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上一期我们简单的聊完了黑暗天使、圣血天使与暗鸦守卫三大军团。其实了解战锤40k的朋友都会发现,相比于 DA、哈士奇与帝拳等高人气、高出镜率的军团,暗鸦这种原体失踪、行事风格低调、人少梗也少的军团,其拓展资料往往比较有限。

然而这种情况并不是个例,今天我们会将目光转移至更加沉默、低调的三家初始军团——白疤、火蜥蜴与铁手。也许正因为存在感够低,他们才得以在圣典的规范之下,尽可能的保留了更多“私货“
本文中的图文内容均来自:《战锤40K:星际战士圣典》、《战锤40k中继器》、B站UP主贝利撒留 考尔的《大贤者的历史小课堂》等等。 对战锤40k有感兴趣的朋友,可自行前往40k贴吧、B站战锤向up主的专栏等翻阅翻译庭大佬们的翻译,赞美翻译庭!

白色伤疤:For the Khan and the Emperor!"

不少锤友在刚接触星际战士时,在稍加了解白色伤疤战团后都会产生一股天然的亲近感。虽然他们举止粗俗,长相野蛮,却都能从这个战团身上嗅到不少我们所熟悉的要素。

军团原体名为察合台可汗(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可汗国的君主),其手下的将领还有窝阔台、速不台、也速该等耳熟能详的名字,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这个军团是以泰伦历史中那群叱咤亚欧大陆的蒙古人为原型。

在摄政王基里曼决定进行二次组建时,察合台可汗正是支持《阿斯塔特圣典》改革的原体之一。但在恪守圣典教义的同时,白疤这群草原男儿仍在自己军团的文化、编制、战斗方式等方面保留了自己的传统。
草原雄鹰——察合台可汗
白疤的星际战士都出身于察合台可汗的故乡——切格里斯行星,切格里斯是一颗仍处于半封建状态的富饶星球。

游牧部族是这颗星球上人民的主要构成单位,数世纪以来他们汇聚并在自己的家乡——切格里斯大陆上的绝地大草原不断迁徙,不同的部落间为了争夺祖先留下的牧场进行无休止的战争,同时还要面对以“奴隶狩猎”为乐而不断袭扰他们的南方贵族帝国。

这种游牧生活造就了生于草原的察合台可汗,也成就了白疤军团的经典战术。最终可汗将大陆上的所有部族团结到了一起,并靠着技巧高超的轻骑兵和 hit and run 战术,击溃了以重装肉搏著称的大贵族,成为大汗统一了整个星球,也迎来了他的父亲——伟大的人类之主 帝皇。
即使在察合台可汗统一了所有部族,他依然选择保留了“多个部族竞争”的传统,以此来作为白疤新兵的筛选方式。

每隔10年,风暴先知(即白疤团智库)会离开战团的基地——泉州宫,前往草原观摩各部族的战斗,并将最优秀的年轻勇士带走改造成星际战士。

来自不同部族的新兵会被混合在每个小队里,小队组成大致相当于一个标准连的兄弟会,你可以理解为圣典团中常见的新兵连第十连。需要注意的是,白疤的战士们往往会将连队称呼为兄弟,并将连长称为可汗。
白色伤疤战士
传说每一个白疤战士自打出生就与马鞍为伍,只有在坐骑上战斗才能使他们感到安心。这种优良传统,即使成为星际战士也未曾改变。受到这种军团文化的影响,白疤在战术与配置上与大多数阿斯塔特圣典战团大相径庭。

他们热衷于通过高机动部队发动的 hit and run,不断袭扰并分割消灭敌人。就连步兵小队也几乎总是乘着快速移动载具或武装飞机进入战场,更别提他们驾驶摩托、兰德飞艇以及装备有飞行背包的突击小队。

也正因如此,白色伤疤战团中有着数量远超其他战团的摩托和兰德速攻艇艇。你很少在他们的战斗中看到大量重武器与行动相对较慢的坦克。

至于可爱的无畏面包机……虽然白疤并非没有,但极少有白疤战士会选择成为无畏机甲。毕竟被永久封在抗热陶瓷棺材中,永远不能在手持利刃冲向敌人时感受到空气的流动,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可怕的折磨。
狂野且精明,白色伤疤的战士都是最优秀的捕猎大师。
虽然他们的战术是保持距离,直到敌人彻底虚弱时才发起攻击。看似野性的白疤战士们并不鲁莽,他们会深入侦查每一个敌人,制定出具体的计划并预计偶然性,确保每一次出击都能对敌人造成最大伤害,这就是切格里斯部族的教义。

