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dio Pro Vol. 为《战地1》玩家特别熟悉的几场烂仗献上炮声:非正常军武之小舰巨炮故事 第四集

【广告】《紫与黑》有声书 听这段

多次获得世界奇幻奖,作品风格独树一帜的英国奇幻作家K.J.帕克的中短篇小说集《紫与黑》中文有声书,现已经在机核网独家上线!请点击链接进行试听和购买!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开场 BGM 听这段

欢迎您收听本期电台节目。您现在听到的开场 BGM 是英国皇家海军军歌《 橡树之心 》。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上期回顾 听这段

上期节目,大尉老师给大家介绍了一战的英国各种俺寻思我得把这几门做个军舰的故事。有兴趣的朋友请点击链接收听。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运用场景存疑 听这段

1915年5月,4艘阿伯克隆比级重炮舰即将完工,其余大大小小的浅水重炮舰也在建造当中。然而此时,在英国海军内部对于如何在战场上使用这些浅水重炮舰却无法达成一致。

意见分歧 听这段

1915年5月中旬,4艘阿伯克隆比级浅水重炮舰都接近完工,另有10艘大型浅水重炮舰和大批小型浅水重炮舰在建。虽然这种特型军舰是丘吉尔和费舍尔共同努力的成果,但由于丘吉尔坚持将她们大批投入达达尼尔海峡,用于支援加里波利战役,和意在进行波罗的海强袭作战的费舍尔产生严重分歧,已经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战场分工 听这段

作战前,英法两国在海上战争有着明确的分工,法国负责地中海防务,英国则负责北海防务。

屡屡翻车 听这段

从轴心国的软肋土耳其下手,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当时巴尔干国家还在骑墙观望,只要保加利亚保持中立,土耳其就无法从陆路获得德国和奥匈帝国的援助。但协约军过于轻敌,在一连串战术失误和错失机会的局面下屡屡翻车。不但老舰接连损失,登陆后进展也很缓慢,而且德军潜艇也在赶往达达尼尔海峡。

达达尼尔海峡 听这段

达达尼尔海峡毗邻恰纳卡莱城,是土耳其西南部连接爱琴海和马尔马拉海的要冲,也是亚洲与欧洲两大陆的分界线,属连接黑海及地中海的惟一航道。海峡形状狭长,长约61公里,最窄处仅1.2公里。东侧为亚洲大陆,西侧为加里波利半岛。达达尼尔海峡系地中海进入伊斯坦布尔和黑海的门户,自古以来就是土耳其仅次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战略要地,它与马尔马拉海和博斯普鲁斯海峡并称土耳其海峡,终年可以通航。

满布水雷 听这段

土耳其出乎英国人意料,拥有很强的水雷布控能力,达达尼尔海峡中水雷防御非常扎实,峡里按照德国顾问的计划密密麻麻地布置了十道由300多颗水雷组成的封锁线。

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 听这段

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于 1912 年 10 月 21 日开工建造。1915 年 1 月竣工。标准排水量 29,150 吨,主机输出功率 75000 匹马力,最高航速每小时 25 节,主要装备有 8 门 15 英寸口径主炮、12 门(最初 14 门) 152 毫米口径副炮以及中小口径火炮等。

错误判断 听这段

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司令萨克维尔·卡登上将负责指挥这次战役。舰队从 1915 年 2 月 19 日炮轰达达尼尔海峡。3 月 18 日,16 艘军舰企图强行闯入狭窄的海峡通道, 4 艘军舰立即触发水雷,舰只慌忙撤退。

拜拜了您 听这段

1915年 5 月 13 日,一艘土耳其雷击舰民族支柱号夜袭英军,一发鱼雷击沉一艘英国无畏舰歌利亚号全身而退。图为民族支柱号。

德国潜艇增援 听这段

与此同时,英军收到情报称,德军的潜艇正在前往达达尼尔海峡增援。而在不久之前,德军的 U-21 潜艇在爱琴海刚击沉了两艘英军战列舰全身而退。

撂挑子 听这段

鉴于多方面的威胁,费舍尔在5月13日的内阁会议上要求将伊丽莎白女王舰撤回,以免这艘新舰遭遇不测酿成舆论灾难,结果陆军大臣基钦纳元帅一蹦三尺高,认为海军是在临阵撂挑子。

