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勇敢迈步,于阵痛中坚毅前行——P.A.WORKS的发展之路

勇敢迈步,于阵痛中坚毅前行——P.A.WORKS的发展之路

P.A.WORKS董事长堀川宪司谈业界经历

AnimeTa...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作者:izumi

堀川宪司至今能清楚回忆起,1989年1月8日,时年23岁的自己,通过富山县朋友租住公寓里的那台电视,收看宣布平成首日报道的情景。当年,堀川找到了人生的梦想与奋斗目标,便毅然决然从大学辍学,跑去改念动画专科学校。据他形容,整个日本社会也不似今日这般、处处弥漫阴郁愁闷的气氛。

堀川宪司,P.A.WORKS董事长,曾供职于“龙之子Production”“Production I.G”。2000年、堀川在富山县南砺市成立了越中动画本铺(现P.A.WORKS),曾以制作人身份牵头打造《花开伊吕波》《白箱》等职场女性系列。策划、参与过《朝花夕誓——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等剧。

踌躇满志的堀川一心想要进到,汇聚集体智慧与辛勤劳动,完成某部作品的制作现场。说实话,当初的劳动环境,比起现在可不止恶劣一点点。那时,堀川时常回不了家,在公司连住多晚几乎是家常便饭,可意气风发的青年视这一切为理所当然,一直毫无怨言地坚持埋头苦干。即便面临再多烦难困苦,他也从未想过要退缩转行,还自认为在动画公司干得如鱼得水。不过,如今想来,之所以能心如止水,多半缘于那年头消息传播途径闭塞、令其坐井观天、安于现状所致。

当年没所谓的“黑心(业界)”之说,整个行业也与泡沫经济崩溃(平成3年~)无直接的利害牵扯。因而,对于年轻的堀川而言,目力所及皆是新鲜。每周一次检查动画完成部分的试映,都带给他无比的欣喜体验,可以说,每一天都充满了刺激。

2000年,堀川回到富山县,成立了P.A.WORKS的前身——“越中动画本铺”。堀川解释,入行以前,周遭的亲朋没少跟他讲,动画这行当混饭吃不靠谱。于是,他答应未来的岳父岳母,以“等到孩子上小学时,一定回富山”为条件,在就职后第2周,与妻子举行了婚礼。因而,多年后堀川重返富山,只为履行婚前的诺言。回到故里的堀川,仍旧只想做动画,为此,自己牵头创办了动画制作公司。

堀川社长并非没有预见在地方县市成立动画公司所需承受的风险,但由于世纪之交,数码化浪潮业已蓬勃兴起,令其敏锐的神经预感到,即便身处地方,也还具备创办事业的条件。

建社之初,P.A.WORKS一直接手外包(下请)业务,直到08年,才终于熬成了元请。据社长介绍,起先缘于P.A.网站上名为“ANIMERUNNER”的企划,在与神山健治监督、井上俊之老师,以及石川光久社长等业界同行的谈论过程中,渐渐唤醒了堀川社长身为经营者的自觉。此前,公司连续做了8年左右的下请,堀川曾一度以为,公司很难摆脱“下请体质”。然而,一旦元请的机会摆到了眼前,堀川社长立即意识到,依靠自身独立打造作品品牌,过了这个村可就不知道下一个店在何方了,因而,他带领P.A.,果断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关键一步。

自从推出独立承接的第一作《真实之泪》(True tears)后,P.A.WORKS便逐步确立起以原创动画为主的立社风格。在被问到,作品立案时,是否有意针对服务平成观众时,社长借机调侃,说他的提案总被大家诟病太过“昭和”。好在,今年推出的《朝花夕誓》,总算演变成以平成世代以及临近昭和末年生人结成主创团队的局面。堀川社长还透露,他在从与自家年轻一代职员攀谈中了解到,原来大伙还将某位社员列为“实行每周双休”的分水岭,又以另一位社员为界,标志着“进入宽松世代”。

虽然堀川社长不认为,依照如此年代细分的标准,人员素质间会形成何种本质区别,但稍加细想,便可想象,跨出“周休二日”的校门,来到全年不分周六、周日的动画行业工作,必定会让年轻一代经历种种不适应吧。怎样度过毕业后急转直下的适应期,也是摆在现今年轻人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验。

