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天堂,或者夜之城

天堂,或者夜之城

星星不会眷恋烟火的热烈

SPECIAL ARTICLE2077-01-30
初到夜之城,有一些场景总会让我们关注得过分。是置身于市井街区抬头仰望着的一道道钢铁巨障;天台逼遏却能盛下霓虹闪烁的夜机;或是泊车在拦江大坝上,远远的,一整片亘壁荒原拔起林立的楼宇。直插天际的立体投影成像,照亮了夜之城的每个角落,身处其中,似乎每一个晨曦都在等待夜幕的降临。
科技如同一管强力的肾上腺素,城市则把它深扎进心脏里,在洞穿大厦的道轨中穿梭,渗透进每一处砖墙瓦缝中。迅猛生长的城市,斑斓的装潢,如虚似幻的高科技世界,为了追逐夜城梦,多少人慕名而来。我们的感官因此变得闪烁,我们的身体也得到满足。钢筋混凝土的巨擎向你靠近,你也在伸手走近它,直到它双手把你环抱,紧压着你的胸膛。
你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困难地呼吸着,尝试推开也挣脱不掉,直到献祭出自己卑微的灵魂,成全了那高尚的躯体。欲望终有一天会冲散人的疑虑,人所想要的,可以不计手段和代价,芯片、植入体、药物,共同组成了当代的躯壳,在琳琅满目的城市里,人如何,似乎无可奈何。尚存己志的斗士向城市抗争,改变了什么?向荒芜宣战,到头来孑然一人,空留一腔孤勇。
走下H10大厅的水泥阶梯,听着每日广播上不厌其烦的那句“早安,夜之城!”径直走向路旁停放好的古德拉66式,等待自动门的敞开,电子仪表泛出红紫色的线条,右腿探进车舱,屁股挪进座椅中心,只待左腿一收,车门一合,切断了所有的喧嚣,进入了短暂的宁静。紧接着骤然响起的电台——没错,就是98.7,唤起了所有的电源,给车身注入了强劲的动力。
引擎低吼伴随着车轮夹带沙土的呲蹭,开始向远处开阔地加速。城市如同钢铁巨兽,盘踞在大地的中央。唯有驶离它,方才能一睹其真容。满眼云间爬行的浮空车,一栋栋黯色墙面的大楼排列出工业的奇观,西海岸可曾有过这般繁华。把城市远远地甩在身后,路途中的风车阵,能让你感到一种在城市中前所未有的亲切,它们为城市的动能供电,却是那么的渺远。眼前巨大的太阳能板、茕茕孑立的露营车、鲜有人烟的荒野棚房,尽管与赛博之城格格不入,唯有废土与荒羌的气息,却令人感到安静得深沉。而那些被荒弃的村庄,甚至埋入海底,因而从未存在过。幸存下来的铁皮屋子,也因污染严重的水质难以长久住人,成为荒郊野景的一部分。而在太平洲的郊外,生物技术公寓旁的垃圾溪流会缓缓滚落大海。对于红峰堆积的废铜烂铁,恶土也拱让出一块专属的土地。回过头来,何尝不算是一种壮观。
漫天的黄沙,从不卷进太平洲的体育馆,只为明日的晴朗销去云烟。它以庞大的体量,镇据城市的边缘,为对抗寸草不生的荒土,扎稳了城市脚跟。不过…太平洲,还是那个百废待兴的太平洲。
一路向北,只有坠入纵贯海伍德的大道,穿梭其中,才能感受到人类文明的不可思议。目光所及,尽是雕梁画栋,天空交通。在此驻脚的公司早已做好了长久投资的盘算。加入公司也不是不好,至少一日三餐有了着落。
尽管有人依然恨着公司,但公司掌控城市已然成为定局。不是没有人去改变,而是没人真正将其改变了。驶入公司广场,一股不可违抗的秩序感侵袭而来,荒坂塔冷峻而庄严地高耸着,虎视环绕广场的各大巨头,红蓝两条全息锦鲤在中心广场上方游走,为它祈盼着祥瑞与财富。广场中央披盖着玻璃大穹顶,覆盖着川流不息的车辆,也是锦鲤跃动的碧池。通过隧道时,视线透过碧蓝色的玻璃罩,感觉就像在游走水下公园。广场内剪修出一块宽敞的草坪,人来人往,有见面作辑、或席地而谈,一派秩序井然、祥和安定的景象。这才是人类都应当享有的境遇啊。四周的环境让我忘记了后面的世界,每个人都是美丽世界的一份子。可我不敢去想,那些被科技之城笼罩的街区,依然由上一世代的工业维持过活,身处城市中,祈盼着不被城市遗落,做了所有的努力,去了却明日的忧愁。