安抚陆军 听这段

丘吉尔借此机会再次推动调动大批浅水重炮舰前往达达尼尔海峡,暂时安抚了陆军。

逻辑毫无漏洞 听这段

丘吉尔指出这些特化的浅水重炮舰拥有防雷凸舱不怕水雷,而且吃水浅的特点导致它不易受到鱼雷的袭击。

要求增援达达尼尔 听这段

次日,丘吉尔向费舍尔提议 9 艘浅水重炮舰建成后立刻增援达达尼尔海峡。

愤怒的费舍尔 听这段

费舍尔听到这样的提议感到十分愤怒,本不支持达达尼尔海峡之战的他如今还被要求用他手上的新型硬货去葫芦娃救爷爷。尽管丘吉尔随即作出了适当的让步,但依然无法说服费舍尔。

自爆式通牒 听这段

不妥协的费舍尔次日向首相阿斯奎斯提出一系列要求,其中包括很多并不在海军管辖范围内的要求,并以辞职为要挟。阿斯奎斯不向费舍尔妥协,至此费舍尔最后一次离开海军。

丘吉尔卸任 听这段

费舍尔的愤而辞职,一系列连锁反应引发政治危机的风险。最后英国自由党的阿斯奎斯和劳合·乔治与博纳·劳交涉,决定和在野党共同组成举国一致联合内阁,但前提条件就是让丘吉尔卸任海军大臣职务。

意大利倒向协约国 听这段

陆军还想继续收拾加里波利战役的烂摊子,加上在那里的老舰遭遇潜艇袭击,损失惨重。于是终于决定还是派浅水重炮舰去达达尼尔海峡进行炮击支援,规模包括全部 4 艘阿伯克隆比级和包括前巴西炮舰亨伯河号在内的 11 艘小型浅水重炮舰。

赶赴地中海 听这段

1915 年 6 月 24 日至 30 日,4 艘阿伯克隆比级起锚赶赴地中海,为快速抵达,分别由四艘埃德加级防护巡洋舰曳航,这些老舰也都临时加装了防雷凸舱。

“柯尼斯堡”号轻型巡洋舰 听这段

“柯尼斯堡”号轻型巡洋舰排水量3400吨,安装了10门单管105毫米炮,10门52毫米速射炮,还有两具18英寸鱼雷发射管。

如鲠在喉 听这段

柯尼斯堡号在战争初期骚扰英国人一番,让对海上运输线十分敏感的英国人如鲠在喉。

击沉飞马座号 听这段

20日早晨凌晨5点,“柯尼斯堡”号到达桑给巴尔岛南侧港外。鲁夫下令将航速提高到22节,准备战斗。此时,大英帝国的桑给巴尔岛南港毫无察觉。知道5点24分,在港外巡逻的英军武装拖船“赫尔姆斯”号才发现了目标。可惜,这艘武装拖船刚刚发出“来船注意”的信号之后,就遭到了“柯尼斯堡”号的炮击。这艘可怜的临时改装的巡逻船,仅仅消耗了“柯尼斯堡”号一发炮弹,就失去了抵抗能力。“柯尼斯堡”号借机冲进了港口,发现了停在东方电报公司码头前的“飞马座”号。由于“飞马座”号在前一天刚刚进行完锅炉检查,所以根本不能生火起锚。所以,这艘巡洋舰只能作为浮动炮台进行抵抗,只不过浮动炮台也是不会移动的“固定靶”。再加上“柯尼斯堡”号的火力远比“飞马座”号凶悍,所以开战仅仅9分钟后,“飞马座”号被打得从头到尾一片火海。虽然,“飞马座”号继续抵抗,但是舰体被“柯尼斯堡”号撕开了多个口子,汹涌的海水涌入“飞马座”号,同时还有31人阵亡,55人负伤。于是,“飞马座”号舰长英戈尔斯命令一名海军陆战队员爬上桅杆,挂出白旗请降。

追剿“柯尼斯堡”号 听这段

“飞马座”的沉没,让英国人认识到,在东非的英国战舰虽然数量众多,火力也不弱。但是,由于舰龄过长,速度太慢,无法捕捉到德国的“新锐”战舰。于是,专门抽调了三艘5000多吨的新式巡洋舰前往追剿“。其中一艘“查塔姆”号发现了“柯尼斯堡”号藏身于鲁菲季河三角洲。

