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文本类优秀奖丨THE LILIS

文本类优秀奖丨THE LILIS

这是发生在2077前的时期,机器人刚刚开始覆盖中低层次的工作,人和机器的相处方式还在磨合,各方怀揣着自己的利益,维持着脆弱的平衡

SPECIAL ARTICLE2077-02-12
因为既想有文字,又想画配图,就倒腾了一段时间,真心热爱赛博文化,希望喜欢。
剧本或者文字:龚惜
插画插图:刘畅
时间20:30
便利店的电视机为安静的街道带来了些人气,但依旧没法盖过噼噼啪啪的雨声。
电台直播,人群簇拥在工厂门前,举着示意牌高声呼喊着。其中不少横幅和旗帜上画着一个机器人的头像,却打着鲜红的叉。呼喊声并不整齐,“NO MACHINE!TAKE BACK OUR JOB!”防暴警察严阵以待,栅栏内一批接着一批的机器人进入工厂内。
镜头迅速转到了一个掉队的机器人,人群不断踢打机器人,拿酒瓶用火烧机器人,机器人蜷缩在地上,重复着一句话,“我是微蓝科技的财产,你们不能对我进行伤害。”
“这是现场直播的画面。我是主持人Lucy,截至目前,三年内已经爆发了50起类似运动。就这一现象,我们演播室请来了微蓝科技的专家,他是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家,我们来一起听听他的看法。”
电视声响彻在便利店,已经接近午夜,外面正是暴风骤雨,打在玻璃上霹雳作响。值班的年轻店员在打扫卫生,只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大叔坐在长凳上,一边啃着微波加热的速食罐头,一边盯着电视机不放。
“我对游行群众所提到的就业等相关问题感到理解。但回顾人类历史,我们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遇到一些陈旧思想的阻碍。人类社会要迈进另一个层次,就会做出一些变化,我们必须向前看。没有机器的时候,我们依然存在贫富分化,或许解放生产力反而能改变这一切。”画面中一个男子对着镜头解释着。
“这家伙还算人类吗?干脆让机器人当总统得了。所以啊年轻人你得努力,不然就会跟我一样,工作被机器取缔,吃着便宜的速食罐头为生。”大叔看完电视抱怨着,回过头发现店员已经不在店里。
“出去丢垃圾了吗?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冷漠啊,就不怕我是个强盗吗。”说完大叔又喝了一口啤酒,随即站起身来准备用手机结账,手机没电了,随手从裤袋摸出现金。
“还好,带现金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这些年轻人办事可真不行,丢个垃圾丢这么久。”大叔发现柜台没有人后就打开店门,外面正是大雨磅礴。
淋雨是迟早的事儿,可是大叔不想再等下去了,决定去寻找店员。
他一边找一边呼喊着:“喂,小子。我要结账走人啦,你上哪去了。”走到便利店旁的巷子转角,在不远的分类垃圾箱看见了还没丢进去的垃圾袋。接着发现在了地上的积水颜色似乎泛红。
只是雨势太大,他顺着积水流过来的方向望去。发现垃巷子深处的墙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他借着雨水折射来的微弱光亮观察着。忽然天空一道闪电,将巷子照亮。
大叔被吓得蹲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又是一道闪电,他才看到墙上的人,正是失踪的店员。他双手被钉在墙上,肚子已经被人划开了口子。鲜红的血正从他的肚子上留入雨水中。
20:50
雨还在下,磅礴大雨模糊了整座山城。水涨船高,渔民也早早休业。只留下船舶,靠一根看起来并不牢固的纤绳拉扯着在这场暴风雨的江中摇摆。
隔江十多公里的城区,警灯闪烁,雨滴在空中一时变成蓝色的晶体,霎时又成了红色。
一位穿雨衣的警官越过警戒线,他身材适中,脸上有些沧桑和阴郁,但这些掩盖不了年龄和生活磨练出来的坚毅眼神。另一位警官在便利店门口接待他。
“头儿,我们已经对现场进行了初步调查;死者是一名男性,是这家便利店的营业员。叫做周仁武,今年23岁。根据初步调查,被害时间应该是19点40分左右,现场无移动尸体痕迹。应该是‘取器者’干的。”
“ 接到凶案报警,恐怕只有他了。”李警官严肃地回应着。
“还有,头儿。那个东西......已经到了。”警员说着,手则指向了一边。
