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弑杀》过去的故事:关于兰多佩恩

《弑杀》过去的故事:关于兰多佩恩

摘自疫情时期为了排解情绪写的小说《吾灵之匣》

SPECIAL ARTICLE2077-12-27
自己到底杀过多少人,兰多·佩恩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还是最痴迷徒手摧毁面前的敌人。
佩恩这个姓氏是他进入佩恩集团后得到的。起初这个在第十区打黑拳混生活的男人,只有兰多这个名字。
兰多并不多跟人提起自己的家庭,他嗜酒如命的父亲在他刚刚记事的时候就喝死了。母亲和她的姘头也在大减员时期消失了。兰多的所有技巧没有跟任何人研习过,如同与生俱来,从街头而来。
打黑拳的人,时常要看老板的脸色打一打假拳。
就比如现在这场。面前的这个弱鸡林克过去跟兰多打过十场,被用兰多用十种方式KO过了。这次老板的意思让自己在最后一个回合买个破绽,被林克OK。但是现在已经卖了十多个破绽了,这个垃圾还是一次都没有抓到。
难道让我帮他把手搭个圈,自己把脑袋钻进去么?兰多看着面前这个不应该现在这里的人,心中地恼火无法言说。
眼看时间马上要结束,兰多极不情愿地用下巴去“找”这个弱鸡的后摆拳,才如愿以偿地被击飞。当他自己飞撞倒铁网上的时候,心中地恼火消失了,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的空虚。
我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兰多摔在地上,假装晕倒了。他很配合,虽然需要他击倒别人时,对手从不需要配合。他眼神空洞地躺在担架上,如同一个真的被击败的强者。
过了半个小时,兰多走进了财务室去拿今天的报酬。
“500块钱?你逗呢?老子今天让你们挣了多少!”兰多说着一伸手跨过桌子,一把拎起发钱的会计。
“别紧张,兰多。这都是老大的意思,我能有什么办法。”会计满头大汗,双脚凌空被一把拎起,任谁都会害怕。
“你以为你在哪?”背后的说话声伴随着一个硬质的东西抵在兰多的背上。
“普朗特,我说的有错么?我牺牲我的名声给他赚钱,但是他并没有给我应有的报酬。”
“不管怎么说,松开你的手。”说话的声音缓和了一些,但是枪口并没有移开。
“啪!”会计重重地摔在椅子上。
“可以把枪放下了么?”兰多侧过头冲着背后说道。
普朗特叹了口气,慢慢把枪收回枪套。
兰多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说什么,推开门默默走了出去。
朗特和他从小就认识,从小兰多就在帮助有些瘦弱的他。两人一起加入以前的帮派,兰多是肉搏之王,而普朗特也终于发现了他在枪械方面超群的天赋。在一次火并之后,帮派解散了。普朗特被达克说动做了他的手下,也是他引荐了兰多在达克的场子里打黑拳。
但是最近的日子,随着他越来越靠近达克的权力核心,兰多越来越看不清楚这个以前靠自己罩着的小兄弟。
每次打完拳赛,兰多都会到位于上下城区连接的破碎残阳酒吧喝一杯。
“兰多!你是在达克场子里打拳的兰多是吧。”说话的人兰多并不认识,但是看着眼熟,可能是经常光临拳场的熟客。
“兰多,刚才可真是可惜!明明你的实力第一回合就能KO了那个垃圾。”说话的人顶着个酒糟鼻子,长得有些可笑。他一边说着一边愤慨的挥着拳头。
“贝尔,给这位先生来一杯龙舌兰,记我账上。”兰多叫了一声酒保。
“多谢,我叫托马斯·亨利,你可以叫我托马斯。”男人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冲着兰多示意道谢。
兰多笑了笑说:“好的,托马斯,多谢你的安慰,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兰多!兰多!我觉得你这么好的身手不应该埋没在这个黑拳场子。”托马斯好像没有听见兰多说的话,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兰多笑了笑,扭过头看着他问道:“那亨利先生,您有什么高见?”