飞机参与侦查 听这段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靠飞机侦察把德国巡洋舰揪出来,为此,英军征用了一架正在南非表演的寇蒂斯水上飞机,让负责它的飞行员卡特勒寻找柯尼斯堡舰,这是早期航空兵辅助海战的尝试之一,具有特殊的意义。11月底,卡特勒在三角洲上游19公里处找到了伪装起来的柯尼斯堡舰,飞机却被击落了。

藏身内河 听这段

发现“柯尼斯堡”号藏于地势复杂的三角洲内,英军将3艘轻巡全部集结进行围剿,甚至还调来了一艘前无畏舰。由于“柯尼斯堡”号躲在内河,所以英军的搜索工作遇到极大的困哪。在经过多方探听,以及不断向内陆的深入侦查,终于在 10 月 30 日发现了“柯尼斯堡”号的踪迹。但由于英军舰船吃水过深无法进入三角洲,随即“柯尼斯堡”号又一次消失。直至 11 月底,英军借助水上飞机才又一次寻获“柯尼斯堡”号。

浅水重炮舰来了 听这段

皇家海军决定派遣亨伯河号的姊妹舰默西河号与塞文河号,虽然排水量不及德舰一半,但她们吃水足够浅( 1.7 米),可以进入河道炮击德国佬,而且其 6 英寸火炮口径和射程都优于对手。

首次实战 听这段

7 月 6 日,歼灭柯尼斯堡舰的鲁菲季河三角洲之战打响,这也是英国浅水重炮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首次实战。

都在侦查上下功夫 听这段

塞文河号向“柯尼斯堡”号发出了第一排炮弹。飞机承担了为两艘浅水重炮舰进行测距的使命。在飞机的协助下,两艘英国浅水重炮舰迅速调整了射击方位,向“柯尼斯堡”号发射第二排炮弹。此时的“柯尼斯堡”号已经上驶到河道颇为狭窄的区域,在这里机动躲避炮弹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鲁夫,依然下令“柯尼斯堡”号进行还击。由于德国人早就在河道两侧的森林里安排下“观测员”,帮助“柯尼斯堡”号调整射击方位。而英国人的飞机在空中被炮火硝烟遮蔽,反而指挥起来顾此失彼。

“柯尼斯堡”号沉没 听这段

1915 年 7 月 11 日,英国人的两艘浅水重炮舰再次驶进拉斐济河口。在两架飞机的指引下,英国152毫米主炮的威力也让“柯尼斯堡”号的105毫米主炮无计可施。战斗进行到下午 13 点 30 分,“柯尼斯堡”号弹药发生了爆炸,战舰从头至尾燃气了大火,为了防止弹药库爆炸,鲁夫下令弹药库注水。10分钟后,鲁夫下达了弃舰的命令。为了避免“柯尼斯堡”号落入英军之手,大副科齐少校率领几名士兵把两个鱼雷的雷头放下底舱。14 点,随着鱼雷的爆炸,“柯尼斯堡”号被高高抛起,龙骨折断,落回水面后渐渐倾斜,终于没入水中。在这次战斗中,“柯尼斯堡”号沉没,另有 33 名海军官兵战死。

远距离火力压制 听这段

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这赶去扇土耳其人的浅水重炮舰群于7月下旬陆续抵达达达尼尔海峡,极为高效准确地提供了火力支援。尽管阿伯克隆比级机械故障不断,M15级烟囱经常出问题,而仓促建造的M29级每开一炮都有损伤甲板的风险,但炮击结果显示所有的特化设计都派上了用场,特别是防雷凸舱,在水雷密布的近海提供了相当好的防护。

主要支援火力 听这段

1918 年春,英国海军同时发起对比利时港口泽布吕赫和奥斯坦德的 Z-O 突袭行动,旨在完全破坏这两个被德军用作潜艇基地的港口。“尤金亲王”号和同级的“克莱武勋爵”号、“克劳福德将军”号参加了奥斯坦德方面的突袭并担当了主要的支援火力。6艘克莱武勋爵级浅水重炮舰在“一战”期间活跃于北海,这与时任多佛尔巡逻舰队司令的雷吉纳德·培根中将不无关系。