察合台可汗统一切格里斯星时期,在可汗谷的龙孙草原上,察合台的军队如同打猎一样,如雷鸣般迅速的骑兵协调着他们的行动形成了一个环形包围圈,并将那些人类猎物赶进了畜栏,彻底击溃身穿重铠的敌人。

在第三次阿米基顿战役中,他们被派遣到死亡之地,以零伤亡、零耗弹的情况下,一举击溃了绿皮的摩托小子部队,并通过切断绿皮的补给和增援将整个绿皮大部队尽数歼灭。
当然,不要因为白疤这种精明的猎手战术而小瞧了他们。他们完全有能力发动一场凶残的突击,其无人能及的冲击与速度令无数帝国的敌人胆寒,甚至让帝国同僚感到心惊。在此不妨给大家举个活生生的例子:

今年5月的核聚变,我有幸与机核的白疤战士——天使与长剑相遇,我们二人就《帝国暗面:警戒星炎上》“DA用静滞炸弹轰炸白疤摩托队”一事展开了激烈讨论。

此战中,黑暗天使全军扑向警戒堡准备回收一些忠诚的小秘密,白疤的快速打击部队却以更快的速度凌驾于 DA 的鸦翼摩托部队,即将成为第一个进入警戒堡的部队。他们想搞清楚这里到底有什么黑暗天使拼命也要回收秘密。

然后这支部队就被一整个中队的鸦翼黑爪战机用静滞炸弹给骑脸了,他们被凝固在被冻结的时空连续性中,等可以行动时黑暗天使们早已撤出警戒星战区。

即使身为 DA,也不得不佩服白疤的摩托部队速度之快,所幸最终我们还是拦住了白疤的部队,不然可能会当场发生同室操戈的情况。而我们也在互爆了一波黑历史后结束了这个话题。
如今的白疤虽然暂时性的失去了他们的原体,但大团长尤巴尔、第三连连长科萨洛等人仍然在继续彰显着白色疤痕战团的威能,令每一个帝国的敌人都为之颤抖。

这里也向大家安利一下,天使与长剑的文章【战锤40k】随便聊聊那些天南海北的群英豪侠和刁民恶霸,他在文中与我们分享了自己在白疤的老前辈——风暴先知也速该的故事(也十分感谢长剑在白色疤痕这块给予我不少帮助)。

火蜥蜴:Into the fires of battle,unto the anvil of war!

身为一个……不那么忠诚的黑暗天使,其实经常会遇上一些小小的尴尬。比如有不少帝国子民总会将 Dark angles 绿与 The Salmander 绿混为一谈。

同为绿色的火蜥蜴战团出生于火焰,铸造于战争,他们是帝国最受尊敬的战团之一。

当没有战争时,大部分战团都会居住在要塞修道院中,而大部分的火蜥蜴战士则会在其家园世界中与人类们共同居住。他们能够鼓舞、指导人民,是当地人民所尊敬的领袖。这种保持谦逊与对人类保持善意的风格,正是来源于他们的原体——伏尔甘。
忠厚老实——伏尔甘
黑如檀木的皮肤与红如鲜血的眼睛,是原体与他的子嗣们的共同特征,这是由于他们自身的基因种子植入物与火山世界——那克土恩的异域辐射之间互相作用所导致的。得益于此他们拥有了忍受燥热与火焰的能力,也为他们传奇的锻造手艺与战术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每一名火蜥蜴战士都接受过一定程度的锻造技术训练,他们往往在6~7岁时就会成为学徒,如同伏尔甘一样先花几年的时间学习锻造的技艺。战团药剂师与牧师会从学徒中挑选最优秀的人去接受手术,成为火蜥蜴战团的战士。

爆弹枪对所有星际战士来说,是帝皇神选战士的荣耀地位与人类主权的象征,唯有能工巧匠才能使用最好的原料制造出爆弹枪与子弹,因此数量往往非常有限。而火蜥蜴所用的每一支爆弹枪都是在自己战团的军工坊,由战士们自己亲手铸造或在战斗生涯中不断进行自我改良,毕竟这关系到他们身为火蜥蜴战士的骄傲与尊严。
在《阿斯塔特圣典》问世时,伏尔甘明确表示反对基里曼拆分军团为战团。由于火蜥蜴的家园世界——那克土恩星人口相当稀少,战团极其缓慢与严苛的新兵筛选也造成火蜥蜴战团的新兵周转率相当之低,伏尔甘对“人员本就严重不足的军团会在此次拆分后更加脆弱”的忧虑并不是杞人忧天。

