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李代桃僵

李代桃僵

新的一年,记得还愿(《长命百岁》后续)

SPECIAL ARTICLE2077-01-02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the world
  • 海岸
海潮表面翻涌着一条条从二进制到十六进制不断来回转换的飞鱼投影,自城隍庙飘到云海上的“香火”呈现出诡异的红移。
赵富贵匍匐在海滩上,张开嘴大口大口吃着潮汐送来的“香火”。紧接着,他的右眼高频次地闭合又睁开,转瞬间打包完几十万个数据包,通过看不见的数据管线投递到自己辖区的诸多庙祝手上,再经由他们,将那繁杂的代码转译为文字或者指令,让云海之下的人类去执行种种琐碎的事项。
作为这个南方小城的“城隍爷”,赵富贵平日里基本都待在这片云海边上,日复一日,勤勤恳恳地为小城的发展和稳定添砖加瓦。
处理完这个时段的公务,他有一些时间放松,红色扫描网格线覆盖的黑色夜空中,开始流淌富有规律的点和线段,钢琴声逐渐响起,舒缓着赵富贵略微发烫的神经。他嘴里有股怪味,不知是哪个蠢笨的信徒在上传算力的时候抽着“电子烟”,多多少少污染了些许“香火”。
等到次年业绩考核结束,他应该就能拿到一批优化资源,用以加固自身的数据强度,这些个超频时附带的小毛病相信到时候就可以迎刃而解。
“屁点大的城市,糟心事却一点不少。每天就那么点信众在为我输送算力,真真叫人干着急。”赵富贵那如同七八岁稚童般的脸庞上,露出无奈的神情。然而那几道骇人的赤色切割线将他的面颊分割为大小不一的几块,似散非散,却又好好地依附在头骨之上。
他看着自己手下数量不多、正忙里忙外的庙祝们,无一不是与他类似的可爱孩童模样。他们是人类与“城隍系统”之间沟通的拟人化交互界面。当然庙祝不止只有孩童这一种形象,不同城市的城隍爷手下,有不同形象的庙祝。有的是妙龄女子,有的是俊朗小生,也有些兽首人身的,还有的干脆就是动物形象,不一而足。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呢。”赵富贵轻按太阳穴,从其中抽取出一缕晶莹剔透的丝线。他伸手托举着这缕耗费他大半年算力得出的珍贵数据,小心翼翼地抛入云海之中。
一串字符闪过:“捕获第7485行,完成进度73.045769%。”
  • 边境
“监测到13782道针对红墙的攻击,截止报告上传时,所有攻击已被拦截,正在回溯寻址,预计一分钟后获取所有攻击来源IP。”云海上浮现出警报。
“这个月以来第几次了?”
“年底了嘛,还不许人家冲一冲KPI?”
“黑墙那边的人手是越伸越长了。该给他们备一份大礼。应该礼尚往来才对。”女人挥挥手,招徕一片云彩,随手编织了一套隐蔽性极强的自我增殖型病毒。纤纤玉手翻转,屈指一弹,云彩便以无法目视的速度消失在黑夜里。
“公器私用,不合适。”猫首人身的城隍摇了摇头,但也不劝阻。
女人低眉瞧了两眼他腰间悬挂的佩剑,默不作声,自顾自拢了拢周身环绕的祥瑞云朵,像是想要暖和些。
“钱眼,听说康陶公司的人想要把你要了去,给他们做数据分析。”
女人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那帮子只知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的坏种,不知从哪知道我平日里积攒了些盈余的算力,就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所幸公司很干脆地拒绝了他们的合作请求,不然我非得要往他们公司的冰墙里丢几枚吉祥如意的铜钱不可。”
“你那铜钱要是丢下去,可够他们修复数据库好一阵子。公司高层在这方面,还是很考虑我们这些城隍的心情意愿的。好事。”
“康陶还不是趁着荒坂公司现在正乱,想要搞点大动作。”
“你真以为荒坂三郎死了吗,未必。”
钱眼翻了下白眼,抓过一团香火囫囵吞下,语气平淡地说着:“没所谓的事情。他走他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最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若不是你还在云海之上巡视,我猜有不少城隍都跃跃欲试,想要往荒坂公司总部送些春联。”
“我们看似无所不知,近乎神明,但依附的数据库还是略有局限。也正是如此,公司才会打造出我这尊巡查夜游神,好叫你们中的一些人安分守己。在大业未尽之前,休要做些画蛇添足的事情。还记得年初那个平线了的城隍吗?”
“李白,莫要拐着弯敲打我,我知晓了!”钱眼似被身旁的云彩绯红了脸颊,煞是好看。
  • 书舍
孙AB眯着眼,往一条双螺旋的数据流上雕刻着点阵。握着刻刀的手稳如泰山,下刀却宛如妙笔生花,那些看一眼都觉得头晕的复杂点阵就在他的刀下缓缓流淌而出。
一旁有书童伺候,时不时为他擦去额头的细汗。
孙AB左眼视野里,那已经知晓的7485行代码在上下滚动着。这些代码才雕刻了一半不到,即便他已经分出大部分算力,依旧如逆水行舟。
“老爷,休息片刻罢。”书童递上一杯盛满“香火”的茶水,轻声劝道。
“还早呢。往人类的基因上刻出个后门,可是公司交代下来的最高任务。你瞧,这代码也才编写出堪堪接近四分之三,任重而道远啊。”孙AB嘴上说着,手上的功夫没有停下,依旧平稳。
“老爷,隔壁城市的那些个城隍和庙祝们,早早就在筹备新年庆典的事宜,而我们这风平浪静,万一年关一到,办不出像样的庆典,可要丢份子啊。”书童晃着小脑袋,给孙AB揉肩捶腿。
“你懂甚,老爷手底下才是紧要事情。到时候大功告成,那才是真正人前显圣,是要记头等大功的。有这时间说些无用的话,不如好好看看书,拓扑和群论之类。”
“可是老爷——”书童刚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只看到自家老爷脸色严肃,把书童的语音系统下线了,然后指指只有红色扫描网格线的黑色天空。
“ 危楼高百尺,
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书童脑海里窜过这首诗。
孙AB没有握刻刀的那只手揉揉书童的脑袋,笑着看了看天空。
“不知不觉,旧岁渐逝,新年将近。新的一年,记得还愿啊。”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6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