雷金纳德·培根 听这段

雷吉纳德·培根是英国皇家海军中的超级怪胎。此人1863年生于西苏塞克斯,14岁就进入皇家海军,后任雷击舰指挥官,并对英国潜艇技术做出过重要贡献。他是著名的无畏号战列舰首任舰长,坐镇指挥本舰的海试与西印度群岛远航。

负责研发 听这段

1907年,培根被杰利科将军指名为海军军械部门负责人,1909年退役并担任考文垂军工厂总监。在考文垂军工厂,他主持研制了4.5英寸速射炮和9.2英寸榴弹炮这样的巨炮。

受到赏识 听这段

“一战”爆发后,作为对德军炮击列日要塞的回应,培根又主持设计了巨大的 15 英寸榴弹炮,虽然陆军嫌其射程不够远,时任海军大臣的丘吉尔却很赏识,掏钱为海军陆战队炮兵买了 12 门并组建了重炮旅。1915 年 4 月,培根亲自押送一门15英寸榴弹炮前往加里波利战场增援,就在巴黎打包完毕准备南下时,他被丘吉尔召回伦敦,接替霍雷肖·胡德少将 担任多佛尔巡逻舰队司令。

贺拉斯·胡德 听这段

贺拉斯·胡德,他是海军上将塞缪尔·胡德的曾孙。1916 年日德兰海战,无敌号战列舰被德军击沉,胡德阵亡。

技术天才 听这段

培根和费舍尔一样是个有技术背景的怪人,他平时要么住在办公室,要么睡在军舰上,可以说所有的天赋点都加到了雷击和炮击上,被费舍尔誉为“皇家海军最聪明的人”。

发挥实力 听这段

浅水重炮舰发挥实力的舞台除了达达尼尔海峡,就是漫长的比利时沿岸区域,这里落入德军之手后,像泽布吕赫、奥斯坦德这样设施齐全的优良港口就变成了德国雷击舰和潜艇的巢穴。

固若金汤 听这段

泽布吕赫的意思是“海边的布吕赫”,通过布吕赫运河连接内陆的布吕赫港(布鲁日),在港外长达四公里的弧形大防波堤上设有重炮,加上自身工事和沿岸多个炮台屏护,可谓固若金汤。

能力不足 听这段

1914年底,对这些德军沿海基地和炮台的炮击任务主要由舰龄已经超过20年的前无畏舰复仇号和尊严号执行。复仇舰在12月15日至16日率驱逐舰对德占比利时沿岸实施炮击时,被德军炮台命中两发8英寸炮弹,只得回港修理。英国人需要更有效的炮击手段,最好能在德军炮台射程外安全地进行轰击。

压制利器 听这段

对炮击狂人培根中将而言,即将入役的12英寸浅水重炮舰无疑是压制德军潜艇基地的最佳利器。而且他要求最大限度活用水上飞机观测,提高炮击的精确性。1915年9月的第一次炮击作战中,还带了两具便携式三脚桅,临时布设在距泽布吕赫海岸5海里处,提供炮术射击观察辅助。

防潜措施 听这段

为防止德军潜艇偷袭,还有五十多艘拖网渔船将参加炮击的重炮舰团团围住,敷设带有起爆装置的防潜网。

突袭 听这段

行动首要目标是摧毁布吕赫运河闸门,阻止德军潜艇和雷击舰进出,次要目标是附近的工业设施。随后还曾试图炮击奥斯坦德。此役,培根提交的战果是击伤运河闸门,击沉德军潜艇2艘和挖泥船2艘,并摧毁了部分工业设施,算是交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不过德军的统计显示,英国人的战报严重注水,实际德国人只损失两艘挖泥船,一些工业设施建筑受损,几名工人受伤,运河水闸并没有被炮弹击中,英国炮弹还炸死了两个倒霉的比利时平民。

德国的应对措施 听这段

来而不往非礼也,德国人也是铁了心要和英国人叫板,为了保住港口基地,运到沿岸炮台的德军火炮口径越来越大。

遭到反击 听这段

驻守奥斯坦德的德军新设了提尔皮茨炮台,安装了从比利时人手中缴获的 4 门11英寸克虏伯重炮,其射程达 28340 米,以至于克莱武勋爵级都无法安全地在沿岸进行炮击。于是,安装 15 英寸巨炮的两艘新浅水重炮舰便被培根寄予了厚望。