托马斯看着兰多轻蔑的笑容,神秘地说道:“你知道佩恩集团么?我有路子可以安排你去那工作,凭借你的身手,待遇一定不错。”
兰多完哈哈大笑道:“去给玛尔斯·佩恩的运输队做保镖?听着我虽然不聪明,但是我还不想死。”说完他冲着还想说话的托马斯摆了摆手,一口喝干杯中的酒打了个激灵,自顾自地离开了酒吧。
在达克的场子里,出过很多次人命。观众嗜血的欢呼声,往往会伴随着飞溅的血浆上升到最高潮。但是在这个场子最厉害的王者兰多手上,却没有出过任何一条人命。
兰多有过很多次冲动,挥下那最后几拳。但是每当嗜血的念头冲入脑中,他总会强行按下去。他隐隐觉得当嗜血取代了冷静,自己将失去一些什么。但是自从普朗特拿着枪指着自己之后,这种冲动越来越难以压制。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兰多逐渐重建了自己的名声,他证明了自己依然是这个场子的王者。
“明天你需要在第四回合,输给他。”坐在沙发上的老板达克,抽了一口手中的雪茄。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在面前站着的兰多。
“什么?他是刚进来打拳的新人,为什么?”兰多的语气听得出来,他愤怒了,“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打消了上次打假拳的影响。”
“听着,兰多,我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在我的场子里挣钱,你就得听我的。”达克手中拿着雪茄,摸了一下自己的鹰钩鼻,撇了一眼面前的兰多。
普朗特就站在达克的身旁,听着两人的对话,并没有说什么。
“行,那我打完这次,就离开你的场子。”
说完兰多摔门而去。
兰多最近一直有些上头,若不是普朗特在场,估计早就一拳锤在达克脸上。
“兰多先生?”一个声音打断了坐在河边兰多的思绪,他扭过头看着现在身边的人问道:“你认识我?”
“托马斯,您几个月前在破碎残阳请过我一杯龙舌兰。”面前的男人说完冲他微鞠一躬。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佩恩集团的蛇头。”
托马斯脸色一绿尴尬道:“兰多先生,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只不过是为佩恩先生工作而已。而且我说的也没有什么问题,我提供的工作确实工资和待遇都很高。”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托马斯?”兰多不耐烦地看着他,“如果没有的话,趁我还没烦到把你扔进河里之前,请尽快消失。”
“好的!好的!我只是想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在达克的场里打拳了,记得小弟着还给你留着个名额。如果需要尽管来找我。”说着托马斯扔下一张名片,扭身小跑着离开了。
兰多拿着他的名片,冲着混浊的河水双指一弹,卡片旋转着飞进河里。
次日,傍晚。休息室里,兰多正在准备比赛。突然响起了两声敲门声。
“进。”
“兰多。”
“普朗特,这会儿你不应该在老板的包厢里么?”兰多一边缠着手上的布条,一边看着眼前的昔日兄弟讥讽道。
“兰多,你不能走。”
“为什么,我又没卖给他。”
“你走的话,又能去哪?”
兰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听说上城区开始举办改装格斗比赛,我的钱应该够进行身体改装的。新的身份我都做好了,我准备去参加那个。”
普朗特看着面前的兰多一圈一圈的缠着绷带,落寞的说道:“兰多,达克不会让你走的。”
“不,”兰多做完了所有的准备,起身走到普朗特身边,“不管你怎么想,我一定会走。”
说完他推开门前的普朗特,大步流星地走向赛场。
赛场上的鲁恩是第一次打黑拳,他不知道为什么老板第一次见他就非常喜欢他,今天第一场比赛就安排了手下最厉害的拳手跟他对战。
当他看到兰多的时候,有些惊讶。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可怕。虽然身材高大,却没有自己之前看到的那种黑拳手外翻着的恐怖肌肉,他的身体看起来和谐且自然。
他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地走进铁笼子,每进一步似有一种无形的压迫。他一步步的靠近,压迫着自己的呼吸。他看着这个男人走进铁笼,没有像其他拳手那样冲着观众耀武扬威展现肌肉。只是紧紧地盯着自己,眼睛中透露出一丝不宜察觉的红色。
裁判吹响了哨声。
鲁恩到死也没有看清楚,那一拳是怎么击中自己的面门的。
兰多如同一道闪电,弹射到他面前。一拳锤碎了他的面骨。他嚎叫着如同野兽,痛殴着面前这个失去意识的男人。这是他这辈子杀死的第一个人。
负责关铁笼的人看的目瞪口呆,忘了插上插销,四周嗜血的观众们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他们吼叫着兰多的名字。
嗜血的感觉慢慢退出着兰多的身体,他扔掉了面前这具残躯,一步一步地走出了拳场。
达克手里的酒杯碎了。
兰多回家擦去身上的血迹,出门走向了破碎残阳酒吧,他今天只想喝一杯。然而面前的几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自己不该走这个没人的近路。
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材不高的人影,他冲着兰多鼓了鼓掌说道:“好身手,兰多。本来你兄弟为你求情,我想着你今天配合完我,就让你离开。”
达克看着兰多,话语中带着冷笑。
“但是看来你是不想要这个机会。”
话音刚落,四个壮汉从四个方向冲兰多冲了过来。兰多认识他们,这四个人都是在达克的场里打拳的好手。
“你以为找四个我的手下败将,加起来就能赢我?”
