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夜之城影像游记

夜之城影像游记

V支线

SPECIAL ARTICLE2077-12-23
大家好,距离2077年的最后一天只有一周的时间了,我也终于在拖了小半年以后,在这里放出我的夜之城游记了。
一切从旅程的起因说起,时间要回溯到夏天最热的那几日,我接到了主编的电话。
“美差,美差。”不管实际上跟‘美差’这个词有没有任何的关系,主编安排任务时都喜欢这么开头。
“坐船从大连去日本,是赞助商的游轮。游记你懂得,照片好好拍,海上的地上的都得有。”
“交稿时限呢,急吗?”
“急,怎么不急。”主编划下了死线,“旅游旺季就那么久,人家赞助商可不能等你悠悠的回来以后再交稿。”
我收拾收拾去大连,那时候只以为是一趟耗时大半个月的常规工作而已。
我的工作是模仿六七十年前的风格,为杂志社撰写照片与文字结合的摄影游记——一种简陋的内容创作形式。只能说是时间越往前,人越怀念以前。而且这一波还是跃迁式复古,被超梦淘汰的视频形式仍旧还是不受人待见的,得还原到被视频淘汰出局的平面媒体的形式才行。
拍了一些常规的海上风景以后,游轮靠在了横滨港。刚还没下船,主编又来了通讯。
“白鲸号!”主编那张肉乎乎的脸一下凑了上来,吓得我赶紧把影像关了。但只有声音也能听得出他的激动。
“库吉拉号,荒坂华子!有机会!”
“老大,你冷静点慢慢说。”
“你听着,我有个荒坂公司新闻系办公室的朋友。他那里有一个名额,可以提供给中国来的新闻媒体,我就把你报上去了。”
“已经报上了?那现在的工作怎么办?”
“不急不急,我派别人再坐一趟,旅游旺季那么长呢,不差这几天。这次的机会可不只是上航母去,而是跟随荒坂华子小姐同乘库吉拉号航母前往夜之城!”
“夜之城,那不是在北美吗?我才从船上下来啊。虽然我不晕船,但这一趟这么这么远……”
说实话,对于和荒坂华子小姐同乘一艘航母跨越这个太平洋这件事情,我是很有兴趣的。
只不过习惯性的,我需要拿捏主编一下,讨点条件,至·····不济这项额外的工作得让我能去东京的电器街淘点古董,毕竟歧路司义眼直出照片一点也不讨喜,要出来的照片有复古的韵味还是要去买那些早被荒坂兼并的厂商几十年前生产的那些相机。
不过这些细节我都先不聊了——这次的标题是夜之城游记,上面这些不过是讲一下之所以到夜之城的缘由。
在悠游漫游的太平洋旅程以后,库吉拉号在一场晒人的黄昏里停靠进了港口。一路坐航母过来是一场新奇的体验,不过军舰上的居住条件确实不能跟游轮相比,奔着补偿自己的心理我定了一件风景极好的酒店。
但结果是出人意料的。
因为酒店在太平洲。
作为游记,我必须在这里警告大家:
夜之城,行。
太平洲,不行。
还没入夜,街上的枪声就吵闹了起来,根据本地网络的内容,现在正是动物帮跟太平洲本地的帮派火热的时候。
我本着最基础的敬业精神,在阳台上拍了这一张过曝的落日。
但之后就再不敢拉开窗帘了,战战兢兢的度过了一个夜晚,天一亮,在街上枪声安静了以后,我立马就退房离开了太平洲。
根据昨晚在本地网络了解到的信息——在这个治安确实不太好的城市,像我这样想要遍历每个区域的人,最好是能找到一些街头力量的庇护,免得真出什么事情。而最好的方式,就是通过中间人,他们还是重视自己的信誉的,不太会做出对外地人吃干抹净的行为。
根据网上的信息,我找到了一位来自年长的中间人,她叫和歌子,居住在扭扭街深处。
我到了扭扭街以后拍了很多照片,不过仔细筛选下来都不太符合中文互联网的要求……毕竟那是一条比较出格的街道,所以就先不放上来了。此处我插入一张扭扭街街口的巨大雕像,要是真有人想去夜之城玩,看到这个雕像你大概就知道扭扭街在哪了。
在说明了我的情况以及敲定了报酬金额以后,和歌子答应帮我联系一位雇佣兵来负责我的安全,以及顺便做一下导游。
前脚刚出扭扭街,我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一位叫V的女性雇佣兵,她说是从和歌子那里接下了这个任务。我们约在不远的一处商业街见面。
说真的,这第一次见面有点惊到我了,难道夜之城的雇佣兵是一个能负担起保时捷911的职业?不过看到了消失的前挡风玻璃和车上为数不少的划痕,以及了解到了这辆车是几十年前的型号,一切又回到了我的意料之中。
“吃了吗?”这个问候一下子让我仿佛回到了国内。
“还没吃呢。”
“这我熟,走,吃饭去!”
