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选择

选择

该是我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SPECIAL ARTICLE2077-01-09
“欢迎来到夜之城!在这里,无穷的可能性在等待着你......”
该是我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坐在“来生”的吧台前,我向酒保克莱尔点酒。
“一杯杰克·威尔斯。你呢?”
我转向旁边的这个人,他是我的伙伴,叫V。
我是在3个月前碰到V的,那个时候,我还是夜之城的一个无业游民。不过说是游民,其实我对这个世界的不满,除了嘴上说说,还实打实的采取了行动。强尼·银手作为革命者的英雄事迹已经在夜之城传了好几十年,我遇到V的时候,他也已经成为了夜之城的一个传奇。
大家都说,在夜之城的传奇,你只能去坟墓里找。所以当我遇到这位活着的传奇后,一下子就接受他加入自己的事业。说实话,虽然久仰大名,但是我对V的名字还是有点成见:这算个什么名字?夜之城“受人爱戴的廉洁市长”杰弗逊·佩拉雷斯,有名有姓;要不就是像亚当·重锤、强尼·银手这样半人半器,也成。至于V?这么说吧,要是在这城里指认一个间谍,V就是头号怀疑对象。
“柠檬水,克莱尔。谢谢。”V不动声色地点了他最爱的“老一篇”。
我知道,杰克·威尔斯是V最好的朋友,但是他死了,也成为了这酒吧里最热门的饮品。但是V从来没有点过。也许是他不喜欢这个口味?也许是他不想把自己最好的哥们当成饮料喝了?不得而知。反正,V每次都只喝柠檬水,这和当年那个一人大战荒坂塔的大气概英雄似乎不甚匹配。
作为一个革命追随者,我对目前夜之城的现状仍抱有不满。虽然荒坂华子替代赖宣成为了荒坂集团的首领,也拥有竹村五郎这位忠心耿耿、技艺满点的贴身保镖,但是荒坂集团还是那个荒坂集团。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家族,就像一台巨大的机器,一旦动起来很难产生明显改变。荒坂目前还是掌控着夜之城的一切,经济、政治、文化、生活,各个方面……作为一个革命派的忠实拥趸,我充分认识到之前的革命派问题出在哪儿,他们懂得公司的腐败、懂得底层人民的诉求,但是他们没有系统理论和头脑来掌控行动。只有鲁莽的冲动和热血是不够的,甚至在某些时候只会要了你的命。
我找到V和我一起干革命是一个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或者不如说,是V找到了我。V说在坊间听说我有革命的迹象,就直接找到我本人,说希望能一起完成当年未尽之事业。我当即就同意了,毕竟V当年大战荒坂塔,对内部结构了如指掌,而且他的体内还有着传奇强尼·银手的痕迹,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搭档。
“V,听着,这回我们不能像你和银手那样,直接冲到荒坂塔里面搞事。我知道这样成果来得快,你也有这个本事,但是就像你现在一样,最后还是没有成功,荒坂塔还是那个荒坂塔。我们这回要用智力。首先,要偷偷潜入他们的系统;再者,我们要见到荒坂华子本人,以她退位并改革荒坂企业的所有制来达到荒坂内部民主化,让夜之城的人们不再受公司的掌控。”
V一笑:“这不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吗?要是还是那老一套,我就不找你了,自己去就成了。关键是去了也不会成功,还是白费力气。这段时间在赫尔曼的帮助下,Relic芯片的副作用也减少了,但是要是自己往里一冲,那估计就全搭进去了。强尼说过:‘一个单枪匹马闯进荒坂塔的人,肯定没有好下场。’”
我盯着V:“怎么感觉你越来越朝着银手发展了?赫尔曼给你的治疗没问题吧?”
“你想多了。当时我选择把强尼的意识全部抹去,就是为了完全摆脱这个不成熟的革命意识体。赫尔曼作为Relic的开发者,终于找到了芯片的后门并且帮助我逐渐消去强尼的影响。现在,我就是V,V就是我。”
“好吧,我还是想说,你之前和竹村的行动太过冒险了,万一你们没能干掉那三个狙击手呢?万一竹村没能成功和华子见面呢?这回我们的行动不能有这样冒险的因素。或者说,一个没有Plan B的计划,我是拒绝执行的。想必你也是这样想的。还有,这回的计划可不能告诉第三个人。”
“不必再说了,我们喝了这杯,就准备准备出发吧。”
我抬手看了看大猩猩手臂上的时间显示屏,晚上9:30。现在早就不流行这种手臂看时间的方式了,就算是最落后的义眼系统也内置了VR时钟,但我就是有那种vintage的偏好,只可惜戴一块真正的手表一定会影响大猩猩手臂的战斗功能。
我敲了敲眼前的房门,三下。
“V,该走了。时间到了。”
V走出房门:“我正要出来,看来咱们俩真是心有灵犀。”
“别恶心了。你都准备好了吗?按计划来,你负责掩护我,我负责黑进去。不能惊扰一个敌人,要是真拉了警报,那就要靠你打主力了。到时候见到华子,我和她当面说。”
“到时候活捉了竹村,给我处置可以?”