话音未落,兰多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
只见他的身体动如银蛇,一蹲身,双脚一蹬冲出四人包围圈,一手掐住达克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动手吧!普朗特。”达克冲着空中嘶喊着。
一道清凉的触感从兰多的背后伸进他的身体。随之而来的痛楚不值一提。
普朗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兰多的身后,手中的匕首深深扎进兰多的后心。
“对不起,达克找到了我妈妈。”普朗特的声音略有颤抖,说完便扭过头不在看他。
兰多颤抖了,疼痛的感觉从胸中蔓延而出。眼中的猩红也慢慢褪去,他颤抖地松开抓住达克的手,转身想抓住身后的兄弟。
“走了,普朗特。”
普朗特,躲开了兰多的双手。转身走到了达克的身边。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明天去场里领钱。”说完达克冲着瘫在地上的兰多吐了一口口水。两人转身消失在街角浓浓的雾霾之中。
“普朗特,你的身手长进了。”
四个人中领头的独狼派克一脚踢在兰多的头上,把他踢出去几米远,挑衅着:“你小子刚才不是动作挺快么?平常打我们那么厉害,现在怎么了?”
兰多倒在地上看着四个人向自己步步逼近,悲伤慢慢勾起嗜血的感觉。
他颤抖着伸出手抓住还插在背上的匕首,用力一拔,鲜血入柱,红色重新占据了他的双眼。本应失血过多的他,爬了起来。冲着那四个人说道:“明天你们没有人能领到钱。”
一对四的血斗,瞬间爆发。
当托马斯路过这里的时候,只看到四具尸体,和一个虽然奄奄一息却还倔强喘息的男人。
“你坚持一下……我去找人……”兰多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当他再次醒来,只见自己置身于一个从没见过的房间之中。之所以说从未见过,一是从未见过这般装潢,二是从未见过如此干净,三是从未见过屋子里的东西。
他打量着四周的东西看到了在窗户外的走廊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托马斯,他想说话缺无法发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需要用脖子完成的一切动作,全都无法完成。
走廊上的托马斯和他身边的人好像发现了兰多已经醒了。几个人连忙推开房门,走进屋子里。
“把模拟肺和声带的控制权交给他,他可能可以说话了。”领头走进屋子的人是个光头,托马斯就跟在他身后。
一瞬间,兰多突然感觉自己恢复了对肺部的控制,空气灌进肺里,终于可以说话了。
“你们是谁?这是哪。”兰多一张嘴被自己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好,我是玛尔斯·佩恩。我手下最出色的人才助理托马斯把你濒死的身体带了回来。我们用最新的技术控制住了你的死亡,由于丧失了基因技术,现在你值得拯救的只剩下了一个头颅。”那个光头的人冲着他冷静地说完了这些。
兰多听完,尝试理解了一下默默道:“意思是我就剩一个头了?麻烦你还是让我死吧。”
“我还没说完,我们新的全身义体,可以让你重新生存下来,甚至比从前更强大。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我可以帮你,”看着面如死灰的兰多眼睛中又闪出一点光彩,玛尔斯·佩恩接着说,“代价是,你今后做我的员工。”
兰多听完,看着面前的玛尔斯沉默了。
“我是看中了你的身手才全力救下你的,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像你刚才说的,我帮你安静地离开。”玛尔斯看着眼前的无菌室里的这个头颅,摊开双手真诚道,“你知道做我的员工,有很多治外法权。除了任务期间,你可以做任何事。”
兰多看着面前的男人半晌说出了一句话:“可以让我想想么?”
