家自己萌芽想象而准备的沃土。

而对德阿尼斯堡中的土巨怪(Umber hulk)的疑惑,成为了探求这种想象开始。

静谧的乡间城堡中出现了成群的地下世界妖兽,似乎预示着更大的阴谋

前几年《博德之门2:增强版》刚出的时候,我又把游戏打了一遍。很快就玩到了带着不能做爱人的好同志娜里亚(Nalia)夺回她家城堡那个场景。那个还记得第一次玩这关时我只是会被强大的成群土巨怪打得找不到北,每每只能靠门战+往战争迷雾里放火球等近似作弊的方法过关。

那次重玩增强版时已经了解了一些 D&D 设定,所以德阿尼斯堡那关的土巨怪和巨魔首领终于引起了我的一丝怀疑。心智被控制的卫士 Glaicus 口中“法术高超的主人”绝不是指那个不会魔法(但智商高于平常)的巨魔首领 TorGal。那么又是谁召来这群土巨怪为其看门的?这个些现象似乎直指喜欢奴役土巨怪的夺心魔(Illithids 或 Mind flayer)。

好奇之际在网上搜了一下,果然发现了其他玩家总结的关于夺心魔渗透安姆的细枝末节,于是我在游戏中其它地方遇到的关于夺心魔的细微剧情的记忆也逐渐重拾起来,没想到在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中脑洞又一次被打开了。从那开始博德之门系列中的夺心魔在我脑中不再是我用“关门,放寇根!”战术火速解决的恼人章鱼怪了。可它们在存在感到底又在何处呢?

几年后的今天看到《博德之门3》的预告片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它们是算计了上百年最终等待时机成熟才开始正面强推剑湾的《博德之门3》的主要反派势力!

于是翻译、总结了一下网上对《博德之门》初代和二代中夺心魔渗透费伦(Faerûn )西海岸的秘密行动的一种比较靠谱的解读。也许这些事实+脑洞的结合能让游戏前两代顺利过渡到《博德之门3》吧。如果你觉得这纯粹是胡扯,那就把它当作是在铜冠旅店吃饱喝足后某个半身人老油子来忽悠你骗你钱的阴谋论吧:

正文开始

基本上, 隐藏者(The Hidden)们是博得之门系列游戏中许多事件的幕后主手,并且多次曾与强·艾瑞尼卡斯(Jon Irenicus)这位谁也不惯着的主儿发生冲突。首先,这些事件后有两个派系:

1. 隐藏者,一个夺心魔邪教组织,善于使用夺心魔的心智控制能力为己谋利,并且与其它组织联盟(强行魅惑洗脑)来在安姆地区获得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2. 寻求者(The Seekers),另外一个派系,他们主要是吉斯洋基人,目标是追捕并摧毁他们遭遇的任何隐藏者。这其实是各位面中吉斯扬基人大战夺心魔这个宏大场景在遗忘国度上的表现。

吉斯大战夺心魔:我们的世界,他们的战争。

隐藏者站队:

1. 沙洛佛克(Sarevok):在《博德之门》初代中,隐藏者以结盟者的身份接近了沙洛佛克,帮助他获取权力,以至使其有能力组织起拟像怪(Doppelgangers) 网络。博得1中杜拉格之塔(Durlag’s Tower)入侵表面是拟像怪所为,但有线索指出“带触手”的人曾在幕后参与。(有点靠谱)

2. 塔佐克(Tazok,强盗头子)。曾为沙洛佛克效力。通过沙洛佛克了解到隐藏者的存在,并直接或间接为其服务。(有点靠谱)

3. 红龙费尔克拉格(Firekraag)。在《博德之门2》中塔佐克曾为其看门。费尔克拉格通过塔佐克至少知晓隐藏者的存在。而出于邪恶势力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很有可能加入或协助隐藏者。(略微靠谱)

4. 入侵德阿尼斯堡的巨魔Tor’Gal。夺心魔用心灵控制奴役了巨魔 Tor’Gal 的军团,同时还有德阿尼斯堡的侍卫 Glaicias。巨魔军团在其帮助下渗透了 Nalia 的城堡。同时为了防守要塞还额外派出了从幽暗地域奴役来的土巨怪协助防守。在武力攻占的同时也通过控制其他贵族经过外交手段试图巧取德阿尼斯堡。这是夺心魔隐藏者入侵和渗透安姆贵族的例子之一。(非常靠谱)