见着她我心情还挺好,毕竟我对“雇佣兵”这三个字的第一印象是一身横肉的黑胖子。而这么一位美人,我得说,谁不能有几分浮想联翩呢。
V的兴致很高,我们一边走着一边就热切的聊了起来。她对我的职业也很感兴趣,她说她平时也很爱拍照片,只不过都是直接用歧路司拍的,没有我手中这样的家伙什。
“我正少一个你这样的朋友呢,从太平洋对岸来的,又不是一个日本人。”V用她的手拍了拍我。
“你有很多日本朋友?”
“也不算多,和歌子勉强算一个?”V停下来真的跟我开始细数:“还有一个叫竹村的,我们关系很好。他是个……挺憨的人。”
“我有他的照片,给你看看。”
“当时可笑死我了,竹村被逼着模仿些过气的段子,完事了人还不买账,说他活不行了,现在都不搞笑了。”
“不过……也难怪吧。”V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了一下。
“这个竹村,他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我根据V的表情推测道。
“嗯……”V点点头,然后又给我传过来一张照片,“这是我们上次见面时我拍的。”
“这一副表情的确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这样评价。
“他当时还念了一句诗,说是中国诗,不过我本来的中文翻译器就很一般,再加上他那奇怪的口音……”V开始翻东西,“我记得我翻译器抓取到了,让我看看记录,说不定你知道。”
“是这个。”V传过来记录:“风笑笑,一水旱,装饰。”
我乍一看没反应过来,不过念了一下就知道是什么了。
“这……”考虑到雇佣兵的朋友应该也是差不多的职业,我问道:“他念了这句诗,还一脸愁容的。是因为他接了什么了不得的委托了吗?”
V很惊讶,她说竹村身上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说这就是简单的推论而已。
“马上到了,整个夜之城的路边摊,就这家日本料理用的不是合成食材。”V指了指。
餐间我们聊了很多,并且我对V产生了许多同情之情——因为这家日料店很明显也是掺着用很多合成食材的,自然的肉和工厂的合成肉在纤维上的巨大区别显然V是不知道的。
一餐很快结束,往回走的路上我打趣V,夜之城的雇佣兵是不是有统一培训的,我感觉你好有亲和力的。你吃饭时都会主动帮我倒酒——这可不大像雇佣兵的风格。你以前是不是干过别的?
对于这个问题,V突然扭头不再看向我了。
V看了看我的相机,还是开口了。
“我以前是……在城外的。”
她开始诉说之前的经历。
她以前的男朋友,也是个摆弄相机的。虽然只不过就是个流浪者,连歧路司都没有,不知道从哪淘的设备。
“可能就是因为你也是拍照的,我觉得跟你亲近一些吧。”V低头,传给我了几张照片。“给你看看他拍的照片,我们那时候都还小,都傻兮兮的。”
“那你帮忙了吗?”
“我帮忙拍照了。”
“他不帮忙还幸灾乐祸的,我问他怎么办,他就乐呵呵的站在一边拍照。”
“没打他一顿?”
“没舍得打。”V冲我笑了笑,“他捧着相机呢,跟你这个挺像的,是新闻社的入职要求。他卖了摩托车换的。”
“这么下本吗?”我挠挠头,这样一看我的职业觉悟还只停留在敲主编竹杠上,的确落了下乘。
“他可高兴了,他靠着投稿照片什么的,有了一份记者的工作,那可是接受完高等教育的人才能有的工作。”
“厉害啊,从那开始你们就搬到城里来了?”
“计划是这么计划的。”v靠在边上的栏杆上慢慢跟我说:“只不过出了点岔子。”
“详细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他实习完了以后独立接手的,第一条线索。他跟我说过跟什么红皇后的赛跑俱乐部之类的,还说他跟一位可能是夜之城最牛逼的警探做了朋友。
“然后他就消失了。尸体是一个月以后从水里面捞出来的。”
看见话题一下子变得这么沉重,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旁边,说了一声抱歉。
“给你看看这个。”V传过来一张照片,“这是他给我发的最后一张照片。还带着一些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注释……”
“这张拍的挺好的,人物和后面迷雾的对比,还有这个模糊……”
“不提这些不高兴的了!”V一下站了起来,打断了我的话,“咱明天去哪玩,我记得这个委托还包括导游的工作呢。”
“我也不清楚……我昨天才来的,晚上住在太平洲,可给吓的不轻,街头火并什么的。”
“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明天就去太平洲了。你放心,有我在,你一根汗毛都不会伤的。”
尽管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太平洲的混乱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但在V信誓旦旦的保护下,我也看到了太平洲这份混乱之中,掺杂的另一面。
好吧,我承认她除了导游以外,还无偿兼职了模特的工作。
镜头老是没法从她身上躲开。
第二天我们在市内游览,我也开始准备重头戏——在即将进行的祭典中采访荒坂华子小姐,这才是我到夜之城来最重要的工作。
我问V是怎么跟和歌子搭上线的,我听说和歌子一般只跟亚洲人做生意,不雇北美本地的人的。
V给我发了几张照片,说这是她在埋伏和歌子,那时候刚开始干活,不懂黑客技巧,被和歌子的监控拍到了。
夜之城的确没太有什么好吃的,这一点我还是要跟大家说的,特别是要避开街上的小摊,难吃是其次,主要是用料对健康不太好。在我抱怨完夜之城的饮食以后,V拍了拍胸膛,说让我到她那去,让我见识见识夜之城美食的那一面,她亲自下厨。
在她给那家半真半假的日本料理以极高的评价以后,我对她的这番话是没有什么信心的。
不过我还是去了。
在她家的阳台上吃了一顿烧烤。确实还行,我估计主要是因为用的肉不错——因为是我买去的。
气氛本来是不错的,但V突然失落了下来,情绪很低。
她坐到了阳台边缘。
“嘿……”她的语气有几分虚弱:“能帮个忙吗?咱们一起去见一下竹村可以吗?”