故障频繁 听这段

内伊元帅号率先于1915年8月底入役,被编入多佛尔巡逻舰队。她的处女航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由于柴油机动力不足,主机频频故障,造成屡屡偏航,有一次甚至转了360°才稳定住航向。

忠诚的引擎 听这段

内伊元帅号的巨炮于9月19日开始轰鸣,在13700米距离炮击了韦斯滕德,但持续炮击震松了船锚,在回航途中竟然在海里就地松脱下锚,导致动弹不得,右侧引擎也趴窝。拥有重炮的提尔皮茨炮台随即对她开火狂轰,多亏维京人号驱逐舰拼死将内伊元帅号拖走。值得一笑的是,内伊元帅号使用的是德国的引擎。

重返一线 听这段

9月25日,内伊元帅号修复并重返一线,为协约军地面部队提供炮火支援,再次轰击韦斯滕德的德军炮台。两造你来我往,元帅身中17弹,又是维京人号驱逐舰上来把她拖离战区。一个月后,内伊元帅号进入南安普顿的船坞检修,技术人员发现其贫弱的动力装置根本无法耐受自身巨炮开火时的冲击。但要命的是,她使用的MAN柴油机是德国货,又怎么可能从敌国技术人员那里得到改进意见?

苏尔特元帅号 听这段

苏尔特元帅号于 11 月 6 日赶到多佛尔,加入多佛尔巡逻舰队后,于 12 月 23 日首度出战炮击韦斯滕德。几次作战表现稳定,可圈可点。

勇敢级大型轻巡洋舰 听这段

当时英国还在建造三艘安装15英寸巨炮的勇敢级大型轻巡洋舰,也被都铎将军纳入了浅水重炮舰的主炮来源。这种军舰是费舍尔勋爵在前一年为波罗的海强袭作战要求设计的特化作战兵器,设计排水量 17500 吨 ,航速 32 节,前后各安装一座双联装 15 英寸炮塔,并要求尽量成本低廉并可快速突击建造。如果说战列巡洋舰是火力无畏舰化的装甲巡洋舰,那么勇敢级可以说是火力近无畏舰化的轻巡洋舰。为了水深比较浅的波美拉尼亚沿海地带作战,其舰体长达 240 米,宽度却只有 24.7 米,吃水 7.9 米。虽然相对来说也是一种浅水战舰,但体态和粗胖的浅水重炮舰正相反,显得十分瘦长。

“嘘嘘巡洋舰” 听这段

按照设计初衷,勇敢级既能靠高速度摆脱更强的敌主力舰,也能发挥高速优势追击并歼灭小型敌舰。不过,其防护力与当时的轻巡洋舰相差无几,因此被称为大型轻巡洋舰。该级舰的设计与建造严格保密,所以也被戏称为“嘘嘘巡洋舰”,意思是提到她们时就要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表示不能说。三艘勇敢级从1915年3月至6月陆续铺设龙骨,其第三舰暴怒号计划在前后单装炮塔上试验性地各安装一门MK.I 18英寸(457毫米)火炮,这是当时英国研发的口径最大、射程最远的海军火炮。

留了一手 听这段

但考虑到暴怒舰的舰体有可能无法承受如此巨炮发射的威力,英国人也留了一手,为她制造了两座和姊妹舰一样的15英寸双联装炮塔,以备不时之需。

又拼出两艘 听这段

在都铎将军计划新建15英寸浅水重炮舰的时候,费舍尔早已愤然去职,波罗的海强袭计划也成了过眼云烟,勇敢级的工期不再是紧要事务。因此,他可以从暴怒号的15英寸后备炮塔里调用一座,这意味着新浅水重炮舰一共能造两艘。为纪念富兰克林北极探险中牺牲的两艘炮舰,她们分别被命名为厄瑞波斯号和恐怖号。

更好的性能 听这段

查尔斯·黎里克拉普再次受命,这一次他要设计出一种平衡性最佳的浅水重炮舰,在保证浅吃水的前提下,需要较好的航洋性能,以及12节航速。9月6日,他开始着手设计,10天后福禄也赶到伦敦与他并肩作战。新舰比以往所有浅水重炮舰都要大。

