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永元三年(公元91年)元月,东汉光武帝刘秀曾孙、明帝刘阳之孙、章帝刘炟之子的汉和帝刘肇以13岁的年龄元服加冠,标志着这位幼弱即位的皇帝已然成年,也宣告着归政之期已经不远了。

也就是一个月后,大将军左校尉耿夔自居延塞出兵,发动对北匈奴的最后一次战役,并以此役在金微山彻底消灭北匈奴仅存的抵抗力,耿夔因此封为粟邑侯,自此窦党势力达到了巅峰。

不难想象,当汉和帝名义上亲政之时,他或许会感到势单力孤,因为那些忠诚于自己的朝官一一受到迫害,而宫中军机要职近乎全部攒在外戚手中。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接下来还会发生更为明目张胆地侵夺皇权的事件。

擅立匈奴王:无可挽回的“帝”、“后”矛盾

接续上回说到,耿夔在金微山彻底消灭了北匈奴的组织力量,那么此后自然是应当着手处理的便是其降部的善后问题。

按法理,南匈奴的伊屠于闾鞮单于屯屠河呼韩邪单于的后裔,也是首先归附汉廷的单于支系,更是在这次北伐中出兵出力最多的部族,因此,汉廷理当作为一个盟友,将北匈奴的地盘交还给南匈奴,以取得对周边部族的信任。
然而,大将军窦宪却突然上书要求立北匈奴降部左鹿蠡王阿佟为新的北单于。这一建议送交洛阳后,再一次引发朝廷的震动。这一次司徒袁安、司空任隗、大司农尹睦、宗正刘方、太常丁鸿立刻表达了反对意见,甚至是一项亲窦宪的太尉宋由、光禄勋耿秉都认为不可。
面对如此巨大的反弹,窦宪于是改立单于那位投降的弟弟——右谷蠡王于降鞬立为北单于,并先斩后奏地按照过去对待南匈奴归附时,遣使立于除鞬为单于、置中郎将领护的措施,把生米煮成熟饭。汉和帝莫可奈何,只能在次年的永和四年正月承认该任命,并派令耿夔授予印绶。
尽管这一次,窦宪的行为有其合理性。正如前章提到,一个分化的北方势力显然是更为有利于汉廷;但是,如此明显的干涉政策亦可以想见其负面效果。

然而,窦宪固执地忽视朝中强大的反对声浪,还做出“侵夺皇帝才享有的封王权限”这种事,更不用说还是在汉和帝元服的当年,如此行为势必将帝后的对抗推向了无法妥协的零和博弈。

汉和帝的部署:《外戚传》的启发

经过永元三年窦氏集团于官僚集团在各种议题上面全方位的摩擦,终使得窦太后在百官的压力下褫夺了窦景的执金吾与窦瑰的光禄勋职务。
汉和帝自然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但是尚且缺乏执政经验和政治博弈知识的汉和帝认为自己还需要学习一个。于是他首先接受了宦官郑众的建议,避免冒进而惊动还在边疆拥兵自重的窦宪。
同时,汉和帝想参阅《外戚传》来学习过去皇帝与外戚斡旋的经验。尽管碍于朝中多窦党,他仍是委托经常来宫中交流的同父异母兄——清河王刘庆找同样是同父异母的宗室千乘王刘伉索求到了《外戚传》。
尽管这一段历史有许多耐人寻味的意涵,鉴于篇幅和学识问题,笔者也不便展开;不过,仍然可以看出汉和帝从中获益良多。我们尤其不难想象汉和帝从前朝的大外戚霍光与先后两位皇帝、以为皇子的斗争取得宝贵的教训。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这里可以插个题外话,关于皇权与外戚的斗争,其最精彩的篇章应该非汉宣帝与霍光的斗争莫属。如今,随着被霍光征召来担任皇帝,却又很快被罢黜的海昏侯刘贺墓被发掘,关于海昏侯与霍光之间失败的斗争亦以此愈加明晰。 当年,刘贺急躁地将亲信安排担任长乐卫尉,引起霍光警惕而快速召集朝中的支持者,仅仅二十七日后使太后降诏废帝,刘贺身边的幕僚也悉数遭受屠戮,据闻他们在刑场上高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哀鸣。 相比于此,汉宣帝刘询则谦让许多,他仍然兢兢业业地遵照、接受霍光的训示。等到霍光去世之后,汉宣帝才出手,并成功铲除了霍氏一族。 《外戚传》中海昏侯刘贺与汉宣帝刘询的这一组典型对照,或许提供汉和帝如何对待窦宪集团很重要的参考。
基于当代的考古研究,我们得以看到一个崭新的西汉外戚史
基于这些经验教训,汉和帝审度情势,做出了部署。
首先,汉和帝任命了曾跟随窦宪出征的邓鸿接替窦瑰的位置,如此一方面可以安抚窦宪,一方面却因邓鸿人作为度辽将军将继续待在前线,而且不会跟随窦宪返回洛阳,因而无法履行职权,这让汉和帝一方实际上把握了五个中郎将的实权。
其次,在永元四年(公元92年)四月,窦宪令大军返回洛阳时,汉和帝令九卿之一的大鸿胪远赴洛阳外郊以隆重的礼仪迎接。这种仪式宣誓皇室对这个功勋之臣的礼遇,充分地消解了窦宪可能的疑虑。
其三,汉和帝隐忍到窦宪班师回朝,以来还可以借此机会解除窦宪的武备。不止度辽营和南匈奴的部队仍待在北方,黎阳营和雍营的军队也在得到赏赐之后返回驻地。待到窦宪大部抵达洛阳时,只剩下北军五营驻守在洛阳城外,而洛阳外围还有张酺作为河南尹监视、制衡五营中的步兵校尉邓磊、射声校尉郭举。
其四,汉和帝安插了表明上立场较为中立,实际上亲近帝党的博士曹褒担任羽林左监,通过曹氏接管了一部分的羽林骑,牵制了窦宪对皇宫宿卫的调度能力。
此外,窦宪返抵洛阳前,不道德地说,司徒袁安的逝世也可以说是非常及时的。尽管袁安的忠诚可谓毋庸置疑,不过在尚书省的机要职务越来越显著的东汉,三公的实权已然受到压缩,袁安的忠诚在现实意义上并不是不可或缺。他的死,汉和帝还是可以派人一个亲信接管而不招致窦宪怀疑,但是对于放松窦宪的警惕却是实实在在的。
汉和帝是以让另一个帝党大臣太常丁鸿担任司徒,并且在最终窦宪抵达洛阳后一个多月的五月、六月间,将他提拔到太尉兼卫尉的位置,直接长官皇宫周边的卫戍部队,并且不给窦宪任何反应,在几日后发动政变……
未完待续
I
羅罡
羅罡

34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77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