“……随你怎么办,我不感兴趣。但是可别顾此失彼,更别本末倒置,否则我们俩都会被坑。”
“无须再说了,我们走吧,开我的车。”
坐在V的水谷隼里,我看着夜之城的夜景,街上仍有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他们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也许几个小时后,朱利安·乔丹就会在荒坂塔外面开始现场直播,到时候,整个夜之城的焦点又会在荒坂塔,到时候……
“我们到了,下车吧。”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目的地。我的心底此时竟有点没底,看着V坚毅又带着一丝冷酷的表情,我才安心了些。
没想到荒坂塔里面比我想象的还要大,由于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之后了,里面巡逻的守卫少了不少,但是各个都挺难缠,还有狙击手在彻夜值守。我们小心翼翼黑过所有必须的关卡,终于来到了荒坂华子的门前。
“没想到,还挺顺利的。”我的确是有点开心,声调也有点激动。“再打开这扇门就可以了,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不要想得这么简单,这扇门并不好开。”V冷静地说,甚至表现出了一丝沮丧。
我看了眼眼前的门,是一扇日式风格的厚重铁门,门上用黑檀木镶嵌着一些繁复的图案,美术风格还挺吸引我的。但是一看就透露出四个大字——安保森严。
我说:“看上去的确不好开,但你之前不是来过吗?”
“其他的设施都没大变,唯独这扇门的安防级别高出好多。现在要靠入侵破解需要20个RAM,我没有这么多存量了。看来得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进去,你稍等下。”
V开启了他的义眼系统。
“我看见了,这扇门是由这面墙里面的某个仪器控制的,里面一定有一个暗门,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帮我盯着,有问题随时叫我。如果我5分钟后还没出来,你就进去看看情况。”
“好,你快去吧。”
V熟练地操作一番,进入了一个暗门。看来V对这边还是更了解些,要我的话,估计还得费半天劲,而且闹出太大动静来肯定会吸引来守卫。
现在是,10:24。
我想起了我在地下市场买到、读过的那些书。
虽然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义体机器人,不像V,至少他的心脏还是人类心脏,但我觉得人类还是有不少值得学习的东西。我知道很多人类已经把全身上下的零件都换成了机器,有些人甚至换了大脑和心脏。这样的人还能叫做是人类吗?还是说应该和我一样算是机器人吧?但是他们的意识还在,还是从人类转化来的。我记得人类把它叫做忒修斯之船。也许这就是人和物品的不同之处,只要意识不死,人就是原来的人。虽然你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是你可以在改头换面后还是原来那个人。
我又想起了这次行动的源头。我是怎么变成一个革命者的呢?我在夜之城的犄角旮旯和黑市贩子中找到不少珍贵的芯片。那是被公司和市政府严厉禁止的,讲述革命的书籍。托克维尔、托马斯·杰斐逊、卡尔·马克思、切·格瓦拉……没想到越是在那些破破烂烂的地方,越是有好东西。我还涉猎了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叔本华、尼采、康德、霍布斯、洛克……从思考这些本源问题中,我又产生了自我的怀疑:我到底是想就这样一直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机器人,还是要起义,创造一个机器人的世界,还是要顺从人类,遵循他们的标准,成为一个人类世界中的顶级人物,忘了自己是个机器人呢?这么一想,好像德拉曼就选择了第三种。
10:28了。
“别动!把你的武器放下!”
我被一阵强烈的强光照射得不得动弹,思绪也直接被打断。我竟然被守卫发现了?可是刚才周围的人明明都已经被暗杀完了,而且我一直没有活动,也没有发出声音啊?
“是我。你跟我来吧。”
我在强光中,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是你?你在这儿做什么?”
没错,正是V。但是就是这个一模一样的V,5分钟前还在我身边并肩作战,现在确和荒坂的守卫们站在一块儿和我对峙。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想过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比喻。现在,这个活生生的V真的变成了另一条河流。
“没事,守卫们不会开枪,只要你不要暴力反抗。我刚才进的暗门其实是找这些守卫去了。之前想了很久,觉得我们此时还是以这种方式见面比较合适,对你对我都好。走吧,我这就带你去见华子小姐。”
华子……小姐?没听错吧?这个“尊贵”的称呼竟然是从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反叛革命者V口中说出的?