开始选边 听这段

此时,加里波利的协约军终于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之前一直在做壁上观的巴尔干诸国也开始选边。 10 月初,德军和奥匈军队拿下了贝尔格莱德,保加利亚随后和德国穿进一条裤子,对塞尔维亚饱以老拳,很快就与德奥军队会师,至 12 月攻灭塞尔维亚全境。

开始撤离 听这段

保加利亚放弃中立加入同盟国,导致土耳其立即可以从德奥获得物资补给,压力大为缓解,而丘吉尔发动达达尼尔海峡作战乃至加里波利战役的目的已经完全落空。10月底,协约国便开始讨论撤军事宜,12月19日开始撤离。除4艘阿伯克隆比级外,克莱武勋爵级的彼得巴罗伯爵舰和托马斯·皮克顿爵士舰也在1915年10月开拔赶赴地中海支援达达尼尔海峡作战和新的萨洛尼卡作战计划。

重炮舰的反击 听这段

1916 年 1 月 7 日,土耳其部队突然对英军战线发起强攻。协约国地面部队在之前的仓促撤退中遗弃了很多重炮,只能依靠海军支援拖住土军。于是英国浅水重炮舰与加装防雷凸舱的巡洋舰合作,对土军战线和炮台实施疯狂攻击,土军被炸得满地乱爬,因为伤亡太大而不得不停止追击。 1 月 9 日,协约军地面部队完全撤出加里波利战线。

撤回本土 听这段

至此,协约军也没有必要在地中海维持6艘重火力浅水重炮舰了。于是,在对土军和保加利亚军战线实施最后一次炮击后,航速最慢的罗伯茨舰,以及指挥军官资历最浅的哈夫洛克舰受命撤回英国。

来自德国的牵制 听这段

此时德国人出动大巡洋舰分队炮击英国诺里奇东南偏东的洛斯托夫特。这招非常恶心,因为皇家海军无法贸然动用锚地偏北的大舰队,但又苦于无力顾及漫长的东南海岸线,而袭击又令沿海城市人心惶惶。

成为防卫舰 听这段

为稳定人心,海军大臣贝尔福安排两艘回国的 14 英寸浅水重炮舰成为洛斯托夫特和雅茅斯的防卫舰,直到停战。

后续防务 听这段

在 1916 年 10 月的一个雾天,英军飞机报称5艘德国大巡洋舰正在飞速接近,罗伯茨舰随机做好应战准备。结果这是一起误报,那是5艘正在返港的英国扫雷舰。同年 11 月 28 日,德国海军的 L.21 号齐柏林飞艇从低空进入英国领空,正好从罗伯茨舰上空飞过,于是后者新添置的 6 英寸高射炮开火拦截,飞艇随即起火坠落,但最后人们却认为这是战斗机的功劳。

活跃于地中海 听这段

留下的4艘大型浅水重炮舰和大部分小型浅水重炮舰在之后的“一战”岁月里都活跃在东地中海。拉葛兰、彼得巴罗伯爵和托马斯·皮克顿爵士这三艘浅水重炮舰后来也都被投入在爱琴海对抗土耳其、保加利亚和奥匈帝国的战斗,亦曾南下航向埃及和加沙地带沿岸,支援协约军与当地部族对抗土耳其军的战斗。

协助意大利 听这段

彼得巴罗伯爵舰和托马斯·皮克顿爵士舰在战争后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协助意大利对抗奥匈帝国,还曾与两位来自意大利的同类军舰并肩作战。

意大利重炮舰 听这段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一战”后期在地中海一带,炮最大的浅水重炮舰可不是英国货,而是这两位创意非凡也更变态的新面孔。她们就是安装15英寸巨炮的阿尔弗雷多·卡佩里尼号和法阿·迪·布鲁诺号。

超无畏舰主炮 听这段

浅水重炮舰的核心是火炮,这两艘意大利舰的出发点可以上溯到 1913 年,当时意大利皇家海军参谋长保罗·塔翁·迪雷韦尔将军制订了一项宏伟的造舰计划,其中包括四艘足以对抗奥匈帝国海军君主级前无畏舰后继舰种的超无畏舰。情报显示奥匈的新战舰将安装 6 门 350 毫米斯柯达火炮,为压倒对手,意大利人于1914年发出了四艘新舰的订单,也就是弗兰西斯科·卡拉乔罗级高速战列舰,计划安装8门381毫米主炮。这项计划得到英国人的协助,参考MK.I 15英寸42倍径火炮,意大利安萨尔多公司研发了381毫米40倍径海军炮,其最大仰角20°,最大有效射程达19800米。

