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深秋夜晚,寒风凛冽,而历时两天的上海WePlay游戏文化盛筵,则在一片温馨欢愉之中圆满落幕了。初次奔走游戏展会,除去为一睹游戏界大物尊容,“扫荡”机核区书籍周边外(确实扫视了好几遍封皮),参展参赛的一系列国内外优秀独立游戏也是我此番沪行的目的之一。能近距离与各方游戏开发者畅聊独立游戏旨趣,实在令我喜出望外。

且不论《血污》、《罪人》、《寒霜朋克》等期待已久的作品,众多别出心裁的独立游戏已令我目不暇接。怪我平日多有粗疏,好些作品我连名字都没听过,若要一齐体验,我那脆弱的腰板注定瘫垮难复。
观览试玩已有半晌。蓦然间,我被一幅很有童年信笔涂鸦风格的游戏画面所吸引。环顾整个展会,唯独此隅宛若时光倒流,不经意间引我驻足观望。这潦草凌乱的线条,这不明所以的战斗画面,这错综繁杂又几近细腻的地图设计,以及玩家身旁操着一口流利日式英语,手舞足蹈,欢快交流中的和蔼大叔。几样元素相互交织,让我有了进一步深入探究的动力。我不禁疑惑,如此一款画面纠结简陋的复古游戏,真的能够抓住如今“好高骛远”,“养尊处优”的玩家们的眼球吗?

它是个啥

制作人大叔表情惬意,举止谦和。

与其相互微颔示意后,我问道:“您好,请问您制作的是一款RPG游戏吗?”

“哦不!它并非一款RPG游戏,嗯…...”对方沉思片刻,“因为没有人物升级系统,准确来说,是一款冒险解谜游戏,大概~”

“哦?那游戏是什么样的剧情背景呢?”

“你瞧!”他指向屏幕上恰巧播放的飞机动画,“一架飞机朝一座豪宅坠去,而你…...”画面里出现了一个攀爬台阶的线条小人,“准备前往那里探个究竟。

“好吧,原来是生化危机!”我心中暗忖,脑内顿时瞬间浮现出无数经典画面。封闭空间内的冒险解谜类游戏虽然屡见不鲜,但像这种摒弃惯用叙事逻辑和必要背景铺陈,神秘主人公自告奋勇,直冲险境的剧本,也算是一场直抒胸臆的尝试吧!

有关游戏细枝末节的发问,他给予我许多克苏鲁式的回答,例如:飞机非已坠毁,而是将要撞击;敌人兵戈相向的原因,他也无从知晓等等诸如此类。

“您觉得您游戏最大的亮点是什么呢?中国玩家会感兴趣吗?”反复斟酌后,我忐忑地撂出一个自觉颇为尴尬的问题给他。谁料想,大叔竟不假思索,脱口回道:“当然,为什么不?”说着,从他桌上顺手抓起一本笔记,次第展示他的设计手稿给我看。

“在我的游戏里,人物所有动作都需要你亲自完成。和传统RPG的单键指令操作迥异,一个完整的攻击动作和互动行为需要执行一套既定的按键序列(格斗游戏?)。”他指了指形似乐谱的各种数字图形命令串。“例如,你要投掷长枪,手执枪杆后屈蓄力,以及伸展投掷的动作即对应一组按键。开门也是一样,开闭房门的推拉指令由方向键实现,并且存在多个开启状态。”
至于游戏地图,他说豪宅内部共有二十二个房间,每个房间都危机四伏,进入时要格外小心,处处提防才行。结合游戏的操控方式和图形表现来看,想要顺利探索完二十二个房间绝非轻而易举之事。另外,游戏还包含一块儿地下区域,但主要内容仍在宅邸内部。

画面很重要?