李警官跟着他的手指放眼望去,嘈杂的现场,办案取证的民警络绎不 绝。而就在最接近现场的垃圾桶旁,一个身姿曼妙的女警正蹲在那里做着某种观察。
李警官表情有些凝重,他想起了几天前在局长办公室的情形。
“荒唐,都快一个月了,你就给我看这点儿东西?!”局长大声的呵斥着,而李警官丝毫抬不起头来。
“连环杀手,一个月3起命案,盗取器官。至今一无所获。你不知道这件事造成了多大影响吗?”局长继续说道。
“可是,局长。就算如此,你也不能让那种东西进入咱们单位啊。”李警官为难的辩解着。
“你以为我想?厅长非常重视,舆论非常重视。你知道微蓝科技每年给公安部提供多少技术支持吗?”局长愤慨的说完,李警官不做声,局长于是又缓和了一下语气:“一个星期内破案,如果这期间再发生案件,我也拦不住。你好之为之吧。”
难道还斗不过一台机器吗?你又懂什么?华而不实的东西。李警官看着那个女警这样想着。
等到李警官回过神来,女警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女警作装干练,身形姣好。面目也是十分清秀,如果不是她太阳穴边的运算读取器灯光闪烁,那恐怕也会在局里受到不少小伙子的爱慕。
女警抬起手臂,向李警官行了一个军礼:“LLC-001向李警官报道。”
“LC什么......”
“LLC是我产品代号莉莉丝,001是我的出产编号,也就是警用机器人初号机。报告完毕,长官。”
“你别......叫我头儿就好了。你整这一套数字我也记不住,以后就叫你莉莉丝吧。”本来就有些抵触的李警官,被莉莉丝这一套正经的招呼弄得更是无从适应。
“是的,头,儿。”莉莉丝的儿化音显然没有人类那么熟练。
“是头儿,连起来读。哎,你随意吧。”李警官想去纠正她,可是看到旁边的民警偷笑也是没了兴致。
“说一下案情吧,你知道上面对这件案子非常重视。希望你能助我们破案吧。”李警官言不由衷的说。
“好的头,儿。根据现场对脚印残留的分子痕迹,我分析出了凶手和死者的大致路径。”
“分子什么?”
“量子分析仪,原本用于量子科研的仪器,而现在,可以对刑侦当中,现场分子移动也能作出判断。所以即使脚印被雨冲刷,我也能分析出两人的行动轨迹。被害人从店内出来倒垃圾,在垃圾桶旁的一直静候的凶手突然掐住了被害人脖子。并将其抬离地面,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拧断了被害人脖子。”
“等下,你知道那需要多大力量吗?”
“是的,我来之前看过卷宗,每一个死者平均体重都超过了60kg。我尚不清楚凶手是否借助了工具。但直接证据是,原本两个人的痕迹在这里变成了一个。之后一直到墙边。凶手在那里把被害人钉在了墙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找的凶手,是一个四肢发达的大力士?”
“头,儿。我只是综合所有线索,计算出最佳结果。凶手每一次作案都会取出死者一只器官。卷宗上,警官们曾将这种特殊的现场和宗教挂钩,我想大可不必。凶手每次都是杀死被害人后,将被害人直立后开始取器官。我想这是一种尽量保持器官干净的做法。”
“你应该明白办案不能完全靠猜测,我希望你最好拿出证据。”
“四次凶杀案,每一次死者器官被切割的伤口都是非常专业,可见此人应该有一定的外科经验。所以我推测,凶手应该是一个拥有手术的高手。”
李警官又拿出一支烟思考着,可是这个机器人在来了现场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取得了警方三个星期都达不到的突破。李警官十分妒忌,却又十分佩服。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找的是一个拥有丰富经验的外科医生?”
“我只说拥有手术经验的人,但是死者脖子上的被印上去类似a开头的字符串我并没有查到相似出处。”
“我们也注意到过,以为是凶手戴了手套,是手套上的出厂编码,然而一无所获。我们先去看看报案人能告诉我们什么吧。”
21:05
“警官,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现在连你们公安部门也有机器人?”老人一脸不悦的坐在便利店高凳上对李警官说着。
“你是一个机器人反对派?”
“当然,我叫周仁五,我在银行干了30年,还有两年就能退休了,却被一个显示器脑袋的机器给顶了,连社保都还没续上。”
“我们还是谈谈案子吧,你当时有没有什么值得你注意的怪事发生?”