而最终基里曼也同意火蜥蜴战团可以不遵循圣典中拆分军团的规定,火蜥蜴战团则投桃报李的成为了圣典的忠实支持者,坚定的遵循着圣典中其他的规定。

火蜥蜴战团被分为七大战士家族,每个连的人数都要略大于标准的圣典战团连,均由来自 Nocturne 七大定居点的战士们组成,他们接受各个定居点的连长指挥,其目的是为了团结战士, 增进兄弟情谊。

火蜥蜴的侦察连战士虽然没有定居点,但当一名侦查兵经过连长的荣誉提名,并成功杀死一条喷火巨龙来证实自身的忠诚信仰后,便加入七大家族为之效力,这种传统正是效仿了当年帝皇与伏尔甘的比赛。

而火蜥蜴战团的修道院要塞中(即坐落在巨大的卫星普罗米修斯上连接轨道船坞的太空港,战团的打击巡洋舰和战斗旗舰可以在此进行修理和补充装备弹药),第一连的会堂就是由在试炼中被杀死的喷火巨龙的龙皮所装饰的。
火蜥蜴战士
前文说到,火蜥蜴战团忠实的遵循着圣典中的星际陆战队战术和战斗条例。但他们仍然自身的生理和心理特质进行了小小的调整。

由于他们来自蕴含丰富矿藏与看重技艺、工匠受到高度尊重的那克土恩,火蜥蜴战团既可以与机械神教进行定期贸易,以充实他们的科技水平;也可以接触并保持高度复杂精密的科学技术,因此他们军队中有着相当众多的终结者盔甲、高科技载具与大师工艺打造的武器。

他们推崇坚定、坚韧的战斗风格,即使在胜算很小的情况下仍然毫不畏惧。他们热衷于近距离交火,使用他们众多的热熔武器和喷火武器来摧毁重装甲的敌人或烧毁一整片敌人的轻装部队。

由于那克土恩的环境并不适合进行高速攻击的训练或使用由反重力引擎驱动的兰德速攻艇或暴风渡鸦武装飞机,所以战团部署相对较少的这些专精速攻的单位。因此他们更倾向使用武装战斗坦克,也喜欢在进入战斗用其抗热陶瓷材料的靴子感受脚下坚实的土地。
现任铸造之父伏尔甘.赫斯坦与部分圣物
与其他几位失踪的原体不同,伏尔甘在失踪前为自己的子嗣留下了一本火之书作为线索。这本书中提到了由伏尔甘亲手打造的九件圣物,传说这是伏尔甘给予子嗣的一场考验,只有它们集齐所有圣物,他才会回归重新领导火蜥蜴的战士们。

因此,火蜥蜴战团中历代的铸造之父都会继承伏尔甘之名,代替原体管理、指引战团,同时还要肩负起搜寻原体与九件圣物的重任。直到今天,火蜥蜴战团已经收集了5件圣物,分别是:


  • 铸造舰 火焰圣杯号:它巨大的制造平台能够为战团提供源源不断的武器军火;

  • 伏尔甘之眼:位于普罗米修斯的空间范围行星防御激光系统;

  • 伏尔甘之矛:喷薄着可以点燃由抗热陶瓷制作的动力盔甲的烈焰白炽长刀;

  • 克塞尔的披风:传说中由火蜥蜴“兽瓦拉”的鳞片制作的披风,刀枪不入;

  • 铸造护手:内置有重型火焰喷射器的护臂,它熔化的愤怒无人能挡。


而剩余的圣物:痛苦引擎、黑耀石战车、切割之火和熵之歌,它们的形态、能力与封存地点仍被藏于火之书中,等待着与基因团体的预言一样揭示出自己的全貌。

钢铁之手:The Flesh Is Weak!