“当然可以,你还有时间。”玛尔斯·佩恩双手合十,冲着兰多行了个礼。指挥众人离开了房间。
玛尔斯·佩恩知道他赢了,兰多的眼睛里重新点燃了光芒。
达克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拳场里的所有拳手,自从那个刺头兰多被自己做掉,就再也没有一个能有绝对实力统治擂台的人。那个家伙死就死了,还杀了自己其他四个头牌。想起这个事,达克就狠得牙根痒痒。他一直是靠放贷、赌博、毒品控制场子里的拳手,只有那个兰多,什么都不沾。
“普朗特,要不你也打打拳?”
普朗特现在一旁,一言不发。自从半个月前兰多死了之后,他一直是这个样子。母亲被放了,也没有让他多么高兴。
一阵敲门声后,一个手下走了进来。
“老大,有个要面试打拳的。”
“让他进来。”
“不用,我自己进来了。”
听到来人的声音的普朗特心头一颤。
小弟退出屋去,关上了房门。
“我的朋友,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拳手呢?”达克侧过身,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个刚刚进来,身穿风衣兜帽的人。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你问过我一样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强。”来人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放下自己的兜帽和面罩。
他看着达克惊恐的面容继续说道:“如今我的答案是,因为我可以杀掉这屋子里的所有人。”
“杀了他!”达克冲着站在一旁的拳手嘶吼着。
被吓的目瞪口呆的拳手连忙上前想要控制住复活而来的兰多。
兰多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如同闪电般移动,他不紧不慢地伸手抓住每一个冲过来的拳手。干净利落地扭断他们的脖子或者一拳锤碎胸口。
他顶着血红色的眼睛就站在门前,处决着每一个上前而来的人,恍若死神降临。
后来的人并不想去对抗面前的兰多,只是去想打开房门逃跑。然而他们绝望的发现,这个男人根本会给你接触到房门的机会。兰多狞笑着,杀戮着屋子里的所有人。当他杀死了最后一个拳手的时候,他的视线瞄准了蹲在沙发后面的那个人。
达克听到他的脚步声慢慢逼近,清晰的仿佛可以听到粘稠的血液沾在鞋底和地板间的声音。普朗特看着这一切发生,头顶冒出一滴一滴的汗珠。但是他默不作声,只是站在那里。
兰多一把抓住沙发靠背,随手甩到身后的几具尸首上。达克看着这个杀神慢慢逼近自己,无力感充斥全身。
恐惧的他除了一点点缩到墙角,仿佛干不了别的什么。
“普朗特,杀了他!”他绝望地嘶吼着。
听到达克的嚎叫,兰多停下了脚步。他没有扭头看向昔日的兄弟,他只是站在原地等待他的回复。
“对不起,老大,同样的错误我不能犯第二次。”说完话,普朗特拔出腰上佩戴的匕首和手枪随手扔在了地上。
兰多扭过头看着普朗特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达克双腿一跃跳到普朗特扔下的手枪旁边,抓起手枪飞快的瞄准兰多的头颅,他狰狞地扣下了扳机。
呯!
兰多伸手接下了子弹。
“你还是不认命啊。”话音未落,兰多用食指和拇指夹住弹头瞄准达克的眉心。他把这颗子弹重新还给了达克。
“跟我走吧,普朗特,来帮我的忙。”
兰多看着面前的男人,眼中的血色慢慢消散。
普朗特摇了摇头,没有抬头看兰多。
“我并不奢求你的原谅,我也没法容忍自己在出现在你的身边。”
兰多的眼神有些暗淡。
站在街角的玛尔斯正在抽着烟等待着,托马斯也站在不远处,观察着进去黑拳场的那个铁门。
铁门开了,出来的并不是兰多。而是一个拉美裔的年轻人。他腰间突兀地挂着一个空枪套。走的很快,几步便转进了一旁的小巷。
“老板,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托马斯赶紧走到玛尔斯身旁小声说道。
“再等等。”
又过了一会儿,铁门再次打开了,兰多不知道从哪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血渍也都全擦了个干净。
玛尔斯快步迎了上去,冲着兰多伸出了右手。
“欢迎你加入佩恩集团。”
这一天兰多的人性中丧失了一些东西。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1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