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先简单介绍一下席德·米德。
Sydney Jay Mead,简称Syd Mead(席德·米德)生于1933年7月18日,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工业设计师以及未来主义概念艺术家。在涉足电影未来视觉设计前,他曾受雇于福特和飞利浦这两个汽车和电器界的巨头企业,担任产品设计师这一职位。
1978年的一天,身在荷兰飞利浦办公室的席德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线另一端是美国导演罗伯特·怀斯(Robert Wise)。罗伯特当时正在拍摄1979年的《星际迷航:电影版》,他在一本飞利浦的产品宣传册上看到了席德的作品,然后顺藤摸瓜查到了席德的电话号码。电话打通后,他问席德愿不愿意把他的想象力投入到这部星际迷航电影中。
席德答应了。
“设计个没人见过的东西。”这是导演不多的要求之一。
于是席德设计出了这艘78千米长的V'Ger母船。
尽管电影口碑不佳,但这对席德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从那之后他开始为更多的电影进行未来视觉设计。对于喜欢20世纪科幻电影的人们来说,几乎很少有人没看过有他参与制作的电影。他曾参与制作的电影不完全名单如下:
在当今可见的很多科幻概念图和插图中都可以看出它们的画师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席德作品的影响,但相比很多大导演的名字,像席德这样的电影未来主义概念艺术家们却都有点名不见经传。
影视粉丝圈有个笑谈,大概是说看一部电影如何,小白看演员、老鸟看导演、骨灰看掌镜。处于这个圈子边缘的科幻影迷们都曾叹服过雷德利·斯科特的大气,迷恋于约翰·卡朋特的邪性,也或多或少盲目崇拜过在这个一切政治正确的年代下越显过时的那种斯皮尔伯格式美国主旋律价值观。这些导演各个神通广大,但是假如没有像席德这样将未来实体化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未来视觉设计师们的话,这些大拿们可能也会陷入无米难为炊的境地了。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在一次访谈中曾提到“……人们曾过度关注《银翼杀手》的视觉,从而忽视了剧情……”。在这里我想唱一下反调。如果你看过《银翼杀手》1982影院版,一定还会对哈里森·福特那死气沉沉的旁白以及片尾填充的那些从《闪灵》中借来的各种美利坚大地航拍(意图表明此片是个happy ending)耿耿于怀。片中这两个大煞风景的元素在1992年导演剪辑版中被砍掉无疑拯救了这部电影,也是使人们在新世纪重新发现这部电影并将其捧为经典的前提条件之一。如果当年没有席德·米德的洛杉矶2019在视觉上为这部电影撑腰,这部电影可能也就不值得再剪辑了,恐怕我们也不会在2017年看到这部电影的续作了。
说完了人,再说一下书,这本The Movie Art of Syd Mead : Visual Futurist
参数:
ISBN: 9781785651182
格式:精装书(硬壳)
页数:256
发行日期: 2017年9月19日 (英文版)
尺寸:301mm x 228mm
撰文:Craig Hodgetts (一位美国的建筑设计师)
绘图: Syd Mead
出版社:Titan Books
这本书中介绍并展示了席德·米德为不同年代、不同题材的科幻片设计的未来视觉概念艺术。书中有大量(几百张)附带注释的插画,从场景透视线稿到完成图应有尽有。下面贴几张书中选用的图片供参考:
下面附上书的目录,可以大致了解不同电影所占的页数:
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为此书撰写的序言,我觉得比较有启示,所以粗糙地翻译了一下:
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为The Movie Art of Syd Mead : Visual Futurist撰写的序言。
当你观看一个未来艺术家对未来的愿景时却感到阵阵怀旧,这是种平凡的体验吗?
当我潜入席德·米德设计的独特未来世界时,有的就是这种感觉。
我想为这种感觉找一种解释,我想说点发自内心的话,我曾在梦中进入席德创造的诸多世界中,并在其中生活和发展。这些世界的感性和美丽与我们残酷的现实产生了巨大的对比。我坚信席德创造的这些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它们可能在另一个平行空间中。我还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我好像访问过这些世界,甚至还在其中漫步过呢。这种归属感总是能在我的心头涌现,就像回忆童年记忆中的瞬间一样。
席德·米德的艺术让我为之动容,因为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乌托邦主义者,我这人急切地想从他那得到些乐观主义影响。对于20世纪来说,我们现在正生活在所谓的未来,可我们却总是重蹈历史中的覆辙。哪个做未来梦的人不会发现这是一场噩梦呢?大多数人都怕自己的未来,我们确实前所未有地需要有能力预见一个更好的未来的造梦师们的启迪。
我觉得席德创造的世界注入了来自50年代的乐观主义。那个时候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一切都再一次变得可能。他用这种乐观的力量创造了优雅的未来,一个和平主导社会的未来。在这个未来中人道和科学会战胜混乱;人类发展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在今天他的愿景仍然领先我们的时代,他身在一个遥远的、完美的明天,就像一个旅行者在游览他自己的创造。
我可能说得不对,但是我觉得席德只在反乌托邦中穿行了一次。那就是因为雷德利·斯科特。席德设计的《银翼杀手》洛杉矶的初稿是一个纯洁的、光明的、和平的世界。可是雷德利想让他的新世界充满压抑和压迫。于是席德就这么潜入了黑暗。
当我在创造《银翼杀手2049》的世界时,我意识到了只有一个人才能重新构造拉斯维加斯,并且赋予它那种与《银翼杀手》中的反乌托邦景色对立但相吸的磁力。所以我就去请这位大师为我回到未来。他带来了令人震惊的图像。我从来没想到拉斯维加斯可以是如此的纯洁、美丽,一点没有玩世不恭的感觉。我没有让席德走更黑暗的路子。我需要这种带有力量的美感,也许这是我的私心作祟吧。现在呢,我真的期盼自己能够在那些街道中迷失方向,而同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与它们相去甚远了。
书页实拍(渣光线见谅):
适合人群:
如果你想看到一位跨界艺术家贯穿80至2010年代设计的未来主义建筑、场景和交通工具,此书会让你一饱眼福;此书256页的内容中有近70页是关于《银翼杀手》的,所以如果你是这部电影的粉丝,这本书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如果你是个广义上的科幻爱好者或工业设计爱好者,那么此书也会比较受用。
不适合人群:
如果你想看到未来主义的服饰和人设,此书将不会满足你的需求;如果你已经有其它关于《银翼杀手》1982的图册,此书内则将会有看到很多重复的内容。
除注明本文中概念艺术插图全部来自The Movie Art of Syd Mead : Visual Futurist 画册,作者为Syd Mead, Titan Books出版。
Poppel Yang
poppelyang(at)gmail.com
2019-02-02
如果对我的创作表示支持,欢迎来“爱发电”@poppelyang 为我发电!
I
Poppel Yang
Poppel Yang

125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611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