5. 罗万·黑木(Rowan Darkwood),印记城(Sigil)中“定命会”(Fated)派系的老大。在穿越到印记城中的位面监狱(Planar Prison)那个任务里,可以看见有一群吉斯洋基人被莫名关在监狱里面,他们很有可能是寻求者的成员,被夺心魔俘获后因为某种原因关在此处。而位面监狱的主人就是罗万·黑木。这体现了吉斯与夺心魔的跨位面战争,大概也可以认为罗万·黑木与隐藏者是一伙的,或者只是协助隐藏者。(有点靠谱)

6. 安姆诸多贵族,已知的被控制的贵族有 Jyssev 家。Jyssev 夫人曾暗示还有许多其他贵族同样也卷入了这场阴谋。这点再结合下水道的夺心魔巫妖 Alhoon 那找到的那封信中所言“我们控制了整个......”,可以猜测隐藏者已经主宰了安姆的贵族和统治阶级。《安姆阴影》结尾动画里出现的那些蒙面人就有很可能是隐藏者的成员,它们已然接管了六人委员会,将会作为游戏续作中的对手出现(原文发表于2012年)。(比较靠谱)

寻求者站队:

1. 夺心魔的不共戴天之敌吉斯洋基人。

2. 主角查内姆。曾直接或间接帮助过寻求者。

3. 非典型站队者强·艾瑞尼卡斯。曾直接或间接帮助过寻求者。

4. 其他势力。未知,等你脑补。

强·艾瑞尼卡斯在隐藏者和寻求者两派间扮演的角色:

艾瑞尼卡斯发现了主角查内姆是巴尔子嗣,同时也知道跟葛力安(Gorion)有过节的费尔克拉格想要在隐藏者的帮助下摧毁查内姆。

蒙面法师中很多成员已被隐藏者控制。当艾瑞尼卡斯被蒙面巫师抓起来的时候,他也就正式跟隐藏者开始过招了。艾瑞尼卡斯成了隐藏者眼中的一个威胁。

艾瑞尼卡斯把吉斯洋基人的银剑送给油嘴滑舌的赛门(Saemon),目的增加寻求者在安姆地区的出现率,因为他知道赛门这人耀武扬威,华而不实,会到处比划那把剑。他也知道吉斯洋基人出于骄傲一定会去追踪那把剑,这样艾瑞尼卡斯就搅浑了水,使寻求者与隐藏者在安姆地区发生冲突的几率大增。

被吉斯洋基人登船这个情节至今令我触目惊心,BioWare将D&D中来自其它位面的神秘和恐惧感描绘得淋漓尽致。

同为幽暗地域居民的卓尔精灵和夺心魔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此外,当艾瑞尼卡斯在幽暗地域中与卓尔精灵主母会面的时候,主角的队伍能在地下看到一队吉斯洋基人,他们显然获得了卓尔精灵与隐藏者打过交道的信息。也许是受艾瑞尼卡斯提醒呢。

在幽暗地域中夺心魔绑架了菲里(Phaere)这个与卓尔主母关系非常紧密的女牧师,这可能是夺心魔为了了解艾瑞尼卡斯与卓尔精灵之间协议的具体情况而做出的行动,否则没必要惹到尽管互相不顺眼但也不会主动找茬的卓尔精灵。

就是以上这些。这绝不是博德之门系列中所有关于夺心魔渗透费伦西部的所有细节。如果你对这个话题有着自己的理解,或者有某个没提及的细节你认为更加重要,不妨在评论区留言吧!

主要参考资料来源:

https://forums.beamdog.com/discussion/4030/the-great-shadows-of-amn-conspiracy

https://www.reddit.com/r/baldursgate/comments/byo1hd/the_hidden_conspiracy_or_how_the_illithids_could/

Poppel Yang

2019-06-09

poppelyang@gmail.com

66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机核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