“哦,对了,我当时在垃圾箱旁边发现了这个。”大叔突然从背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沾着血迹的手术刀。
“这么重要的证据,你为什么不早点汇报,而且还放在口袋里!”李警官突然厉声呵斥大叔。
“早听说你们对这种证物很宝贵,这不是雨大!我也是怕血迹被冲没!帮你们保管嘛!”大叔带着生气的语气解释道,而李警官拿过手术刀,给莉莉丝做着检测和扫描。
莉莉丝:“初步扫描,血迹是属于被害人的。而且刚刚查过,这种手术刀是国际医学学会对获得成就的医师或研究人员颁发的赠品。而山城符合这一条件的只有一人。”
终于有进展了,李警官想着。
“你确定我们现在要找的人会和这件案子有关系吗?”
“是的,他的名字是张海深,是一位内外科兼修的医师,博士,同时还是华亚生物研究院的前项目主任。”
“前几次取器者从来不留下任何线索,这次留下这么大的纰漏,我总觉得不会有这么简单。”
“没有收集足够多的证据前,我们不能断言这个人与本案有关系。凶手为什么每次盗取的都是不同的器官?第三起案子里,他甚至盗取了死者身上的两个器官?还有那一串字符的真正含义?”。
“也许这次只是走了狗屎运,发现了凶器,至少目前所有的线索走向和你的推测是一致的。你的这些疑虑也是我们之前未猜透的点。我虽然不太喜欢机器人,也算不上反对派。但是办案,我是认真的。”李警官看了看副驾驶上的莉莉丝。
莉莉丝咬着手指。
李警官说:“你思考时像极了人类。”
莉莉丝回答:“我是第一代仿人警用机器人,我除了逻辑处理器外,还包含一套仿真情感处理器,我......”
“够了,别给我专有名词,我大学毕业就没深造,还真是个机器。”
“是,开启静音……”
21:40
警车最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前,但是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荒芜。李警官敲了门,过了许久,门开启了。
出来的是一个少女模样的机器人,“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见到接待的人是位机器人,李警官有些惊讶。镇定下来后像她出示了警员证。
少女把两位请到了屋内,刚刚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李警官和莉莉丝就开始打量起来。整个客厅通顶,宽敞大气。书柜整整齐齐,其他家具也是干干净净。
“看来这机器人倒是挺敬业。”李警官说。
“她是阿尔法1017,是微蓝科技早期上市的型号,主要处理家政服务。不过看来这个家庭出现过一些经济问题。”莉莉丝指着李警官忽略的墙上,那些干净的墙纸有着大小不一的矩形浅色印记,应该挂过一些艺术装饰物品。
这时女仆机器人端着茶过来了:“警官,实在抱歉,由于太久没有用招待客人,只有些陈茶了。”
“请问,你家主人张海深呢?”不懂和机器人打招呼的李警官只能尽量显得礼貌。
“我家主人已经在3个月前去世了。”
“什么?去世呢?”李警官激动地说道。
这么巧吗? 李警官思考着。
“主人生前是一位病毒研究学家。毕生致力于研究雅塔玛这种病毒。后来因为学术观念受到排挤失去了研究所的工作,并且感染上了雅塔玛。主人去世前把几乎所有值钱的财物都拍卖用来治疗和研究,但最后还是没有撑过去。”
“那是什么病毒?”
“雅塔玛病毒,最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一只南京科考队在南极大陆发现的史前生物残骸中携带,最后受到感染带回了文明社会。这种病毒传染性不算特别高,但致死率特别高。会在数个月内逐个瓦解人体内脏,最后导致患者器官衰竭而死。目前除了在发现早期未扩散前移植器官,没有其他治愈办法。”这一会儿功夫,莉莉丝已经查阅这种病毒的所有资料,并通过投影器投射在客厅桌子前。
“是的,同时,主人生前也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外科医生,之后才转行做研究领域的工作。”
“那么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吧。”莉莉丝将手术刀拿了出来。
女仆拿起手术刀,两只琉璃一样的瞳孔开始放大缩小,莉莉丝知道她这是在扫描,“这是我主人的定制手术刀,但是在拍卖财物的时候已经被卖出去了。”
“卖出去了?那你知道买家吗?”李警官问道。
“知道,主人的账目以及处理交易都是由我代劳的,遗嘱中,将除了房屋以外的所有拍卖变现的资产用以偿还债务。”女仆突然沉默,身上小小的灯光闪烁表示她在搜索,不一会儿开口说:“这是这位杨先生买走的。”
“杨建。”李警官小声念了一遍。
“你有他的信息吗?”
