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跑团逸闻录

“大失败!”

Lable

2021-11-02
昨天终于把dnd龙后打完了
断断续续跑了一年多
因为设定是孤儿dm还让巴哈姆特送了我完整的童年体验,超感动
超开心碰到相性很好的一桌,嘻嘻哈哈冒险就结束了,最后还在深水城住上了有五根烟囱叫“五烟煲”的大房子。
I

秃头33

2021-10-21
好久没带团了,高强度跑了三个周末以后本人再度出山。
…然后发现自己备团已经写了五千多字的扩展了。
…但是关键的CG框架我还没有写。
调查员导入?五个人,五个不同的切入角度。想了,还没写。
有时候觉得我这样的KP真的就是在自我折磨。为了我想要的“沉浸感”和“强动机”,也闹的PL必须早交卡。(PM的凝视.jpg
不过还是希望这次团能成功———好久没带新模组辣!!!
I

ColorlessL

2021-10-08
再听了遍新怪谈电台,突然感觉其实也可以用coc规则跑新怪谈恐怖。原因大概是固定桌诸位都对克系传统怪谈有了解但也都有抗性了,吓不到人作为kp还是有点可惜,成就感缺了一小块。
也不是第一次让pl车基金会成员的卡进本了(当然这么做的代价是得改线索链设计,大改特改),这次可以试试:线索都贼tm清晰,仿佛一条直通“好结局”的大道,但处处透露着“这样真的正常吗”的线头,得在大道上停下使劲扯线头才能扯出一个好像好了点但又好像也没多好的结局。以及一些我不是很喜欢的“pc的过去记忆被模糊了导致做出过自己难以想象的事”这种仿佛kp按住pc在加戏的行为,放到基金会背景下“你经过过记忆删除,这不是你第一次来”就稍微好了点。
虽然我桌pl总能超越我的想象就是了,以上大概全是瞎担心。
I

永远的老三

2021-09-28
说到跑团,我就觉得他和写作很像,可以传递很多思想。
像我其实就一直很想传达一个思想,这个思想非常的朴实,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但是常常不受到重视,总结的来讲就是一句话。
这世界并非如此光明与平和,只是有人遮蔽黑暗,只是有人站出来,放弃了平和的生活。
I

雨川翼

2021-08-14
996跑团人已经在横跨北京城去面团路上了
I

鸡良鸡影

2021-03-14
很久以前团里有个精灵法师,设定是贵族大小姐溜出来冒险,我就给安排了家族抓她回老家成亲的剧情。结果这个化工系钢铁直男玩家即兴发表了长达十多分钟关于女性独立自主撑起半边天、破除精灵封建礼教的演讲,“精灵妇女从此站起来了!”,其他玩家和我全体起立鼓掌,搞得桌游店的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我们
I

Flame一动不动

2021-03-13
KP:你们找到了一个长得像马三立的语音手办
PC:?
我:按下开关
KP:门里的怪物闻声而动,冲过来啃咬着门,你们借着光看到,这东西头部缺了上半部分,长着一张狰狞的巨口
其他PC:卧槽
我:…我只是想听段相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之后决定打开声音吸引怪物的注意力)

KP:你们犹如修炼了凌波微步,敏捷地和怪物擦身而过,虽然一不小心踢到了地面的异物,但怪物完全被动听的歌声吸引
(开始播放《Imagine》 By John Lennon)
PC:?
我:?不是相声吗
KP:要求真多
(开始播放《吃饺子》By马三立)
I

山谷深处

2021-03-13
记得是去年,我们跑coc的《豺狼之夜》几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一直没在主线上,基本做了一堆无用功,不是大晚上挖墓看尸体,就是翻本来已经完全空了的屋子,最后我们正经回到主线后,我们kp来了一句,太难了……
I

鲁邦

2021-03-11
咳咳,说在前面,本人,哏都青年,重度相声爱好者。这是前情。
之前在美帝上学的时候,和外国同学跑DND团。种族选的地精,职业选的吟游诗人。选特殊能力的时候,本人在哏都DNA的支配下一时上头就填上了“讲笑话”,并觉得十分得意。当时的心理活动是:“吟游诗人”不就是“街头卖艺”嘛,唱唱小曲,讲讲段子,挣点小钱,相当合理啊!
跑团过程中,有一个我和同伴失散然后重聚的剧情。我觉得,不就是打声招呼,拥个抱,再度启程了嘛。
然后事情并不很简单……
这群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在重逢之后装作不认识老子,还tm逼老子做自我介绍。当我介绍到自己的特长是讲笑话时,一个家伙竟然tm说“证明给我们看!”
朋友们啊,你们是否经历过逢年过节被家里亲戚说“听说小X还会唱歌呢?来给叔叔阿姨唱一个?”——是的,当时我的心情就跟你一样!
虽然吧,本人段子储备充分,可谁知道“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拿英文咋讲啊!最后讲了一个英文双关梗勉强收场……

I

不说话先生

2021-03-11
我自己是城主,家里的手办和玩具是玩家,用掷骰子的方式给他们设定角色和搞剧情,必要时候也得精神分裂来推进剧情,经常一玩就是好多天。或许这就是一个人玩过家家的乐趣吧。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