还在我似懂非懂,惘然无措之时,制作者大叔抱臂胸前,俯我耳边问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选择游戏时,会很在意游戏的画面吗?”他目光延伸至游戏屏幕,“你看,毕竟我的游戏画面是这个样子(嗯!),所以我很想了解你们在游戏选择上的看法。“
猝不及防的换位提问令我犹豫良久。诚然,从个人角度讲,画面技术和游戏系统玩法本可相映成趣。然而,伴随游戏技术的日新月异,电影化、逼真化的新世代游戏,携带着更广泛的游戏体验,接连颠覆人们对游戏趣味的一贯认知。如今,当玩家们讨论游戏趣味的时候,身处的语境大相径庭,各自所谓的“游戏”概念,不过是互动娱乐范畴内尚未泾渭分明的各个子集而已,亦如VR游戏那般。画面建模,脚本演出,乃至音乐声效皆可作为趣味源泉,同时其趣味价值,围绕其本源艺术形式既有美学规律,依个体背景分歧异化。
我跟他讲:和日本以及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这一代中国人,大多数都是游戏路上的过客。经历过盗版FC和街机游戏的盛衰,见证过PC单机游戏的崛起,继尔又赶上网络游戏大红大紫的年代。只可惜,之中真正能够坚持不懈关注游戏领域,持续培养游戏志趣的人,至少在我生活的三线小城里寥若星辰(闭塞也好,偏见也罢)。

上古世代的游戏机种及其作品我们闻所未闻,更别提玩什么原产日版游戏了(正好有谈到DQ带来的启示)。倘若,仅就方才脱离蒙昧的我来说,每一款未知的游戏都是新游戏,都值得我去品尝(要是有钱就好了),包括《TAROTICA VOO DOO》。
尬聊的尾声阶段,我提出一个疑问:“游戏的标题到底是什么意思?仿佛有一股神秘意味。”

“TARO~TICA。TARO就是TAROT CARD(所以设置22个房间),TICA就是TACTIC(鉴于日语的发音规则,此处略有含糊)。”

“那么,后面的VOO DOO呢?”

“没什么含义,就是读起来特别特别顺口,又特酷。你也可以换成,比如DOO~DOO,KU~LU,用什么看你自己。”说完,大家相视而笑,不言自明。

笑声中,我躬礼告别,并且表示非常期待能在steam上玩到这款奇妙冒险游戏。

无不独立的TPM.CO SOFT WORKS

游戏《TAROTICA VOO DOO》的制作者——東郷生志先生是一名乐手。自1985年以来,他不辍不怠,独自支撑工作室“TPM.CO SOFT WORKS”至今,是一位绝对意义上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人员唯一,开发自由,拒于从流。
《TAROTICA VOO DOO》的开发平台是古董级家用机MSX。MSX是微软在1983年提出的一种家用型个人电脑架构标准,在各硬件厂商热火朝天地推动下,曾一度风靡日本市场,其势头可与FC分庭抗礼。東郷先生想必也是受到当时MSX文化浪潮的熏陶,毅然投身MSX的学习与开发中去。
和我的交流中,東郷先生从未就“游戏性or技术力”之类的话题发表过看法。以往采访时他曾说过:我坚持使用MSX开发的理由,好比人们百年来依然钟情钢琴创作一样,能否快速准确地传达制作者的思想意图才是关键所在。不趋之若鹜,不退避三舍,哪怕对大名鼎鼎的Naughty Dog一无所知,30年坚守努力孕育出的游戏开发热情和强烈自豪感,仍旧令我赞叹不已。或许,人们关于游戏趣味的本体论之争永无宁歇,但追寻自我趣味表达的默默无闻者,时至今日也未受困于薄弱的技术力,选择向大海屈服。
目前,游戏的Steam版预定今年秋季发售,包含简体中文(界面+字幕)。

非常感谢参与游戏中文化支持的团队及个人。

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了解这款游戏,以及TPM.CO SOFT WORKS和MSX平台的游戏开发。

相关信息来自以下网站:


Wiki百科


I
Batfounder
Batfounder

2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6146 人关注