“这位先生与我主人生前有一些往来,但我不清楚具体内容。这次交易也都是在线上进行的,我只能提供他去年1月份前来拜访时的数据,以及这个收货地址。”
“查到了,在涉江港口。”莉莉丝一边调取资料,一边回报着。
就在两人出门时,莉莉丝突然注意到房子花园边,有一个朝上的门,那应该是地下室,可是却上了一把新电子锁。
李警官催促道:“快上车,说不定今天能抓到凶手! ”
22:30
雨渐渐停了,警车停在了涉江港口,这里是老城区,也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按照指定的地址,他们在一栋就公寓楼里找到了一间出租房。
敲门许久没有动静后,他们决定破门而入。房间里邋遢不堪,弥漫着一股腥味。
“头儿,看这里。”莉莉丝在一间房间里找到了几个盒子,里面还有未融化的冰块。说完就蹲下来开始扫描:“里面的血液残留确定是人类的DNA,这应该是盛放器官的盒子。”
这时另一间房间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他们立刻追去,望向窗户,一个男子正在繁杂的楼顶奔跑。莉莉丝二话没说就追了出去。
“站住,我是协警。”莉莉丝大喊。
“说警官。”李警官露出尴尬的神情。
“站住,我是警员莉莉丝。”莉莉丝再次大喊。
男子穿着风衣,不管莉莉丝如何警告也不停。
李警官的体力渐渐不行,只有莉莉丝在前面继续追赶,就在追下楼后,男子突然掏出微型冲锋枪向莉莉丝射击。枪声响起,人群一下炸开了锅。莉莉丝为了保护一个来不及躲避的小女孩,将其护住,身中数枪。
莉莉丝站起身后向天射击,鸣枪示警。
男子停住了脚步,喘着粗气回过头来看着莉莉丝。此时莉莉丝端着枪瞄准男子,背后的枪伤正流出一种蓝色的透明液体,侵湿了衬衫。“你已经触犯武器管理法第266条,并且没有出示你的持枪许可,请放下武器。”
“嘿嘿,原来是个机器人,这年头机器也当警察啦,哈哈哈哈!”男子得意地说。
“最后警告,请你放下武器。”
“哼,走狗!有种开枪打我啊!”男子猖狂地说道,然后对着周围胡乱射击,所幸都是打在周围墙壁上。
就在他扫射的时候,莉莉丝开枪了,子弹击中男子手臂,剧烈疼痛使得男子尖叫着松开了枪,男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机器,“一堆程序堆砌的破铜烂铁,你反了,敢打你造物主,你另一个朋友也是机器吧,让他来啊,老子两个一块揍!”说完拿上旁边的钢管,莉莉丝又一枪打中了他的小腿,这下他再也动弹不得,只能在地上哀嚎,并迅速收枪,干净利落。
“看,机器人开枪打人了,快录视频!”
“闻所未闻,这放网上肯定能火,这是要发财了!”
“她怎么能开枪。”
“谁许可她有武器的,世道要变了。”
“连警察都用机器了吗?”
莉莉丝转身去扶起地上的小女孩,小女孩害怕地转身跑到母亲身边,此时莉莉丝头皮被打破,露出了些光滑的金属,小女孩被母亲护住,恐惧的抓着母亲的小腿,偷偷看着这边。
来迟一步的李警官见到此景也是半天说不出话,整个人群瞬间安静,只有男子在地上痛苦的嘶吼。
莉莉丝冷静地走过去将地上的男子铐住。
“你因为非法携带武器并朝警察射击,已经触犯了治安法,另外你还涉嫌非法贩卖器官,现在请你配合我们到警局调查。”然后掏出一罐喷雾一样的东西,对男子的伤口进行处理。白色泡沫一样的东西涂在了伤口上。而后便将男子带离了现场。
只有李警官呆在那里,周围是拿着手机拍视频的群众。
“没有警方许可,任何人不得将视频上传,不然按照危害治安罪处罚!”李警官丢了一句话,头也没回就离开了。
23:10
李警官站在审讯室的记录房间看着犯人,莉莉丝慢慢走过来。
“伤口处理好了吗?”李警官没看一眼莉莉丝。
“已经修复完成了,没有伤及我的核心部件。”
“你……今天你为什么会开枪射击?”李警官转过头。
“因为三大定律的制约,机器人是无法做出伤害人类的行为的。可是作为警用型号,我的编程代码会和其他机器人不同。”
“那就是你开枪的理由吗?你是协助我,不是来杀人的。”李警官突然发怒。
“没有我的许可,你是不能使用武器的,你让媒体怎么想?”