“帮忙?”这毫无由来的请求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想问她具体是帮什么忙,又为什么要去见竹村,但想到她这几天对我的爽快劲,我没问出口,而是直接应了下来。
“没问题。”
“嗯。”她点点头,情绪依旧很低。
“聊聊天吧。”我主动挑起话题来,“你之前是流浪者,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是做雇佣兵以后?”
“雇佣兵一开始只是兼职。”V点点头,“那时候我还是有本职工作的,在城外的日落旅馆。是他死了以后,我才决定辞了那份工作的。”
“给你看看,这是那天朋友帮我拍的。搬进来之前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我就靠在店里的桌子边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一直到天亮了,我才下了决心。”
说起过去与离别总是惆怅,我有几分受不了这个。跟V告辞离开了阳台,回住处去了。
我该想到的,那以后V的眼睛在看向我时总会有几分歉意。
因为他们合伙,欺骗了我。
V拜托我帮的忙是带竹村去见荒坂华子,他说他是刚刚被曝身亡的荒坂三郎的护卫,希望能见荒坂华子说明一些情况。
大概是因为在国内待久了,我对这些事情没有什么敏感度。只以为是竹村的再就业尝试,所以也就答应了。
我承认长得好看是有用的,要不是V长得好看,这个忙我是不会帮的。
吃完早饭以后我们就和V汇合了,不得不说,带着另外一个男人,这一天逛起来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我也早早的就回去了,要为晚上养精蓄锐,毕竟对荒坂华子的采访才是重中之重。要是这件事没办好,回去主编非得生吞活剥了我不可。
“我该上船了。”我跟V说,“预约的采访时间快到了,荒坂那边的人催了。竹村呢?”
“他应该是过来了。”V给我发了竹村的号码,“你给他打个电话吧,你们一起上去。”
“好。”
我跟竹村在楼下汇合了。
荒坂公司的飞行器过来接我,我谎称竹村是我的助手,荒坂公司方面查验的也没有太用心,我们顺利的上去了花船。并且见到了荒坂华子小姐。
我放下设备,打开提纲,还没等我问出第一个问题。
竹村,他就冲着华子小姐。
掏出了枪。
显然,他不是来寻求再就业的。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完了。当然,在被荒坂公司的安保按在地上并且没收了相机以后,我就更确信了——我的确是完蛋了。
掏出枪的竹村展现了荒坂皇帝护卫应有的素质,他成功劫走了荒坂华子小姐。只留下我被安保抓住。
在夜之城的荒坂塔接受询问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机械地把我所有知道的V和竹村的事情竹筒倒豆一般都说出来了。大概是因为又一项荒坂没有公布过的内部产品吧。
在这股漫长的绝望之中,我又见到了一次华子小姐——看来竹村没有真的对她做什么。这使我舒了一口气。
而华子小姐也没有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对我发怒,她说她知道我并不是共犯,竹村跟她说了。
竹村?你们……
竹村死了。
华子小姐如此说。
不过竹村要说的我也都知道了。
你还需要在塔里面呆一段时间,但之后会安全被送回中国的,不必担心。
华子小姐接着就离开了,之后的日子里,我周围一切都变得安静了,没有人来询问,也没有人来打扰,只有荒坂的员工会定时送饭过来。
山中不知岁月长,日子一天天的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那一日塔里面像是发生了战斗,我听到了枪声和重型机械开过的声音。
等这一阵声音平息以后,我就被放了出来,说是荒坂华子小姐的意愿。
出来以后,心有余悸的我赶紧买了时间上最近的机票,夜之城到青岛,也不会旅馆拿行李了,因而也丢失了一部分没存储到脑内的照片。
相机的确没有歧路司的义眼来的方便。
我再没联系到V,也再不愿意去一趟夜之城了。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0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