长久以来,每一个锤友都对“完美的忠诚基因原体”有着各自的评判标准:

  • 里昂与科拉克斯能征善战、长于军略,却性格孤僻,很难与其他原体相处;

  • 基里曼与多恩在军事、民生与政治上均有建树,却总是被人批评过于执着规则、不够变通;

  • 黎曼鲁斯与可汗狂放不羁、强大勇猛,但他们绝对不是一个擅长治理人民的统治者;

  • 伏尔甘与圣吉列斯倒是在性格上几近完美,但他们更像是外交而非军政领袖。

一个真正完美的基因原体是不存在的,但在战锤40k的世界中它有一个投影——它名叫费鲁斯·马努斯,钢铁之手的原体。
英年早逝——费鲁斯
论武力,费鲁斯能够手持有强力分解立场覆盖的巨型钉头锤“铸破者”(这锤子的重量据说是原体武器之最)一锤锤爆一辆超重坦克。另外,他还拥有一双即使是自己的最高杰作也无法比拟的白银之手。

这对无坚不摧的液态金属双臂,来源于他在美杜莎星所驱逐的恶兽——巨大银龙阿斯诺斯。这只巨龙拥有一层远胜任何甲胄的活体金属外壳,费鲁斯在数次交锋中均无法伤及它的身躯,最终选择将它呛死在岩浆之中。当费鲁斯将手移出岩浆,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已被活体金属覆盖——与巨龙外壳如出一辙。

论军事指挥能力,他被称为仅次于帝皇与荷鲁斯的指挥官。他能够与战士一同在前线战斗的同时,一边高速指挥所有部队进行全兵种合成对抗。在大远征时期,他所带领的铁手所征服的世界甚至要远远高于荷鲁斯,令无数星球直接望风而降。他甚至曾带领军团独自剿灭了覆盖一个星系范围的 Waaaaaaagh,将大地铺满了兽人的大型机甲与载具残骸。
论科研能力,由他亲手铸造的戈耳贡之甲,哪怕是最薄弱的部位也足以与超重型坦克主装甲比拟。战甲背部更是他所发明的武器与工具组合体,虽然稍显凌乱但威力十足,这身装备还能帮他在战斗中维修周身的各种载具——根据大贤者贝利撒留 考尔的资料考证,大远征时期的铁骑型终结者装甲核心架构便是以此为基础所开发的。

由于费鲁斯天才科技力与慷慨的性格,他经常将作品作为礼物送给其他原体。同样精于锻造与科研的两位原体伏尔甘与佩图拉博,都极其尊敬他的技艺与人格,彼此之间经常交换各自打造的武器作品。能够让皮老板心服口服,能够让伏尔甘在锻造方面甘拜下风,整个战锤世界仅费鲁斯一人。

论人望,前文中的伏尔甘与皮老板自不必说,帝皇之子的福根与费鲁斯关系甚密,那把铸破者就是福根派人协力打造,帝皇之子第二连甚至一度宣誓效忠于他;基里曼称他为“最符合帝皇设计的原体”,并对他尊敬有加;荷鲁斯认为他是唯一能在战争造诣自己匹敌的原体,如果当年费鲁斯没有主动放弃竞选战帅,也许荷鲁斯他就当不上这个战帅(我家狮王?别提了,人缘太差)。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即使在费鲁斯身死后,投靠混沌的福根也始终致力于复活费鲁斯。但每一次成功的复活,费鲁斯都没有改变其对帝皇的忠诚,福根不得不再一次消灭他,这也许也是福根彻底走向疯狂的诱因之一。
说完原体,自然要说说他的子嗣们。前文中对费鲁斯的各种溢美之词,既是钢铁之手战团的骄傲,也是他们如今痛苦的根源。

众所周知,荷鲁斯之乱发生了一场影响整个帝国的战役——伊斯特万V惨案,费鲁斯丧命于此一役。因愤怒、怨恨原体之死而返回美杜莎的钢铁之手战团,将其编制结构进行了变动。他们组成了一支名为“钢铁议会”的组织,由连长与每个部落连最受尊敬的战士代表所组成。这种有别于圣典团的议会制,正是为了预防“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的情况再次发生。

整个钢铁之手战团,采用了美杜沙部落的组织形式,而非阿斯塔特圣典中的编制。他们将战团拆分为十个部落连,像阿维尼(avernii)相当于圣典团中的第一连。每一个部落都拥有自己的指挥层级、精英部队、信条和传统。
失去了原体的钢铁之手们,将原体之死归结于同去的老兵、同去参战的火蜥蜴与暗鸦守卫,他们更深深责备自己的原体因为基于感情的战术决策而死于非命。从此之后,整个战团就开始致力于清除自己的弱点。

整个战团对精神上的软弱与肉体的软弱有着疯狂的排斥,这极大的影响战团的信条。它们寻求消灭任何自己可知内在罪恶的方法,他们用冷酷的理智来抑制自己的愤怒,用金属来强化自己的肉体,而他们的做法就是将身体的部件逐渐替换为机械,来达成有机组织与机械的高度结合。