被迫停工 听这段

因“一战”爆发后资源吃紧,四艘弗兰西斯科·卡拉乔罗级战列舰都在 1916 年停工,火炮被陆海军用作列车炮和岸防炮,另有 4 门被用于打造两艘浅水重炮舰。

阿尔弗雷多·卡佩里尼号 听这段

阿尔弗雷多·卡佩里尼号是用 GA53 号浮吊改装而成的,两门 381 毫米火炮安装在用铁皮临时搭建的圆筒形炮塔中,左右射界 30°。原本的浮吊没有动力,意大利人就给她安装了功率 265 指示马力的双胀式蒸汽机,勉强可以开到 3.5 节。

法阿·迪·布鲁诺号 听这段

法阿·迪·布鲁诺号则是1915年10月铺设龙骨的新造舰。其露在水面上的舰体部分极少,上层布局和英国浅水重炮舰相似,从前到后分别为拔高底座上的圆筒形炮塔(顶部敞开)、设置指挥所的小型三脚桅和烟囱。其15英寸双联装主炮最大仰角15°,炮塔左右射界30°,此外还设置6门高射炮。航速仅3.3节。

最终命运 听这段

阿尔弗雷多·卡佩里尼舰于1917年11月16日在安科纳附近海域沉没。而法阿·迪·布鲁诺舰于1917年11月因风暴而搁浅,直到“一战”结束才被救助复位,该舰1924年除籍,“二战”爆发后又被编入现役,成为GM194号浮炮台,担任热那亚的防卫舰,“二战”结束后才被拆毁。

共同作战 听这段

1917 年 8 月 18 日,意大利发动第十一次伊松佐河战役。彼得巴罗伯爵舰和托马斯•皮克顿爵士舰于 8 月 19 日在侦察机协助下,对埃尔马达山下的同盟国战壕和弹药库实施炮击。此时两艘意大利重炮舰也赶来助战,但她们的炮击成绩非常烂。

命运多舛 听这段

留在地中海的四艘英国大型浅水重炮舰中,拉葛兰号可谓命运多舛。她转战东地中海,南抵加沙地带,北至布林迪西,后接替阿伯克隆比舰驻守伊姆罗兹岛,和两艘前无畏舰一起封锁达达尼尔海峡,以防严君塞利姆苏丹号突围。

达达尼尔突围 听这段

1918年1月20日清晨8点不到,大小两艘浅灰色的舰影在晨雾中驶出了达达尼尔海峡,桅杆上的红色星月旗格外耀眼。她们便是开战伊始就突破地中海英法海军的重围的严君塞利姆苏丹号和米迪里号,其舰员基本上还是那批身着土耳其制服的德国水兵。

拉葛兰号沉没 听这段

英军驱逐舰发现德军突围紧急发报,但为时已晚。英军仓促迎战并无法做出有效还击。在数次火力交换后,英军射击指挥所遭受炮击重创。随后,米迪里号的火力迅速覆盖了拉葛兰号,致使拉葛兰号重创。严君塞利姆苏丹号的炮击则直接击毁了拉葛兰号炮座。拉葛兰号弃舰后沉没。

飞速逃离 听这段

随后,英军舰队和飞机大举袭来,两艘土舰放弃攻击穆德罗斯湾的计划,飞速逃离,途中米迪利舰触雷沉没,严君塞利姆苏丹舰也连续触雷,在多方救援下勉强逃回港口大修。

严君塞利姆苏丹舰后续 听这段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倒台后,严君塞利姆苏丹舰改称严君塞利姆号,后改为严君号。经现代化改装后,“二战”期间一直在黑海服役,牵制苏联红海军,到1954年才除籍,1976年被拆毁。其巨大的螺旋桨被保存在土耳其海军重要港口格尔居克。

结尾 BGM 听这段

您现在听到的结尾 BGM 是英国皇家海军乐队演奏的《 britannic salute 》。再次感谢您收听本期电台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资料来源,点击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