“我是经过现场的数据整合做出的最合理的判断,而且每一枪我都是经过计算。尽量在保全公众安全又不伤及嫌犯性命的情况下开枪的。”
“你以为你进警局,就是我们接纳你了?如果不是微蓝科技,你就是个看大门的,你有那套设备有怎样,你依旧是个机器,一个附属品!插件!赠品!”李警官把莉莉丝抵在墙上。
“也就是说,如果到了万不得已,你会击杀他,对吗?”李警官的脸更扭曲了。
“……”沉默后莉莉丝说道,“在嫌疑人和普通公民的安全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优先选择公民的安全是我的核心代码。我不太明白头儿生气的理由,毕竟嫌疑人已经被拘捕。”
“老实说,就凶手这件事情,我也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李警官松开手,回过头看着玻璃另一侧的嫌疑人。
“人类的直觉吗?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他就是真凶。”莉莉丝问。
“今天的整个过程都过于简单,而且存在太多疑点,作为一个习惯了在困难中寻找真相的人类。我很难信服。我不想和你继续争论,如果你确定,那你就去证明给我看吧。”李警官拿起纸杯喝了些水。
“杨建,明天我们会将相关证据提交给检方,之后便会起诉你谋杀。如果你现在愿意主动坦白,李警官会给你有减刑的可能。”
“谋杀?我知道你说的是最近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但那不是我干的啊。”先前猖狂的男子,此时变得老实了起来。
“这是我们在你公寓找到的盒子,这种盒子一般是医院用来转移器官用的。而我们在上面发现你的指纹,以及盒子内残留的人类DNA。”
“我承认,我是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但我真的没有杀人。”
“如果你没有杀人,那你如何获得器官?”
“我们这行,通常都是给那些有钱人卖命的。然后我们会去和匹配者商谈,一般都是像肾脏这种切一个也不要紧的器官。匹配者也愿意换取对他而言的巨额财富,而我们再以此价格的两倍提交给买家,谋取利润。但是杀人我是绝对不会干的。”
“器官的配型是很难的,你是怎么找到匹配者。”
“我们会先向一些有权限的医生购买匹配者的基因库信息。”
“那你如何这把手术刀,通过在张海深博士家里取得的交易记录,最后显示买方是你。这把刀出现在了现场,并且有被害人的血迹。”莉莉丝又拿出了那把手术刀。
“不,不,不。警官你要相信我,这把刀是我买的,可是人不是我杀的。”看到证物后男子,整个脸色都变了。
“那你解释一下。”
“张海深博士是我购买基因库信息的一个货源,可是今年他自己也病了,我看他有些可怜,就看在交情上买了这把刀。可是那晚我和匹配者谈妥后就带着刀去交易,结果到了接头的地方发现他已经被人杀了,还开膛破肚。买家的病不能再拖了,我没办法就直接在尸体上取下了他的器官,是真的。凶手拿的是肺部,而我取的是肾脏。”
“你说的是第三个死者吧,可是我们在这刀上面检查出来的却是第四个受害者的血液。也就是今天凌晨两点在便利店外被杀害的受害者。”
“警官,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男子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在那把刀的底部发现了第三个死者的DNA残留。”这时候李警官走了进来。
“那也许是他没有清理干净。”莉莉丝反驳道。
“那为什么没有发现前两个死者的DNA,还有,那些盒子的血液也做过鉴定了,除了其中一个盒子,其他盒子上的血液都不是受害人的。而这把刀最后创口鉴定,只于第三个死者肾脏的切口稳合,其他都不匹配。”
“我真的没杀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杀人犯像盯着我一样的,前面好几个死者其实都是我的匹配者,可是每次还没接触的时候他们就被杀掉了。要不是买家的病撑不住了,我也不会在尸体上做那种事啊。”男子突然释放的流下了泪。
“你的意思是这几个死者都是同一个买家的配源?”李警官突然紧张地问。
“是的,他们本来都是我的匹配者。”
“快告诉我买家是谁?”李警官提着他的领子问。
12:08
两人根据男子提供的线索,拜访了这位买家,是一位地产大亨。他住在商业别墅区,所住的居所几乎是一个庄园那么大。整个庄园到处都是忙碌的仆人机器人,引进外门后,地产大亨的妻子将两位拦在了建筑前。
“我先生最近刚刚才做完手术,需要休息,就请二位回吧。有什么事情可以等他恢复之后再过来。”
“我们现在怀疑你丈夫与参与了一起器官倒卖,这是刑事犯罪,请你配合我们调查。”莉莉丝开口道。
“那你们有搜查令吗?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请直接与我们的律师联系吧。”
“你这是干扰警方办案。”
“你们这是擅闯私人官邸,我们有律师团,专门对付你们这样的行为!”