当时间节点进入2016年,全日本房租上涨的压力,又成为困扰各大制作公司的头痛难题。回想那段日子,堀川社长分析反省,这中间既存在他本人久居业界“想当然”所产生的麻痹,也有社会一般常识与业界常识不一致造成的冲突。比方讲,早先尽管公司经济状况不算宽裕,但还是勒紧裤腰带,为社内员工提供便当以及巴士接送等福利。但是站在社员立场,只当这些待遇“从一开始就是理所当然”,甚至还会谋求更多。再加上业界与普通公司间的落差,更是加重了雇员们的不满。

那段时期,发生了好多事情,社内也掀起了一股大的变革动向。一部分社员出于危机感,开始自发为公司利益着想。在那之前,虽说也安排了新人培训的专项会议,但因为实行的是计件承包制,因而,有经验的画师无论如何都得分出自己的时间来关照新人的进度。时至17年2月,完成全体社员化改革以后,才终于使这些人跳出了原先进退维谷的困窘。并且,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老员工积极主动地承担起社员培训的任务,每天傍晚开始,一个接一个轮流辅导新人们工作。

随后,画动画的不少新进员工,在原画考试合格后,升级为原画。当然,仅靠原定的制作预算,想要维系社员化的经营,损失十分惨重。但是,堀川社长深知,对流动性不占优势的地方县市,“十年育人”的深远意义。幸而得到当时社内动画师们的积极响应,给予了社长十足的勇气,让他能够静下心来认清大局,好好规划改革的具体步骤与细节。

转型期的阵痛,波及到整个行业,堀川社长同样注意到SNS上充斥着的铺天盖地声泪俱下的悲愤控诉,一时间,“业界要完”被推成了流行语汇。但社长在此恳请,诸位不要以偏概全的片面看待现有矛盾,因为,还是有不少月收4~50万日元的动画师的状况不被人提及。

至少,堀川社长所见的事实是,业界实力优秀的高收入人才,与技能水平一般的从业者之间,呈现出的薪资报酬的两极分化。而制作公司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投身业界的新人,看到50岁以上的资深动画师大显身手的场面,以消除他们对未来职业规划的诸多不安。社长相信,能够切实找到解决行业弊端的出路。虽说大到行业整体他不敢夸口,但就P.A.公司内部,他完全有信心将自家企业治理整顿好。

经常被指的症结主要集中在,提高单价、制作预算,确保充足的工期,以及新人培养这几大问题上。且上述问题又纠缠交织,互为因果,无法单独入手解决。因而,公司内部必须面对全员,将所有问题、以及相互间的内在逻辑关联,一齐罗列明晰,并综合考量改善对策。这样一来,当其中一个得到妥善处理,其余各种难题也会随之迎刃而解。此事须做长远打算,又离不开全体员工协调一致的配合。堀川社长也认识到,此法或许会使个别特立独行做派的动画师感到难以适应。正所谓,有舍才有得,这部分动画师,大可寻找适宜自身个性释放的新平台。

堀川社长的愿望是,能够全年每周在电视上看到一话,由自家出品、凝聚着全员心血的TV系列动画。而且,社长想尽可能延长每位“选手”的现役寿命,为此,需要有组织、有计划地推行改革,成败与否,都会在3年后显现雏形。

届时,新改制后的P.A.WORKS,将会在作画、作画监督、演出三个方面,将社内人员配备为8个班组,分工协作。按照每班年均出产5话的数量计算,8个班组轮转作业,共计40话。作业工程较为复杂,每CUT内容也不尽相同,因而落实到具体实操时,会随机应变编排日程。堀川社长指出,在强化提高内产率的前提下,各方面问题都将持续得到改善,并迎来转机。同时,社长要求担负创意与制作部门协同合作,制定、并执行合理安定的制片日程规划。作画部的老员工要扶植、教导新人,每个班组的成员要做到齐心协力,为达成共同目标而不懈努力。

正如P.A.WORKS的看板动画《白箱》最终话杀青时,小葵所说的,要做出“照亮人类未来的作品”。为此,堀川社长打算于今年末、或明年年初时分,不断向外界传达P.A.社实施转型的各项信息。

平成时代最后一年,P.A.社就像“Progressive Animation WORKS”的社名那样,摆出大踏步推进改革的姿态向前迈进。堀川社长表示,头三年,将用于让全社上下调整摆正位置,站到起跑线上。社长的理想是,在公开社内体制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外展示自家公司独有的特色。希望能早日将平成末年业界的哀鸿遍野,逐渐转变为积极向上、坚强有力的前行呼号。

参考资料:18年11月号《NewType》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众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68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