以拉库恩部族的领袖——阿维恩为例,他在新兵时期被友军的爆弹炸掉了整个左臂、心脏与一个肺部,后来报废了整个左脸和一条腿。凭借着铁手的改造技术,全部都换成了仿生机械。
虽然在圣典颁布之初,钢铁议会的部分成员表示反对“拆分军团为战团”,但钢铁之手拒绝暴露弱点,所以尽管人数有所减少,他们仍然拆分出了两个子战团,算是勉强符合基里曼的要求。

但作为与 DA 并称最孤僻自我、离群索居的战团,钢铁之手仍然在某些方面与阿斯塔特圣典中的条例相差甚远:

1、没有牧师,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由陆战军战士担任的职位:“钢铁圣父”,他的角色是牧师与技术军士的复合,钢铁圣父被他们认为是帝皇和机械神教的双重宗教代表。

2、没有侦察连,每个部落连必须从美杜沙上相关联的部落中招募新的信徒,以保持力量。一旦教化完毕,信徒的左手会被机械替代装置替换,而这只是他们一生机械化过程的开始。

3、虽然整个战团越发的避世与充满敌意,但由于对机械的公开尊崇,使得他们与机械神教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他们经常将自己的战士送往火星进修,学习机械神教的神秘知识,这也是为何铁手团的科技战士素质往往要高于其他战团的原因。
原体遗留下的传统,战团信条与和机械神教交往过密,使得他们拥有比其他战团要更加富裕的装甲载具与无畏机甲。每个部族都拥有自己的战斗坦克和百夫长战服武器库。对他们来说通过仿生植入物直接操纵载具,是一种无上的荣光。

精英老兵会穿着终结者装甲来领导战术小队;无畏机甲也会在形势需要时领导部队,并且有几个部落连的领袖都被包裹在无畏机甲的装甲石棺内。其中最为人称道的,便是神圣无畏 Bannus,当前 Kaargul 部落连的领袖,钢铁议会的一员。除此之外,还有配有天矛导弹发射器的猎手坦克,时刻部署紧盯着天空中的敌人。

由于整个战团对机械化的崇拜,使得他们的仿生繁殖与载具先进的自我修复原理同样适用他们自身。他们在战场上既不会受到“肉体软弱”的困扰,也能因连接载具获得“机械共感”,使他们在战斗中几乎无人能挡。
其实早在30K时代,铁手战团就曾经对自己过度依赖机械的倾向进行反思。从原体到战士,他们都有心去纠正这个倾向,但是伊斯特万V使得费鲁斯重新引领自己子嗣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在此我节选费鲁斯在世时所遗留的费鲁斯训诫中的部分内容,从中一窥他对铁手军团、对自己的子嗣以及对自己试图摆脱金属诅咒的反思与愿景。
当时机成熟之际,我将从双臂脱下这层非天生的白银外壳。我会指引我的军团放弃他们对于血肉的憎恶。我会指引他们背离机械之赠礼,带领他们重新学习血肉的奥秘。 当我父亲的远征结束之时,这将会成为我神圣的使命。当战斗结束之时,我必将治愈我的军团以及我自身。 如果我们愚昧的认为战斗就是一切,如果我们无法停下来并察觉到对于力量的如此痴迷对我们造成了何种影响,我们对于力量的冲动与贪欲只会继续增长。 我已经看到了这条路会将我们带向何等的疯狂,所以我必将这层白银从我的双手剥除,如此行径虽会削弱我自身以及我的子嗣,但这却是必行之举。 这双手非常强壮,并为我们打造了诸多美好之物,但它们从未属于我。
其实铁手的资料相比于前两者要更加稀少,因此从大贤者阁下的专栏中摘抄了不少内容,在此十分感谢大贤者阁下对“铁手”的偏爱与一系列铁手文章的翻译。(消化完我都快想转团了)

如果各位朋友对铁手这个独特的战团亲睐有加,请务必关注大贤者的B站专栏贝利撒留 考尔

结语:

到此《圣典团也会藏私货》就算是结束了,也感谢各位一直以来对战锤稿件的支持,也感谢翻译庭大佬们的努力与和我相熟的锤友的帮助。

下次,我们会将目光投向那些完全不把十三与圣典当回事的战团,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太空野狼与帝国之拳的某子团,让我们来看看他们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至于被我坑了的《一曲忠诚献给IG》……会更的会更的~
I
兜帽诺
兜帽诺

53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1 人关注

评论区

74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