荒坂海滩鳞次栉比的扁平建筑群,像极了大型的数据库,接连一起的机箱悬挂在每一层的墙沿上,转动的电扇叶卷出滚滚白烟。我很少前往北区,谁会喜欢一个死气沉沉的工业区呢。这里丝毫谈不上生活气息,唯一的活力,就是烟囱喷吐的火舌了。但就是这毫无生机的工业,奠定了科技的基石,进一步使城市成为一串数据,抵达每个人的神经元。
身体与机械的界限就是在高度发达的工业中逐渐变得模糊,随着信息工业的推进,人脑与电脑很难再有明显的边界。智能成为了一股无法滞压的洪流,挟带了所有人,可大部分人都无法共享智慧的成果。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中,蕴含了也继续衍生着贪婪、欲望与冲突。以前有的,现在还会存在。器官阉割、人口贩卖……与其去消极地回避黑暗,不如积极地直面现实。
科技可以制服罪恶,但难以救赎罪人。各个地区林立的帮派,各式各样的犯罪,让人印象中似乎只有争夺才是生存的唯一法则。
在2077年,地位与财富已被企业巨头瓜分殆尽,亡命之徒们头崩额裂也要分一杯羹。身处赛博纪元,公司掌握了大部分的资源,很多人仅能犹如蝼蚁一般苟活。想要在夜之城出人头地,就不得不铤而走险。走到这条道上的人们,朝不保夕。他们各自为战,也共同信仰着,自己的名字成为他人喝进肚子里的酒,在来生被人永远铭记,在后世得到无上景仰与尊重。扬名万里,就是进入天堂。
我们把科技奉为圭臬,却忘记了它非生命的本质。对义体的依赖,使得生物科技已然不可或缺,再过千百年后,生命还会是其生命本身吗?同时,科技如果只是单纯用来满足人的欲望,那么永远也觉察不到个体复杂的情感需求。科技不能代替人来思考,人所有的思想可以被暂时麻醉,但不是用复杂的编码就能取缔的。
在科技高度发达的2077,人的基本生活状况在社会结构上似乎没有明显的改变:围绕着排水管道,海岸边铁皮子搭建在一起的落脚处也像小渔村一样建立起来。这里的人和站在高楼顶端的人同样有着人的基本需求,后者享受着高端的生物科技,安享生活,前者默默地看着孩子们在沙滩上嬉戏,也算是留予自己的一份慰藉了。
走远了看,楼宇平房间并没有丝毫违和,是整个梦幻世界的一部分,只有这样,夜之城才算完整,高耸与挺拔,有污浊与颓败作奠基。沙滩再往上走,是一片人声鼎沸的街区。街道两边的公寓单位,虽然没有背后巨型建筑的恢弘,也跟超级摩天楼的集聚区一般拥挤,但当你攀上天台,你会发现最繁华最破败的一切都尽收眼底,眼前的景致承载了太多人深尽的执着与迷恋,你也会置身其中,模糊地辨识出自己活着的世界。在天台简单的座椅沙发上,喝酒谈天,诉说着各自的故事。很难解释人为什么会痴迷天台,漫步其中,霓虹招牌在高低错落的公寓间变换着,时间也会流逝得很快,忘却漫漫长夜带给内心的折磨。无过分修饰的居所,像极了大多数人无过分修饰的生活,但这就是夜之城,无数信徒们前来朝圣的天堂。而远在天堂的圣徒,是否还会忆起这夜城的迷梦?
我还是继续在歌舞伎徘徊着,寻找属于自己的真谛。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2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