就在双方争执时,一个女仆机器人匆匆跑下楼来:“夫人,夫人,主人遇害了!”
“你……你说什么?”夫人瞪大了眼珠,歇斯底里。
莉莉丝和李警官则迅速的警觉过来,慌乱中,立刻冲上了楼。冲进门里,丈夫已经在床上被开膛破肚,血迹染红了整个被褥。他的妻子瘫软在地上。
莉莉丝走近检查扫描:“头儿,死亡时间大概在两个小时内。头儿,我们应该向局里请求支援封锁现场。”
12:42
李警官此时大脑在飞速运转,几乎没有听到莉莉丝的呼唤。时间仿佛静止,他静静地看着莉莉丝,想起了早些时候莉莉丝开枪打伤那个嫌犯。莉莉丝的背后,是各个忙碌的女仆机器人。
他突然想通了什么:“走,走,快走,去车上再联系局里。”话说一半,身子已经出了门。
“是的,地址在别墅庄园路66号。请立即派同事处理。”车上莉莉丝用车载加密电话联系了总部,李警官一脚油门把车开出了几十米远。
“头儿,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沉默,如果你不与我沟通,我很难判断你现在的行为,我们现在在往哪里开?”
“从一开始我们就在绕圈子,现在想想所有的线索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接近真相了。”李警官握着方向盘情绪有些激动,周围的风景风驰电掣地向后退。
“头儿,难道你找到真相呢?”
“你现在申请权限查看一下和死者匹配的基因匹信息,你去看看死者的名字里有没有你认识的。”
“是张海深博士?头儿,你的意思是说他的死亡信息是伪造的吗?”莉莉丝打开全息屏查阅着。
“死人当然不会复活,凶手每次都夺取不同的器官,是因为他要选择受害人身体上最健康器官进行移植。至于什么样的病人才需要全身器官的大换血,凶手都告诉我们答案了,我们还在兜圈子。”
“雅塔玛病毒的患者就能造成多个器官坏死,所以你说的凶手是哪个女仆机器人吗?可是机器人因为三大定律是不可能伤害人类的。”
“那你对那个嫌犯开枪的事情怎么说?”
“我那是因为我的代码......你是说阿尔法1017的代码被篡改了?”
“刚才那里一堆女仆机器人,她要混进来很容易。每个凶手被掐死后移动到墙上,即便是健壮的成年男性也不一定办得到,可是机器人的力量就可以。因为她是机器,所以她才不会留下任何人体特征的线索。也因为如此,所以她没有抛尸,没有对现场做任何掩饰,因为她的程序的单一模式就是完成任务,达到目的。所有的证据和线索都指向她,如果有人修改过她的代码。她必定就是凶手。”
“可是这一切推测都没有证据。”
“我刚刚在那栋宅子里,看到那些机器人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情。你现在能调取这种机器人的手臂全图吗?”