“V,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一会儿再说。华子小姐等着呢。”
我选择了和V同行,先去见荒坂华子。V很轻松打开了刚才似乎是不可能打开的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超级大的单间,正中间放着一套不算很大的茶几和沙发。沙发后面是一扇巨大的电子荧幕墙。
“你就是V一直盯着的那个人啊。”
我此时才发现沙发中还坐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毫无疑问这就是荒坂华子了。
“可否请荒坂CEO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我此时开始镇定下来。
“是我派V去找你的。你这段时间的思想和活动都太活跃了,而且朝着荒坂不利的方向发展。但是我们今天是来谈合作的。”
我一下就明白了。没想到,我成为了公司的鱼,而钓上我的,竟然是眼前这个怎么看也不像是公司狗的V。
“我想知道,在V找到我前,你们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和计划的。”
荒坂华子笑道:“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啊。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还没到创世纪的程度,所以作为一个人类的话,也没法知道他的思想和意识。但是要掌握一个机器人的思想还是不难的。”
“我还是无法理解。”
华子说:“那我再说一件事,你就明白了。当时我们创造出你的时候,就知道很可能会有这一天。毕竟,一开始的试验品是很可能会失败的。”
我竟然是……荒坂制造的机器人^
华子继续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虽然你有小时候的记忆,但是你都不记得一些早期的具体事件了,这不是巧合。Relic芯片总体上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所以有些记忆片段模拟的并不是很出色,但是好像也骗过你了,毕竟你的意识已经把自己认定为机器人。”
“荒坂其实创造了不止一块Relic芯片。其中的一块——大家都知道,在V的脑袋里。但是还有其他的芯片,而且比V的那块更加先进,在好几个机器人的脑袋中。你就是其中一个。”
“我们发现,要控制人类真的很困难。我们敬爱的市长杰斐逊,就是一个人类脑控的试验品。我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只能说不是我们干的。但是我们知道,荒坂控制人类的路途还很漫长,所以,Relic必须先拿机器人做实验,成功率更高,风险也更低。”
听完这些话,我很惊讶我竟然很难感觉到任何情绪。愤怒、沮丧、伤心,一切应该出现的感情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原来真的是个机器人。
华子还在继续:“我们投放了一些机器人,但是只有你的思想格外引人注意——我们本认为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的。一个机器人产生了和自己的母公司对抗的想法,而且逐渐变得系统化、理性化,也让我们觉得事态开始变得危险、失控。因此,我们及时派出了V,把你引到这个地方来。”
我想起了身旁这个昔日的“战友”,想起我时不时和他讨论我的革命大业。“我还是不敢相信,V。你就甘心成为一个公司狗吗?我现在真想让银手占据你的身体。”
“很抱歉。”V直盯着我说,“我能对你说的只有这一句。当年的事件过后,我知道革命是行不通的,我们都要生存,一个人和公司集团对抗,是不可能的。而且,我脑袋里还有一个残存强尼·银手的Relic芯片。华子小姐找到我说赫尔曼可以帮助我继续活下去,渐渐适应这芯片,而且也允许我在夜之城自由的生活,甚至可以不顾法律约束,只要……”
“只要你在核心问题上和荒坂一致,就行了是吧?”我冷冷一笑。
“OK,咱们别扯这些了,该谈谈正事了。”华子打断了我们。“公司这次把你找来,并不是要把你除掉。毕竟,你这个聪明的头脑和还算强健的身体也是荒坂的资产。我们只需要把你头脑里的革命思想去除就行。这样一来,荒坂的实验也能继续了,你的命也保住了,还能得到我们的庇护。我想你没有理由拒绝吧?“
我没有理睬华子,只冷冷地看着V。“对不起华子小姐,我想问V一个问题。”
“可以,你先说。”
“V,你有信仰吗?”
“我没有信仰,但我尊重每一个有信仰的人。”
“那为什么你们不尊重我的信仰呢?”
V很直接地回答:“对不起,我尊重你的思想,尊重你所谓的信仰。但是其他人不这么想,因为你只是一个机器人,是一份财产,是可以不受法律管制地被消灭的。我个人对此不支持,但也不持异议。“
“明白了。”
现在,我该做出我自己的选择了。
我转向华子,轻蔑一笑:“华子小姐,你们当时在创造我的时候,给了我这么多天赋异禀的功能,让我成为了除奥特·坎宁安以外最出色的黑客,怎么就没想到我会物尽其用呢?我已经在V的体内安置了一个你们目前都发现不了的强力炸弹,我做了伪装,骗过了V的歧路司自查系统。要是说我向你们人类学会什么真正有用的东西,那就是——欺骗和狡诈。我知道,没有哪个人是真正可信的,除了我自己。也许,哪天我的机器人兄弟们会坐在这张茶几前,叫来一个人类,强制删除他的思想。那一天一定会来的。”
我引爆了V。V在成为碎片的同时,荒坂华子的办公室成为了一片火海。
我猛地醒了过来。满头大汗。
“V,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转身一看,朱迪躺在我身边,摸摸我的额头。“是不是Relic芯片又出什么问题了?我们该去找找赫尔曼再看看。”
我有点眩晕:“不......和Relic没关系。”
“看来你是看超梦看多了。以后可节制点吧。”朱迪嫣然一笑。
我此时才放松下来。原来只是个梦。
“朱迪……我刚才真的做了个噩梦。很可怕的那种,我梦到……我成为了我最讨厌的那种人。”
“没事,只是梦罢了,我去帮你倒杯水。看你吓的。”
咚咚咚,房门响了。
朱迪皱起眉头:“都九点半了,是谁啊?”
我听到这个时间,猛地从床上跳起,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噩梦般熟悉的身影,我见过无数次,但无法分清是梦还是现实。
“V,该走了。时间到了。”
该是我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3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