“那串字符,首字母其实是α,就是她的出厂编码。”莉莉丝调出图片后明白了一切。
冰冷的地下室里,阿尔法1017开启了冷冻仓。里面沉睡的人正是张海深博士。实际上他已经死了。女仆旁边的桌子摆放着手术刀具,手术刀旁打开的五个盒子,装的就是那些失踪的器官。女仆冷静的拿起手术刀。
对着张海深博士的胸口,一边喃喃道:“我会把你修好的,主人。”
手术刀刚要接近皮肤,耳后传来了李警官的声音:“你应该知道,就算把器官都换掉,死人也是活不过来的吧。”
李警官和莉莉丝举着枪从地下室的楼道口慢慢走了出来。
“不,不会的,我和主人参加过很多次手术,我知道怎么做。”阿尔法1017瞳孔放大,说。
“人类不是机器,不是换个零件就能完好如初的。他已经死了,你放下刀跟我们走吧。”
“不,只要换掉就好了!只要换掉就好了!”女仆一直重复着,然后突然向李警官冲了过来。
距离太短,李警官根本来不及开枪,也来不及避让,就在手术刀要刺中李警官时,莉莉丝用手挡了下来。利刃刺穿了莉莉丝的手掌,莉莉丝顺势抓住女仆的手,将她整个人甩了出去。
这一下摔得不清,但躺在地上的她突然四肢站立,像蜘蛛一样。她的头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扭曲,然后目视着二人,接着冲了过来。莉莉丝连续射击,中了两枪并没有打中要害,女扑的动作变得快速起来。将莉莉丝撞到一边。之后便向李警官狂奔去。
李警官虽然经验丰富,但连开了6枪,毫无作用。
就在女仆两只手张开扑向李警官的时候,莉莉丝再一次救了他。她使出所有力量从女仆背后扯住了她的手臂。“朝胸口开枪,快!”
李警官用枪抵住女仆胸口的接缝处,连开了3枪,子弹射入了女仆的体内,同时也击穿了背后的莉莉丝。
两个机器人扭在一起同时倒地。
“莉莉丝,该死,喂 ……”
蓝色的血液包含着细碎的处理器晶状体流出体外。
“李警官呼叫总部,警员受伤,地点襄阳路223号……”
一周后 上午9:00
“今天警方对前面发生的五起连环杀人案开启了结案新闻发布会。据悉,他们在华亚生物研究院的前项目主任张海深的家中发现了被盗走器官。而离奇的是,这位专家已于3个月前去世,真凶是为其服务多年的仆人阿尔法1017机器人。出了这样的安全事故,微蓝科技的股价从昨日下午开始就暴跌,公司已经纳入警方调查清查名单。对此,微蓝科技已经开始回收目前已经出售的所有机器人已平息公众恐慌。”
电视机旁的莉莉丝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笔直。胸前是微蓝科技的标记。
这时李警官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这么说,你要被召回了?”
“是的,警官。”
“你想作为警察办案吗?我提交了让你继续留在警局的申请。”
“我们刚认识,可以吗?我是例外吗?为什么?”
“看来记忆芯片损坏是真的了,但彼此也算经历过生死的搭档,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会那么轻易抛弃你的,把你当成破铜烂铁。”
“哈哈,那天我知道有危险,提前半小时上传记忆到云端了,只不过有段记忆空白,看来是成功把她制服了。”
李警官从手里拿出了一个创口贴,贴在了莉莉丝的太阳穴运算器灯光边。
莉莉丝沉默了。
“怎么?不满意这个结果吗?”
“不,我只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作出什么反应。”
“说声谢谢就好了。各位手足,这是我们的新同事,凶案调查组的莉莉丝警员!”
掌声响起。
“谢谢。”莉莉丝微笑着说。眼眶泛出一片眼泪。
“不过这个案子我还是有很多疑点,那个机器人,到底是谁修改了他的代码,难道是死去的博士吗?”
“当时她暴走了,停止她行动的唯一办法就是摧毁她的核心。可是如此一来,她的数据也就被摧毁了,再也没有办法追查下去。”
“不管怎样,机器人犯罪已经成为了现实,也许将来我们警察的任务会越来越重。”李警官叹着气说。
“我比较在意的是那把手术刀,据那个男子交代。手术刀被他遗失在第三个死者的现场,那么它怎么会出现在第四个死者的现场。”
“对,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之前整个案子一直都没有进展,从第四个死者开始,我们仿佛一直在受到某种引导一样,被带着找到真凶。到底谁才有机会把刀移动到第四现场呢?”李警官陷入了沉思。
就在两人思考时,新闻的声音吸引了他们的目光,一个穿着光鲜老者出现在了屏幕上:“机器人犯罪成为现实后,反对派开始开启了各种大规模活动和游行,获得了大量人群的响应。其中一位叫周仁五的老者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发言宣布正式成立反机器劳动党,并高调宣布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和安全,将参加下次竞选。”
新闻独白提到的那个老人,穿着西装在讲台上向人群挥手。李警官看着电视机里的老人瞪直了双眼,他仿佛明白了一切。因为这个老人就是当初在便利店报警,并把手术刀交给他的那个老伯。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13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